2004-05-06

SocialGrid是一个免费的约会服务和分散的社会网络,用于帮助人们通过Google来约会。离奇吧?其实也没什么离奇的,你在SocialGrid注册后,如果想被别人找到,就要填写很多个人资料,填写的东西会形成独特的代码,让Google来索引。比如这样的代码“GD1 +”GP2 MS1″”看起来似乎毫无意义,但实际上它们代表的是有具体意义的内容,比如性别、年龄、爱好等等。但因为那些代码本身没有意义,所以Google的搜索结果就不会出现大量不相干的内容。


这算得上一个很聪明的想法,名为Aluran Inc的公司已经为此申报了专利,不过还没被批准。


Google的确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所以围绕Google动脑子的人也越来越多。SocialGrid的想法好像连Google自己都没想到,所以它的Orkut目前还看不出跟搜索引擎充分结合的迹象。

Kirk McPike写了篇文章《一字之差》(A Word of Difference),以Microsoft Word和OpenOffice.org Writer为主,比较了几种字处理软件的优劣。文章很长,并且有不少带说明的图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最后一部分“A Final Word”。


McPike在最后一部分回顾了字处理软件的发展历程,他认为大致可分为三个时代:1978-1985,MicroPro WordStar的时代;1985-1993,WordPerfect的时代;1993至今,Microsoft Word的时代。每个时代居于支配地位的程序都会被新的冠军取代,原因并不是挑战者带来多少新东西,或者更低的价格,不是,每个时代的市场领袖都是自己搞死了自己,并给了挑战者篡位的机会。


1980年代中期,MicroPro突然把它的优势产品WordStar一分为二,而且两者都面对同一个市场,两者都叫“WordStar”,两者都定价500美元,而同时两个程序创建的文档却不能互用。MicroPro把市场一分为二,然后就迅速死掉了。


1990年代早期,WordPerfect舒舒服服地坐在DOS字处理的王座上,对整个Windows时代视若无睹。等它明白过来,匆忙推出Windows版本的WordPerfect,其拙劣的界面却实在惨不忍睹。WordPerfect让出了王座,并从那时开始永远在为逃离它的过去而奋斗。


现在一群出色的人正在日以继夜地工作,以推动OpenOffice与微软的Word同台竞技。不过,Word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击打的替身。微软还没有任何会像MicroPro那样自杀的迹象,也没有像WordPerfect那样固步自封,对新的变化毫无反应。OpenOffece非得来点戏剧性的东西才有可能打碎Word的地位。但Word实在太出色了,它所拥有的远比戏剧性要多。


只是简单地复制微软旧版软件的外观和感觉,OpenOffice就永远没资格跟Word站到同一个拳击台上。如果Sun和它的员工有任何替代Word的期望——不对,如果他们有任何改变命运的期望,不再像其他试图打倒Word的程序那样倒霉,那么,实际上就注定了OpenOffice黯淡的前景和最终的死亡。因而,他们必须避开Word显著而巨大的优势,即功能和可用性。


OpenOffice的Writer已经拥有了一些引人注目的特性,这些特性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杀手级工具的核心,吸引用户离开Word。但目前还需要精雕细刻,而且某些核心功能还需要被提升到Word那样的级别。


而目前OpenOffice用户界面的情况,让那个杀手级工具的出现变得很困难。用户界面最好以专制的方式来设计,而开源的自由天性让这种支配设计变得很难,即使不是完全没可能。重新定义字处理概念,需要这样的专制,创造全新的用户体验,也需要这种专制,只有这样才能颠覆一个像Word那样的已经成为习惯的程序。


未必,但不是不可能。如果今天还有人愿意为Lotus的Word Pro掏钱,Writer就应该凭借更适合、更完美、更精致的特性,找到这个用户,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可免费代表一切。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那些用户中的一个。Word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一双舒服的旧鞋子,我已经穿惯了,磨损的后跟也刚刚好,而且也知道有时候它会发出臭味,但我不知道没了它们我该怎么办。


有可能会有这样一个程序,它以让人难以置信的东西让我永远地远离Word。我认为OpenOffice永远不会成为这样一个产品。但我还是会每年都去下载一个最新版,只是为了核对一下。


2004-05-05

这么耸人听闻,谁说的?呵呵,微软。Techworld的报道就用了这么个耸人听闻的标题(Linux is not open source, says Microsoft)。


Techworld的报道说,微软澳大利亚市场主管Steve Vamos说:Linux,看起来,不是开放源代码。


紧紧抓住开放源代码这个概念的,不仅仅是狂热的个人,还包括世界各地的政府,他们也很喜欢免费获得源代码这种想法,微软正努力在开源的想法与真实的Linux之间,敲进一根楔子。


