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31日

(几个小时前,MSN上某人加了我……于是便有了此文)

致不知名之直销精英:




一、


“要学会搭建人脉,不管它将来能给你做什么”——当然是能够有朝一日“年入百万之成功人士”啦!


交友——或曰“搭建人脉”的同时,顺便还能仰仗“直销秘术”,“成交”一些附属的、次要的、潜意识里的AmWay和Formor,实属一项伟大的修炼。恕
在下天资驽钝,深恐难成正果。更不敢劳恩师大驾,亲临浦江辅导。徒费阁下口水,愿以斤两计之,依国际口水市场当日收盘价格如数补偿。即便如此,在下亦难逃
良心之谴责、道德之诘难、智慧之贱弃、财神之怒目——罪过罪过,阿迷脱佛。




二、

一种超越!是啊,阁下为了寻获鄙人,深入互联网时代的手工作坊,不惜以“@msn.com”google之,天罗地网,疏而不漏;小弟
不才,误入法眼~特拟诗一句,略表激赏之情于万一,呈请君裁:“啊!直销!你是如血般友谊的红玫瑰上,飞来飞去,飞去飞来,寻寻觅觅,觅觅寻寻的一只乌黑
的苍蝇!”




三、

据在下研究,世界上永远有一类人,他们会把直销当成乌黑的苍蝇。这类人,或可收入《直销Bible》的特殊词条或直
销大学硕士课程的反面案例,可以“冥顽不灵”名之。至于怎样从地球上将这类人消灭干净,以免贻害直销伟业巨厦之一砖一瓦,实乃全人类共同面临的巨大危机。
上下求索,唯见二战时期,有希特勒君,其种族隔离和灭绝制度堪称天下无双,实乃史上最经典之解决方案,或以此为渔?




四、

把苍蝇关到玻璃瓶里赏玩,乃艺术家之秘而不宣的不治之症。故,自命不凡艺术家者,该杀!该杀!该杀!



五、

医生,我需要健康咨询!我对全裸的、“魅力太大了”的“如此如此,三年后年入百万”不能勃起!就连用冷笑送服讥讽,都没有任何快感!



六、

简单的说:哥们儿,可笑、可怜。



最后,还是那句“谢谢”——我自拂袖而去!

2005年03月30日

xboxlogo消息来源:GamesIndustry.biz 11/02/2005
Xbox 2 will release "in late October, early November"
原创编译:叉包饭斯DKCK(在Creative Commons下发布:署名|非商业)


业内的谣言盛传了几个月,不过可靠的内幕消息才刚刚泄漏。专家称2005年内,你就能在美国和欧洲买到次世代Xbox主机。



今天互联网上的新闻渠道称,微软正准备于今年第四季度,在美国和欧洲发售次世代Xbox硬件。而Eurogamer网站则进一步获悉,主机的在欧洲的确切路演时间将是10月末到11月初,紧接着美国发售后的几周内进行。具体的日期还有待证实。


出于严格的保密条款,一些不愿透露名字的美国和英国开发商表示,出版商和零售商在过去的几周内已经向他们证实了这一发售时间。


还有一条消息,在英国业界广为人知:微软英国(Microsoft UK)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空前隆重的发售仪式将在今冬,于伦敦市中心举行。


此前,关于Xbox 2,即代号Xenon的主机将于年底在美国发售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而今年第四季度在英国和欧洲发售的消息,相信也很快会在大西洋这边的玩家群体和业界引发一波骚动。


许多业内人士都担心,微软推出下一代主机硬件的步伐太过急躁,根本不顾本代主机尚有巨大的上升潜力可挖。这种论调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欧洲任天堂的销售主
管(Nintendo of Europe MD)David
Gosen,去年10月在伦敦ELSPA(叉包注:英国的游戏评级组织)峰会上的发言。他公开指责微软急急忙忙就要在2005年把新主机推向市场,甚至质
疑微软的动机纯粹是为了捞取利润。


他当时说道:“每个主机周期中,总有某些硬件厂商,不是好好地从本代主机盈利,而是心急火燎地把下一代踢出来。”


EA最近也证实,下一代Xbox游戏软件将在年末和本代Xbox游戏一齐发售。不过他们对2006年以前欧洲的发售计划则不置可否。


微软早就被某些人在公开场合骂得狗血喷头,因为他们在今年3月的GDC(游戏开发者大会)上第一次展示了Xbox 2的相关资料。看来今年E3上也注定会有一场盛大的主机揭幕秀。


