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21日

〈一〉

                                                            2003年的那场雪

生活平淡中透着一股辛酸,还略微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学校生活是美好的,我是如此,小雪也是如此。

小雪是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的高才生,才情十足。每次我们大家一起出去郊游,她总是会说一些很煽情的话,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原因,因此我们大家很喜欢她的这种感染力。在加上她对任何人都没有脾气,因此单位每个人都叫她大姐。年纪小的如此,年纪大的也是。


小雪比我大7岁,单位里的人可能属我最矫情,平时喜欢拽文,所以小雪觉得单位里我是最了解她的人。她有什么事情她都会跟我说。我们经常一起去看电影,我喜欢王家卫的电影,而小雪则不喜欢,她喜欢那种欧美的老电影,〈〈廊桥遗梦〉〉什么的,我总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觉得我最了解她呢?她问我为什么不问原因,我笑笑说,“你会告诉我的,我又何必要问?”,这时她也会笑,平时的她太多愁善感,惟有这个时候的她才是露出会心的微笑。而我们每次看电影看什么都是我喜欢看的。

我们在一起渐渐的引起了别人的议论,大多都是关于我们之间的年龄的差距。都说“女大三,抱金砖”,这要是大七岁,太大了,会克夫的。原来大家都以为我和小雪在谈恋爱,我就埋怨小雪为什么不解释,小雪振振有辞的说“我为什么要解释?我越解释别人会越觉得有这么个事。”我想也是这么回事,就没怎么在意。

小雪说过春节的时候要给我一个惊喜。

三十的晚上她给我打了四个小时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童年辛酸,告诉我她读书时的窘境,告诉我她那多么让人失望的弟弟,告诉曾经有一个男孩子天天晚上在她家楼下等她一起去学校,告诉我她从没有谈过恋爱,说着说着她就哽咽了。很快她又兴奋的告诉我,说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男孩子一起迎接新年,她很开心。

〈未完待续〉

2005年01月20日

2005年01月14日

  上海最近的天气变化得很厉害,昨天我还穿着短袖的白色T恤,今天我就又裹起黑色的长风衣了。

刻下来的幸福时光(图文书)

那些我们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事,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忘记了。这是郭敬明为青春写的散文诗,一群少年人走过了一段爱痛交织的青春时光,郭敬明闪耀着诗性光芒的文字以及美女鞋垫勾画的水晶世界,将把这段感人的青春永远留在2004。

——郭敬明

更多内容请点击我的博克查看1995~2005夏至未至专题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游泳课。下课后傅小司从更衣室出来,头发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穿着一双人字拖鞋,宽松的白T恤空荡荡地挂在身上,偶尔贴在身上露出骨架的形状。傅小司抬头的时候看见陆之昂站在自己面前,也是刚洗完澡,身上湿淋淋的。他木着一张脸,指着傅小司说,来来来,我们出去打一架。

傅小司看着陆之昂,过了三分钟后笑了,开始还只是咧了咧嘴,后来直接张开嘴笑了,

两排白色的牙齿。这让陆之昂楞在原地搞不明白了。傅小司把毛巾丢给他,说,你擦擦吧,我先去拿车,学校门口等你。

路上傅小司听着陆之昂讲了很多立夏的事情。陆之昂几乎是把立夏告诉他的全部都转述给了小司。傅小司发现陆之昂叙述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显得深沉并且带着一些伤感的情绪。于是他望着陆之昂。陆之昂回过头来,明白傅小司想问什么。于是陆之昂说,小司你记得我有个小表弟吧,其实我觉得立夏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的另外一个小表妹一样,有着相同环境却有着一样善良的性格,所以昨天我看到你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有点生气,因为立夏和李嫣然相比无论如何都是立夏更值得去关心的,而不是那个千金小姐李嫣然。小司,你知道我一直不喜欢那些从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孩子的。我不明白的是李嫣然那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你还要跟她在一起。

傅小司抬起头,眼睛里闪了一些光。陆之昂看着那些一闪而过的光芒的时候觉得微微有些眩晕。因为习惯了他没有焦距的眼睛而突然看到充满清晰犀利的光芒的眼睛而觉得有些仓皇。

傅小司停了停,说,我没有觉得李嫣然有多好,只是她对我妈妈很好,我妈妈也很喜欢她,所以至少我觉得她不坏。

那么,……立夏呢?陆之昂望着傅小司。

傅小司没有说话。眼睛重新模糊开去。

后来两个人一路上也没有多说话。汽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去发出轰隆的声响。

中途经过红绿灯的时候停下来,傅小司问他,你早上怎么会迟到那么久?我下来的地方离学校已经不远了呀。

陆之昂憋了半天,然后终于小声地说,我把自行车扛到学校的……

你有病啊,你没看见我把钥匙丢在你的前车筐里了么?

