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1日

  套用王菲的歌词: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行。

2004年10月20日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确实懒散,心情也不是非常好,甚至非常的灰暗,昨天晚上走到henry的房子,henry的妻子出差晚上要回来,我闲着看了看,henry突然想到要给一个领导回email,我微笑着在旁边看着,看着henry,感觉我突然不是他的朋友了,而是一个局外的人,甚至象那天晚上电视里面的鬼故事里面的女鬼一样飘荡在他的周围,而周围一切都和我无关。那个电视类似《人鬼情未了》,对于鬼故事我不喜欢,但是我突然感觉如同一个幽灵一样漂游在这个世界上。一会功夫,henry的邮件没有完成,henry的妻子回来了,henry和我步行学校南门去接她,回来的她有点生气,因为henry又忘记给她开热水器了。说起来生气,我突然联想偏偏。

记忆中以前答应一个朋友,说我永远不会生她的气的。说的时候我一脸诚恳,发自肺腑。做这个承诺的时候我是非常的感动,被她感动,突然之间,我的英雄气概就出来了。然后我义无反顾的说了。昨天晚上,henry的夫人脸上气气的,虽然只是那么几分钟,随后很开心得给henry拿出来带给他得纯银的手链。于是我脑子里面联想起来“要求”这个词。

        要求是一个动词或名词,我这里说的要求是名词。有时候夫妻吵架,男的说:你怎么这么多要求?或者女的说:你今天要求这个,明天要求那个,你到底要求我怎么样?我想我说的就是这个。当一个人对于对方谈论起来要求的时候,有这样几个情况,一个情况是对于对方有很高的要求,自然会回报对方很多,那么对方做任何事情,自己都会参考要求的指标核对,然后自己情感里面设置了一个阀值,超过这个阀值就爆发了,生气自然来了,阀值有时候表现在生活中就是“忍耐”等价的寓意。还有一个情况是对于对方有一定的要求,自己也如同上面一样设置了阀值,超过阀值也会生气。还有一种是对于对方有要求,但是对方给予他的比他要求的还多,这样阀值永远不会打开,永远不会生气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对于对方无要求,那么如同陌路人一样,自然不会有阀值了。还有就是要求少,阀值高,不管对方怎么样,也不会生气。还有……。如果用枚举法来分析一个连续的函数,自然无法描述全面,只能砍成几个段去讲了,所以我就不列举其他情况了。所以生气和要求是联系的,中间还有一个阀值。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原来感情那么丰富的东西,竟然还是和集市上的讨价还价一样可以用一套函数去分析。我们情感深处最细腻的东西,竟然隐藏着一个欲望和一个失望。欲望和失望还有着一个等价的参数忍耐。如果把感情这么讲有点亵渎,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藏着的东西,特别是欲望。

        一个研究犯罪心理的老师说:欲望的边缘就是犯罪。突然想到这个话的时候,一时不能接受欲望这个词汇了,生命在于我或者普通人来看,欲望的边缘就是责任,甚至欲望的过程也承受责任的鞭策。责任如同一个悬挂在头上的尚方宝剑,时刻限制你的欲望,让你心态平和,让你循规蹈矩,让你随波逐流,让你知道苦果而压缩或者消灭心里的长出的欲的嫩芽或幼苗。不想再说责任了。说下去是一个接龙的话题。

祝福你,也祝福我,快乐,平安。不要有生气。just so so.

2004年10月10日

静坐~~~~~生命状态之一

  有时候坐下来,我呆坐在计算机前,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头脑里一片紊乱;我胡思乱想,想一些以前的事,那些曾经发生而且令我一生难以忘怀的事,那些容易让生命振奋的故事;旧的回忆多是一种甜蜜,却象是从来都不曾的感觉一样的陌生而且遥远。没有一种生存方式能够把人置于一种紧张而有序的生存队列中,让生命的辉煌粲然开放。我的生存注入的最多是一种难以言辩的无奈;象渔夫无法改变出海的天气一样;因为规律性的东西太多,因为不可预料的东西也更不能澄清和捉摸。就象是笼子中的小鸟企图飞出网笼一样,但是竹笼却隔挡了它的飞翔,在它的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叫阻挡这种理念,它觉得自己能够飞出这个小小的天地,而且前边应该是一路通达的,它拼命的钻来钻去,但它还是在这儿鸣叫。

