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7, 2013

iDoNews 小牛注:自媒体成为热门话题的同时,其由来和变现受到各种八卦,国信安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社会化媒体营销总监阑夕认为自媒体的“变现途径在于价值变现”,同时还要“警惕捧杀和浮躁”。

在传统媒体推波助澜的注目礼下,“自媒体”这个概念终于火到不能再火,有人煞有介事的继续为其添砖加瓦,画了一张新浪潮模样的年表:“2011微博年,2012微信年,2013自媒体年”,言下之意是,有了微博和微信作为社交平台的数年蕴育,依附在上面的生产者终于迎来瓜熟蒂落的收割季了。

其实,“自媒体”并非新鲜玩意,只是一个换壳的产物——就像那些职业选秀专业户一样,十几年如一日的参与各地电视台的选秀节目,不停的更换个人包装,终于在某一天凑足天时地利人和成了众星捧月的红人。

提出过“两级传播论”的美国社会学家Paul Lazasfeld,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赞助下通过数学模型对政治竞选进行推演和分析,发现大众传播媒介(电视、广播、报纸等)与民众之间的接触存在一定的盲区,而这个盲区由一些民间的活跃份子——比如某间酒吧里喜欢高谈阔论的一名牛仔,重新定义和传递了信息,并有能力影响他所辐射范围内的公众群体。

这类活跃分子,被Paul Lazasfeld称为“Opinion Leader”即所谓的“意见领袖”,后来随着商业的介入和营销学的兴盛,“Opinion Leader”的前面被认为增加了一个定语“Key”,成了“Key Opinion Leader”,译为中文叫做“关键意见领袖”,描浓了其中的界定高度和垂直成分。

早年时候,我曾挂过天涯社区和新浪论坛的IT版面版主,当时贪玩,亦没多少责任心,新鲜感过去之后便常不上线,偶尔登录后就发现信箱爆满,尽是公关公司发来申请建立合作关系的消息,删帖一百两百,置顶指定帖子八百一千,长期深度合作电话详谈,等等。除此之外,不少网站博客频道的编辑,也是公关公司重点攻克的对象。

原因无二,内容组织的效益仍然远高于内容生产,发布一篇帖子/博文并非难事,但要想让它获得短时间内的高曝光率,还是需要媒介层面的推动力。当然,三教九流各有门道,曾经烜赫一时的“网络推手”也有一些粗暴型的案例,《封杀王老吉》在天涯社区遭到7X24小时的水军轮流顶帖人工置顶,终致立二拆四一夜成名。

至于“自媒体”何以借助微博和微信再度浮出水面,或许这要回到“去中心化”的破产这一命题上。

“去中心化”的破产:互联网是个蜂巢

站在互联网进程的历史上看Web2.0,毋庸置疑是一场伟大的革命,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拥有了全民生产信息的权利,1998年,台南成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学生蔡智恒连续2个多月每天凌晨在自己大学的BBS上更新爱情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携不可阻挡之势席卷中文网络圈,也顺便昭告天下原本由电视台、出版社、门户网站所把持的那些权利的旁落。

User Generated Content的趋势很快带来一项关于“去中心化”的认知,简单来说,指的是可供用户选择的选项在数量上的井喷,原本用户的触媒,可能只有市面上发行的那几十种报纸、能收到信号的那几十个电视台、有内容输出能力的几十个门户或专业网站,但是到了现在,如春后竹笋般涌出的BBS、Blog等平台完成了重新洗牌的步骤。理论上讲,每一个用户都可以是一个中心——这在P2P下载模式的应用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互联网将演变成为一个巨大的蜂巢,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也无人在乎你的真实身份是不是麦当娜·西科尼。

由角色回归内容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最大特色,“中央电视台报道”、“刘德华的经纪人表示”不再独占内容的冠名权,打开论坛版面,鳞次栉比顺次陈列的,是一条又一条的标题列表,用户通过点击、回复完成投票,共同运营内容的评级和排序。从本质上而言,“去中心化”的背后是平均主义的一种映射,你是教授,我是混混,咱俩在论坛上发的帖子,分量始终保持一致。