陆之昂又憋了半天,然后更加郁闷地说,我扛到了学校才发现……

傅小司楞了一下,然后就笑得从自行车上翻下去了。

到傅小司楼下的时候,陆之昂低声地说了句,立夏和她妈妈一起生活的,她的爸爸,离开很久了……

1995年11月23日 阴 秋天是个伤感的季节

黄叶似乎一瞬间就卷上了山头,浅川的周围开始一天一天变换着颜色,从盛夏的墨绿,到末夏的草绿,再到初秋的浅黄直到现在黄色包围了整个浅川一中。

日子就这样不断地朝身后行走,带着未知未觉的蒙面感朝着更加蒙面的未来走去。

祭祀的画开始呈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色泽,大面积大面积的忧伤占领了画面的所有边角余料,成为高唱凯歌的王,在摧城掠地的瞬间昭示着天光大亮。

妈妈来过浅川一次,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放在寝室里一群大胃姑婆两天就解决了。然后对我妈妈非常地崇拜。我们寝室的四个女孩子一直以吃为最高理想,最伟大的牺牲是三个人在冒着生理痛的情况下每人连吃了三个冰淇淋,而同时所带来的结果是三个人晚上在床上痛得滚来滚去。嘴里大叫着妈的想痛死我啊!据说那一个晚上从一楼到三楼所有的男生都没睡着,而我们寝室一战成名-____-b

浅川一中的公寓很奇怪男生女生住一幢楼,一楼到三楼是男生,三楼以上就都是女生了。夏天的时候每次从楼下走上来的时候都会看见穿着暴露的男生,甚至是顶着压力从刚洗完澡穿着内裤的男生身边走过才能回到寝室。而现在是11月,在气温十几度的情况下穿着内裤到处溜达的男生变得越来越稀少。

更多内容请进入http://www.donews.net/kokubo8158查看1995夏至未至专题

陆之昂踢起撑脚,然后载着傅小司朝学校骑过去。香樟的阴影从两个人的脸上渐次覆盖过去。陆之昂不时地回过头和傅小司讲话。他说,靠,你昨天不是说有事早点回家么?怎么那么晚还不走?

颜料忘记在学校了,回去拿。

没骑车?

李嫣然送我回去的。

……又是她。陆之昂的语气里明显地听得出不满。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和立夏聊天完之后陆之昂似乎越来越不喜欢李嫣然了。应该说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现在越发地讨厌起来。

傅小司没理他,望着身后不断往后的景色发呆。

你知道李嫣然昨天对立夏说的话么?

傅小司摇了摇头,并没有意识到陆之昂看不到自己的摇头。陆之昂见傅小司不回答于是心里微微有些恼火。于是低声吼了一句,傅小司你听到我的话了么?!

傅小司才突然意识过来,于是回答他,我听到了。她和立夏怎么回事情?她们怎么会在一起?

于是陆之昂就告诉了他昨天晚上和立夏一起的事情。其实昨天早上从教导处出来陆之昂就看到立夏是哭着出来的。进去后看到李伯伯和李嫣然在一起,于是向李嫣然的爸爸问了好,然后在边上拿作业,却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多少知道了一二。于是他才会放学留下来,等着立夏。

陆之昂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在一个红灯的时候停下来回转身望向傅小司,结果傅小司根本没在听,靠在自己背上睡着了。这让陆之昂格外地光火,于是推醒他,铁青着一张脸。

傅小司心里其实很不明白,虽然陆之昂整天笑眯眯地对谁都很客气,可是他最清楚,陆之昂这个人是从来不会把别人的事情放在心上的,这点跟自己一样,只不过自己表现得比较直接而已。可是这次却因为李嫣然和立夏的事情这么在意。于是他抬起眼睛望着陆之昂,想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赌气地互相不说话,然后绿灯,周围的车子开始动了。陆之昂并没有走的意思,气氛很僵硬地停留在空气里。连头发都丝毫不动。