  而且更多的时候,我从一间房子踱到另外一间,从一个地方游荡到另外一个地方,每个地方的人都是那么的不在意、那么的悠闲、好象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需要你的生存激情一样,他们守着微薄的工资,守着他们自己哪个宁静的家,守着下一代的希望,象农夫精心的呵护自己的庄稼一样的平静、一样的期待着秋天的收获、一样的从自己的身上积攒着子女上学的费用、远行的花销以及以后买房子的钱财。他们的工作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是慢悠悠的轻松而又极其的枯燥,在他们的生活中能够提起兴奋的也许是每个公费的出游、单位的奖金或招待客人的筵席。

  而我在这个微妙的环境中充当过客;这种过客却也是一种要在此生活中充当角色而且要把自己扮演的亮亮堂堂的角色;不管生存是否真的需要你在此停留,在此观赏以及深入其中让生命的时钟滴滴答答的敲响;但生命最为残酷的是他从来不能让你逗留在某个时刻,失去了某个时刻,没有什么力量能去寻觅、能去挽回;我要做什么?我能够做什么?我做了什么?我不敢直面地回答,因为思考的越多,伤痛也许越大;心灵的流血是无法补救的,精神的创伤更能够积累。作为一种积攒,你今天不得不在一个岗位上换取生存的基础、换取明天新的起点,而这个起点对我是一种撕心裂肺一样的代价。你还要预先付出,但你不知道付出后是否总是能够意味着收获。你的代价是一种无奈的预支,想种在早春中的麦子一样,这种预支也许能够积累秋的丰硕,而这是我期待的。

  你的生存状态是一种混沌,你是无知的微粒。跳动着,跳动着……..

当时以sapere (小小疙瘩)这样的帐户发表在一个BBS上的。回顾一下,心境确实不一样了。

        国庆期间一直偷懒,JIB同学还说要看我的国庆美好生活呢,其实这里不妨交代一下,国庆期间,除了懒觉,就是看电视,看中央一的播放的韩国剧《看了又看》,中央一是晚上十点十分开播,直到凌晨快一点,然后洗洗刷牙睡觉,一直睡到早上9:00多才有起床的概念,可是肢体是不听使唤的,听着窗外的国庆细雨敲打着窗台,然后呼噜噜又睡着了。最晚有一次大概11:00才起来,睡的腰酸背痛的还是想睡,真是平时欠睡呀。交代这么多废话也不全是废话,其实“关于职业的随想”是和这个电视剧是有关系的,我在看电视的时候,脑子总是忽悠一下跑题的,我这次是跑题到职业的,所以先说我看到《看了又看》的职业。剧中的韩国人有着中国传统的家长制,不知道现在汉城现在是不是也是这样,有待xmly和snowriver同学考证一下,写在评论里面。这个电视剧里面,好多女人是纯粹的家庭主妇,但是中国是半边天,甚至占据了中国城市多数以上家庭财政部长的位置。电视剧我才看了不到20集,多余的我不交代了。我下面说说我这两天脑子转出来的怪异的东西。

         我一直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就是每个人的职业,职业这个词虽然早在7年前就碰见我了,甚至再早一年,那个时候通用的说法是“找工作”,找工作是一种精神上的选择和考验,那种选择决定了人生在新的十字路口的走向,找工作的时候,偶尔是想起来职业这个字眼的,那个时候对于这个词汇还有一个简易评价指标,就是这个职业好,那个不好,记得在兰州供电局实习的时候,感觉很久以前企盼的到电力部门工作这样一个职业太不适合当时的我了,当时的我厌倦人浮于事,厌倦平淡,厌倦快速进入预定的生活轨道。所以最后找工作的时候就没有回省电力局下属电力学校最后发展回去电力局的预定想法了,关系找了一大堆,连帮我无数的李总工也帮我遗憾了好久,害的我去兰州也不敢找他了。那个时候找工作是一种必然,找工作的时候顺便拿职业去对比说这个职业有好的发展前景,这个没有后劲,那个不适合自己。现在想来,那个时候自己把自己看得多么的高傲,多么的能耐,多么的出类拔萃。也许这个就是年轻吧。

