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6

反黄英雄王吉鹏该出的风头已经出足,现在应该可以静下心来享受被尊敬、被瞻仰的成果了。这不,电视也上了,书也出了,基本可以跟那些被他咒骂的“老鸨”们平起平坐了。现在可以稍稍松开眉头,一如功成名就的士大夫那样,抒发点平民情怀了,以展示他的平民本色及亲民形象。


不过,这个疾黄如仇的正人君子,总让我觉得有点味道不正,就像吃到一粒变了质的花生,吐多少口唾沫都吐不干净。


通过王吉鹏那些煞费苦心的道德文章,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格崇高、道德完善的完美典范。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人无法反驳他,一反驳,你就成了色情的帮凶,“老鸨”的打手。中国自古少有死于色情的,但死于道德的却尸横遍野,没人敢替死者喊冤。这是道德的力量。王吉鹏利用了这种力量。让自己立于道德上的不败之地,是一种绝佳的战术,也是一种很危险的战术。一旦达到某种道德高度,那就上去容易下来难了。想想看,让自己高到不食人间烟火,那跟一尊石头的雕塑有什么区别?


在王吉鹏手起刀落杀得兴起的时候,李学龄斗胆写过一篇斥责王吉鹏的文章《我鄙视王吉鹏》,可惜文章过于纠缠一些细节,没有击中要害,不过勇气可嘉。王文涛的这篇《杀人放火受招安——我看王吉鹏 》,写得入骨三分,畅快淋漓。尤其最后两个问号,点石成金:“你们真的是来反色情的么?你们真的是来反色情的么?”


特此推荐。



杀人放火受招安——我看王吉鹏
作者:王文涛  2003-12-25 22:43:29 
出处:博客中国  
                      
“杀人放火受招安”——我看王吉鹏


        不知该引用哪句古话更适合对这位所谓的道德评论家,反网络色情之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解释,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王吉鹏先生是在现实社会当中最具有宋江特色的人。集中的体现在一句话上,即——杀人放火受招安。


        有人说,水浒实际上是描写宋江的,但是其实要我说水浒是描写中国小知识分子对主流社会的一种渴望被同构的心态。宋江只是中国下流社会小知识分子的一个代表,宋江代表了大多数中国下流小知识分子的一个共同意愿就是——用杀人放火受招安达到与主流社会同构的目的。而王吉鹏君,恐怕显然不如宋江聪明,显然他的水平只是在下流小知识分子当中一个非常萎缩的所谓知识分子的形象。为了显得自己高大,显得自己非常博学多才或者说是具有道德精神,搞出了什么所谓的《十问张朝阳、丁磊、汪延》等文章,实际上无非是借用孔子之名,借用道德之名,以此来达到炒作的目的;以此来达到自己被主流同构的目的。这的确很像宋江,不过说实话王吉鹏更像董仲书,学问没有多少,却希望能够在道德上面有点突破,只是他又不是董仲书,董仲书算是御用而且功底相对深厚,所以王吉鹏又不是董仲书,王吉鹏究竟是谁真的是很难定论,至少这些已经被主流同构的人,他都不是,也许他只能是互联网下的一个蛋,互联网下的蛋太多了,王吉鹏算是一个。


       关于蛋的话题,我想说的是,蛋是一个高度营养的营养品,只是这话用到王先生身上明显还是不够格的——王先生在他的文章中,不断的质问媒体,质问互联网,还发了N篇所谓的酸的要死的,没有任何结构的散文,怀念所谓的什么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根本的因素是王先生认为色情是主流社会的一个问题,王先生认为主流社会,非主流社会有着明显的划分,于是王先生就希望自己这样强烈批判当代互联网或者说是当权的人,能够最终被他们所同构,但是很显然他不够聪明,论知识,他恐怕还没有方舟子好;论真诚,王先生恐怕不如王朔;论技巧,王先生更不如余杰的十分之一。王先生最大的特点是拿着道德当饭吃,吃的是孔子,喝得是老子。王先生其实更希望被三大门户网站关注,更希望有权有势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只是王先生发表的文章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任何道德观,只是一味的强调反色情。  