你到底走不走。傅小司问。

陆之昂倔强地不说话,还是铁青着一张脸。

于是傅小司跳下来,从他的车筐里提出书包然后朝前面走去。陆之昂脸色变了一变,但放不下面子依然没有叫他。直到傅小司走出去一段路了他才勉强地在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喂”,可是傅小司并不领情,依然朝前面走,走到前面的车站然后就跳上公交车去了。这让陆之昂脸色变成了绿柠檬,连着怪叫了四五声“喂喂喂”,可是傅小司根本没有从车上下来的意思。

陆之昂赶忙踢起撑脚往前一踏,结果车子纹丝不动。回头看过去后轮上竟然是傅小司平时用来锁抽屉的一把锁。陆之昂觉得肚子要气炸了,可是抬起头傅小司早就不见了踪影。于是一张脸变得像要杀人可是找不到人一样,充满了愤怒和懊恼,像只掉进网的狮子,空有一身力气却怎么都使不出来。

陆之昂冲到教室的时候头上已经是一层细密的汗,头发上也有大颗大颗的汗水往下滴,身上那件白T恤早就被汗水浸透了,可是还是迟到了,而且迟到了15分钟。还好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老师没怎么为难他。陆之昂冲进教室的时候用杀人的眼光一直瞪着傅小司,可是傅小司低着头抄笔记,偶尔抬起头看黑板,眼睛里依然是大雾弥漫的样子,似乎眼前的陆之昂根本没有出现过。

陆之昂恶狠狠地坐下来,桌子凳子因为他大幅度的动作发出明显的声响,整个班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立夏没有回过头去,可是还是觉得很奇怪。只是也不好意思问。低下头继续抄笔记。

一整个上午陆之昂没有和傅小司说一句话,两个人都在赌气。其实傅小司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在为什么而生气,仔细想想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可是当时看到陆之昂那个生气的样子就更想让他生气,于是一顺手就把锁往自行车上一栓。现在想想傅小司心里觉得有点想笑。可是旁边的那个头发都要立起来的人还是铁青着一张脸,这样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笑的。

更多内容请进入http://www.donews.net/kokubo8158查看1995夏至未至专题

去死吧,自己还不是一样。立夏扯起一把草丢过去。

陆之昂坐起来,扯了一把草丢回去,说,哎你听我说完呀,说完了我再和你打架。

立夏听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第一次听男生说出要和女生打架的话,而且还说得理所当然像是体育比赛一样。

我有一个小表弟,家里没什么钱,很喜欢画画的他用着一块钱一支的那种很差很差的画笔,上面的毛都快掉光了。买不起画册就经常坐在书店的地板上翻画册,直到被老板赶出来。没钱买颜料了就不交色彩作业,被老师骂的时候也不解释,于是老师就觉得他很懒不爱画画,可是我知道他是那么地爱着关于美术的一切。所以我很讨厌那些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就耀武扬威的人……喂,你在听没有啊?

陆之昂转过头去看到立夏脸上湿淋淋的一大片,于是立刻慌了手脚。

夕阳的余辉斜斜地打过来笼罩在两个人的身上。树和树的阴影交叠在一起成为无声的交响,来回地在心上摆荡。

送立夏回宿舍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夕阳差不多完全沉到了地平线之下。立夏侧过头去也只能看到陆之昂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鼻梁很高,眉毛斜飞上去消失在黑色浓密的头发里。

傅小司从教室跑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拿着从教室取回的颜料穿过操场朝校门走过去,他微微地抬起头,然后看到陆之昂和立夏的背影。两个人的影子像钟面的指针,齐刷刷地指向同一个方向。不一会就消失在香樟的阴影里面。傅小司茫然地抬着头,眼睛里光芒明明灭灭。似乎立夏和陆之昂在一起让他多少有些困绕。陆之昂不是说放学有事情要早点回去么?怎么到现在还在学校里面晃呢?

傅小司摇了摇头,正想回楼梯口拿单车,就听到有人叫他。回过头去看到李嫣然站在树影下面,傅小司打了招呼,他说,你也在哦。

我爸爸开车来了的,你别骑车了,我送你回家。

傅小司低头想了会儿,然后朝刚刚陆之昂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说,好。

车门关上的时候傅小司心里突然空荡荡地晃了一下。手把颜料捏来捏去的,因为用力而让颜料变了形。

路过教学楼,陆之昂“咦”了一声然后停下来。立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于是看到傅小司的山地车停在学校的楼下面。陆之昂喃喃自语地说,这小子怎么还没回去?不是说他有事先走了么?