         还是说说我看电视的时候脑子里面转的吧,我看到好多家庭妇女都为了家庭幸福艰苦的努力,我脑子突然想到职业从人类社会发展最初跳跃到现在。我想,人类社会最初,可能让每个人能够选择的职业也就是那么几个吧,不外乎有找寻采集食物的那种职业,有指挥大家并且勇往直前的职业,或者一个人兼了找粮食又指挥部落的双重职业,甚至他可能能唱歌,能跳舞,能够游戏,能够建筑家园或者把一个山洞做成部落的堡垒。但是那个时候有没有建筑师?歌唱家?军人?警察?农民?工人?……这么多的字眼让我一开始接受的时候,纯粹就是把这个词汇拿起来,丝毫想不到这个是职业,然后去想职业的分工,然后想职业的好坏,然后再把人套在职业上。其实这个也是我的一个严重的缺点,就是前面我交代的以前我总是不够善于认真对待我的视觉范围和意识领域碰见的陌生的东西,我会立即接纳它们然后把它们想当然。比如歌手这个词汇,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接受的,那个时候可能是看小说,比如小说描写“主人公说她/他想当一个歌手”,这个句子是我完全拿到眼睛里面的,我没有再去思考什么是歌手,有着怎么样一个发展道路,发展的道路是不是很心酸?都有那些人是歌手?我肯定自己当时和直到自己现在写文章也一直没有思考。但是国庆一个晚上,我看电视剧的时候,我想起来护士这个职业了,剧中的银珠是我喜欢的妹妹的类型,聪明,漂亮,能干,吃苦耐劳。银珠是大医院的一个护士,从护士学院毕业。喜欢纯洁善良的检察官,而同科室的实习医生也喜欢检察官。一个是医生,家庭富有,美貌,社会地位高,一个是护士,家庭一般,美貌,社会地位一般。检察官喜欢的是银珠。其实我这么描述两个人,说明我那个时候是自己骨子里面有着强烈的功利思想。那是我突然审视自己,我想如果我是检察官,我会怎么样?我会怎么选择两个人对自己的爱。我会不会去喜欢富有的医生?我是怎么选择的?我以前是怎么样选择的?我突然不敢再想了。

         很多的人活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选择了一辈子,每次选择都是痛苦,每次选择都面临利益的抉择,面临得失的判断。真的好辛苦,那个晚上我突然告诉自己,职业就是职业,就是一个工作,一个饭碗。歌唱家的职业生活在歌声中,台前看光荣,台后有太多的心酸和累。政治家的职业前拥后护的,台上容光,台下冷清,还不时提防明枪暗箭。教师的职业台上潇洒,台下平淡,一生也如同远去的黄河水,畅响了五千年,也不能说清楚唱的是那捧水,何况需要知道是那捧水么?我前几天去百姓厨房吃饭,一个男的服务员,他在给我点菜的时候,临桌叫他,他让我先看看菜单,然后把菜单和写字夹留在桌上,我准备自己写菜名,突然看见写字夹上面写满了好多话,有一列写着:“1朵:你是唯一;2朵:你侬我侬,3朵:我爱你;4朵:誓言承诺;5朵:无悔……”然后还有一列写:类似想你想到心里头,爱你爱到骨子里等等类似话。写字夹上面全部是和爱呀情呀相关的东西,作为一个不道德的偷窥者,我的好奇和惊讶占据了我的全部脑子,我那个时候突然发现,我的视觉从来没有过的一个词“饭店服务员”突然跑出来,而且活生生的跑出来,我突然想,他是不是在恋爱,他是不是还生活在激情中,他是不是很认真的摘录这些?整理这些。其中还有一段是世面留传那种类似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等等的所谓民间箴言。那些是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我的职业使得我远离了很多东西,远离了思索和知道社会。我突然那个时候知道了一个服务员这个职业,知道有一个服务员的本子上有好多好玩的文字,他们在生活,在恋爱,在向往。

        职业在于我们大家,是社会文明的高度分工而已。我们每个人都要生活,都要吃饭,都要娱乐,都要追求。但是都不要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