而微软的官方发言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回避任何次世代主机的话题:“微软目前尚未就次世代主机发表任何相关声明。我们正全情致力于续写Xbox已经获得的成就;而未就后续机种的发售时间做出预测。”


不过,有一点必须指出:目前Xbox主机的缺货(叉包注:Xbox去年在欧洲卖得很火,缺货严重)依然是困扰广大零售商的巨大难题;而接下来Xbox首发
的游戏大作预售表,则快要编不下去了。现在,出版商及其走狗(叉包注:走狗指开发商……汗)家家户户忙不迭地泄漏着Xbox
2的软件消息——微软要如何劝阻他们闭嘴可又是一场好戏。



叉包简评


诚如某些观察人士指出的,微软学得不快,但学得很致命。上次最晚发售的亏,微软是不准备再吃了。所以,Xbox 2的先机肯定要抢占。而一些欧美游戏网站的调查显示,Xbox2高居玩家最期待次世代主机的榜首,关注度超过60%

Sony新社长日前声明,说从来没有表示过蓝光DVD和HD-DVD不存在兼容的可能。中国的厂商认为,这是Sony的蓝光阵营针对EVD
成为中国国家高清晰DVD标准的一种挑衅和警告。那么游戏呢?HD-DVD不存在产业化障碍,这恐怕也是微软得以抢先推出次世代主机的软件保障;相反,
Sony因为蓝光DVD的关系,步伐肯定跟不上微软,PS3的发售肯定要到2006年——
那么叉包不禁猜想:Sony的这个声明,有没有可能并非只针对EVD,也暗示着PS3为了不失先机,而情愿在DVD格式上与HD-DVD妥协,发售能兼容HD-DVD的PS3,然后慢慢地用蓝光DVD软件跟上呢?


——接下来的E3绝对会是异常精彩的一届!

2005年03月29日

虽然题目光怪陆离,但这篇Post将从Blog开始到Blog结束~是一篇标准的Blog Post……
绕口令结束,回到正题。

话说有个叫Major Nelson的家伙,是微软Xbox Live的首席编程师(Xbox Live Director of programming)——当然Major Nelson也是个代号,是他在Live上的gametag,真名是Larry Hryb。他也是个有趣的家伙,不妨去看看他在Xbox.com上的一篇访谈,在被问及“What’s a book you wish you’d written?“,他的回答是The Bible~哈,又是一颗勃勃雄心。

话说每颗勃勃雄心都该有个Blog,何况他是Live编程,小小网志何足挂齿。Nelson说:要有Blog,于是他就有了个
Blog,叫做“Random Thoughts”(随想)。他的Blog更新很快,有的是官方辞令,也有一些关于微软游戏部门的蛛丝马迹,比如Bungie搬家什么的。如果是Xbox+Blog发烧友,可以常去玩玩看看。(似乎在说我自己……)

他在2005年3月14日的一篇Blog帖子上写道:“
I just got the April ‘05 issue of OXM in today. Looks like they gave Splinter Cell:Chaos Theory a 9.9. Yup…it’s that good so far.”

OXM,Offical Xbox Magazine,Xbox官方杂志
Splinter Cell:Chaos Theory,细胞分裂:混沌理论,Ubisoft潜入动作游戏最新第三作。

这也算是Blog=Media的一个小小注脚吧;之后关于OXM四月号的这个惊爆消息迅速传遍了各大Xbox玩家社群。

9.9分,是有史以来OXM给出的游戏Review最高分;连去年呼风唤雨,红透全球的平台镇山之宝HALO2,也只获得了OXM9.4分的垂青……这也引起了许多玩家的论战,纷纷为HALO2鸣不平,质疑OXM是不是吃错了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SC3在Xbox上的表现不可谓不优异,UBISOFT MONTREAL的实力不可谓不强。所以,我觉得要说SC其实是Xbox独占作品也不为过。

于是乎,叉包开始重新认识这款细胞分裂。上Ubisoft的网站去遛遛吧。随便填了一个超过18岁的年龄,越过AgeGate(现在ESRB好像管得越来越严了,标为M的游戏,连产品介绍主页都要加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AG)。下完新作壁纸,看过新作介绍……一个连接赫然在目:

Sam Fisher’s Blog


dancingsam有没有搞错!《细胞分裂》的主角,美国秘密特工Sam Fisher也有Blog?!

