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30日

(2004-09-30 11:29:14)   filmkiller
爱情的最高境界在与彼此倾心而在某一时刻打住,因为这样最完美的表现了“甜蜜的痛苦”人生的这出悲喜剧可以玩味一辈子:)

filmkiller是我的同事兼以前同居者,我们宿舍三个朋友都不叫合得来,lanboy,henry和他。早上他看完登山得雨,说了一句刚才的话,把我差点惊死,用坛子里面的说法就是:惊P。:)

爱情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感动+无私奉献。不想写了。

Blog如同时尚一样,自从我开了blog以后,由于虚荣心作怪,我就把自己写的URL给每个同学和朋友,然后他们也受感染,都问如何申请,然后就去申请。时尚如同下雨,下雨总有一个段落,然后下一个段落。这样此起彼伏。如同生活和感情,都是波浪式的前进。

        所以我自己,不管自己多久没有光顾这里写东西,我还是期待有心情,有精力的时候去用心写一些文字,或者说敲一些文字,这样看得人也能够得到一些东西,而不是为了补充篇幅而强迫自己每天都写,写作是最容易偷懒的一件事情,我宁愿偷懒,而不愿意让别人读到嚼之无味的干疙瘩一般的字符。所以我不想太多篇幅描写我的工作,技术,自从开了这个Blog后,我就要咬定牙,哪怕咬碎牙也要风花雪月到底。:) 因为那就是我,风花雪月的我,激情永恒的我。

        希望我的朋友能够把我的Blog加到您的收藏夹,一起和我走过未来写Blog的日子里面来。:)

2004年09月28日

        继续讲FIFA和我的故事,FIFA对于我,印象还非常深的就是给我送礼,FIFA给我每次送礼都是超过我的意料的。记得一次我的生日,那个生日应该场面很大,我可以专门讲,他给我送的是一个地球仪,是E文的那种,至今在我家酒柜里面摆着,那个地球仪我不知道他的象征意义,总支是他的礼物,我会非常珍惜的。我搬家了几次,每次都是用木盒子装起来,免得挤一点点的伤痕,更加不要说弄破了。还有一次我的生日,他送给我的礼物非常非常怪异,是一个白色的内裤,我和他是那种特别特别纯的哥们,我们都对美女和女人非常喜欢,我们对于男人都是好友,同学那种情感。所以他送我的内裤,我特别特别意外,那个内裤是play boy的,有点性感那种,包裹的很紧的那种。我接到礼物的时候,我的意外和当时旁边一个朋友的意外是一致的。但是只要是他送的,我就保留着,我每次都会买很多内衣,这个我一直放着,当然穿了几次,感觉有点紧,但是还是感觉FIFA这么好玩,这么有意思。FIFA还送过我一本书,是《苏菲的世界》,那本书我也没有读完,但是我会好好保留的,送那本书,FIFA也没有说什么原因,也不是我的一个纪念日,反正就是晚上,他说要过来宿舍,然后说给我送一本书,然后就送了。基本就这么简单。:)

       FIFA总能记住我的生日,竟然忘记一些重要的mm的生日,这点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是爱mm的,我们都是孤单的、高贵的、自信的、善良的在搜索中生存。一次他问我一个我们共同认识的mm的生日,我就知道我在他心里还是份量很重的。我很少能够记得一些人的生日,包括父母,我唯一能够记得的就是爱过和正在爱的女人的生日,因为我知道,世界需要男人和女人相互爱。所以我在以后买手机的时候,生日提醒以及分组功能是我首选的。所以选择了siemens手机。而不是nikia。

        FIFA是一个爱探索的人,FIFA做事比较喜欢注意自己完成,所以他基本上喜欢一些挑战,我记得他最大的挑战就是在上海的工作,他当时在lucent工作,那个工作我是比较羡慕的,然后记得他在上海一个不错的地段买了100多平方的房子,是分期的那种,后来,他为了一个新的目标,他办理了移民,然后等待lucent 开人,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另外一个同学在深圳的Lucent,结果因为Lucent企业的问题,被公司辞退了,发了半年的工资。幸福的读博士去了。那个时候FIFA已经办理了移民,然后整天等待Lucent辞退他,可是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他,最后听说他自己辞职的,那当然没有版面的工资补偿了。不过好在去ca签证办理的很顺利。然后就很远很远的离开了我,现在他在CA一个大学继续读书,我在这里写blog浪费自己和大家的时间。