送完立夏之后陆之昂就在学校里面逛来逛去。一方面他想对小司说一下立夏和李嫣然的事情,另外他比较担心傅小司,心里像是镂空了些许的章节,却又寻不到确切的痕迹。秋天的夜晚像潮水一样从地面上漫上来,一秒一秒地吞没了天光。当香樟与香樟的轮廓都再也看不清楚,路灯渐次亮起,陆之昂还是没有找到小司。他心里开始慌起来。住宿的学生三三两两地从浴室洗好澡回宿舍去了。8点的时候所有的住宿学生必须上晚自习。这是浅川一中几十年雷打不动的规定。

陆之昂坐在小司的单车上,望着空旷的楼梯发神。坐了很久也没有办法,于是只好回去。出了校门赶忙在街边的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了。然后他听到傅小司惯有的懒洋洋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情绪。

那边一声“喂,你好”之后陆之昂就开始破口大骂,骂完后也没听傅小司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开始大步地奔跑去学校的车棚拿车,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夜色里哈哈大笑起来。陆之昂现在就想快点回家,因为肚子真的饿得不行了。

早上七点一刻的时候陆之昂骑车到了傅小司家楼下,没见小司的踪影,于是抬起头吼了两声,然后就听到关门下楼的声音还有傅小司冷冰冰的一声“吵什么吵”。一句话让陆之昂就想跟他打架。

傅小司把书包扔进陆之昂的车框里,然后跨上他的后座。傅小司说,我车昨天丢在学校里了,你载我去学校吧。

  更多内容请点击我的博克查看1995~2005夏至未至专题

整个下午立夏都陷在一种难过的情绪里面。立夏趴在桌子上,逐渐下落的太阳光笔直地射进教室耀花了她的眼,闭上眼睛就是一片茫然的血红色。立夏突然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句很难过的话:闭上眼睛才能看见最干净的世界。立夏闭上眼睛,然后脸上就湿了一大片。

下午放学的时候立夏习惯性地收拾书包然后开始准备画画用的铅笔橡皮颜料画板等等等等,收拾到一半突然想起早上老师通知了今天的美术补习暂停一次,于是正往包里放铅笔的

手就那么停在了空气里面。

干什么呢?什么也不想干。教室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立夏也不想现在回去。心情不好,于是整个人就变得很沉重。于是就那么坐着,手指在桌面上无聊地画着花纹。

光线一秒一秒地暗下去,立夏站起来伸了伸胳膊,背起书包转过身就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陆之昂。陆之昂马上笑了,朝立夏挥了挥手,说了声,晚上好。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怎么……还不走?

等你带我去医院呢。

哈?……

上午在办公室出来被你撞的地方现在还很痛啊……不知道骨头会不会断的呢。陆之昂装出一副困扰的样子。

断了好,会断出一个夏娃的,这么大一个便宜让你拣到了,苍天无眼。

哈哈,谁是夏娃?

……立夏的脸一下子就烧起来。心里想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立夏站在山坡上的时候就觉得很惊讶,自己竟然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她一直以为浅川一中就是学校的那十几幢楼房包围起来的面积,而没想到学校竟然还有这么一片长满高草的山坡。

陆之昂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对着黄昏红色的天空。他说,你以前没来过吧?我和小司逃课的时候差不多就来这里写生。画天空,画高草,画树画鸟,画学校里匆忙的人群和暮色里学校的那些高楼。顿了顿他换了个话题说,这样烧起来的天空不多了呢,马上天气就会很凉很凉的。

立夏坐下来,也抬起头看着天,看了一会就看呆掉了。

上午的时候……你是怎么了?陆之昂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可是表情却严肃起来。

也没……什么。立夏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是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是李嫣然吧?

你知道了?

我进去教导处的时候看见她了。我也不怎么喜欢她呢。陆之昂拔下头发旁边的草咬在嘴里,那根草一直在他脸上拂来拂去弄得他怪痒痒的。

为什么呢?她不是傅小司的女朋友么?我还以为你们……

她是她,我是我,小司是小司。没有谁们。

立夏转过头去,看到陆之昂睁开了眼睛,眉头微微地皱起来。还从来没见过他皱眉头的样子呢,以前总是对谁都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像是宣传大使一样。

陆之昂说,我和小司从小一起长大的,从念小学就认识了。一直嬉闹,打架,画画,然后混进浅川一中。其实以前我的成绩不好,而且也不爱画画,不过跟小司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就养成了很多他的习惯,后来就开始画画,然后成绩越来越好,从一个小痞子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好学生。李嫣然是后来认识的,因为她的妈妈和小司的妈妈是最好的朋友,而小司是最喜欢他妈妈的,所以李嫣然经常和我们一起玩。因为小司的妈妈很喜欢李嫣然,所以小司也对李嫣然很好。其实这种好也就只是愿意跟她多说几句话而已。你不知道吧,小司从小到大几乎不怎么说话呢,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有时候都感觉他不像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总觉得他有着自己的世界,别人谁都进不去。可是这小子很受女孩子欢迎呢,嘿嘿,不过从小到大喜欢小司的女孩子在我眼里都不怎么样,李嫣然我也不喜欢。

为什么呢?