然而,“去中心化”没能解决的问题,在于内容的质量和数量。内容的生产均等并不能带来收益均等,公众的非理性特征也常会造成“劣币驱良币”的后果,当角色(即作者)的空间被压制到极致,“标题党”即成为了吸引浏览的便捷渠道,论坛的信息体验开始恶化,各种耸人听闻、“史上最XX”的标题充斥版面,“去中心化”的受益者同时也沦为了受害者;同时,伴随Web2.0的发展,内容的数量亦得到爆发式的增长,一份报纸阅尽天下事的时代一去不返,当天涯社区一天新增的帖子你一年都读不完的时候,“去中心化”反倒成为了一种额外的负担。

通过版主和编辑制度对问题进行修正,亦没有很好的起效,毕竟,用“再造中心”的方式来改善“去中心化”的凌乱无序,本身就是对后者价值的否决。从外部来看,搜索引擎对于信息的筛选和甄别,一定程度上分流了信息过载带来的压力,但是搜索引擎只是工具层次的入口,而且索引结果千人一面,做不到个性化,也不够聪明。

当集散型的论坛社区被聚合式的社交网站逐渐取代,无论是内容的生产者还是内容的消费者都开始意识到,内容品质终究是由角色品质所决定,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过滤无限的信息,必须重新拾起“中心化”的思路,并引入社交关系作为驱动器。

换而言之,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再到“中心化”,这并非是一个原地踏步的循环过程,前后两个“中心化”有着本质的区别,赵忠祥和作业本都是中心,但前一个是中央电视台指派的,电视观众并无干预权,只能被动的接受和喜爱,但是后一个则是网络用户自己通过点击关注按钮这一举动制造出来的,同时也完整保留着“果取关”的权利。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自媒体”概念的兴起,完美的契合了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提出的“媒介即讯息”理论:“任何媒介(即人的任何延伸)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都是由于新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或曰任何一种新技术),都要在我们的事物中引进一种新的制度。 ”

“自媒体”依赖的新尺度:生产者与监测者的双重属性

迄今为止,博客仍是极好的写作平台,即使Facebook、Twitter等”新社交”媒介不断壮大,Blogspot(全球最大的博客服务提供商,于2003年被Google收购)的访问流量和用户量仍然保持了增长,流量稳居全球TOP10之内,但是为何“自媒体”在中国的兴盛却要等到博客衰微、微博/微信崛起的时期?

再次有请麦克卢汉出场——在《理解媒介》里,麦克卢汉提出了备受争议的“冷媒介与热媒介”二分法。

所谓“冷媒介”,指的是低清晰度的媒介形式,要求受众深刻参与、深度卷入方可补完讯息;而“热媒介”,则是指的高清晰度的媒介形式,它给受众提供了充分而且清晰的信息,并不留下那么多的空白让接收者去填补或完成。

在互联网尚未被创造出来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人们对于用“冷热”来划分媒介性质感到无法理解,尤其是在于“冷媒介”的定义上——清晰度高的“热媒介”无非就是电影、书籍、广播等,人们通过观赏、阅读、收听来汲取内容,毋须也无权作出反馈动作,但是能够产生真实互动的“冷媒介”,究竟有何对应的案例存在,在当时并没有标准答案,电话算是一个案例,但电话究竟能否算到媒介的范畴当红,尚且存疑。

直到乘着数字科技的破竹之势并为之代言《连线》杂志创刊,麦克卢汉被创始人Louis Rossetto戴上“Patron Saint(守护神)”的头衔置于刊首,人们才意识到他关于“冷媒介”的定义原来包含着未来完成时的语法,它的对应案例正是不断蔓延的互联网及新媒体。

而在互联网的领域里,仍可细分“冷热”差异——论坛、博客是“热媒介”,尽管它们分别有着回帖和评论作为用户参与的工具,但是主次成分十分显著,而且缺乏响应的表现——一张帖子在论坛里发布之后是否有人回帖,发帖者并无控制权,更多的依赖论坛自有的生态和热度,一篇博文被撰写出来,读者也可通过RSS等多方渠道展开阅读,评论与作者的关系缺乏紧密度,更谈不上相互之间的影响。