点击之后,果然一如我的预感……无比恶搞~~黑色的背景,搭配绿色的主调,和Fisher哥哥头顶三个绿洞的夜视镜如出一辙。

头一篇(截止本帖时间),就是3月27日的Young Sam Fisher——想当年啊!一个秘密的特工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呢?实在好笑,翻译出来就失去原味了,摘抄一段最精彩的如下:

Of course, camp only
means one thing — covert missions to the neighboring all-girls camp.
We didn’t have sticky cams back in those days, so we had to settle for
poking a hole in a fence — a delicate operation to say the least.
Unfortunately, my stealth skills weren’t quite what they are today, and
I’m not proud of my success rate as a youngster.

够了,实在笑死我了。原来Fisher从小就具备了一个秘密特工所有的潜质:不善交际,喜欢单独行动,而且行动诡秘。从小就在夏令营里从偷窥开始练……不知道他现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没有偶尔复习一下童年的这一技巧……

他的Blog像模像样,RSS和ATOM的Feed一应俱全,可惜没有comment……估计怕空间会不够吧。毕竟SC系列前两作在各平台的累计销量已经达到900多万份。军事小说家汤姆·克兰西根据一代游戏剧情撰写的小说也曾进入全美Top10畅销书……

虚拟的游戏人物有Blog,其实也不奇怪,算是另类促销吧。现在Blog越来越成为软广告的一块重要阵地。不过我依然要说,Sam Fisher的这个Blog还是属于与众不同的。冷幽默非同一般:为了证明自己是真实的,Sim Fisher注册了GamespotIGN1UP三个游戏网站的用户,还都掩耳盗铃地叫“real sam fisher”。Blog甚至还谈及了中国的Feng Shui——风水~不知道是不是上海育碧给他们的灵感。凡此种种,简直可以当成幽默Blog来读。

最好的放在最后,他有一篇令游戏玩家绝对捧腹的妙贴,Sam Fisher on Metal Gear

稍微对主机游戏有一些了解的玩家都应该明白,Konami公司的Metal Gear Solid系列比SC来得早,也被认为是秘密潜入动作游戏的开先河者……本来玩家关于MGS和SC的口水仗就不少。现在轮到“当事人”以如此讽刺的态度来直面他惨淡的人生了。

精彩片断:
……

No self-respecting bad guy is going to call themselves names like Howitzer Platypus or Bazooka Marmoset.

……

The Metal Gear Solid games are actually pretty fun, and made me
think about what my job would be like if the laws of physics and
reality didn’t apply.

从职业特工的角度,评价一款日本人制作的秘密特工游戏……可其实,“作者”本人呢,也是一款秘密特工游戏的主人公……整个一个后现代的解构文本……从形式上说,和荒诞派那点编剧技巧异曲同工。

文章中至少有最后的判断是没错的,可谓“知己知彼”:

If you want to play realistic stealth games, stick with Splinter Cell. But if you’re looking for a stealth cartoon, Metal Gear is for you.

好了,我实践了从Blog开始到Blog结束的诺言。罢笔。

2005年03月24日

年纪轻轻,唠唠叨叨。

我的唠叨是:假设电影史终结的那一天来临了,末日颁奖礼的红毯从卢米爱尔兄弟脚下一直铺到这一天。

第一辆漆黑的加长跑车开了过来。车门一开,老顽童库布里克走下来。跟着走下来一条猎狗。车门关上的时候,突然从车里喷出了汹涌的鲜血,染红了鲜血一
样鲜红的地毯。库布里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骨头,扔给爱犬。爱犬欢喜地一跳,迎向爱骨。突然一个蒙太奇,骨头变成了项圈!狗项圈套住狗脖子,库布里克潇洒地
一牵狗绳,往会场走去。画外音加上狗的惨叫。

第二辆漆黑的加长跑车开了过来。车门一开,二溜子法斯宾德走下来。跟着走下来一个水手。法斯宾德穿着黑色的皮夹克,背上用闪闪发光的钉子拼成的
F.O.X.闪闪发光。水手三步并作两步,一个箭步上前,想也没想给法斯宾德一个耳光。法斯宾德想也没想就给水手一个深情激吻。水手想也没想给法斯宾德
10块钱,说:“你们做鸡的不容易”。法斯宾德想也没想把钱往内裤里一塞,说:“我知道我要中头奖了,以后我包你。”于是两个男人缠绵着也走向了会场。