       我一直不明白王先生究竟搞明白没有,找妓女和爱妓女是个什么关系。看了王先生的文章,觉得只能说明王先生认为凡是妓女就是色情,但是不知道王先生究竟明白明白,找妓女是色情,爱妓女是情色,想来王先生肯定对妓女不感兴趣,但是王先生对性的遐想可是非一般人所能及。就像鲁迅说的那句话一样:中国人唯独对性的联想力最为丰富。试问王先生你看新浪网、看搜狐等文章是不是总觉得露骨呢?试问您要是不想,您要是不琢磨您怎么知道交友是有关性的交友呢?世界上就是因为这样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才会瞎想,瞎想才是最可怕的,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对性的想象力不丰富,他怎么就知道一段话是色情的呢?说这话的时候他首先就非常主观的认为,这是色情的,所以他是色情的,完全没有因果关系,完全就是,因为你是色情的,所以你是色情的。


         但是王先生显然应该知道这事儿是因为有人给大家解释了,大家才明白,哦,这东西是这么回事儿,于是大家一好奇上去看看,于是王先生就和董仲书一样找到了被批判的人,但是很奇怪的是王先生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不掉转向网络媒体的枪头,而是继续将枪口指向网络呢?我以为这是王先生最聪明的一点,因为王先生知道批判要找点,比如他找到了CEO。王先生可能真的认为,这样就会被主流关注了。王先生知道最聪明的地方在于找对了点,知道该批判谁,例如他说别人是新世纪的老鸨,这话说的有趣,这话没有前提呀,完全是感性上的说别人是新世纪的老鸨,为啥是老鸨,举了一大堆自己看来是例子的例子,这些例子都是什么,都是王先生瞎想,瞎琢磨然后得出来的结论。其实王先生聪明的地方在于,他知道这样说的越多,他被主流社会同构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王先生从来不去批判老百姓,不去关心老百姓,因为王先生的本来目的就是想进入主流视野的一个人,王先生是需要被同构的一个人,下层社会与他毫无关系。


         王先生最聪明的地方在于批评的很刻骨,然后王先生来一篇文章说究竟是谁在放任,王先生聪明呀!他如果与商业主流同构不了,就与政治主流同构呀。很显然有一篇文章试问中国政府究竟谁在放任这个东西,其实王先生心里很清楚呀,他为什么还问呢?再次比如对BBS的质询,等等。实际上王先生很明白自己这种东西实际上是希望能够控制意识形态下游的一种手段,王先生的面面俱到其实无非是希望效法宋江、董仲书之流与主流社会同构,至于什么真的色情,那才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呢。中国的小知识分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对社会仇恨的厉害,又希望拍拍主流社会的马屁,得到主流社会的同构,有两口小酒,养点猪鸭,种下地,偶尔有人来看自己,还得说我不受礼,哟,这么好意思呀,背后还得对别人说,哎呀,你看看,大家其实都很尊重我,想让我出山等等话语,然后写点批判特具品味的那种文章,最后临死躺在床上对别人说,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写成一部巨作或者是获得诺贝尔奖,其余的我已无憾,然后死去。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呀,你们真的是来反色情的么?你们真的是来反色情的么?

2003-12-25

专家,就是在媒体上以内行和权威身份说胡话的那些人。


电子邮件是互联网上使用最普遍的一种服务,我从1996年开始收发电子邮件,用到现在,也有7年多了。一开始,用ISP提供的邮箱,后来注册了Hotmail,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免费邮箱。如果不是今天专家告诉我,我从来不知道我从使用Hotmail那天起,就已经置身于一种潜在风险中了。


不过,看完了专家的“指出”,处在风险中的我,并未恐慌,倒是很迷惑,因为我不知道,这些专家到底在恐吓谁?