Vamos称开放源代码只是一种开发方式,他强调Linux“并不免费”,人们不应对Linux分发中的商业性质感到困惑。


“开放源代码并不是(就一个)Linux,”Vamos说,“或许有点关系的是因为Linux已经按照开源方式开发了出来。我想我要说的是,当你谈起开放源代码——按照开源自己描述的方式——会跟人们通常谈起它时一样,认为就是Linux,而我认为你真的需要看清楚这两者。”


Vamos称Linux有自己的位置,而且“它已经为消费者做了一些不错的工作”,但要把它跟开放源代码区分开,因为“开放源代码考虑的主要是一种跟原则和观点相关的东西”。然后他开始击打:“当你谈起Linux对抗Windows,你实际上是在谈论哪种操作系统更值钱并且更有用。这是消费者能够做出的最基本的判断,如果他们能得到对他们有用的信息。”


他继续说道:“容我引用Red Hat的一个不错的说法,‘是的我们基于开放源代码,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免费的。’坦白地说如果我们败给Linux,也是因为消费者认为它更值钱,怪我们运气不好。那些提供开放源代码的厂商,如Red Hat,需要提供商业服务和推广。他们将需要投资,而这是一种商业行为。”


他补充道:“开源和商业之间的选择,实际是选择最值钱、最有用的产品和技术。”


他补充道:“对于那些一门心思想搞清楚这是开源软件还是商业软件的人,我会小心地提醒他,他在弄清楚谁是老四谁是老五这个问题上花费的时间太多了。”


他补充道:“人们说开放源代码才是正确道路,因为它更安全,我对此困惑不已。整个2003年,针对Linux和基于Unix的操作系统的安全报告,比针对Windows的更多,另外Linux漏洞的增长速度也远高于Windows的,这不是挺耐人寻味的么。”


“将xxx设为首页”一般是一些三流以下的网站才会要求你做的,现在Google也开始了。不过Google比三流以下的网站好的一点是,它只是在它的首页的底部增加了一行链接:“将 Google 设为首页!”(英文版是“Make Google Your Homepage!”)


你会吗?为什么要将一个搜索工具作为自己的首页呢?搜索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东西,在浏览器上增加一个Google的工具栏已经很方便了,为什么要设成首页呢?Google希望你无论用不用它的搜索,都去看看它的首页吗?给自己增加一些垃圾流量对它有多大意义呢?


或许这意味着Google打算开始提供更多的个人服务,比如像Gmail这样的,让你越来越离不开它。若真如此,那用户自然会把它设为首页,何必央求呢?


不懂。而且我也不会把它作为我的首页。

积极倡导以Webfeed取代RSS的Amy Gahran,今天对她去年10月发布的RSS指南做出大量修订后,重新以Webfeed指南的名目发布。整个指南包含12个部分:



  1. Introduction: What’s New Online?
  2. How Most Webfeeds Work
  3. Main Advantage: Webfeeds Save You Time
  4. Getting Started: You Need a Feed Reader
  5. Subscribing to Webfeeds
  6. Finding Good Webfeeds
  7. For Publishers: Why Webfeeds Beat E-mail Newsletters
  8. Publishing Your Own Webfeed
  9. Content: What to Put on Your Webfeed
  10. Webfeed Disadvantages
  11. Why Do I Say “Webfeed” Rather than “RSS?”
  12. The Big Picture for Webfeeds

很多人都这么说,似乎微软也提到过不会再出一个独立的IE新版本。Scoble今天也在他的blog上证实说:



The next version of Internet Explorer comes with a ton of security fixes, and a pop-up-ad blocker. It will be included in Windows XP, Service Pack 2. For free.


可以说,在Longhorn出来之前,大概不会有一个Internet Explorer 7这样的版本。而且,今后的IE肯定是操作系统的一部分,你想用,就得升级你的操作系统。不过这也是自然的,本地资源和网上资源之间的界限将会越来越模糊,干吗非得有一个查看本地资源的“资源管理器”,再加一个查看网上资源的IE呢?

