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写东西了,确实懒散,心情也不是非常好,甚至非常的灰暗,昨天晚上走到henry的房子,henry的妻子出差晚上要回来,我闲着看了看,henry突然想到要给一个领导回email,我微笑着在旁边看着,看着henry,感觉我突然不是他的朋友了,而是一个局外的人,甚至象那天晚上电视里面的鬼故事里面的女鬼一样飘荡在他的周围,而周围一切都和我无关。那个电视类似《人鬼情未了》,对于鬼故事我不喜欢,但是我突然感觉如同一个幽灵一样漂游在这个世界上。一会功夫,henry的邮件没有完成,henry的妻子回来了,henry和我步行学校南门去接她,回来的她有点生气,因为henry又忘记给她开热水器了。说起来生气,我突然联想偏偏。

记忆中以前答应一个朋友,说我永远不会生她的气的。说的时候我一脸诚恳,发自肺腑。做这个承诺的时候我是非常的感动,被她感动,突然之间,我的英雄气概就出来了。然后我义无反顾的说了。昨天晚上,henry的夫人脸上气气的,虽然只是那么几分钟,随后很开心得给henry拿出来带给他得纯银的手链。于是我脑子里面联想起来“要求”这个词。

        要求是一个动词或名词,我这里说的要求是名词。有时候夫妻吵架,男的说:你怎么这么多要求?或者女的说:你今天要求这个,明天要求那个,你到底要求我怎么样?我想我说的就是这个。当一个人对于对方谈论起来要求的时候,有这样几个情况,一个情况是对于对方有很高的要求,自然会回报对方很多,那么对方做任何事情,自己都会参考要求的指标核对,然后自己情感里面设置了一个阀值,超过这个阀值就爆发了,生气自然来了,阀值有时候表现在生活中就是“忍耐”等价的寓意。还有一个情况是对于对方有一定的要求,自己也如同上面一样设置了阀值,超过阀值也会生气。还有一种是对于对方有要求,但是对方给予他的比他要求的还多,这样阀值永远不会打开,永远不会生气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对于对方无要求,那么如同陌路人一样,自然不会有阀值了。还有就是要求少,阀值高,不管对方怎么样,也不会生气。还有……。如果用枚举法来分析一个连续的函数,自然无法描述全面,只能砍成几个段去讲了,所以我就不列举其他情况了。所以生气和要求是联系的,中间还有一个阀值。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原来感情那么丰富的东西,竟然还是和集市上的讨价还价一样可以用一套函数去分析。我们情感深处最细腻的东西,竟然隐藏着一个欲望和一个失望。欲望和失望还有着一个等价的参数忍耐。如果把感情这么讲有点亵渎,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藏着的东西,特别是欲望。

        一个研究犯罪心理的老师说:欲望的边缘就是犯罪。突然想到这个话的时候,一时不能接受欲望这个词汇了,生命在于我或者普通人来看,欲望的边缘就是责任,甚至欲望的过程也承受责任的鞭策。责任如同一个悬挂在头上的尚方宝剑,时刻限制你的欲望,让你心态平和,让你循规蹈矩,让你随波逐流,让你知道苦果而压缩或者消灭心里的长出的欲的嫩芽或幼苗。不想再说责任了。说下去是一个接龙的话题。

祝福你,也祝福我,快乐,平安。不要有生气。just so so.


8条评论

  1. 想到了付出和回报 其实人都有一相情愿的情结 在自己付出的时候估算程度 觉得付出的对象应该给与同等的回报 虽然在意识里我们没有强调回报 但其实在付出的另一个背面我们在计算回报 就象是我们一相情愿的认为永远是很远很远一样 其实呢 永远也许就是下一秒 我们只能控制自己的付出但永远计算不出别人的回报 两个不同的个体 最接近也只是相似 既然对方永远不会是另一个你 那你们的标准也就永远差那麽一点点 简单点吧 不要太多记住付出 那是我们愿意给于对方的 他接受就已经很幸福了

  2. lanboy呀,你写东西有一个特点,在一片文章里,你要讲述很多的看起来没什么关联的东西,而每个问题你又写的那么的含糊,会给像我一样自以为聪明喜欢推断的人留下好奇的空间:)就像你写你的心情也不是非常好,甚至非常的灰暗,看客会想,哦,他和他LP婚姻是不是有什么危机,他的工作是不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其实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3. 也许就是有危机了呢。风还是爱自作聪明呀。呵呵。

  4. 为什么要用也许这样含糊的字眼呢?事实是什么,过去了,就无法改变了,要勇于承认:)

  5. 恩,祝福看了这片文章的大家,快乐,平安。不要有生气:)

  6. 各地都在热播中国式离婚,好象陕西也快了。

  7. 逛荡,离婚?怎么扯到这了?

  8. 把感情量化成单位……

    今天给老婆1个M的爱情流量

    明天心情不好,只有200K

    50年下来怎么着也能塞满好几个硬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