专家的话说得比较学术,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大致是下面这么几个意思:



  1. 用境外邮箱速度慢,而且一旦国际线路断了,就不能收邮件了;
  2. 境外电子邮件服务商对中文邮件的过滤效果不能令人满意,尤其是反动邮件基本不能过滤,而且,有时候它们会屏蔽境内那些发送垃圾邮件的服务商IP地址,导致你收不到境内服务器发出的邮件;
  3. 中国法律管不到境外服务商。

不过,我觉得使用境外电子邮箱比使用境内电子邮箱更安全,也有几个理由:



  1. 服务有保障,尤其是境外大公司的邮箱服务,很少出问题,我用Hotmail很多年,大概有过出问题的时候,但我的确没有遇到过;
  2. 境外只会过滤垃圾邮件,而不会过滤包含“敏感字眼”的正常邮件;
  3. 中国法律管不到境外服务商,而且,境外服务商违反了合同,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法律会管。

新华网的这篇报道,是李燕博写的。我不能说我的朋友写的不好,我只能说,他被专家吓着了。


附:专家指出使用境外电子邮箱存在一定潜在风险


2003年12月24日 新华网
 
  1987年9月20日,当时任职于中科院的钱天白教授发出我国第一封电子邮件“越过长城,通向世界”,揭开了中国人使用互联网的序幕。从此,互联网在中国快速发展,各种网络应用日渐丰富,互联网不断改变着人们生活、工作、娱乐的方式,而其中电子邮件技术的出现对人们通信联络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注册电子邮箱帐号的方法非常简单,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信息方便、快捷,而且成本低廉,因此,现在越来越多的网民放弃传统的纸笔书信的通信方式,通过电子邮件与其他人交流。


  据权威机构CNNIC统计,目前,中国网民已经达到7500万,每个网民平均拥有的电子邮箱帐号数为1.5个,每天数以亿记的电子邮件在互联网上穿梭。


  目前,网民使用的电子邮箱按照地域可以分为两类,境内电子邮箱和境外电子邮箱。境内包括收费邮箱和免费邮箱,境外多数为免费邮箱。从表面看,无论使用境内还是境外的电子邮箱,除了网站品牌的不同,好象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国内外各大网站提供的服务在功能和技术上也确实比较类似,但是,业内专家指出,网民使用境外电子邮箱,往往要承担一定的潜在风险。


  首先,境外电子邮箱的服务器全部在境外,因此网民登陆境外电子邮箱以及操作邮件的速度会比较慢,同时由于服务器不在境内,一旦国际间网络连接出现问题,将会严重影响电子邮箱的正常使用。另外,使用境内电子邮箱,更有利于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


  其次,目前,电子邮件垃圾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公害,电子邮件服务商纷纷采用各种技术过滤垃圾邮件,由于国情不同,境外服务商侧重英文或本国文字的垃圾邮件过滤,境内服务商则站在中文用户的角度,加强对中文垃圾邮件,特别是反动和色情邮件的过滤。而且,境内外服务商的黑名单(记录发送垃圾邮件服务器的IP地址列表)规则也有很大区别,所以境内与境外电子邮箱之间的互联互通也偶发“卡嗑”,收不到邮件的情况时有发生。


  再次,电子邮件作为一种重要的通信方式,人们对其可靠性和稳定性的要求越来越高,由于境外服务商不受中国法律法规的约束,所以一旦出现问题,使用境外电子邮箱的中国网民,解决问题的成本将非常高昂,甚至问题很难得到解决。


  无论境内或是境外服务商,立足点都是更好的为本地用户服务,所以,境内电子邮箱在设计上,更加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功能上也更加贴近中国人的要求,并且邮箱容量大,服务周到。而境外的电子邮箱,即使是中文界面,往往只做了简单的汉化,在使用上并不完全符合中国人的习惯。