但是到了微博和微信这种“冷媒介”形式的普及,用户的响应表现被空前绝后的进行了放大处理,通常而言,微博发布之后,一个小时之内即可完成该条微博所受到的八成响应(当然,相应的内容鲜活寿命也成正比的遭到损耗),微信更是可以瞬时抵达受众的手机终端,给予作者极为有力的创作驱动,“转发量”、“被赞次数”、“一对一回复”等手段更是赋予了内容更高维度的呈现。从前我们讲“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这一千个哈姆雷特分别都是孤立存在的,而到了现在,这一千个哈姆雷特终于有了机会同堂相聚,彼此之间打量着对方与自己的差异。

正是因此,“自媒体”实际上是在适应一种新尺度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内容的制定开始从计划走向市场,“选题会”已经过时,用户会主动的透露自己的关注趋势,市场再以“热点”作为包装,“自媒体”作出跟进,反哺用户的信息版图。

这同时也是为什么当下的“自媒体”多以时评家的角色出现,因为在信息过载的时代,叙事泛滥,唯有观点稀缺,用户从来不缺新闻,他们需要的是更为精准而独到的解读。

传播平台的集中化,也让内容更易于被梳理和统计——你在天涯的帖子被转到猫扑遭到一片骂声?你写的一篇博客在Google Reader里被一万人收藏了?抱歉,内容的生产者对于这些效益没有分毫的感知,他只能守着自己亲手发布的帖子或博文底下那一列标注为“浏览”、“评论”等词汇的数字。而在微博和微信上,“自媒体”兼具内容的生产者和监测者的双重属性,就像一张由蜘蛛布下的网,获得的赞誉、吹捧、漠视、厌恶、反对、嘲笑、怒斥尽收眼底,当作者与读者之间再无高墙隔阂,敲几下键盘就能作一次民调,“人”也就真正成为了“媒介”的延伸。

“自媒体”的商业前景

商业社会,媒体永远是被收买的重要对象,用影响力交换利益,也是许多中国媒体的生存法则,哪怕只是沾染了媒体边界的“自媒体”,莫不例外。

当然,有着如此悠久成熟的前车之鉴,“自媒体”在榨取商业利益上也顺理成章的继承了一套标准化流程:养号蓄力,抱团合力,背书卖力。(是不是和微博大号的养成方法十分接近?)

养号蓄力,是建设个人品牌的必经之路。“自媒体”之所以比“媒体”多了一个“自”,就是因为“自媒体”里没有富二代,每个“自媒体”都要自己为自己站台吆喝,苦活累活脏活一手抓,罗振宇之于“逻辑思维”,程苓峰之于“云科技”,都是为了塑造一个鲜明的专栏式Title。

抱团合力,原因在于“自媒体”当中也有分量上的差异。程苓峰有着近十年媒体圈摸爬滚打的经历,罗振宇背后也不缺NTA的力捧,除了这些起跑线靠前的弄潮儿,更多的“自媒体”都缺少足够的个人魅力和敬业精神,更别提在商业合作中去争取议价权益了。

做过公关的也应该知道,客户给的预算是很难分割的,你要从一百万里挖出三千给“自媒体”甲,划出两千给“自媒体”乙,拈出四千给“自媒体”丙,别说客户看着心烦意乱,自己都会被拖累死。于是,抱团带来的好处就浮现出来了,对内,可以整合“自媒体”资源,扮演经纪人的角色为“自媒体”代理生意,对外,可以一口起吃下大额度的预算,再转给内部的“自媒体”消化,拉高KPI数字。

背书卖力,是目前“自媒体”变现的唯一途径。换而言之,“自媒体”即使自诩粉丝垂直传播精准,但是最后用来交换收益的砝码,仍然是CPM,附带个人品牌的口碑及信誉价值。哪天微博或是微信开放了数据的监测权限让第三方能够进来抓取CPC和CPS的效果,大部分“自媒体”注定原形毕露,因为“自媒体”的传播力并不能和感召力划上等号。