其实这样写FIFA总不是很完美,因为没有一个过程,大家能难看懂很多东西,但是我不能写成小说那样,因为那样会涉及更多人的名字,涉及别人不愿意公开的事情。所以我尽力把我至少能够想到可以发布的东西写出来,当然这些事情远远不够,只是一种描述,而不是一种生活的写真。

FIFA已经结婚了,我的祝福早就到了,希望他幸福。关于他的描写暂时告一段落,下面写一点小小说。可能很幼稚,希望大家喜欢而已。:)

 

 

2004年09月27日

        上面一篇文章我写了一些FIFA的事情,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全都是珍贵的记忆,记忆了我的几年生活,也记忆了FIFA的几年生活,因为朋友对于未婚的我来说,就是我生活的全部了。那个时候我在西安这个高校,先是住在一个从学生宿舍挤出来的一个宿舍里面,也算是腐败了,因为那个时候学校很困难,能够住的都是筒子楼,筒子楼对于2000年以后留校的人很少有人知道了,就是那种一个大通走廊,两边都是房子,一般楼都有两个门可以进来,一层有左右两个洗衣洗手间,再里边是一个厕所,如果是学生住,一个楼要不住男生,要不住女生,所以两个厕所没有区别,但是单身教工或者已婚教工,以及那些没有职称教工,都是居家的,所以一般都分男女厕所,这个学校的楼都是南北朝向的,一般西边女厕所,东边男厕所,我那个时候属于单身新教工,所以分我们三个人住一间房子,相比我们学生时候七个人住同样大小的房子,一般新教工都很满足,而且电是24小时的。可是我那个时候不满足呀,我通过曲里拐弯的手段和方法,终于在一个学生宿舍找到了单间,而且电是24小时的。那个单间也在我上学的那个楼上。由于用电有点腐败的原因,我经常用电炉子改善生活,于是购置了一个圆底的铁锅,一个功率是800W的电炉,那个时候不能超过1000w,超过会跳闸的。刚才交代了这么多铺垫,就是我要说FIFA,虽然我那个时候是朋友非常多,可是FIFA就是我那个时候最好的朋友了,FIFA喜欢晚上加餐,偶尔晚上约好,到我那个宿舍,我就插上电炉,然后煎一个或者两个鸡蛋给他吃,偶尔还煮一点方便面,然后煮或者煎鸡蛋吃。我现在家里灶具非常齐全,也非常方便,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心情去做饭了。所以做饭也是一个追求,我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因为伙食差,非常想做饭,所以一工作,就先干起来煎鸡蛋的活来。

