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2日

       DONEWS聚会晚上吃饭,整个晚上都在说2.0。有一道菜要自己动手包的,大家说这是2.0的菜。IDG王树跑到邻桌要名片,大家说VC1.0是人家送名片上门的,找别人要名片的是VC2.0。王树更正,投资业界人士说VC2.0是这样定义的:中国本土的企业家转行操作外面进来的投资基金,比如红杉这样的。 旁边坐着的笨狸也有一个自己的SP2.0的概念,座间李戎拿了一个木盒子的雪茄出来,大家惊呼,这是2.0的烟!最后大家都说求求您,别提2.0了。

    事情过了两天有个转折。我在某地方城市打的听广播,一个地方小电台竟然也在谈2.0!大概意思如下:以陈天桥,新浪为首1.0已经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以郭德纲为首的草根2.0正在兴起!将会获得比1.0更大的财富!您想迎接2.0时代吗?请留意某某品牌大师在某某时间某某节目中给大家谈的话题:中小企如果迎接2.0时代的到来!

   估计2.0这个词会跟2005年的“PK”一样,在2006年大红起来。

2006年03月20日

2006年3月17日,目前国内第一个WAP上的场景秀“红摩坊”正式推出。今后,广大网友可以通过手机随时随地布置自己的个性家园了。笔者获悉,“红摩坊”是由国内最大的中文移动娱乐门户摩网(wap.moabc.com)历时半年之久潜心研发推出的。

据了解,此前其他WAP网站也曾推出过人物秀之类的产品,但作为WAP上的场景秀,这还是第一个。“红摩坊”为广大网友提供了一个梦幻虚拟场所,其所有产品图片都是100%原创。网友可以根据个人的喜好和意愿,去购买房间,壁纸、家具、配饰等,随意布置自己的房间或是经常变幻场景。网友甚至可以移动房间物品的方向和位置,相同的家具可以变幻出不同的家,帮助网友完成心灵的家园梦。

韩国的个性主页社区赛我网(Cyworld)是业内公认做虚拟社区的成功典范。2004年Cyworld的销售额达到了5000万美元,日最高收入达到30万美元,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网友购买虚拟物品这一块。而在2005年6月Cyworld进入中国的同期,国内即时通讯老大腾讯也随即正式推出了Q-zone(QQ个人空间),以强化在虚拟物品市场的优势。腾讯相关人士表示,腾讯将进一步丰富网络虚拟化身服务所提供的产品,因为这项服务是腾讯最近多个季度的重大收入来源。

尽管在互联网上的各种人物秀、场景秀进行得如火如荼,但是在WAP 上的场景秀这个领域一直是个空白。笔者在赛我网(www.cyworld.com.cn)的网页看看到其推出的一项“移动赛我”的服务,也仅仅只是移动相册的内容。

由于手机屏幕显示的空间有限,如何才能让图片在方寸之间的手机屏幕上完美展现?如何使网友在手机键盘上可以象使用鼠标那样方便的操作,进行场景的布置?这些技术上的难题在“红摩坊”都得到很好的解决,网友可以象在互联网上使用场景秀那样在手机上构建自己的“红摩坊”。有业内人士评介:“红摩坊”的推出,在摩网的发展,乃至无线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曾经席卷全球的歌舞爱情影片《红磨坊》,将多首流行名曲改用全新编曲、全新演唱,营造出全片“复古又创新”的气氛,大受观众与影评的赞赏,被美国《娱乐周刊》列为2001年必看的十部影片之一。如今摩网创新性推出的WAP上的个人家园“红摩坊”又将会有怎样的市场表现?我们拭目以待。gogo

2006年03月18日

来的人太多了,应该不止500人到场,场里都站满了人。

刘韧说有点乱,不要紧的,聚会嘛,人来了,名片换了,就好了要求不能太高。人多招呼不到的地方很多,其实搞这种聚会,主办人很能累,最后肯定有很多招待不周的地方。但聚会还是要搞的,认识不认识的人聚一起,能擦出点火花,虽然说各有各的目的,但总的来说,还是结果还是好的。

聚会精彩的地方,是丁磊的问答:

http://tech.163.com/06/0317/17/2CECCBE700091QJA.html#0

很高兴见到了才子笨狸,我们知道彼此很久了,昨天是第一次见面。

2006年03月15日

      最近又看了一次《阿甘正传》,还是十分喜欢这部片子。有时我们就要像阿甘一样,做一样事,既然认定了,就不要想得太多,耳边只有一个声音“RUN,GUMP!”然后拼命向前跑………有时候,想得太多,反而跑不到目的地,耳边听得太多,会分散注意力,让自己慢了下来。

