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8日
2005年08月30日

自从可以打电话以来,写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因为借助电话,感情都可以很彻底的表达出来了,写作的冲动越来越少了,看来需要订定计划,每星期或者每天定时写一点。今天,就先把去森林公园的那次写出来吧。

计划仍旧是王海平提出来的,而且计划人仍旧没有去,原因是王海平的男朋友来了,他们想过两人世界。

2005年07月30日

这些天事情太多,也没时间上网什么的,当然这都是借口,时间总是能找出来的,所以自我批评一下。

2005年07月09日

这篇文章先加个塞,因为实在是有话要说。

盼盼是昨晚上车的,今早就到了,我很高兴,大早上去就把这消息给王海平说了,当然这其实也就等于给全科说了。过了一会儿,向工和桂斌就打来电话祝贺,我的心情越发好起来了。

2005年07月03日

打网球这件事情很早之前就说起了,最初是科里组织打羽毛球的时候,盼盼当司线员,我自然就靠着盼盼和她一起说话聊天,话题当然是和运动有关联的,我就提到了我经常打打网球,而且技术还说得过去,盼盼就很急切的让我教她打球,我当时肯定是有些喜出望外的呆住了,这简直是太过顺利了吧。不过那个时候很不凑巧的是,我的几个拍子全都打坏了,我必须去修了以后才行,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却拖了很长一段时间。

再一次说到这件事已经是从古漪园回来的路上了,我和盼盼挨着坐,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忘了是谈到那里了,盼盼埋怨我还没有教她打网球,我那时就想,我真是个笨蛋!

等到拍子终于修好拿了回来,我却发现打网球的时间却成了个问题,以前还不太热的时候,中午打死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太阳烈得很,我是黑习惯了,无所谓,但盼盼可是个白肤mm,可是不能狂晒的;但是傍晚的时候网球场却不开放,并且刚开始的几天我怎么也找不到管网球场的那位老大。我记得第一次约打网球失败,那天正好是刚发工资,我和向、孙到门口小店吃饭,就是那天,我第一次向别人说起了我对盼盼的感觉,他们两个都说盼盼是很不错的mm,要我好好把握,我那时已经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对待盼盼,不管以后会怎样。

终于有机会了,那是一个傍晚,我记得人很多,大家都在散步,盼盼和王艳都有几分不自然,我当然也有一点做贼心虚,不过看到两位mm都一点不会,我就来了精神,我知道,我教课的本领还是不错的。在示范和讲解了简单的动作要领之后,我就和她们试打起来。我知道,王艳是不太可能看到这些文章的,所以在这里可以大胆地说一下,王艳同学因为过于不自然,打球放不开,所以打起来还真诗不怎么样。其实打网球和别的体育活动一样,关键是让自己高兴,因此大可以大呼小叫,生机勃勃的,而网球更是如此,关键是姿势好看,至于球能不能过去都是次要的。

下面轮到对盼盼的评价了,老是讲,第一次打的时候,盼盼并没有显示出过人的天赋,只是领悟较为迅速而已,而这与我对盼盼的估计是差不多的。但是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盼盼就让所有的人惊讶了,我根本就没有向她说及反拍的动作,但是在打球的过程中,却十分标准的做了出来,我当时的一个感觉就是自愧不如,心想我以后可不敢说盼盼是我教的。而且当时姚洪也在场,当他得知盼盼只打了这几次之后,也是半天没合拢嘴,并且饶有兴趣的跑过去和盼盼对打了起来。

我和盼盼就在这样的交往中逐渐的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其实很多小细节所有的文章里都没有提到,但是我认为确实相当关键。比如:每次看完电影后,盼盼都会帮忙收拾卫生,并且知道我对她很好,但是却不会来找我帮忙,能自己处理的事情就自己办,还有很多很多。我因为身边和以前的事,对爱情已经没有太过的奢望,只是希望能找个彼此能相互关心的人就心满意足了。我从来不敢奢求能碰上像盼盼这样如此好的女孩,每个举动都让我心动不已,而且好像找不到我不喜欢的地方,这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在那段时间里,我却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地步里。