        想到这里还是说这里吧,FIFA上硕士的时候,基本上天天和我泡在一起的,当然和红红一样的是,他周末还回家。相比红红那个时候吧,这个时候春天到了,FIFA喜欢起说mm了。他也认识了同在上硕士的同学mm们,也有一些年轻的真实的感情的宣泄,这个我就不说了,当是我和FIFA之间共同的财富了,对了,这个财富有三个人共有了,这里大家其实看出来他和我有多铁了。我们的生活轨迹是这样的,早上照例起来很早,然后到学校一个校友捐献的网球墙那里练习打网球,我记得一般都是他先到,我一般是早上6:30到网球墙,或者再晚一些,然后我们两个对着墙练习击球,那个时候经常还有一个胖胖的mm姐姐,我怀疑是新教工或者博士jj,也每天来这里打网球,然后我们两个到一食堂里面吃早点,然后我到中心去,FIFA去网络所或者上课去,如果上课的话,他一般走的早。到网络上,我们用icq(那个时候我们不屑于用OICQ就是现在的QQ)交流文章,交流一点看法,偶尔交流一下技术,但是主要是情感世界的交流,我会讲我和BBS上那个人认识了,我是不是喜欢她,喜欢她什么。FIFA会讲他的情况,他的认识力度和范围没有我强悍,除了上面说要保密的那次。然后中午约好到长富宫,老板和老板的妈妈都认识我们,照例在米饭上会照顾我们一下,因为在那么多的吃饭的人中间,我们两个人随和,不挑剔,容易被接近。然后下午,然后晚上,晚上那个时候我对于加班有特殊的感情,一个方面是精力过剩,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单位比宿舍更加有味道。然后在约好晚上到我宿舍或者各自睡觉去,对了,我腐败来的那个单间我只住了一年,那一年里面,我因为感觉一个人住着没有意思,又找了一个学弟兼朋友一起住。然后我就搬到属于教工宿舍的一个单间了,那个单间是因为同住的两个人都结婚了,搬出去住了。所以我一个人住,住的期间,因为另外一个房子一个同事要结婚,他的同住的人被赶出来,那个人和我也是朋友,而且竟然和FIFA是中学同学,所以我非常乐意有人和我一起住了。他叫亮亮,亮亮也喜欢网球,所以除了FIFA,我还有另外一个一起打网球的朋友了。

        说起来打网球,我们那个时候打上两个小时是经常有的事情,现在我打半个多小时都不行了。不知道远方的FIFA是不是也是这样?我们先从网球墙练习开始,现在这个网球墙早拆了,盖了一个塑胶的网球场,然后我们开始打场地,因为一开始水平都很臭,我们打的时候都是把网拉起来,方便球不被网住,这样打了一年多,我们开始看起来象真正会打了,虽然我现在也知道我们才入门。说起来打网球,我们那个时候是先看别人,其实都是学生,然后自己瞎琢磨,然后就对着墙打开始琢磨球和球拍的特性了。我现在想起来,感觉有点不伦不类的,应该是我们先找一本书,一个VCD或者画册,看怎么打网球,然后开始学习。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我至少算做事没有太多章法那种人,现在想起来,如果我要学习一个新的项目,可能先google一下,然后上网看看有没有指导性质的文章。然后我再看有没有书买,然后或者VCD,然后看有没有学习班。基本这样一个思路就是一种有理性有章法的思路,我们那种琢磨也挺好,就是进步太慢了。

对于这个文章,有些朋友看过了,我就不多累赘故事了。下面看FIFA的第三个文章。

To be continued.

2004年09月23日

FIFA是我一个好朋友的nickname. FIFA是他喜欢的,包括哪个电脑游戏,他一直叫FIFA,等我有一天叫lanboy的时候,他竟然把自己在湛江的那个主页叫自己:wanman,有计算机知识的人都知道,lanboy=LAN+boy,LAN是因为我在搞网络,boy是因为我不想复杂,不想长大,不想负责任,不想世俗,不想平庸,不想守常规,不想立即结婚。等等,事实证明我起名字的时候很傻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才毕业不久,是热血的,wanman=WAN+man,他以为自己是搞广域网的成熟的男人。从这里就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他希望从名字里面就能反应出我们俩感情好。说到名字,还真挺有意思的,我搞了局域网的系统管理员,他飞到地球那边搞网络了。说起我们的感情,我慢慢后面道来。