第三辆漆黑的加长……大巴开了过来。车门坏了。车上挤满了导演。特吕弗被一位被丈夫挽着的夫人挽着,嘴里嘟哝着乘错了车,他明明想赶最后一班地铁;
低俗小说作家塔伦蒂诺傻不垃圾,跌跌撞撞,踩到了人家的脚,他刚想说话,就被一群黑衣保镖围住,“找死啊,惹我们老大”。说话的是马龙·白兰度,昆汀再一
抬头,才发现他身后站着科波拉……(以下省略N字)眼看大巴越来越混乱,就要翻车,突然传来一声大叫,“你们他妈地都给我闭嘴别动,老子正在对第365次
白平衡。”众人回头,原来是张子谋……

好了,唠叨完了。爱看电影的你也许能会心一笑。无非想说,我眼里世界上只有三个电影导演:库布里克、法斯宾德和一辆大巴。

库布里克是个巫师,一辈子都在给20世纪的世俗禁忌做法。最后他先死,20世纪后死。看来有些渎职。

大开眼戒、全金属外壳、闪灵、巴里林登、发条橙、2001太空漫游、奇爱博士,一路倒数。60年代的库布里克,最早让人大开眼界的是Lolita,纳博科夫亲自操刀脚本。

父女恋

想像你身处那个时代的美国,走进电影院之前是怀着怎样道貌岸然,却又偷窥难忍的心情。公平地说,小说比电影精彩许多。个中原因,除了清教徒的咒语,我更看重这个惨烈的公式:当天才遇到天才,要么以毒攻毒,要么干将莫邪;库布里克和纳博科夫不属于第三类接触。

小说的无边无际,在于展示某些原始的欲望,或许人人都有的欲望。性是这种关系的底“色”。形容这个故事,不能用“情色”这种做婊子立牌坊的词语。就是色情,是把纯洁的种子埋下,却只会开恶之花的色情。一树梨花压海棠,如此诗意弥漫的色情。

不用劳驾精神分析,女儿对父亲的特殊情感与儿子对母亲的互相对称,大自然的礼物。小说从呼唤开始,反反复复,仿佛在吞咽着这三个简单的音节:Lo-li-ta,一念便天诛地灭,直堪折枝,管她娘的

道德审判不在本文的视线内,因为本文的感觉器官主要是耳朵。反反复复听着Lisa Ekdahl演绎的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只爱爸爸

曲子很老,作于1938年。作者是今天出场的第四个天才——我们并不熟悉的Cole
Porter(1891-1964)。这位百老汇音乐剧作曲家一生写就的名曲无数。早年就读于耶鲁大学Worcester学院,出于爱好写曲演戏,参加了
一年耶鲁戏剧社;1913年进入哈佛法学院后,Cole终于无心圣贤,拜倒在艺术女神脚下,改修音乐课程,从此以音乐为终身挚爱。

几乎是事业顶峰的1937年,Cole在一次骑马意外中落下了终身残疾。这样的折磨会怎样激荡敏感而脆弱的艺术家之心?不得而知。不过看看他下半生的缪斯,就知道他是多么热爱“多姿多彩”的生活——修正,缪斯们,复数。

以下如期而至,是风花雪月的八卦段落。Cole是个双性恋(bisexual),在性取向越来越公开之后,终于与妻子结束了婚姻。好莱坞的“虫二”
果然无边,他在离婚后的情人伴侣足够他组建一个家庭剧团:Howard Sturges,波士顿社交名流;Ed Tauch,建筑师;Nelson
Barclift,音乐剧编舞;John Wilson,导演;Ray
Kelly,多年密友。一本最近的传记中透露,作曲家晚年依然壮心不已,他“常常故意破坏家用设施,以便引诱可爱的修理工上门,一饷贪欢”。无论如何要感
谢这些可爱的情人们,艺术家多首爱情金曲的灵感都来自这些爱情和精液的滋润。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出自1938年的音乐剧Leave It To Me,剧情不得而知。此曲在Cole广为流传的金曲中并不太出名。很可能是因为歌词的内容。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Lisa Ekhdal:”When Did You Leave Heaven“,1997

Written by: Cole Porter (C. Albert P.)