我基本上没有正经过过生日,因此当盼盼他们几个送我生日礼物的时候,我有些手足无措了,第一次有人会送礼物给我。记得小时候过生日,妈妈会给我几块钱,让我出去买些自己爱吃的东西,但是也从来没有送过东西。总之,很感动的。

等到我生日的那一天,因为如果要请吃饭的话,我觉得人员不好安排,就打算晚上买点东西大家吃吃玩玩。那天因为打网球,等洗完澡都比较晚了,我匆匆跑上楼,喊上王海平和徐旺玲,决定去罗南买蛋糕。当然,按照事先的约定,盼盼也是一起去的。

那条路很黑,盼盼是坐在自行车后架上的,王和徐已经很识趣的跑没影了,我这才意识到,这是我和盼盼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我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说起了美兰湖,但刚说,盼盼就说,我已经说过了,然后我就不知道我满嘴说些什么东西了。很快,到了蛋糕店,给王打了个电话后,我和盼盼就先挑选蛋糕了,我基本上不发表什么意见,因为我只要不是太恶心的东西都觉得还不错。等到王和徐来了,她们叽叽喳喳地定好蛋糕,我们几个就站在橱窗边看师傅做蛋糕。那天,盼盼穿的是无袖的黄色T恤,两条白白嫩嫩的胳膊就在我眼前晃荡,我站在盼盼身边,好想动手掐她一把,当然只是想一想而已。

回去的路上,还是一样的,我和盼盼在后面慢慢腾腾的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冲下一个下坡后就快到了,此刻我才想起来,应该让盼盼抱住我的腰的,笨死了。

生日的过程很普通,我记得回来以后,我和盼盼说好,下次也要给她过生日的,但是她说生日在过年的时候,没机会了。我当时就想,你嫁给我就不得了吗,管它什么时候生日,全跑不掉的。

2005年06月28日

看电影是和去古漪园是一天的事情,那天可能是我感到最幸福的一天了(当然不能包括从那里以后的日子)。

看电影也是早就约好了的,最早看“黑客帝国”的时候,盼盼就要我给她下载星战前传3,但我还是建议去电影院看,因为我估计很难找到像样的下载。因为从古漪园回来得比较早,而我有总想找机会和盼盼多呆一段时间,于是我在回来的路上就提议晚上去看电影,当时其实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因为一天之内就把这么多好机会给用掉,实在是有些奢侈。

从古漪园回来,我赶紧上网查了查要去的那家电影院的情况,我最怕的就是去了没有合适的时间的场次,不过还好,从下午到晚上都是在放星战前传3。

这次在见到盼盼的时候,盼盼换了件衣服,一件淡黄色的无袖T恤,穿了一双白色的凉鞋,给我的感觉是相当凉爽,而且也有几分成熟。

如果统计一下我和盼盼一起坐车的记录,基本上都是坐在一起,唯一的一次是那次坐地铁回来,我因为脑袋坏了,跑到离盼盼比较远的地方找了个座位,过了一会儿,盼盼边上就腾出了一个位置,这让我自责不已,而且那时候盼盼很累,已经开始打瞌睡了,如果我在她身边的话,应该会睡得舒服些。还有一次就是去看话剧,我本没有想到盼盼他们也去的,但当在上车前看到盼盼的时候,那真的是很高兴,而且有一次很“恰巧”的坐在了一起,呵呵,那天盼盼穿着有些性感,紧身的牛仔裤,低领的白色T恤,不过只穿了一次,以后就不见再穿了,回来以后一定要再穿来我看看。还有一点,盼盼着孩子的T恤也太多了,估计不下7、8件,每次都会让我耳目一新,而我总是那么几件,真怕人家会嫌弃我。

总算又扯回来了。其实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找电影院的过程还真是太好笑了,因为我们大家谁都没有去过,而此前得到的消息只是说电影院在上海大学附近。在我的印象中,上海大学就是从沪太路下来之后,一拐弯就到了的地方,因此我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电影院离车站也远不到哪里去。