先说FIFA自己吧,给大家一个画像以便大家能够认识他。FIFA从块头上来讲,属于中国人标准个头,我记得他175cm,脸型消瘦点,可能是学校伙食的原因,长相属于比较帅气的那种男孩吧,我们陕西有句话: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碰巧,他还真是绥德的血统,虽然他是西安长大的。长相帅气的男孩自然比较受mm欢迎了,可是FIFA没有,原因我后面说,另外我记得我一个mm同学说他大学的时候脸上有点疙瘩,我当时没有看出来呀?最后估计是青春痘的原故,这话是大学毕业几年后同学说的,我就当时注意了一下,没有看见他说的情况,只是感觉皮肤略微黑,也不是很黑,认识我的朋友注意了,没有我黑。:)虽然我不够黑,我一直想,FIFA要是再白一点就好了。他的脸型和陆毅的一样,只是没有陆毅那么奶气和白净。要是再说,我们那届有个学友毕业后来做主持人了,是樊登。FIFA上研究生的时候我樊登恰好和我是同事,我分别给他们两个说了他们两个比较像,可以说是特别像,他们一天碰见了,两个人突然都感觉好怪。不过如果大家只认识在电视屏幕上的樊登,那应该是FIFA吃的非常胖,然后就这个样子的。FIFA身材比较好,因为经常踢足球的原故。所以总结来说,FIFA算是一个帅哥。那么下面说说FIFA为什么不被mm喜欢吧。

刚才上面说FIFA不是很受mm欢迎,大概是有这么几个原因的。一个原因是FIFA老和红红一起自习,FIFA是一个做事很有章法,而且不轻易改变自己章法的人,其中本科的时候和红红一起自习,研究生的时候一起和我吃中午饭就是他生活中的三点一线。一起上自习,一起占座位,我们本科的时候上任何课程都占座位,除了我,我喜欢和那些不爱占座位的同学mm上课说悄悄话,而FIFA喜欢和红红一起仔细听讲,这个是我和FIFA一个很大的不同。对了,以前的文章里面应该交代过红红,这里再详细一下,红红是我宿舍的另外6个兄弟之一。我喜欢叫他红红。你像,一个男生成天除了和另外一个男生一起上课,上自习,踢球,然后周末准时回家(他家是西安的),周日晚上准时回来。那个mm能够认识他,接近他?喜欢他?不可能,通过我这么多年的经验,证明了男生一定必须主动是万亘不变真理。另外一个原因是FIFA做事非常有章法,有想法,而且怎么想就怎么做,那就是FIFA不想本科的时候认识优秀的mm。这个话是我说的,换成他的话就是本科的时候主要任务是学习。他可能在审视自己,看到自己一直在努力学习,就比较欣慰了。 这个结论其实可以反推回来,大学里面的mm们,交男朋友首先看长相,这点FIFA能够通过,其次是看谈吐,FIFA对于足球和学习谈吐还是能够博得喜欢足球和学习的妹妹们的好感,然后看性格合得来不。这点比较困难,FIFA那个时候对于女人只是一个名字的概念,知道男女差别,知道女同学都很用功,学习比较好,然后决定拼命超过她们。可是对于最致命的东西,就是女人的想法,FIFA和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mm会撒娇,不知道mm需要周末的时候需要男朋友陪她看电影,陪她逛街,陪她买小东西,陪她选CD,陪她不开心的时候那你当出气筒。FIFA把周一到周五给了学习,把周末给了家人。所以他太不适合当BF了。所以本科时候,FIFA是单纯而没有mm喜欢的。当然,这些是我想到的,我看到,也许有mm肝肠寸断的一直想他,喜欢他,爱慕他,那没有办法。我真的不知道。下面说说FIFA性格。