While tearing off a game of golf

I may make a play for the caddy

But when I do, I don’t follow though

‘Cause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If I invite a boy some night

To dine on my fine finnan haddie

I just adore his asking for more

But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Yes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So I simply couldn’t be bad.

Yes,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Da-da Da-da-da Da-da-da–ad

So I want to warn you laddie,

Though I think you’re perfectly swell

That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Cause my daddy he treats it so well.

这是Lisa翻唱版的歌词。对比原词,改动很大。原词一开头,就是“I used to fall/In love with all/Those boys who call/On young cuties”——基本上是浪女独白。

歌词没有一句正面写到Daddy,完全通过女孩对其它热烈青年的追求不屑一顾来反衬Daddy的亲爱和不离不弃。歌词中绵长的哼唱“Da-a-a-a-a-a-a-a-ad”是神来点睛之笔,慵懒也罢,含糊也罢,一路辗转悱恻,是无心快语,更是欲说还休的秘密。

这个秘密被偷换了,原词中像宣言一样清晰,像女权主义者烧毁的胸罩那样坚贞不渝——

Yes my heart belongs to daddy

So I simply couldn’t be bad

Yes I’m gonna marry daddy

Da-a-a-a-a-a-a-a-ad

1997年和1938年,到底谁更开放?

于是,纳博科夫原来也是新一代的Daddy;Cole也肯定不是第一个风流才子。夜色之中,男男女女,除了平视,或可仰视——Daddy,是温暖的
怀抱,是严厉的家长。为什么,不能是爱的港湾?道德底线如果千百年来可以把心紧紧地缝起来,那么在欲望的剪刀下,抽丝剥茧,人伦被裁成不能蔽体的破布亦非
怪事。

突然想到了国内才女自导自演的《我和爸爸》。是的,无关身体——其实也未必那么重要——难道不是一场爱情吗?

乱弹至此,胡思乱想而已。本来嘛,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谈什么女人的恋父……简直是无厘头~

闭嘴。

不过Lisa Ekdahl的嗓子别错过,千万。瑞典美女过耳,休了王妃。

2005年03月18日

最近好忙。
忙得不看碟。
连碟评也不看。
碟评不等于影评。
影评若是感觉;碟评就是错觉。

家不是电影院v.s.电影院里没有电影

就这么互相抱着,要好到死。

打字太久,需要音乐。
关掉音乐,打开电视。
开着电视,继续打字。

妈妈:侬杯子拿掉!不要放在书上。
爸爸:哦哟,嗲不死了。不就问儿子借本书看,碰不得啦。
妈妈:放杯子会有印子的呀。
爸爸:哪能啦,吾就放。
妈妈:侬不讲道理好来。吾每次看好了藏掉,看侬放在哪里。

那本书是毛尖的《非常罪,非常美》
是榨取第二次剩余价值的“文字增补版”。
比较值,没有图。

突然意识到,那是本彻头彻尾的碟评。
哪里来的电影院。

大师的光芒在阴暗的角落里闪烁。被一个个肮脏的光头吐到每个沙发土豆的客厅里。

心底里表扬爸爸,把茶杯放在碟评上。
就该这样。用世俗的温存与暴力烫平自以为是的小布尔乔亚。

嘴里已脱口而出:爸爸,侬哪能嘎不讲道理!杯子拿掉!

2005年03月14日

〔光晕〕编年史
The Halo Timeline

编译:叉包饭斯DKCK
原文来源:Xbox官方网站

2160-2200: 早期冲突

这一时期的人类历史充斥着太阳系中各大政府和派别之间的一系列血腥冲突。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冲突包括:木卫战役(Jovian Moons Campaign)、雨林争霸(The Rain Forest Wars)和一系列的火星遭遇战。

随着地球上人口过剩和政局动荡的愈演愈烈,许多新的政治运动兴起了。这一时期最值得注意的政治异端运动是“科思洛维克”("Koslovics")和“福里登”("Frieden")运动。“科思洛维克”是指新共产主义者的强权领袖福拉德米亚·科思洛夫(Vladimir Koslov)的拥护者,他们致力于回到共产主义的光荣岁月,要消灭公司和资本家的流毒,特别是要肃清近地轨道和地外殖民地。

“福里登”运动是法西斯主义的复兴,该运动起源于反“科思洛维克”情绪,扎根木星殖民地为据点(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统一德意志共和国企业的支持,这些企业常常成为科思洛维克“工人起义”的对象)。“福里登”的字面意思是“和平”——这就是说,他们相信只有消灭了“人类的暴君”(oppressors on Terra Firma),才可能达成和平。