相比之下,我有一个朋友,经营着十来个吃喝玩乐的QQ群,每天日程排满,组织、安排并参与各种聚会、唱K、吃饭、订卡座,再从KTV、餐厅、酒吧拿消费提成,一个月下来,也有五万人民币上下的净收入,过的生活也比不少“自媒体”滋润得多。

要说我这是在看衰“自媒体”的商业价值,其实也不然,“自媒体”的变现途径在于价值变现——观点也好,摘编也好,你不能光有雷声,还要挤出雨点来。

搜狐IT曾采访过美国科技博客GigaOM的创办者Om Malik,这个来自印度的中年男性因为缺少常青藤学历,而难以进入纽约的媒体工作,白天在搬家公司工作帮人把沙发衣柜从一间公寓扛到另一间公寓,晚上在两到三包香烟的陪伴下,撰写文章投递到科技媒体。

后来的故事可以称得上是又一场“美国梦”的典范,他的个人博客访问量逐渐超过了他所供职的《商业2.0》网站,在风投公司True Ventures的建议下,Om Malik将个人博客改造成了一个“自媒体”平台(科技博客),并在2011年拿到了B轮融资,估值突破4000万美元,这就是美国科技业界声名鹊起的GigaOm.com。GigaOm抛弃了广告这种商业模式,而是深入挖掘核心作者的分析和预测能力,推出了PRO(专业版)的订阅收费服务,提供具有市场导向、前瞻性极强的行业研究报告,被视为是GigaOm.com最大的盈利支点。

中国互联网科技领域如今的“自媒体”,当有谁唱多某家企业或其旗下产品的时候,又有几人敢向读者打包票购入该企业的股票,亏了保赔?

还有一个本土更接地气的案例,不过不在互联网行业。北京地区的标致雪铁龙车主对“老包修车”这个名字应该不会陌生,这个从事汽车改装及维修业务的北京人在爱卡汽车论坛、太平洋汽车网长年累月的对用户在用车保养的问题上提供建议和指导,不仅被车友奉为专业而内行的“修车师傅”,而且逐渐有了自己的修车公司、网站、微博,如今仍有超过半数以上客流是由互联网带来。

服务也是“自媒体”价值的体现,而又有多少“自媒体”放得下身段去扮演热心肠的角色?倒是我在工作上带的一个下属,曾困扰于微信对于企业的营销着力点,我说你去添加潘越飞的微信公众帐号,问问他的意见,她真的去和潘越飞聊上了,据说还得到不少指点,这种案例在很多名声更响的“自媒体”上,却是甚难遇到。

在本文完成的途中,这部分观点也在交流时遭遇过不少反对的声音,有“自媒体”认为自己的影响力足以媲美正统媒体,而这种影响力正是变现的保证。其实,“自媒体”当然拥有且必须拥有影响力,否则也扣不上这顶帽子,但是这种影响力,更多只是Attention(注意力)阶段的,距离Action(行动力)还很遥远。

比如魏武挥某次说起他最反感使用“伪命题”、“闭环”、“没有之一”等词语的文章,听者有心,我却是惭愧得紧,因为这些个名词我倒是常用,从此再谨慎书写,文毕还会用Word工具检索一遍,生怕又在拽文的过程中冒出了这些词语。但是,这种由Attention驱动产生的Action极为稀少,而且抵达不到理性层面,左耳进右耳出,给出一个“赞”,半个小时自己都忘记了这茬事儿。

圈子里有个孤军作战的“自媒体”,效仿程苓峰去找企业接大单,给出的价码是5000元一次广告,说起来底气也是十足,自己的几个微信公众帐号粉丝加起来并不输给程苓峰,配送的网站露出资源在流量上也远胜云科技,但是对方理都不理,最后价格一降再降,成交时只有500元加一个蓝牙耳机,最后因为企业那边对效果不甚满意,蓝牙耳机都扣着没寄。

我也问过一个欲在程苓峰的微信上投放广告的客户,为何看重这个“自媒体”而不是别家,那边给过来的回复也是干净利落,“我们听说马化腾也关注了程苓峰,我们的这个项目如果能引起腾讯的注意,让他们来收购,这打出去的一万块钱广告费简直就像是中彩票。”