FIFA性格,大的方面有几个,一个性格是比较积极上进,积极上进在我婚前是一个褒义词,现在讲的就是婚前的他,所以也是褒义,积极上进就是他拼命喜欢一切可以高雅的东西,比如谈男人们的时尚,谈电影,谈唱歌,谈爱情。谈爱情他在交大上研究生的时候谈的疯多。爱情是神圣的,如同我对于漂亮mm的感觉。大家都在主页的时候,他申请主页,都在telnet bbs的时候,他也telnet。他喜欢一切让他更加有魅力的事情。还有一个性格就是孩子气,这个我不知道我写出来他介意不?我对他经常先斩后奏,这次也来一次吧,他的生日是12月6日,有一年他的生日是周末,他过来说,早上他起床,跑到妈妈的床边说:我N年前就在你怀里出生的。说的时候我惊讶坏了,我不知道他竟然如此纯真,如此可爱,象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他平静的给我说的时候,旁边还有另外一个mm的,我们两个人当时感觉非常棒,感觉他真的非常非常可爱。说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关系非常好,互相叫“狗友”,就是狐朋狗友的缩略。其实孩子气表现在他的求知上,他对于不明白的东西一定要搞明白,这个是他的长处,也和captin有点象,所不同的是他喜欢弄明白他喜欢的东西,captin喜欢弄明白她感觉到和接触到的东西,简单说captin对于任何事情保持一种热情,FIFA对于热情的事情保持热情。FIFA还有一个性格就是直率,他的直率就是他说话不会拐弯,他怎么想就怎么说,他的直率可能让一开始接触他的人不喜欢他,以为他太直接。可是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他对于自己和别人一个标准,包括他对我的生气,那是非当面说出来要生气了,最典型的对于我的生气,就是我们中午约好吃饭,都说好在北门见,他那个时候实验室在西一楼,我在中心,走路过去时间差不多,但是我比较个性中庸,我经常因为和别人,特别是bbs上的mm,有时候说再见一时说不完,就能够迟到几分钟,我看迟到了,赶快一路小跑就过去了,他照例抬起胳膊看表,说你怎么又迟到了,我照例是道歉,他的生气写在脸上,直到我们到“长富宫”饭店坐下。当然以后越来越多,我多数时间不迟到,迟到的时候在他研究生2年级以后就改善了,那个时候吃饭的集团军多了好几个,有王子,ppy和其他几个女同学,他要是等不到我,看到有mm同学过来,就一起先过去了,不过旁边替我留位子是经常的。王子是一个能写东西的女生,我都不敢写她,怕万一写不好,我可能反被她笔伐的厉害。

To be continued.

FIFA是我一个好朋友的nickname. FIFA是他喜欢的,包括哪个电脑游戏,他一直叫FIFA,等我有一天叫lanboy的时候,他竟然把自己在湛江的那个主页叫自己:wanman,有计算机知识的人都知道,lanboy=LAN+boy,LAN是因为我在搞网络,boy是因为我不想复杂,不想长大,不想负责任,不想世俗,不想平庸,不想守常规,不想立即结婚。等等,事实证明我起名字的时候很傻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才毕业不久,是热血的,wanman=WAN+man,他以为自己是搞广域网的成熟的男人。从这里就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他希望从名字里面就能反应出我们俩感情好。说到名字,还真挺有意思的,我搞了局域网的系统管理员,他飞到地球那边搞网络了。说起我们的感情,我慢慢后面道来。

先说FIFA自己吧,给大家一个画像以便大家能够认识他。FIFA从块头上来讲,属于中国人标准个头,我记得他175cm,脸型消瘦点,可能是学校伙食的原因,长相属于比较帅气的那种男孩吧,我们陕西有句话: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碰巧,他还真是绥德的血统,虽然他是西安长大的。长相帅气的男孩自然比较受mm欢迎了,可是FIFA没有,我记得我一个mm同学说他大学的时候脸上有点疙瘩,我当时没有看出来呀?最后估计是青春痘的原故,这话是大学毕业几年后同学说的,我就当时注意了一下,没有看见他说的情况,只是感觉皮肤略微黑,也不是很黑,认识我的朋友注意了,没有我黑。:)虽然我不够黑,我一直想,FIFA要是再白一点就好了。他的脸型和陆毅的一样,只是没有陆毅那么奶气和白净。要是再说,我们那届有个学友毕业后来做主持人了,是樊登。FIFA上研究生的时候我樊登恰好和我是同事,我分别给他们两个说了他们两个比较像,可以说是特别像,他们一天碰见了,两个人突然都感觉好怪。

 