2160 三月-六月: 木卫战役开始

木星分裂主义者袭击了位于木卫一爱莪(Io)的联合国殖民地总署(United Nations Colonial Advisors),导致了地球军与木星“福里登”部队之间展开了长达三个月的激战。虽然这并非我们太阳系中的第一起武装冲突,但此役成了最为血腥的战斗之一,也被普遍认为是引发接下来的摩擦和军国主义大潮的导火索。

木卫战役也升级了地球各国政府间的紧张关系——许多国家在太阳系中都建立了殖民地,开始为各自在地外的利益而开战。殖民地战争的持续,使得地球上的紧张关系一触即发,引发了地球本土的数起武装冲突。

2162: 雨林争霸

武装冲突横扫南美大陆,科思洛维克、福里登和联合国军之间因为不同的意识形态而开战。而这又加剧了地外冲突。

2163 十二月: 在火星的战斗

地球三股主要派别将雨林争霸中燃起的战火烧到了火星上。一系列在火星Argyre Planitia附近对科思洛维克军的闪电战,是第一次非地军队的部署。战斗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作为结果,后来的军事指导战略,惯用大编制的地面部队突袭配合舰船登陆行动。

2164: 星际大战

联合国军开始形成大规模集结的格局,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真正的星际大战。继火星的军队部署告捷后,大规模的征兵行动和宣传策略极大地鼓舞了UNSC(United Nations Space Command,联合国太空司令部)军队的士气。联合国军挫败了地球上的科思洛维克和福里登军队,接着开始系统地专注于驱逐其在太阳系内其他行星上建立起来的残存势力。在这些局部战争后,福里登和科思洛维克军队被庞大、统一而强大的联合国军悉数剿灭。

2170: 膨胀

2160年代的战乱促使人们建立了统一的地球政府。现在,胜利者必须处理不太引人注目却同样严重的威胁:人口过剩和无仗可打的庞大军队。

战后的岁月里,大量人口急剧膨胀;雨林争霸遗留的资源破坏和饥荒更是雪上加霜,世界经济岌岌可危。

2291: 超越光速

一支由研究人员、物理学家和数学家组成的团队正在秘密研发“肖恩·藤川”超光速引擎(Shaw-Fujikawa Translight Engine,SFTE),一种驱动太空船穿越辽远星际的特殊手段。

这种新型引擎允许飞船钻入“跃迁空间”("the Slipstream"或"Slipspace",又称为“迁跃断层空间”)。“断层”一个变通的物理法则下的空间,允许超光速旅行而避免相对论的副作用。超光速旅行并不是瞬间完成的;“短程”的跳跃一般要花两个月,而“长程”的跳跃则能持续六个月甚至更久。

SFTE能生成一个共振场,当与迁跃空间的物理特性结合时,就能大大缩短跨越星际的时间;然而,科学家们也注意到在迁跃空间内部会有暂时的涌流这一奇怪的“变数”。尽管人类科学家都无法确定为何星际旅行所需的时间不是一个常量,但有理论指出在迁跃空间内部存在“漩涡”或“涌动”——正是这造成了星际旅行所需的时间会有百分之五到十的出入。这一暂时的不一致性使军事战术家和战略家颇为恼火——这会妨碍许多协同作战的进行。

2310: 初潮

地球政府向公众公布了一系列殖民船中的第一艘——应征者相当踊跃。地球上的状况因为人口过剩而不断恶化,搭乘飞船去外星殖民自然成了诱人的选择。

每艘殖民船都配备了军队人员和护卫舰,这样有助于更好地利用现有的庞大舰队。在异端武装瓦解后,军队正消耗着庞大的军费和物资。

因为超光速旅行在此阶段还十分新鲜而又昂贵,殖民地居民和军队人员都要通过生理和心理的严格测试。原则上,只有最优秀的公民和士兵才能获准去“邻近”的世界殖民。这就是近地殖民地(Inner Colonies)的诞生。

2362: 远征号

远征号(The Odyssey)于2362年1月1日发射。作为浩浩荡荡的殖民舰队的领头舰船,远征号满载着部队和地貌改造装置,殖民的矛头直指新世界。人类超越太阳系的边界向外扩展的初潮由此拉开帷幕。

