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16, 2013

百度追求91无线已经长达半年,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儿,但是当听到百度最终掏出的价码是19亿美元这个数字的时候,还是让人稍感意外:百度,你又犯哈士奇病了!

之所以认为91无线迟早会落入百度之手,是因为经历多起收购对象临终要么因为不满足费用而退出谈判、要么投向出价更高的阿里怀抱,李彦宏已经在内部会议上轻描淡写却也字字珠玑的提到过,百度未来的战略投资,要么不投,一旦看上,就务必拿下。

百度、腾讯、阿里是中国第一梯队的三家互联网企业,他们的并购策略也各有不同。阿里做的是生意,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讲的是敞开大门迎接客流,所以只要不和自己的核心业务接壤,那么都是可以买来组成“矩阵”的。腾讯自信于自家的开发和技术实力,同时也屡从复制战术上迟到甜头,所以除了开放平台之外的项目,能谈则谈,并不要求谈的结果,而且只要腾讯觉得自己也能够做,那么组建团队在公司架构之下另起炉灶也是大有可能的。百度两边都有沾边,一度摇摆不定,最开始是想自己做,但接连经历百度说吧、百度有啊的失败,导致内部开始倾向于直接投资控制,但是百度在财务这一块可能是三家当中管理最为严格的,这让百度在投资业务上多受掣肘,看上的项目被人抢先也是常有的事。

不过这次看上91无线则有所不同,不光是有着军令状,而且百度也向华尔街的资本方许下重口,表态会加紧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在移动业务上也占据中国市场的领先地位。或许是感受到了百度的迫切,91无线将收购决断日期拖了将近有2个月,其间与阿里甚至腾讯都有交集,希望能够在上市遇阻的背景下,将卖价抬高。

坚持到最后仍然接盘的,只剩百度一家,而价码最终也水涨船高到了19亿美元,这个价格可以买下半个新浪了,对于一个提供破解和盗版软件的产品,卖出如此高价,不啻于泥腿尚未洗净就已步入豪门当上贵族。

对91无线来讲,百度未必是一个好的主顾,但百度一定有能力帮助91无线洗白。91无线难以上市的原因就在于其商业模式的原罪,不仅仅只是在创立初期,就在今年,91无线都还曾以“免费下载收费应用”为卖点来宣传自己,一个以破坏价值而非创造价值的所谓“平台”,全球没有任何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会网开一面,让它有资格去吸引更多的资金。

但是纳入百度麾下之后,91无线能够看到重新来过的机会。百度也需要将91无线的平台和自己在移动端的项目进行嫁接,就像爱奇艺和PPS的整合,91手机助手加上百度手机助手,这不仅能够在市场份额上得到可观的提升,继续保持360等竞争对手与自己的距离,而且91无线也可以尝试改头换面,以“百度系”的身份重新向资本介绍和包装自己,完成洗白大业。

百度亦可从此宣称自己补上了移动互联网里最重要的一块拼图,随着Android系统的普及,即使是在美国,应用分发市场的重要性也得到了相当大幅度的提升,握有中国最大的应用市场,掌管数以亿计的用户和内容出入,不可谓不是又一张通行证意味浓厚的“船票”。

只不过,这张“船票”的代价实在太过昂贵,可能换一家互联网企业,有这笔钱都足以造一艘船了。这也是91无线敢于抬价而不怕百度撒手的原因,百度的现金流过于安全,让投资者在放心之余,反倒质疑起了百度的上升空间。

所以百度掏出这笔19亿的巨款,不仅仅是为了拿下91无线,另一个主要目的也是想让纳斯达克看到百度的决断,它并非是一个垂暮而迟缓的中国互联网大鳄,在角逐未来霸主的宏图上,百度仍有一掷千金的豪迈和勇气。

所以,固然哈士奇在很多时候都有点儿“二”,但是它毕竟有着西伯利亚北极狼的血统,李彦宏厂长所期待的狼性,可能没有那么精打细算,但是确实发出了第一声最为想象的狼嚎。

注:本文首发于网易科技专栏

Tags: ,,.
04月 26, 2013

在进入主题之前,让我们先把目光回到2012年11月,李彦宏在百度内网上发布了那封著名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的公开信,正文里的第一句话就是“在战略上,首先是Rectify the underinvestment problem(整顿投资不足的问题)”。而这句话的背景,建立在百度2011年拿出了100亿人民币现金用于购买银行定期存款和短期货币基金,在财务上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收益,但全然与互联网无关,最后也导致百度账上的现金流减少,被迫发行了15亿美元的债券融资。