一开始大家还精神抖擞,边玩边走,盼盼和王艳还玩起了扮盲人走盲道的游戏,我也试了一下,但是没走几步就觉得失去方向,赶紧把眼睛睁开。盼盼有一次不慎,碰到台阶上了,跌了一下,我当时就在身边,但却傻傻的站在边上不敢去扶,再自我批评一下。

走过了上大的大门,又走过了上大的校园,又又走过了上大的学生小区,又又又走过了一片居民区,但是还是没有看见电影院的影子,没办法,只好问了,每个人都说往前一拐就到了,但是却屡屡找不到一个可一拐弯的道路。终于在大家精疲力尽,眼看就要体力不支的时候,街道慢慢的繁华起来了,再一转弯,果真看看到了“**”电影院几个大字,而此时距离我们下车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要知道,我们白天还去了古漪园一趟,我真担心看电影的时候大家会在那里呼呼大睡。

下面就是卖饮料卖票,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在进场坐位子的时候,这次却出现了差错,我坐在的前一排,而盼盼在我的后面。不过在开场前的一段时间内,我们还是聊了会儿,盼盼把我的证件拿过去了,并趁机问了我的生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因为我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而我有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我不想太过招摇。

老实讲,电影并不怎么样,我以前下载过星战全集,但是一集也没有看完,我不喜欢这种全是电脑特技的电影,所以如我所料的,中间睡了一会。我一直奇怪盼盼为什么会对这类电影感兴趣,除非只有一个可能,这是个暴力mm,唉,我的日子难捱了。

电影看完我们在路边排档随便吃了点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看了电影太过兴奋的缘故,居然都愿意走一走。于是,在深夜空荡荡的街道上,我们漫步其上。那条街道实在是乏善可陈,最后只找到了一家卖小饰品的店,里面多是些女孩子用的东西。我站在盼盼的身边看她试发卡、发带,当她把头发扎起,浅笑着问我好不好看的那一刹那,我都有些神情恍惚了,我知道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小女生。

路边,有一位面的师傅问我们走不走,大家都累了,谈好价钱之后,就一起上车走人。月光,从车窗透进来,散发出幽淡的光芒。

2005年06月23日

其实如果就这样下去,我和盼盼是很难有什么机会进展的,因为当时的情况,盼盼天天和王艳在一起,如果我单独约盼盼出来的话,很难有什么比较好的借口。在这一个关键时刻,一个好人出现了,她就是王海平,一位肤白开朗美丽的mm。她提议去“古漪园”玩,这当然正合我意,这种方式风险不大,但又能在轻松自然之中互相了解。

我仍然记得那天盼盼的穿着,上身是一件暗红色的印有卡通图案的T恤,下面是一条白色的七分裤,脚上一双运动鞋,这正是我喜欢的清爽打扮。

先等一下说游玩的情况,还有一件事情先提一下。去古漪园玩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和盼盼王艳在一起看《乱世佳人》,因为要一起出去,所以我就很有理由的要了她们的手机号码。我本来并没有想从此就开始我的骚扰工作的,但是令我惊喜的是,盼盼首先发难。一开始我们只是发一些好玩的短信,相互调侃一下,不过我们见了面倒是一副正经的,师慈生孝的样子。现在想来,手机的作用的我和盼盼的关系的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如何强调也是不过分的。

接着说古漪园的事情,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充足,稍稍有一点热,我们一行人顺利地就坐车到了古漪园。这里忘了说了,王海平陵是有事情没来,因此我们几个都是没有来过的,只是听说里面可以划船和荡秋千。我们沿着郁郁葱葱的石头小路信步走下去,一路上说说笑笑倒是轻松愉快,只是这个园子也没有什么可供玩乐的,总是这么走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一直快走了一圈了,才终于找到了秋千,我们先看了看别人玩,觉得还是比较简单的,但对于王海平所说的可以荡成90度,都有些不信。我们陆续都上去玩了,盼盼玩的时候,是由我来推她的,一开始我还是比较拘谨,只是推秋千的链子,但是这必须两个人一起推才行,但好歹是摇起来了。在下面一次,我就是直接推盼盼的背,手心里感觉很舒服,那是一个紧绷绷的小小的身体。