2390: 近地殖民地

到了2390年,近地殖民地的殖民化运动正如火如荼。总计有210个人类占据的世界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地貌改造,而在人类掌控的太空里,人口负担得到了巨大的缓解。

2490: 远地殖民地的诞生

扩张仍在马不停蹄地进行,到2490年已经有800多个人类世界遍布银河系猎户座星臂了(这些世界形形色色,既有高度开化的星际要塞,也有偏僻的小定居点)。随着向外扩张的继续,近地殖民地成了政治和经济重镇,虽然他们极其仰赖远地殖民地提供的原材料。

在这一时期,致远星(planet Reach,围绕波江座第五恒星(Epsilon Eridani)运转,正当地球的咽喉要道)成为了UNSC的主要舰船制造厂和训练营地。致远星是战舰和殖民船的主要制造地,也是训练秘密特工和特种部队的所在地。

2525: 星盟战争开始

2525年4月20日,与远地殖民地丰饶星(Harvest)的联络中断了。在试图重新建立联络的努力失败后,殖民军总参谋部(the Colonial Military Administration,CMA)派遣了一艘侦查舰,金羊毛号(the Argo)前去调查。可是金羊毛号一到达丰饶星系,与飞船的联络也突然中断了。

CMA火速派遣了一支三艘战舰组成的战列舰队前往丰饶星。只有战列舰队领航的旗舰大力神号(the Heracles)返回了致远星,战痕累累,伤亡惨重。战舰的指挥官报告说,出现了一艘配备了强大武器的外星战舰,已经践踏了丰饶星,血洗了殖民地(很可能也已摧毁了金羊毛号)。

战列编队很快遭遇了外星战舰,并被紧密跟踪。在两艘战舰被击毁后,大力神号迅速跳出了星系,但因为受损严重,几周之后大力神号才回到了致远星。

地球军立即提升了警报级别,开始积极准备收复丰饶星的作战计划。当年12月,由普雷斯顿•科尔(Preston Cole)中将率领的地球军舰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如此快地派出如此庞大的远征军,在人类历史上实数罕见。

2525: 丰饶星战役

科尔率领的舰队誓报殖民星沦陷之仇,在与外星战舰的遭遇战中告捷——尽管胜利的代价是损失了科尔军三分之二的有生力量。扭转战局的,只是科尔在最后几分钟,战术上的灵光乍现罢了。

军队回师地球之后,晋升为上将的科尔才获悉:许多外围殖民地已经沦陷,无人生还。科尔开始排兵布阵,准备对入侵者展开截击。地面战和舰船战相当惨烈,战火绵延到了整个远地殖民地。在一次地面遭遇中,人类部队俘虏了一个外星入侵者。在负伤过重死亡之前,人类得知这些外星人自称为“星盟”(the Covenant)。

远地殖民地大屠杀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科尔部遭到了重创,他个人出色的领导力和战略才华也无济于事。这完全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星盟在舰船战中的胜率甚至接近四比一。

到了2535年11月,事实上所有的远地殖民地都已经惨遭星盟屠戮。“科尔协议”(Cole Protocol)作为军事命令确立了如下原则:所有的地球舰船必须确保星盟军不会发现地球。当地球舰船被迫撤退时,必须远离环地航线,甚至不做计算就进行超时空跳跃也在所不惜。

如果存在被星盟俘虏的危险,连“盲跳”都不可行时,船长必须下令船只自毁。此外,强大的舰船人工智能(AI)核心数据也切不可落入敌军之手。所以,科尔条款的部分内容也指出:在紧急状态下,必须转移或销毁舰船人工智能。

2536-2552: 近地殖民地之围

星盟的铁蹄已经踏入近地殖民地。多年来的战事渐成定局:人类只是以极其高昂的代价赢得局部战斗的胜利,尤其是在地面行动中。而在太空对战中,人类的失利猝不及防,殖民地就这样接二连三地沦陷了。

2552: 光晕

星盟军终于到达了致远星——这个离地球最近的重大军事要塞覆灭了。秋之柱号(the Pillar of Autumn)巡洋舰,载着最后一个斯巴达(SPARTAN)战士逃出生天,幸免于难。所谓“斯巴达战士”指的是超级特种兵的一种精英作战单位,装备了令人望而生畏的MJOLNIR装甲。他们是人造的终极兵种。

现在,仅存一个斯巴达战士能与敌对决了。秋之柱号的舰长雅各布•凯斯(Jacob Keyes)为了遵守“科尔条款”下令进行目的地未知的长程跳跃,希冀着能让星盟追兵始终远离地球。