真比不了。

警惕捧杀和浮躁

YouTube创建八年,迄今仍在研究如何改进和创新贴片广告的展示方法,没有哪种商业模式能够在短短几年之内拔地而起,微博和微信人气火爆,但那是新浪和腾讯的资产,和“自媒体”其实并无太大干系,腾讯昨天还在隔空喊话,表示微信公众平台不是营销工具。你在这儿的广场上卖着风筝,人家搞不好明天就开始兴建游泳馆呢。

眼光放长远一些,脚步放缓慢一些,心态放宁静一些。这是一句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话,但还真就只有这句话能够搁给自以为足以改变世界的“自媒体”们来听听了。要真想发财,把码字的时间去证券市场上挑选50支股票去追踪,三年下来绝对比每天累死累活写文配图要来得收益更高。

在把“自媒体”当作一份职业的决策上,更应慎之又慎。远离江湖,远离业务,远离实战,只会让快刀渐钝、明镜复黯。有人认为,程苓峰的文章质量,2013年以来每况愈下,多以聊天记录充数,微博则靠摘抄冲抵内容,这也是偏居一隅、红利吃尽所必然付出的代价。(这话贴出来,一定会得罪人,但我还是贴了,只为分享不同的意见。)

“自媒体”的活法应当更有乐趣,不要去充当一个创作机器,偶尔不务正业、放纵喜怒哀乐,更显真实和可贵。微信公众帐号一天没有更新的内容就浑身不舒服,这种包袱还是少背为好,更别陷入“认真你就输了”的情绪陷阱。

像我这样因为某篇文章的负面评价比例稍微过高而赌气索性爽约专栏编辑24小时开启手机来电防火墙连续一个星期每晚都靠打游戏和读书度日,千万不要学习。

Tags: ,,,,.
04月 26, 2013

在进入主题之前,让我们先把目光回到2012年11月,李彦宏在百度内网上发布了那封著名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的公开信,正文里的第一句话就是“在战略上,首先是Rectify the underinvestment problem(整顿投资不足的问题)”。而这句话的背景,建立在百度2011年拿出了100亿人民币现金用于购买银行定期存款和短期货币基金,在财务上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收益,但全然与互联网无关,最后也导致百度账上的现金流减少,被迫发行了15亿美元的债券融资。

现金不够导致的后果就是,很多收购行为变成了“战略注资”,而注资的对象,也多并非行业里的第一名,被打上“百度系”标签的互联网企业,数量虽多,堪称重量级的,一个也没有。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花钱上的浅尝辄止,也让百度付出的失败代价被压缩到了一个极为安全的界限之内,并且间接的降低了修正成本,比如已遭放弃的“中间页”概念。

破产的“中间页”

“中间页”的定义,多数人都语焉不详。业内大牛曹政(caoz)2011年曾经分享过一个数据上的趋势:2007年到2011年,百度搜索关键词“小游戏”的指数上涨了2-3倍,而“4399”及“4399小游戏”的指数上涨了30倍;“购物”、“视频”、“招聘”等关键词的指数每况愈下,而相应的,“淘宝”、“优酷”、“智联”等关键词的指数却都呈5倍以上的涨幅。而且,百度用户在搜索某些品牌类关键词时,喜欢加上“官网”作为后缀,比如“dnf官网”、“神仙道官网”等,但是Google用户并没有这个习惯。

这种趋势和特征意味着什么呢?曹政认为是“百度丧失了作为入口的用户信赖”。而这种缺失,直接催生了垂直领域的二次搜索供应商的崛起,用户通过百度搜索接触到淘宝、优酷、携程、搜房,然后再在后者的站内搜索商品类型、视频名称、旅游行程、房产楼盘等目标信息,百度的潜在企业客户就这样被二次搜索供应商给消化掉了。

