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驴子走在磨道里面,拉着沉甸甸的磨盘,驴子总爱偷懒的,就好比我也爱偷懒一样。偷懒是所有动植物的天性,我没有伟大的理想,所以我也有这个剥离不掉的天性。我也不太想剥离。

我跟传说中的那个驴子一样的是,农夫为了驴子不偷懒,就在前面挂了一串萝卜,驴子为了吃萝卜,就拼命朝前走,可是那个萝卜也随着磨盘在走呀。我从一开始工作,就被拔苗助长了,我本来不是一个好苗苗,偏偏被拔出来当作好苗苗培养,然后就在我前面挂了一次又一次的萝卜,我看着这些萝卜就走,也许潜意识因为自己是个男人而拼命去拉磨。

传说中的驴子没有我这么聪明,它从来都不知道,可能也没有想为什么那个萝卜总在跑?我比驴子当然有智慧了,我至少知道如果那个萝卜在跑,我就不跑了;于是我的农夫就不能只给我挂一串萝卜了,他给我挂了一串萝卜,然后过一段时间又换成大萝卜…..有智慧的悲哀呀。

如果自己自己不知道自己是那头驴子,过一种磨道里面的生活而不去多想,自己看自己总是很幸福;如果自己拉磨了,也去盯那串萝卜了,自己因为自己的食欲而拉磨,那也罢了,谁没有生活的现实呢?如果自己太聪明了,然后盯着萝卜变大,然后胃口也越来越大,其实已经可以叫中魔的驴子了。


4条评论

  1. 这年头,做一头单纯的驴子是很幸福的

  2. 呵呵,有道理!

  3. 像你这样安居乐业,衣食无忧,有着幸福家庭,做驴子也是值得的

  4. 快乐地生活最重要,只要快乐,做什么、为什么做已经不重要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