  总之,对于广大网民,拥有一个稳定、可靠的电子邮箱是非常重要的。


  (燕博)


  背景资料:


  1990年10月,钱天白教授代表中国正式在国际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前身DDN-NIC注册登记了我国的顶级域名CN,并且从此开通了使用中国顶级域名CN的国际电子邮件服务。


  1994年4月初,中美科技合作联委会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前,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代表中方向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重申连入Internet的要求,得到认可。 (CNNIC)

2003-12-22

我需要在路上有个人陪我说说话,以防长时间开车疲劳。大约元旦凌晨出发,1月4日返京。如果你正好也要回青岛,或者打算去青岛玩,我想我们可以同行。不过,到了青岛我就不能陪你了,你自己玩,然后一块儿回来。

有意者请联系我:xxxxxxxxxxx

2000年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冲上5,048.62点的历史高点。此后,互联网五彩斑斓的大肥皂泡终于破了,寒冬持续两年之久。


2002年10月9日,纳斯达克指数跌至1,114.11点的低点,这是1996年8月以来的最低点。



截至2003年12月19日,新浪股价收于32.5美元,是年初6.5美元的5倍;



搜狐收于29.2美元,是年初6.4美元的3.6倍;



网易收于36.35美元,是年初11.45美元的3.2倍。



就连中华网也从年初的2.83美元涨到了8.06美元。



而同期,纳斯达克指数只从1,335.51点上涨到1,951.02点。

2003-12-19

在《8848死灰复燃》一文中, 我提到拉拉手比较购物网, 并说“这些网站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刚才专门去看了看, 发现拉拉手居然还活着, 只是不再做比较购物, 改做B2B了。名字也改成了亚企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AsiaB2B Online, Inc.)。在这个网站的介绍中, 有这么一段话:


拉拉手电子商务网则是中国十大电子商务网站之一,是中国最早倡导比较购物的电子商务网站,不仅如此,拉拉手电子商务网还在网站管理、企业运营、在线推广等方面通过丰富的经验,并以此为企业提供多种形式的电子商务服务。


不过, 活下来的拉拉手实在是太没名了, 远不如从门户网站转型房地产资讯网的焦点网, 后者从搜狐手上套取了1600万美元。


拉拉手的比较购物没有坚持下来, 这给了8848机会。


Google从去年开始提供Froogle商品搜索服务, 作为搜索服务的一种扩展, 很受用户欢迎。不知道这是不是提示了8848的投资者, 让8848以这种模式借尸还魂?

2003-12-18

销声匿迹2年多的国内著名电子商务网站8848.com正在悄然张罗重新开张,定位为网上购物搜索引擎的新8848确定在明年1月1日正式上线。


99年5月成立的8848,当时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电子商务网站,这几乎完全是一个按照上市要求精心打造的范本。开始做B2C,中国最大的B2C;后来B2C不受追捧了,就改成B2B;再后来,又做软件开发和解决方案;再后来,没动静了。


为与它在当时中国新经济中的地位相称,8848管理团队也从最初的一帮连邦的老冒,升级为豪华国际化管理团队。尽管8848终于还是与纳斯达克擦肩而过,但最早操作此事的连邦高层都已经套现,被坑的是后来进入的风险资本。


今天,8848让人还能回想起来的,大概就剩一个老榕了。老榕是一个符号式的人物,从8848,到my8848,到igo5,到6688,电子商务概念最终屈就于短信概念。不过提中国电子商务,你还不能不提到这个人。


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发布的新8848,既不做B2C,也不做B2B,改行做“购物搜索”了。这也是曾在1999年、2000年前后火过一阵的商业模式,国内也曾有多家公司涉足此领域,当时比较有名的是焦点网投资的“拉拉手比较购物网(lalasho.com)”,不过这些网站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种种迹象显示,2004年有可能成为另一个1999年。