       虽然在跑的过程中,我们不能确定一定能跑到目的地,但只要我们专注,全力去跑了往往会有出人意料的好结果。阿甘就是这样,他只知道自己需要跑,没想太多,跑着跑着就成了榄球明星。

      有人说,很多人成功之后,才回头说因为我当初够执着,所成功了。但其实成功跟执着没多大关系,成功有个机率,执着的人不一定能成功。我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如果一开始你就不够执着的话,你基本上没有成功的机会。

     我认为,做事的时候,你认准了一个方向之后,就全力以付专心去做,在做的过程中碰到了问题,我们就去解决,不能做着做着发现了有很多人有不同的说法,外部环境暂时有些不利,我们就想东想西,受别人影响,影响了做事。

    最近盛大的事,很多人评论,我不了解盛大,也没见过陈天桥,本来不应该说什么的。但作为一名创业者,我很同情陈天桥的处境。他下了很大决心去做一件事,很多跟我一样不了解盛大的人却指手划脚在旁边说着,仿佛人家已经失败了。我觉得盛大没什么好怕的,帐上还有钱,公司还有人,什么事都可以去做,股票的上落,只是一时的风向标,无需过于介怀。

   我认为陈天桥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耳边只需有一个声音,“跑下去,陈天桥!”其他的杂音不用多想了,最后就算盛大现在的产品计划不成功,我想他们也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们一开始做手机门户网站摩网时就把运营商能做的不利因素都想过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做,因为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中国4亿多手机用户需要上网服务,而这些需求不可能是全部由运营商来提供的,有了这点就够了。

    所以后来,运营商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很多人来问这问那,其实这些事,我早在两年前就想过了,所以我一点不担心现在我们面对的处境的变化,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全神贯注跑得更快一些。

    想起初创业时遇到的困难,那时跟别人合作的钱收不回来,个人和公司都是一穷二白了,那时刚好又因为一个放在我们服务器上的网站的文章出了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天天配合公安部门调查,晚上我和创业伙伴走出公安局,发现两个人身上的钱都不够坐的士了,只剩几块钱,我们走了一段路去坐地铁,一路上我们相互一笑,那时候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平静,当你面对极差的环境,极大的问题的时候,除了坦然面对,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我们第二天,就拿到了合作伴伙转来的几十万的分成费,这一关渡过了之后,我们深信,任何事情都有峰回路转的时候,只要我们不是自己先把自己打死了。

2006年03月14日

      有一次在上海跟KESO他们一起喝茶时,谈到一个问题,就是有了搜索之后人在互联网上的痕迹就越来越多了,并且这些都是无法清去的,现时在网上搜别人的东西,能搜出很多东西来,你可以在网上找到故友,可以在上面了解你所需要了解的人。甚至你有时在网上说了别人一句不好听的话,全都记下来了,有一朋友在三年没见,见面时说,我记得你三年前在某论坛拿我开涮……最近还有一位朋友说,你在某某论坛说过我的事,天啊,那可是内部的论坛,并且我用的是网名,原来是他搜自己的名字搜到的,他猜到是我写的了。

     所以,以后会产生一个行当,专门在网上帮别人掩盖一些信息,对搜索引擎做优化,放一些假信息,淹盖真信息等,这个行当看来有前途。

    最近香港出了几件大事,一是警方的内部资料在网上可以搜到,一些投诉过警员的市民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电话号码等资料全部在网上能搜到,虽然后来联系GOOGLE要把这些网页删了,但由于流传太广,所有的记录还是网上清除不了。原因后来查明,是一家服务公司将资料存了在网上,原来以为是内部网没事,没想到在搜索引擎中给记录下来了。香港警队除了认错之外,只能等别人告了。

   接着又有人发现CSL这家香港最大的移动电话运营商的客户资料也在网上能搜到,无法补救,下一步不知应如何处理。

    在美国更有传媒报道,FBI内部人员的资料在网上也能搜到,FBI赶紧联系这家媒体,让他们先保密,不要公开具体搜查方法,接着去作处理去了。

   所以,要注意两件事,一要注意网上信息的保密,二是要想想办法怎么样补救了。我的电话号码和联系资料在网上也能搜到,这一直是让我头痛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