堵车的时候,每个人心里好像都窝了一堆火,车也像被点燃了,车头不时上下点头,一个大脚油门,立即就是一个大脚刹车,为了让大家明白什么是大脚,可以这样看,早期化油器的车,油门踏板连了一个钢索,到发动机上,踏板踩下去,不知道是风门开启大了还是小了,总之油朝发动机喷射的多了,然后发动机输出功率很猛,大脚油门就是把油门踩到底,车就会跳起来。这个拉线有点像自行车的刹车绳子。可惜现在好多都是电子油门,我的也是如此,刹车踩到什么程度只给电脑一个参考值,电脑还是让发动机里面的汽油量慢慢变大,虽然不是均匀变化的,但是据说是线性变化。大脚刹车就不一样了,大家只要踩到底,都是 CI 一下,伴随着金属燃烧的气味,车猛停了。大脚的动作在堵车的时候特别多。因为周围总是有很多的人斜插进来,被插的人非常不爽,一般大脚去回应对方。偶尔还伴随着刮蹭和司机间的吵架。明明左拐排了一个长队,总有司机硬从直性道压着线别排在前面的车,这个直行车道在他后面的车就麻烦了。总是得等它别进去才能继续走,不过不要紧,可以通过继续别这个直行道右边然后走过去。右边得车也会大脚油门和大脚刹车,或者拼命得鸣喇叭。车速都降低了,道路通行率直线下降。后面得车着急得鸣喇叭了。

在这样一个情况,基本是每天都能时刻看到得情况,由于直行道路上那个非常插队得车,害得左拐后面一大串的车的道路通行权被损害,同时没有了排队理论的公平原则,插队的司机丢了自己的道德,同时也损害了他人,并且他后面的车也许指着他的车骂娘了,他也害的后面的车的司机丢失了文明礼貌。如果他后面的车的利益被侵占后选择了自己别自己右边车的做法,那么他和前面的车一样,损害了右边道路的所有车的权益,也许也害的那些司机丢失了文明礼貌来骂他娘。行车素质就这样了而已。

再说说那个要左拐插队的,也许他是外地的,突然走到直行道路的时候发现应该左拐了,那么这个时候他可以直行到前面想办法掉头,这样一系列的骂娘会被所有人消化到肚里了,素质还在每个司机的脸上。再说说那个左拐后面的那个车和他后面的那些车,如果不选择别自己右边的车道里面的车,那么骂人的只是左边和中间,仍然让它右边的那些司机保持了不骂人的素质,也减少了这些车刹车的磨损。一方面降低环境污染,另外一个方面也节约,还能文明一个道。也是好的做法。但是很多的时候,如果这个车不朝右边别右边道路的那些车,那么它后面的车肯定会这么做,因为窝设计的或者经常看到的这个场景发生在道路交通文明不发达的中国。据说汽车文化不发达的国家都如此。

看来什么都需要时间,需要我这样知道问题,也是不敢不随大流的这些人都离开了,等下一代新的希望出现了,那个时候道路交通要好的多。

 

2004年09月22日

关于计算机技术,我了解了什么是CPU,什么是存储,什么是总线,学习了一些专业课程所有的东西,学的东西多了,突然感觉什么都不是了。

关于网络技术,我好象了解了很多的协议,看了很多RFC,现在基本都忘记了,突然感觉网络什么都是了。

生活和技术的区别就是生活操纵在自己的手里,技术操纵在别人手里。just so so.

 

        晚上九点多,我眼睛红肿,疲惫不堪,我双手努力的把着方向盘,我已经以一种半躺的姿势坐在驾驶椅上,椅子已经被我推前了两格,左脚无力的搭在离合踏板上,死沉的离合让我对于FIAT有种说不出的伤心,总是在非常累的时候我总是感觉非常堵车,那个时候也是无数次离合半离合的状态伴随我。我的右脚不停的在油门和刹车中间飘动,偶尔发动机发出一声怪叫,那可能是把油门和刹车同时踩来,有车友说FIAT重视赛车效应,所以油门踏板和刹车踏板可以一并踩下去,而我最早开的车最多的,也就是我驾驶习惯是奥拓车养车的,所以我蹬油门的脚一直是斜的,因为奥拓空间的原因,油门比较靠右。在这样的一个车里,照例旁边坐着老虎,这个时候的我是虚弱的,也是危险的。