后来盼盼提议我们打牌,这真是个好主意,因为那天太阳太烈,划船的话肯定会晒得乌黑的。我们玩的是盼盼说的玩法,应该是云南打牌的一种吧,很简单的,基本上对牌技的要求不高,只要手气好就可以,我那天还不错,都是处于看人表演的位置。还有一件事情,在打牌的时候,盼盼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当时我们就面对面,我也不动声色,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了只属于我们自己的秘密。

南翔另一个特色就是小笼包,我对于这种东西的记忆总是停留在开封灌汤包上面,觉得那就是人间的美味之一了。但是等包子上来自后,才发现自己对这种油腻食物实在是享受不了,吃了几个就完蛋了,剩下的就只好打包回去了。

现在写下这些文字,距离当时已经有了一段时间,长长的一天现在只化成了几个片断:我和盼盼在车上很“凑巧”的坐在一起聊天,风从车窗吹进来,把盼盼的头发微微吹起,露出脸颊完美的弧线;打牌时想提醒我,盼盼轻轻的敲了下桌子,冲我使了下眼色,那深邃的眼神。。。当时怎么也不敢想象我可以和盼盼永远的在一起,只觉得那真是如童话故事般美好但又遥不可及的事情,但现在,这已经一步步接近于实现了。

我必须坦白,我从那次叫盼盼和王艳看电视的时候就对盼盼心怀不轨。我记得那应该是五一期间,盼盼她们难得在休息日没有出去,而我正好五一值班比较多,那几天院子里很冷清的,因此我觉得邀请她们下来看电视也应该不是什么太突兀的事情。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才终于鼓足勇气敲门进去了,盼盼她们当然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后来知道她们也没事情干,盯着闪烁的屏幕狂读金庸武侠。

我们谈得好像比较多的是电视剧,不幸的是,我在这方面的知识量接近于零,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和盼盼她们聊的,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一晚上一下子就过去了。当她们说该回去了的时候,我有点不舍,我知道我正在慢慢喜欢上这个从容、安静的女孩。

虽然后面有过好几天没有见面的时期,但是通过各种途径,我和盼盼渐渐的熟悉起来了。

现在想想,其实也就主要是劳动、吃饭和看电影了,而且之间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交谈,但是因为有盼盼,我甚至都有些希望劳动多一些了。

哦,对了,还有几件事情要说一下。我对盼盼的好感的几个来源,第一,我喜欢个性独立的mm,而从盼盼她们成天四处乱跑,甚至敢去苏杭的举动,我就知道,盼盼就是这样的,而且我也喜欢四处乱跑的。第二,盼盼是个星战迷,而且看过“黑客帝国”全集的,呵呵,这可是带有一点暴力倾向的mm啊,但是也是兴趣很宽广的,我也喜欢。而且后来发现,盼盼和我的兴趣爱好是相当接近的,当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心里不禁泛起了对盼盼的无数的思念。

很想写成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但想破了头也没发现有过肢体的接触,不过通过这一次却慢慢喜欢上了盼盼。

这次是因为杨树园的***坏了,汪涛让我去看看,顺便也喊上盼盼他们学习一下。在杨树园讲解和维修的时候,因为只是我在那里唠叨所以和盼盼也没有说话,但是在我维修的时候,却发现盼盼把我用过的工具都整整齐齐的放在工具包里,而这个技能我是在毕业两三年后才学会的,我认定,这个mm很细心的。

还有一个细节要提一下,如果仅仅是修完然后大家回院子,恐怕我和盼盼仍然是没有什么接触的,但是因为那天去得比较晚,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了,因此我们一行人回来以后就直奔沪新吃饭。一开始我还是主要和刘建斌聊,但渐渐的,却成了我和盼盼的谈话节目,我中间甚至一度觉得有点太过于冷落其他几个人了,但是现在想来,这几个电灯泡以后都得到了补偿。

正是通过这一个多小时的聊天,我发现盼盼的确是一位好姑娘,于是以后就开始慢慢找机会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