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GDC火了OnLive,最近一期的《游戏人》长篇大论的介绍了相关的前世今生种种信息,参加总部的GDOC,有幸参加了GDC的同事也重点提到了它。如果Steve Perlman和Mike McGarvey两位老大没有在GDC上作弊(这个很难说,大公司大牌产品作弊的事情也不少见了),那么个人觉得这绝对是游戏业内值得好好关注的一个产品。在OnLive的官方网站上赫然写着:

The Future of Video Games

当MS,SONY和老任在主机平台的战场上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这个以极其保密的姿态出现的产品,其本身的思想并不新鲜。黯然下台的久多良木键叔叔一直力推主机平台的网络化,而XBOX360和PS3两大真正意义上的次世代主机也都有各自的游戏在线下载服务。只是OnLive站在一个更高的层级来架构游戏体验:跨平台,硬件无关,云计算。。。。。。基本上我现在开始梦想用轻省笔电玩《战争机器》这样的游戏了。其实OnLive的体验应该更加类似于一个可交互的Yotube的感觉。

要解决的主要技术问题有两个:
1.一种“超级”压缩解压算法,HD画质的游戏要在网络上传输,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Yotube也花了很长时间才能够点播HD画质的视频,而且缓冲相当频繁缓慢。
2.网络,还是网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频宽才能让远在天边的输入瞬间化为游戏中的一次射击或者一个过弯或者一下躲闪。我难以想象。。。。。。

但是过往的经验告诉我,没有什么不可能,云计算现在只是缺乏标准而已,巨头们如google,MS,IBM都已经投入到这场新的革命中。而GDC上MAC笔记本流畅运行Crysis的效果也让人叹为观止。最后,看看都有哪些厂商在支持甚至已经提供自己的产品在OnLive平台上体验的:EA、Ubisoft、Take-Two、华纳兄弟、THQ、Epic、Interactive、Eidos、Codemasters与Atari。。。。。。加上最近传说的MS和Google对OnLive的争夺战,还有人觉得这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念想”而已吗?

虽然对网络游戏市场不会马上引发改变,但至少在单机游戏市场(包括主机平台和PC等),这应该会掀起一场革命。之前困扰各大厂商的盗版,破解,主机升级换代带来的入手门槛,等等问题都有化解的方案,而一些新的,更加容易引导玩家付费的手段,比如包月,时长收费,先体验再付费等等,将有机会在单机领域有所发挥,这些方式方法早已是网游中各运营商驾轻就熟的套路。

回想最近几年,从次世代主机的推出到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激动人心的产品,让人有难以遏制的欲望想要去研究和体验的。虽然有无数的质疑声,比如1080p所需要的带宽基本上不是家庭用户可以承受的,比如细微的同步问题都将影响绝大多数单机游戏的体验等等。也许对新的事物本能的乐观,我到觉得以我的肉眼凡胎,720p和1080p甚至更低的画质都是可以接受的,重要的是不用下载不用更新即得即玩的体验。不考虑画质和河蟹的因素,有多少新生代在有了网络视频点播以后还在买碟的?OnLive计划今年冬天就在北美试运营,届时水落石出,希望能看到两位业内大佬来震撼世界。而此时此刻,我无限悲哀的想,作为一个做游戏的人,在为这场革命喜不自禁的同时,巨大的差距让人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