引擎熄火后,秋之柱号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辽远未知的星系。星系中也有一支星盟舰队,他们附近有一个行星般大小的环状结构——“光晕”(Halo)。

光晕的秘密一定会水落石出——如果在星盟的猛攻之下,人类还存在的话……

2005年03月03日

Troika logo
各位热爱硬派(Hardcore)CRPG的玩家在2005年第一季度就必须面对一个坏消息:Troika停业了。六年来3款游戏,虽然都谈不上经典,但来自黑岛的血统和对RPG类型的忠诚,还是让玩家相当尊重Troika。不久前还在GS china论坛的帖子里提到他们的ToEE卖得不好……没想到,停业来得这么快。


请大家注意,这次Troika是停业,并没有宣布公司解散或破产。但是解雇了全部人员,其实已经名存实亡。除非能有谁重新投资。更重要的是Troika这个厂牌应该还有生命力。Troika的官方网站也没有关闭,甚至没有公布停业的消息。



以下是来自gamasutra的报道(Translated by 地狱牌咖啡壶)

位于美国加州的开发商Troika Games的三位创始人 Leonard BoyarskyTim CainJason Anderson今天就公司停业发布了正式声明。2004年末两轮裁员后,他们仔细考虑了公司未来,做出了这个决定。



公司最近刚刚完成了采用Source引擎的PC FPS/RPG《吸血鬼:假面舞会之避世血族》(Vampire: The Masquerade –
Bloodlines),游戏由Activision发行。他们还开发了硬派PC角色扮演游戏:《灰鹰:邪恶元素神殿》(The Temple of
Elemental Evil)和《奥秘:蒸汽与魔法的传说》(Arcanum: Of Steamworks & Magick
Obscura)——他们的许多雇员都来自开发了《辐射》(Fallout)及《博德之门》(Baldur’s
Gate)等经典的黑岛工作室(Black Isle/Interplay)。




许多人就Troika的停业一事指出,这是此类PC游戏不再畅销的又一明证。至少在工资和开发费用相对高昂美国已经没有市场了,何况也没有金字招牌的授权。特别是2004年末,Troika收购Fallout3版权的努力失败:Bethesda捷足先登和Interplay签约。此事对公司的倒闭可谓雪上加霜。



根据今天的声明,公司因无力为下一个项目筹措可靠资金来源,已辞退了所有员工,关门停业。至于未来为了新的计划是否会重组,或Troika这个名字是否就此永远告别业界,目前都没有定论。



公司的声明结尾问候了他们的支持者和前雇员:“我们想感谢过去七年来一直支持我们的fans,作为开发公司,能有玩家喜爱我们的游戏,还制作fans网站追踪我们的动态,实在令人感动。我们还要特别感谢所有的雇员:我们曾经和业界最敬业、最刻苦和最负创意的人们共事,衷心感谢他们为Troika所做的一切。”



各大游戏网站的相关报道

2005年03月02日

Novel the Flood记得以前Gamespot杂志上的一篇专题:“为你喜欢的游戏做些什么……” 现在,我个人对Halo的痴迷终于“修成正果”了~


Xbox大作《光晕》的三本官方小说:
HALO: THE FALL OF REACH
《光晕:致远星的沦陷》(作者:Eric Nylund)

HALO: THE FLOOD
《光晕:洪魔》(作者:William C. Dietz)

HALO: THE FIRST STRIKE
《光晕:初次反击》(作者:Eric Nylund)


中文版权已经被《科幻世界》杂志社买断,正在进行翻译,有望在年内出版单行本!
在我印象里,这也是国内首次正式引入主机游戏的官方小说!(之前只有第三波力推的一系列龙与地下城译作,还有少数MMORPG作品的官方小说,基本上全是奇幻或武侠。这次的Halo则是纯正的SF科幻小说。)



叉包饭斯DKCK我将负责第二部《光晕:洪魔》的翻译
,其剧情与Halo一代游戏同步。原先出于热情翻译的《比邻星陷落》的序章第一章存在一些错误,暂不去修订了,立此存照吧。

接下来几个月要忙碌啦~要是疏于联络,还望诸位海涵~
努力使译文臻于完美!亦是对我热爱的Bungie和Halo的一种致敬!


有关细节请大家点击,查看最新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