现金不够导致的后果就是,很多收购行为变成了“战略注资”,而注资的对象,也多并非行业里的第一名,被打上“百度系”标签的互联网企业,数量虽多,堪称重量级的,一个也没有。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花钱上的浅尝辄止,也让百度付出的失败代价被压缩到了一个极为安全的界限之内,并且间接的降低了修正成本,比如已遭放弃的“中间页”概念。

破产的“中间页”

“中间页”的定义,多数人都语焉不详。业内大牛曹政(caoz)2011年曾经分享过一个数据上的趋势:2007年到2011年,百度搜索关键词“小游戏”的指数上涨了2-3倍,而“4399”及“4399小游戏”的指数上涨了30倍;“购物”、“视频”、“招聘”等关键词的指数每况愈下,而相应的,“淘宝”、“优酷”、“智联”等关键词的指数却都呈5倍以上的涨幅。而且,百度用户在搜索某些品牌类关键词时,喜欢加上“官网”作为后缀,比如“dnf官网”、“神仙道官网”等,但是Google用户并没有这个习惯。

这种趋势和特征意味着什么呢?曹政认为是“百度丧失了作为入口的用户信赖”。而这种缺失,直接催生了垂直领域的二次搜索供应商的崛起,用户通过百度搜索接触到淘宝、优酷、携程、搜房,然后再在后者的站内搜索商品类型、视频名称、旅游行程、房产楼盘等目标信息,百度的潜在企业客户就这样被二次搜索供应商给消化掉了。

而百度,就将淘宝网、优酷网、携程网、搜房网等网站称为“中间页”,指其介于搜索引擎和用户/广告主的中间,前掠流量,后夺利润,使搜索引擎加速沦为管道。

管道对于搜索引擎而言,并非贬义,Google的价值观就是希望用户在访问Google.com之后能够尽快离开,离开得越快,表示Google的搜索结果品质越高。Google不介意充当管道,是因为它出了Adwords之外,还有着Adsense等广告产品的延伸,即使用户跳转到了所谓的“中间页”,Google仍然能够获得收益。只有当拒绝搜索引擎爬虫进入的社交网络兴盛,Google才感到受阻,不得不推出Google+作为对抗。反观百度,生于“流量为王”的中国互联网那个,从来都不甘心充当管道的角色,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产品的设计,都是为了让用户能够在百度体系内一站式的解决需求。

大众信息领域大可如此自给自足的供销,但到了专业信息领域,UGC的模式很明显玩不转了,通过百度搜索细分行业关键词的精度,远不及垂直网站的梳理。见招拆招,百度做了两层应对,一是推出“框计算”,付出搜索结果的黄金区域,换取垂直网站的数据支持,使用户仍然感知能在百度的站内解决问题;二是大打投资牌,安居客、去哪儿、爱奇艺、乐酷天……把热门行业里的“中间页”要么纳为己有,要么保持控制权。

李彦宏的容忍度一直很高,爱奇艺的烧钱、电商业务的亏损以及诸多“中间页”的惨淡业绩,都可以在汇报上以“还未达到回报期”为由得到接受,直到360一夜之间拿下了10%的搜索份额。从百度的虎口下夺取10%的份额,360其实没有做太多的功夫,只是把360浏览器(以及360导航)上的默认搜索框从百度替换成了自己的搜索引擎而已,用户根本没有感知。

这就是“端”的力量,远非“页”可比——前者是货真价实的单选项,而后者仅是多选项之一。这亦是中国互联网的丛林法则,占据桌面、占据C盘、占据进程,都是为了能够随时给用户夹带私货,在新的机遇被发现后即可用“端”的力量把自家的产品或服务推送到用户眼前。这才是真正的狼,能够把鼻子插进泥土里去闻猎物的气味,而不是踮着脚走路避免泥垢的沾染,一手缔造3721插件神话的周鸿祎,给反对小资主义的小资代表李彦宏上了这一课。在百度望洋兴叹的移动互联网,360更是市场角度的经典标本,“先用安全卫士的海量装机量推手机卫士,再用手机卫士猛推手机助手,再加上360浏览器的资源一起上,于是便如你所见,360手机助手这个和豌豆荚一样的应用市场如今就好比‘梨花开遍了天涯’”。