陆之昂顿了顿,像是想了一下该怎么说,他说,怎么说呢,我不太喜欢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养成的那种优越感。 (未完待续)

更多内容请点击我的博克查看1995~2005夏至未至专题 

立夏从陆之昂的最后一句话联想开去,眼前出现傅小司弯着身子扫地的样子,头发挡住大半张脸,肩胛骨从肩膀上突出来,从衬衣里露出形状。单薄的很呢。立夏本来是觉得像傅小司陆之昂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应该都是从小不拿扫把的,不过看来自己又错了。

其实仔细想想,立夏至今还没从陆之昂和傅小司身上发现往常富贵人家子弟的那种坏习性。

再探出头去就看到两个人骑车离开的背影,陆之昂一直摸着头发,感觉像是被敲了头。

立夏!

立夏转过头去,看见七七穿着裙子跑过来。天气这么凉了七七还敢穿裙子,这点让立夏很是佩服。

刚刚做完每天早上的广播体操,大群的学生从操场往教学楼走,整个操场都是穿来穿去的人。七七一边挤一边说“借过”足足借了三分钟的过才走到立夏身边。

你很舍己为人嘛。立夏朝七七的裙子斜了斜眼睛。七七明白过来了,用手肘撞了撞立夏。她说,我们七班的女生都这么穿的,哪像你们三班的呀,一个一个穿得跟化学方程式似的。

你们七班的也不好到哪里去呀,一个个跟李清照一样,人比黄花黄。

立夏你脚好了么?

早就好了啊,其实伤口本来就不深。七七这次你艺术节干什么呢?画牡丹还是画蜻蜓啊?

你猜猜。

少发嗲了,爱说不说。

我唱歌呀!

真的?立夏眼睛亮了。立夏一直觉得七七真的是个完美的女孩子,连立夏自己都会觉得特别喜欢,更不用说七班那一大群一大群的艺术小青年了。

我还知道立夏这次要画画呢。

……你怎么知道?

七七的这句话倒是让立夏楞住了。连自己也是在心里暗暗地决定了去画画的,还没告诉谁呢,怎么七七就会知道了呢?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

立夏正想开口,广播室穿过来声音,高一三班的立夏,请马上到学校政教处,高一三班……

立夏皱了皱眉,能有什么事情呢?立夏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

报告。

进来。

立夏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教导主任面对着自己,而坐在教导主任前面的是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和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等那两个人回过头来,立夏心里轻轻地呼了一声“啊”。

李嫣然站起来说,立夏你好。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立夏的心情很不好。她手指交错在一起,骨节因为用力而显得微微发白。那些话语缠绕在心里面,差不多可以让立夏哭出来。可是立夏没有哭,并非是因为不难过,而是立夏觉得在这样的场合哭出来会显得太过软弱。立夏终于也明白自己永远都会讨厌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有钱人。

那个穿西装的人是李嫣然的爸爸,这次叫立夏去办公室就是为了表达了下他们自以为是的关心,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感觉就是在施舍。因为旁边一个看上去像是助手一样的人说了一句“推辞什么啊,你家条件又不是很好”。这一句话让立夏当时差点哭出来。因为立夏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家里的事情,可是很明显,李嫣然的爸爸调查过她的家庭,至少看过学校的入学档案。或者就是教导主任告诉他们的。立夏忍了忍眼泪,确定不会掉下来之后才敢开口说话,她说,谢谢了,我家条件是不怎么好,不过不需要的。然后就走出了教室。走的时候听到那个男人对教导主任说,这次嫣然评选市的三好学生应该没问题吧,你看嫣然还是比较乐于帮助同学的,哦对了,我们公司还打算为学校添置几套教学设备呢……