而百度,就将淘宝网、优酷网、携程网、搜房网等网站称为“中间页”,指其介于搜索引擎和用户/广告主的中间,前掠流量,后夺利润,使搜索引擎加速沦为管道。

管道对于搜索引擎而言,并非贬义,Google的价值观就是希望用户在访问Google.com之后能够尽快离开,离开得越快,表示Google的搜索结果品质越高。Google不介意充当管道,是因为它出了Adwords之外,还有着Adsense等广告产品的延伸,即使用户跳转到了所谓的“中间页”,Google仍然能够获得收益。只有当拒绝搜索引擎爬虫进入的社交网络兴盛,Google才感到受阻,不得不推出Google+作为对抗。反观百度,生于“流量为王”的中国互联网那个,从来都不甘心充当管道的角色,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产品的设计,都是为了让用户能够在百度体系内一站式的解决需求。

大众信息领域大可如此自给自足的供销,但到了专业信息领域,UGC的模式很明显玩不转了,通过百度搜索细分行业关键词的精度,远不及垂直网站的梳理。见招拆招,百度做了两层应对,一是推出“框计算”,付出搜索结果的黄金区域,换取垂直网站的数据支持,使用户仍然感知能在百度的站内解决问题;二是大打投资牌,安居客、去哪儿、爱奇艺、乐酷天……把热门行业里的“中间页”要么纳为己有,要么保持控制权。

李彦宏的容忍度一直很高,爱奇艺的烧钱、电商业务的亏损以及诸多“中间页”的惨淡业绩,都可以在汇报上以“还未达到回报期”为由得到接受,直到360一夜之间拿下了10%的搜索份额。从百度的虎口下夺取10%的份额,360其实没有做太多的功夫,只是把360浏览器(以及360导航)上的默认搜索框从百度替换成了自己的搜索引擎而已,用户根本没有感知。

这就是“端”的力量,远非“页”可比——前者是货真价实的单选项,而后者仅是多选项之一。这亦是中国互联网的丛林法则,占据桌面、占据C盘、占据进程,都是为了能够随时给用户夹带私货,在新的机遇被发现后即可用“端”的力量把自家的产品或服务推送到用户眼前。这才是真正的狼,能够把鼻子插进泥土里去闻猎物的气味,而不是踮着脚走路避免泥垢的沾染,一手缔造3721插件神话的周鸿祎,给反对小资主义的小资代表李彦宏上了这一课。在百度望洋兴叹的移动互联网,360更是市场角度的经典标本,“先用安全卫士的海量装机量推手机卫士,再用手机卫士猛推手机助手,再加上360浏览器的资源一起上,于是便如你所见,360手机助手这个和豌豆荚一样的应用市场如今就好比‘梨花开遍了天涯’”。

迟来的“抢端登陆战”

一个月之前,百度3.5亿美元收购P2P网络电视软件PPS的消息,还在被百度和PPS同批“扯淡”,双方高管抢着抖机灵“这事儿我都不知道,你(媒体)就在瞎猜了”。

中国互联网的墨菲定律:只有在被辟谣之前,传闻才不可信。

艾瑞今年4月提供了一份“单周网络视频互联网用户数据调查报告”:

在Top 5的名单里,网页视频占据两席,客户端视频占据三席,而爱奇艺加上PPS的浏览时长,是高于优酷加土豆的。在视频领域的网页及客户端双布局,也让百度战略投资部拿到了能够说服领导的定心丸。

在数字上,风行、PPlive、PPS之所以能够紧跟优酷土豆等第一集团,并且甩开腾讯、搜狐,其实正是利用了客户端的独特优势:后台运行。客户端视频的软件,通常都包含两个进程,一是主程序,另一个是P2P加速程序,当用户使用完毕关闭主程序后,P2P加速程序残留在后台,除非手动在进程内结束程序,否则会一直保持运行直到关闭计算机。对于第三方调查报告而言,这些“掺水”数据也会被统计到总体数据中去,所以客户端视频的用户浏览时长会显得“高出常理”。