       我是一个“危险”的人。从很早我就听到这个评价。从我的长相是看不到这样一个说明的,接触我的人都知道我文质彬彬,非常温和,有礼貌,做事平稳。我记得大学的一天到宿舍,大家问我是那里的人?我说我来自甘肃,大家的口型都成了“O”型,很自恋的红红说:不对吧?我想甘肃的人都是高高大大的,脸红仆仆的,说话很直接的。说话很直接是以后卧谈生涯他们加进来的。我大学的时候说话略带口音,但是慢慢的,有点怯怯的那种感觉。而且基本都是和别人商量的口气。最后他们都说我象南方人,在我婚后,我岳父母也这么说。感觉我不像北方人。但是我骨子里面是北方的,我更加象一个武侠中江湖的浪子。我对于很多方面都有果断的兴趣,有时候这种果断也好像是一种无情。我喜欢在最疲惫的时候跑去打扫房子,整理屋子,把自己从疲惫中拉入更加的疲惫。往往在我兴趣好,精力充沛的时候,我都想享受,想听听CD,想懒懒的躺在床上或者睡觉。我家往往是在我忙了一天体力活,甚至锻炼完毕后被我折腾的一尘不染。我有种狼的性格,狼为了猎食,往往跑十几公里。我为了一个想法,一个念头,甚至是一次自我折磨,往往要更加折腾自己。我的精神领域是一种野性,象西北的骆驼那样,也像西北早已没有的狼那样,危险来源于我自我和无意识。

       我也是一个细心的人,细心的男人不多,我的要求非常多,我喜欢家里每个东西都有自己的位置,因此我在做装修的时候把每个零件应该放置的位置都做好了。那个屋子只有我一个人欣赏,因为我知道,我要用的都是在我的手边,我不用的都被束之高阁,好在家里东西还不多,所以很多地方都是空的,除了书。书的位置被我用很多装书的盒子占用了一部分,这样看起来好像家里书很多一样,其实那里的书我读过的不超过10本,除了专业课。都是在每年图书展销的时候买的打折书,有些是1折买来的,都用来装璜门面的。我的细心是对于琐碎的事情,我都喜欢研究。

        我喜欢研究一些东西,特别是机械的东西,前两天服务器加光存储的FC卡,我竟然把主机带的五个硬盘拔出来吹了吹,看了几眼插进去,这个看起来正常,我顺手把硬盘旁边的热插拔电源的三个模块都拔出来。拔电源我是顺手的,无意识的,随机的,没有预谋的。我研究东西的好处就是我让周围的东西都放置在自己的位置上,从远到近,从小到大,都让我顺手能够拿到或者使用起来很方便。

        我喜欢美女,其实每个男人都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特别是女人,女人在我的日记中是一个被崇拜的词汇,所以我看到的女人,一般经过我的眼睛的观察,顺便经过大脑的加大处理,一般都是放大,除非我非常讨厌一个人,那么会放大她的缺点。最后我发现每个女孩都是一些美好的东西。这样和我交往过的好朋友,好同学,好mm,好女生,她们停留在我的脑海中的不是影像,而是照片,它们两者的区别是影像是流动的,照片是凝固的。流动是消逝的,凝固是永恒的。为了更加清楚说明,我举例来说,我曾经有一个非常非常要好的好朋友,她有一头值得她自己骄傲的长发,一个晚上,她的头发斜斜的散落开来,和她的侧身购置了一个美好的图画,这个图画当时使得我凝固了一些,我愣住,两眼发直,我看,我不说话,我呼吸急促,我血液贲涨。也其实就是不到10秒,可是那个画面永久占据了我脑浆的一个小位置。这样,我忽视了很多世俗的人经常不会忽视的东西。而我的那个好朋友的那天约会,如同数据库中的记录:好友,时间,地点,长发,侧身。就是这些元素。我喜欢的美好的东西都是元素化的。元素化的好处是它的评价体系非常简化,如同小孩世界里面的好人坏人一样。我的元素只有好女人,非好女人。

        关于我自己,需要再继续,这边暂停。下面需要说我的好朋友FIFA。

可以放别人的东西,但是今天这个是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