立夏低着头几乎是冲出来的,她觉得再听下去自己肯定要吐了。出门的时候撞了个人,两个人都“啊”了一声,立夏觉得这个人个子挺高的,因为一下子就撞到他胸膛上。一种清淡的香味涌进鼻子,像是沐浴液的味道。立夏也没有抬头看看撞了谁,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因为她怕自己一抬起头来眼泪就往下砸,这样肯定会吓着别人的。身后那个人一直喂喂喂地不停,立夏也没管,埋头一直跑回了教室。

更多内容请点击我的博克查看1995~2005夏至未至专题   

小司望着讲台上的老师低低地应了声“哦”,而陆之昂却说了一大堆废话,“老师您放心一定拿奖回来为三班争光”什么的,后来看到小司在旁边脸色难看就把下面的话硬生生地咽回去了,只剩下笑容依然很灿烂的样子,眼睛眯着,像是秋天里最常见的阳光,明亮又不烧人,和煦地在空气里酝酿着。陆之昂笑的时候总是充满了这种温暖的感觉,班上有一大半的女孩子在心里都默默地喜欢着这张微笑的脸。

“那么”,班主任在讲台上顿了一顿,“还有一个名额,谁愿意去?这次学校规定每个班级需要三个以上的学生参加比赛。”从班主任的表情上多少可以看出他对这件事情非常地困扰,因为三班素来以文化课成绩称雄整个浅川一中。不单单是高一这样,连高二3班高三3班也是一样的情形呢。可是艺术方面确实是乏善可陈。

空气在肩膀与肩膀的间隙里面传来传去,热度微微散发。立夏觉得头顶有针尖般细小的锋芒悬着,不刺人,但总觉得头皮发紧。这种感觉立夏自己也觉得很莫名其妙。

傅小司可以明显感到老师的眼光看着自己。于是他微微地抬了抬头,眼睛里的大雾在深秋里显得更加的浓,白茫茫的一大片,额前的头发更加地长了,挡住了浓黑的眉毛。“恩……”,他的声音顿了一顿,然后说,“要么,立夏也行。”

议论声突然就在班级里小声地响起来。目光缓慢但目标明确地朝立夏身边聚拢来。本来自己坐的座位就靠前,自己前排的同学都可以看出来在交头接耳,而自己后面的,立夏连回过头去看的勇气都没有。只是立夏知道回过头去肯定会看到陆之昂一脸笑眯眯的表情和傅小司双眼里的大雾以及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等一下……

恩?傅小司回过头来,依然是木着一张脸。

为什么……要叫我去啊……立夏站在走廊尽头。放学后的走廊总是安静并且带着回声。

哦,这个没关系,你不想去就去跟老师说一声就行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

还有事么?

……没有了。

也没说再见,傅小司走下楼梯,白衬衣一瞬间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夕阳把整个教学楼覆盖起来,爬山虎微微泛出的黄色开始从墙壁的下面蔓延上来。高一在最上面的一层楼,因为学校为了节约高三学长学姐的体力,按照学校老师的科学理论来说是尽可能的把力气投入到学习里去。

立夏站在三楼的阳台上,表情微微有些懊恼。傅小司身上那种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气息让立夏觉得像被丢进了大海,而且是死海,什么也抓不住,可是又怎么都沉不下去。难受哽在喉咙里,像吃鱼不小心卡了鱼骨。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身。立夏回过头去看到陆之昂一头大汗地跑过来。

陆之昂看到立夏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问,看见小司了么?

立夏说,刚下去……你不是做值日么?怎么这么快就完了?偷懒吧?

立夏说完后有点后悔,因为自己似乎还没有和他们熟络到这种程度,于是这个玩笑就显得有点尴尬。还好陆之昂并不介意,打了个哈哈然后靠过来压低声音说,你不告密我请你喝可乐。

立夏笑了,与陆之昂谈话的时候总是很轻松的。而每次看到傅小司时的紧张的确让立夏有点摸不着头脑。

陆之昂把头伸出阳台的栏杆,立夏也随着他往外面斜了斜身子,然后看到楼下楼梯口的香樟下面傅小司跨在他那辆山地车上,单脚撑着地,前面半个身子几乎趴在自行车的把手上面,阳光从香樟日间稀薄的阴影里漏下去打在他的白衬衣上,感觉像是幅画。

陆之昂嗷嗷两声怪叫之后就马上往下冲,因为迟到的话又会被老师骂了。走前他还是笑着回过头来和立夏说了声再见,然后还加了句,其实是小司帮我扫了半个教室,不然哪儿那么快啊。

然后这件白衬衣也一瞬间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比傅小司还要快,陆之昂下楼梯都是三下完成,12级的台阶他总是咚咚咚地跳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