17日下午丁磊在网易的在线访谈中谈到了blog, 是这么说的:


  主持人 说:现在您对博客这一块技术也用到网易的页面浏览上,像这个技术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


  丁磊 说:博客技术其实也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它就是一种论坛,网易最早是做社区的,我们对博客的关注基本上是水到渠成,博客并不是一个非常创新的东西,很早以前网易的每一篇文章都有评论,只是评论跟文章不是在同一个页面里。


  主持人 说:博客可能是把一个评论从社区推向了前台页面,把论坛外部化了,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间是不是有更多的商业机会在这里面会诞生?比如很多人会认为社区更加民间化,商业更加主流,或者说页面更加主流,或者是更加商业化一点。


  丁磊 说:没有人知道,但是我觉得消费者想要什么我们就应该给什么。


  主持人 说:您对现在博客推出来之后,跟以前您的预期相比有没有一些偏差?


  丁磊 说:应该说读者在逐渐地接受这种模式。

2003-12-17

一年前,旗手和先驱们大声疾呼博客经济的时候,我很不明事理地写了两篇文章(《Blog:一场时装秀》和《再说Blog》),给他们的疾呼泼了点冷水,弄得旗手和先驱们很不高兴。


其实,我对旗手和先驱个人丝毫没有不敬的意思,只是当时那气氛,很多有头有脸的人连篇累牍地“论博客”,让我觉得,戏似乎有点过了。一件衣服,你穿在身上,感觉不错,穿着就是了,非要走上台秀一秀,还不过瘾,还要把一件衣服升华到某种哲学的高度,就未免让人觉得目的不纯了,好像成心要把理解不了大道理的老百姓吓走,留下一帮精英自个儿玩儿。


当个别旗手代表博客上台领《新周刊》的一个年度新锐榜的时候,我就很清楚,无论我曾经对Blog说过什么,实际上都不能妨碍他们坦然地、笑眯眯地把献给群众的掌声私自收下。因为实际上,人民常常都是哑巴,只有精英在说话。这点他们很清楚,所以他们就总是喜欢充当人民群众的代言人,用人民群众熟悉的语言,说着人民群众听不懂的话。被他们代言的人民群众越糊涂,他们就越精英。


2003年,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来代表blogger,我倒觉得木子美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我一年前写的文章,只是想告诉老百姓,别听精英们唱高调,blog其实没有他们说的那么艰涩,那么高深,那么神圣。从一开始,我就很小心地把“博客”跟blog/blogger区分开了,“博客”特指他们,剩下的,都是blogger。木子美的出现,在搞了我们的道德感的同时,还彻底搞掉了附着在blog身上的精英光环,我们都进了“已搞组”。


博客们对木子美感情复杂,我可以理解,但博客们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烦人。明明捡了别人的钱,不承认就算了,还要义正词严地搞出些《博客道德规范》倡议书、《博客宣言》之类的东西,以证明别人的道德有问题。我觉得有这工夫,默写三遍《共产党宣言》都比玩这些花招有意义。


现在,DoNews开始提供blog服务,我觉得挺好。时装人人都有权穿,并不是喜欢上台作秀的人的特权。

2003-12-16

康国平在方兴东的博客网站上贴了篇文章,说“建议博客中国不要转载chinabyte和塞迪网的文章”。这个建议尽管来得有点晚,但还是来了,来了就好。


我早跟方兴东说过,不要转,可他曲折地找到电脑报高层,还是要转。我就很没辙,只好告诉方兴东,至少我的文章不要出现在他的网站上。


康先生我没见过,估计肠胃不太好,否则也不会看看ChinaByte就消化不良,然后就后悔。但还有瘾,非得看。我知道他是出于好意,在自己身体极度不适的情况下,还在监督着ChinaByte的内容是否和谐,公关的声音是否强大,乃至对历年的“数字英雄”名单进行对比,指出“有的人每年都上榜,有的人没见什么名气”,这是很不容易的,他的良苦用心,对所有还在ChinaByte工作的编辑记者,都是一个鞭策。