“停留率”,即是“端”的核心价值,不必借助任何中转渠道,即可直接与用户产生沟通,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梦寐以求的境界。搜狗输入法的弹窗,给搜狐网贡献的访问次数,占搜狐网总访问次数的多少?5%?10%?真实的数字,是31.8%!换到腾讯,这个占比更是惊人的37%。用户或许的确反感弹窗,但是在弹窗出现后,仍会产生点击行为的用户超过了七成。(以上数据源自CNNIC、CNIDP)

除了份额尚且有限、隶属金山网络的猎豹浏览器之外,百度旗下投资的产品,没有一款装机量过千万的PC客户端,面对360以及未来更多的竞争者,百度的防御壁垒显得十分薄弱。

在PPS之前,百度曾经想过联姻迅雷,一开始是把迅雷拉进了百度联盟,将搜索框放到了迅雷软件的界面里,后来还想全盘收购迅雷,无奈邹胜龙一心想要上市,对迅雷的估值期待极高,百度三思之后决定暂时放弃。早年,遨游也是百度的收购目标之一,同样因为价格原因没能谈拢。出于对技术基因的继承,百度内部也有声音,认为工具类的产品,对百度而言门槛都相对较低,能够自己来做,只有内容类的产品,才有收购的价值。所以百度接连自己做了播放器、浏览器、输入法甚至即时通讯工具,却都未成大气,反倒是眼睁睁的看着快播、360浏览器、搜狗输入法一个接着一个的崛起。

3.5亿美元收购PPS,相当于付出了百度2012年Q4全部利润的77%,这笔生意略为不值,但是再往后拖,百度真找不到愿意卖身的主了,连暴风影音都憋着一口气等着上市呢。PPS的日覆盖用户超过3000万,装机量据称突破5亿,扣掉水分,一美元换一个客户端级的用户,对百度来讲,不算太亏。更重要的是,有了客户端的驻入,不仅有利于百度在视频行业的开拓,也方便百度扩大移动互联网的想象——比如,只要用户产生了用数据线连接手机与电脑的行为,百度就能通过PPS弹出百度系移动应用的安装提示……

百度借PPS补齐视频平台的短板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被收购后的视频产品,大都命途多舛,酷六在盛大手底下已经快被玩儿死了,56在人人那里也不怎么好过,PSS到了百度,恐怕也会遭遇大刀阔斧的改造。深受李彦宏信赖的龚宇,职权得到进一步的提升,PPS的高管如果不出意外,会在保险期过后平稳让渡权力。相比盛大4400万收购酷六、人人8000万收购56,PPS的高管应该庆幸赶上了一位好金主。

百度旗下,与视频相关的产品,总计有四:

百度视频:视频内容网页搜索

爱奇艺:视频网站

PPS:视频软件

百度影音:桌面播放器

这一手牌,不说绝好,也是赢面过半。

PPS可能会和爱奇艺整合打通数据,共享用户、版权和营销产品,上接百度视频在网页端口的引流,下撑百度影音在桌面的云播放内容。“海陆空”并行的布局,让百度有机会继续玩着把流量从左手导向右手的游戏。PPS在被百度收购之前已经是盈利状态,加上因为版权共享带来的成本缩减,对于爱奇艺的亏损应该也算一个有限的弥补。

收购PPS也表现出了百度坚持Hulu模式的决心,与Google对Youtube的运作不同,爱奇艺和PPS都是长视频、主打影视内容的视频产品,Hulu在2012年做到了7亿美元的营收,还拿出了进入Apple TV的产品,这对百度的视频战略是一个能够用来效仿的案例。

不过,整个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的格局,恐怕不会因此而发生太大的改变,优酷土豆的领先地位,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苦的是腾讯、搜狐等追赶者,因为百度的动作,它们的投资部门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很忙。而偷着乐的,毫无疑问,是风行、PPTV、UUSee等PPS的“同行”们,坐拥水涨船高的估值价格,据传某门户已经率先开始接触上述公司,谋求投资或者收购机会。

2013年IT领袖峰会,李彦宏说在整个公司成长过程中,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最终都变成一个类似于平台的机构,在这上头附着生长着很多企业。现在看来,百度是其中走得最急的一个,腾讯倒是一步一坑走得温吞,阿里更是砍掉中国雅虎在做减负运动。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