mozDex.com是一个基于开源技术的搜索引擎,发端于dmoz.org目录,它希望创建一个开放而公平的索引。


mozDex的目标是对整个Web的HTML内容进行索引,并希望向社会提供一个强大而开放的搜索服务。


由于这是一个开放的搜索服务,有人认为这给了骗子提高搜索结果排名的好机会,但mozDex认为,由于公开地发现并交流新的方式和算法成为可能,这就提供了更好的观察和表达,更难被骗子利用。这些表述与开源软件对自身安全性的表述几乎完全一致,而mozDex的操作者恰好也是开源运动的支持者。


mozDex在解释为什么要开源时说,专有系统已经终结。我们创建这个索引利用的是开放技术和开放源代码,而不是专有软件、方法或算法。信息自由以及你获得信息的方法,就是mozDex所追求的。


mozDex称,他们希望得到精通Java和Linux的人的帮助,他们正在寻求相关人士帮助整合拼写检查、地域查询和很多其他的特性。同时,他们还希望人们帮助支付带宽和服务器的费用。


mozDex今年4月9日开始测试,前几天我用mozDex搜索的时候,发现他们正在调试程序。mozDex可以自动识别你所使用的语言,并让它的搜索界面自动以中文显示。但关键词搜索对中文的兼容性很差,也许他们缺乏来自中国的技术人员的帮助。另外,由于后台的JFormMail程序工作不正常,我提交URL也没有成功。



mozDex: faq


为什么世界需要mozDex?


使用搜索引擎是免费的,就像看电视是免费的,但是,也像电视节目一样,搜索结果正在被管理它们的利益集团操纵。惟一能够让搜索结果不带偏见的,就是把算出这些结果的技术公开。mozDex寻求让高品质搜索技术自由可用。我们也对最近发生的搜索引擎的合并和终结表示关注,并感到这是一个基于开放技术的开放搜索索引出现的最佳时机。


mozDex会像其他搜索引擎一样好吗?


我们希望它会更好。借助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和研究人员的帮助,我们希望能够超越任何单独一家公司所能提供的品质。


我怎么才能证实mozDex确实抓过我的网站?


mozDex利用DMOZ的开放目录进行抓站。因此让你的网站被mozDex抓取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确信你的网站已经列在了开放目录中。你也可以点击菜单中的“Add Url”快速添加你的网站。

如果我们从经济萧条和破产的年代学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一次IPO事件不可能造就一家公司。


“你不能指望一天的庆典能换来多年的回味,”对冲基金经理Peter Thiel说。


但由于媒体的关注,Google的IPO已经轻而易举地得到了350亿美元的估值,你或许认为这个5年历史的新兴公司已经长大成人,或者未来的超常规增长已经板上钉钉。


如果有人来自外星球并看到了这个估值,他一定会说,互联网媒体是主宰。


如果Google真的值350亿美元,加上雅虎的350亿美元,光这两个公司就抵得上时代华纳的785亿美元市值了。时代华纳今年预期销售将达410亿美元,差不多10倍于Google和雅虎之和。


单独一个Google已经接近沃特·迪斯尼470亿美元的价值,并超过了维亚康姆674亿美元价值的半数。


如果历史重演,或许Google会收购维亚康姆,雅虎会收购迪斯尼,并且某些天真烂漫的分析师会开始鼓吹Google和雅虎的股价都该爬升到400美元。


没错,我们都曾经见识过这场景。回到1998年亚马逊的股价曾经冲上过400美元,或者回到2000年1月雅虎的股价也曾经翱翔在600美元,记得吗?


或者,再回忆一下当AOL把时代华纳搞到手,它的股价是不是也正好高不可攀?


还记得雅虎占据《财富》1999年6月号封面的难忘时刻吗?这期封面上是雅虎的前董事长兼CEO蒂姆·库格尔,还有一行大标题写着:“网络股主宰。疯狂的互联网估值改变着整个游戏。”


好了,我们都知道那以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中的大多数开始歇息,有一些则躲进了很深的洞穴里。


假想的疯狂增长


由于我们认为这些公司必然将改变世界,为了避免到那一天我们狂欢得过了头,在我们开始哄抬股价之前,让我们先设想一下什么东西是假想的。


如果Google真的达到350亿美元,不要认为那是一次发疯的“买卖”。


































股票 股价 市值 ‘04预期收入 ‘04预期现金流
时代华纳 $17.22 $78.5 bln $39.1 bln $9.37 bln
维亚康姆 $38.78 $67.4 bln $29.5 bln $6.8 bln
沃特·迪斯尼 $23.13 $47.4 bln $30.17 bln $5.12 bln
Google N/A $35 bln (?) $1.8 bln $1 bln


(来源:斯坦福伯恩斯坦为大媒体的估值。美国技术研究为Google估值)


为了上述价格,一名投资者可能不得不假想一些大胆的数字以走向未来。一名投资者可能不得不假想Google看不到来自微软MSN、媒体和商业公司的竞争。


简单说,要支撑350亿美元,你可能不得不假想出一个图画般完美的世界。(哦,谁说我们要的太多?)