康先生对公关稿的精通,也是很令人拍案叫绝的。他看看网站上的新闻标题,就知道哪些是不伪装的公关稿(正面报道),哪些是“伪装得很好的公关稿”(批评性报道),所以被他放眼一望,ChinaByte上除了公关稿,就啥都没有了,这境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企及的。当然,康先生看自己的文章,目光就会变得很慈祥,很感性,不排除有时候也会很病态。


每个人都知道,康先生说自己是“一个有追求的理想主义者”,真不是表扬自己;每个人都知道,他是肯定不屑于去收“竞争对手的一万块而已”的,他会“骂他,我这么缺钱花么?”是啊,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吗?


按理说,像康先生这么有追求的理想主义者,是不太容易被别人影响的,所以我对于他担心“他们很容易就会影响到我们的价值取向”,就觉得难以理解。尽管我一点儿都不关心他们的价值取向,但既然康先生说“很容易就会影响”,我想也不是危言耸听,值得重视。毕竟,他们是一群吸着纯氧,生活在无菌环境中的珍稀生物,所有人都有保护的义务。


所以,我不得不厚着脸皮,再求一次方兴东,为了康先生以及一小撮“有追求的理想主义者”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别转了。



附:建议博客中国不要转载chinabyte和塞迪网的文章
作者:康国平 2003-12-16 11:57:58
出处:
here

建议博客中国不要转载chinabyte和塞迪网的文章


博客中国是追求理想者的乐园,不是金钱腐蚀的it媒体的一个避风港。从开通到取得如今的成果,绝非一些伪装得很好的公关稿所能支撑的。
chinabyte被卖给天极网后,我基本上上去后只看标题,不看内容了。因为里面不和谐的内容太多,看了让人会难以消化。看了会让人后悔。因为公关的声音太强,强到我们自己不相信自己会处于这么一个环境中。


塞迪网更加是公关稿的天堂。就着一个强大的媒体,塞迪基本上不做真正的评论文字。我们从中看不到任何绝对真实的信息,都是模棱两可的内容。


媒体的这些做法无可厚非,人家要生存,要“全方位展示it业的成就和发展”。但我总觉得博客中国还是要划清和这类媒体的界限。不是我们要求清高,是他们太厉害了,他们很容易就会影响到我们的价值取向,很容易就影响到读者的好恶。


就跟当年有记者在报纸上毁谤一个“事业单位为非法机构”的新闻一样,让我们这些并不了解实情的读者对这个事业单位恨之入骨。实际上,该记者只不过是收了竞争对手的一万块而已。一篇隐藏得很深的公关稿罢了。还有比如chinabyte上的数字英雄,有的人每年都上榜,有的人没见什么名气,却戴上了数字英雄的名头,这样肉麻的公关稿,我们还是少看了为好,免得别人说,我们是不是也想当英雄?


现在,很多网络媒体充斥着各种技巧更深的公关稿,如果我们不小心以为他们有助于中国it业的发展,就大错特错了。


所有,我在这里建议博客中国不要转载这样的媒体上的文章,免得掉入别人设计好的陷阱。至少不要主动转载这样的媒体上的文章。不是歧视,是害怕我们被歧视。


如果一个有追求的理想主义者被打入一群唯利是图的小人的圈子,你说,他还能活下去么?


一个朋友问我,你有权力推荐一篇文章到博客中国吗,还很隐晦地告诉我,会给你钱。
我只能骂他,我这么缺钱花么?再说,我有这个权力,会为你这么做吗?


甚至,我是这么认为的,博客中国的价值不在网站外表等地方,而在每一个有理想者的心里。及时不需要网站,只要你有理想,照样可发挥自己的力量。除此之外,在心里面打算盘的人,大概就只能失望而归了。


 


keenkang2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