在这个世界,你可能不得不假想Google今年的销售额翻番,并且在未来几年都得维持这种速度(假想05年销售增长90%,06年80%,如此这般一直到第五年,或2008年,那时候Google的销售额按50%增长)。你可能不得不假想净利润长期保持在30%并且,比方说,折现率为16%。


参照那些极高的横杆,并从去年9.61亿美元的销售额开始,或许Google能值300多亿美元。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Google在未来五年中现金流以每年30%的比例递增,到2010年它可能产生52亿美元的现金流。


那就要假定明年它产生了14亿美元现金流。如果我们参照一个传统媒体正向现金流大约10倍的估值比例,那么Google到2009年应该价值500亿美元。


从现在起到那时候有大约5年时间,那就意味着350亿美元的估值只能返回不到7%的复合回报。


如果Google价值300多亿美元,它有支撑股票上升的巨大优势。那么,即使它的现金流在今后5年中以每年30%的超常规速度增长,你每年也只能得到投资额7%的回报。


SoundView Technology Group的分析师Jordan Rohan对Google的估值有一个实际的看法。Google的现金流依赖于它的国际增长。如果它能拓展国际市场,那么Google在未来5年现金流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就有可能。


2004-05-04

5月2日,TypePad.com和Google的Blog*spot同时解禁,当时就纳闷,不会吧?我们已经习惯于手脚被捆着生活,一旦放开,连自己都不信,并且不习惯。而且我们的怀疑总是对的,自由莫名其妙地来了两天,现在,一切又都恢复常态,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也许,短暂的自由只是个错误,就像你溜进一个把守严密的院子,只是门卫的一时疏忽。当自由只是监管者的一时疏忽时,自由实际上并没有比从前离得更近。我们仍要习惯手上的绳索,一如我们一直以来的生活。


5月4日,因疏忽或者别的原因短暂溜出箱子的TypePad.comBlog*spot,现在又同时被装回了箱子。


UPDATE: 5月7日凌晨0点开始,似乎又可以访问了。

《新闻周刊》的华尔街编辑Allan Sloan今天在《华盛顿邮报》上说,上市可能是Google的第一个错误策略(Going Public May Be Google’s First Bad Move)。


Sloan说,Google最好还是作为私人公司并让它的股票可以在自由市场上买卖,这比让它受制于华尔街的反复无常要好。


不管高傲而坚决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及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如何只考虑长期目标,让Google上市就等于把贪婪的蛇放进了他们公司的伊甸园。他们将会发现,他们不得不至少看一看华尔街的脸色。


这真是一种耻辱,因为Google并不是真的非得上市。通常,一家公司向公众出售股票,是因为它真的需要钱(老话说,“要么上市要么破产。”)。Google不是这样,它不缺钱。


没错,Google已经到了不得不披露财务报告的时候,尽管它还没有开始向公众投资者出售股票。按证券法规定,一个公司的股东数量超过500就必须披露财务报告,但披露的内容却不像上市公司那么严格。上市将影响员工,进而影响公司。一旦股票开始交易,Google那些骄傲的硅谷传统的员工们,就会根据最新的交易价格算计自己最后一分钟的净资产。而这并不会鼓励长期思考。一旦股票下跌并持续萎靡不振,这些Google人就会从气壮如牛变得一蹶不振。人都这样。


当然你不得不钦佩Google三人组反抗华尔街的方式。正如你可以在他们提交的文件中看到的,他们对Berkshire Hathaway主席(及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会成员)沃伦·巴菲特大唱赞美诗,他们决定维持股票价位,以避免发行后立即暴涨,并套牢跟风的投资者。而典型的热门股票发行,发行股票的公司都会和华尔街串通一气,定一个人为的低价,股票数量也远少于市场需求。Google则计划通过荷兰式拍卖让市场来决定价格,让投资者为股票出价,而不是让华尔街以固定的价格销售固定数目的股票。


Sloan在文章中说,真正的问题是,是否Google也会像巴菲特一样,能够不理睬华尔街的要求,走自己的路。我表示怀疑。当巴菲特1965年掌控Berkshire时他很低调,而且公司也很小,只有不到100万股流通股,还算不上多么出众,聚集的游资可以很快地买卖换手,所以用不着干预。但Google不同,它已经有了2.64亿股,而且在出售后可能将超过3亿股。Google还有员工期权,而巴菲特并不相信这种东西。因此,Google不可能不关注股价,进而,不可能不关注华尔街。


我喜欢Google在其提交的文件中否定华尔街的方式——不信任华尔街是一步好棋。但上市,我担心,将证明是一步错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