迟来的“抢端登陆战”

一个月之前,百度3.5亿美元收购P2P网络电视软件PPS的消息,还在被百度和PPS同批“扯淡”,双方高管抢着抖机灵“这事儿我都不知道,你(媒体)就在瞎猜了”。

中国互联网的墨菲定律:只有在被辟谣之前,传闻才不可信。

艾瑞今年4月提供了一份“单周网络视频互联网用户数据调查报告”:

在Top 5的名单里,网页视频占据两席,客户端视频占据三席,而爱奇艺加上PPS的浏览时长,是高于优酷加土豆的。在视频领域的网页及客户端双布局,也让百度战略投资部拿到了能够说服领导的定心丸。

在数字上,风行、PPlive、PPS之所以能够紧跟优酷土豆等第一集团,并且甩开腾讯、搜狐,其实正是利用了客户端的独特优势:后台运行。客户端视频的软件,通常都包含两个进程,一是主程序,另一个是P2P加速程序,当用户使用完毕关闭主程序后,P2P加速程序残留在后台,除非手动在进程内结束程序,否则会一直保持运行直到关闭计算机。对于第三方调查报告而言,这些“掺水”数据也会被统计到总体数据中去,所以客户端视频的用户浏览时长会显得“高出常理”。

“停留率”,即是“端”的核心价值,不必借助任何中转渠道,即可直接与用户产生沟通,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梦寐以求的境界。搜狗输入法的弹窗,给搜狐网贡献的访问次数,占搜狐网总访问次数的多少?5%?10%?真实的数字,是31.8%!换到腾讯,这个占比更是惊人的37%。用户或许的确反感弹窗,但是在弹窗出现后,仍会产生点击行为的用户超过了七成。(以上数据源自CNNIC、CNIDP)

除了份额尚且有限、隶属金山网络的猎豹浏览器之外,百度旗下投资的产品,没有一款装机量过千万的PC客户端,面对360以及未来更多的竞争者,百度的防御壁垒显得十分薄弱。

在PPS之前,百度曾经想过联姻迅雷,一开始是把迅雷拉进了百度联盟,将搜索框放到了迅雷软件的界面里,后来还想全盘收购迅雷,无奈邹胜龙一心想要上市,对迅雷的估值期待极高,百度三思之后决定暂时放弃。早年,遨游也是百度的收购目标之一,同样因为价格原因没能谈拢。出于对技术基因的继承,百度内部也有声音,认为工具类的产品,对百度而言门槛都相对较低,能够自己来做,只有内容类的产品,才有收购的价值。所以百度接连自己做了播放器、浏览器、输入法甚至即时通讯工具,却都未成大气,反倒是眼睁睁的看着快播、360浏览器、搜狗输入法一个接着一个的崛起。

3.5亿美元收购PPS,相当于付出了百度2012年Q4全部利润的77%,这笔生意略为不值,但是再往后拖,百度真找不到愿意卖身的主了,连暴风影音都憋着一口气等着上市呢。PPS的日覆盖用户超过3000万,装机量据称突破5亿,扣掉水分,一美元换一个客户端级的用户,对百度来讲,不算太亏。更重要的是,有了客户端的驻入,不仅有利于百度在视频行业的开拓,也方便百度扩大移动互联网的想象——比如,只要用户产生了用数据线连接手机与电脑的行为,百度就能通过PPS弹出百度系移动应用的安装提示……

百度借PPS补齐视频平台的短板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被收购后的视频产品,大都命途多舛,酷六在盛大手底下已经快被玩儿死了,56在人人那里也不怎么好过,PSS到了百度,恐怕也会遭遇大刀阔斧的改造。深受李彦宏信赖的龚宇,职权得到进一步的提升,PPS的高管如果不出意外,会在保险期过后平稳让渡权力。相比盛大4400万收购酷六、人人8000万收购56,PPS的高管应该庆幸赶上了一位好金主。

百度旗下,与视频相关的产品,总计有四:

百度视频:视频内容网页搜索

爱奇艺:视频网站

PPS:视频软件

百度影音:桌面播放器

这一手牌,不说绝好,也是赢面过半。

PPS可能会和爱奇艺整合打通数据,共享用户、版权和营销产品,上接百度视频在网页端口的引流,下撑百度影音在桌面的云播放内容。“海陆空”并行的布局,让百度有机会继续玩着把流量从左手导向右手的游戏。PPS在被百度收购之前已经是盈利状态,加上因为版权共享带来的成本缩减,对于爱奇艺的亏损应该也算一个有限的弥补。

收购PPS也表现出了百度坚持Hulu模式的决心,与Google对Youtube的运作不同,爱奇艺和PPS都是长视频、主打影视内容的视频产品,Hulu在2012年做到了7亿美元的营收,还拿出了进入Apple TV的产品,这对百度的视频战略是一个能够用来效仿的案例。

不过,整个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的格局,恐怕不会因此而发生太大的改变,优酷土豆的领先地位,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苦的是腾讯、搜狐等追赶者,因为百度的动作,它们的投资部门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很忙。而偷着乐的,毫无疑问,是风行、PPTV、UUSee等PPS的“同行”们,坐拥水涨船高的估值价格,据传某门户已经率先开始接触上述公司,谋求投资或者收购机会。

2013年IT领袖峰会,李彦宏说在整个公司成长过程中,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最终都变成一个类似于平台的机构,在这上头附着生长着很多企业。现在看来,百度是其中走得最急的一个,腾讯倒是一步一坑走得温吞,阿里更是砍掉中国雅虎在做减负运动。

Tags: ,,,,.
02月 8, 2013

由于eBay、Google在中国市场上的受挫,不少来自硅谷的投资人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始终有着一种“雾里看花”的感受,并在咨询中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个能够代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样板。

我的回应通常都是:“你需要先读懂百度。读懂了百度,你就能够读懂中国互联网。”

对方最多的一个回应就是:“百度?那不是中国的Google吗?”

这就是硅谷以及华尔街对百度的理解偏差,甚至连百度自己,也并不明白它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互联网企业。百度,绝对不是中国的Google这么简单。

2月5日,百度公布了2012年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净利润的同比增长分别是36.1%和57.5%,增速开始放缓,但仍停留在一个较高的水平线以上,第二天,百度的股价跌破十个百分点,一夜蒸发近38亿的市值。

李彦宏在对股东的电话会议上声称百度“目前正处于中国互联网的核心”,并且将会“引领下一波以移动以及云为中心的互联网发展”,不仅无法得到中国互联网业界的认同,甚至也没能再次说服纳斯达克的投资者,这是百度的第一个矛盾。

矛盾之一:资本对百度的态度

美国最负盛名的评级机构Moody’s Investors Services在2012年给予百度“A3”的评级,甚至高于它给腾讯的评级(Baa1),认为百度“投资品质优良”,但是从证券市场上看,百度的股价从2012年8月最高的134.71美元一路滑坡到现在的不足100美元,颓势尽显。

资本市场是一个冷暖自知的行当,一边是百度希望借由评级机构的看好来增发债券,另一边则是投资者正在向外吐出百度的股票。这种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大家都认为百度的前景非常远大,毕竟搜索引擎这种商业模式有着Google的探路,百度就是跟着Google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也能将Google的盈利趋势复制得八九不离十了,但是如果不将目光放得那么长远和抽象,细看百度现在的状况,却又能发现一大堆Google不曾有过的问题:

1、移动转型进程缓慢(Google早有Android布局);

2、乐酷天等战略注资棋子的失败;

3、对360、搜狗等竞争对手的崛起无法起到遏制作用(Google从来不会被Bing一夜之间吞下超过10%的市场份额);

4、即使在PC上面也没有形成矩阵产品的落地(Google有Chrome、Gmail、Reader等数不清的成熟产品分布在PC端);

5、百度每年有上亿的支出用来从网址导航等地方购买流量,且购买成本是逐年上升,投资人不希望自己的钱被消耗在这里(Google不知道什么叫作“购买流量”);

这就是为什么说不能将百度单纯的看作是中国市场上的Google,尽管商业模式十分接近,但是百度背负了Google所不需要理会的太多负担,这使百度始终是一个“重型”的公司,它从来没有能力像Google那样去创造未来——后者的Project Glass、街景、卫星、无人驾驶汽车等创新都有潜力颠覆互联网之外的行业,百度的眼界和能力决定了它既不想在发展上效仿Google,也没有能力做到后者那种程度。

同时,由于中国市场仍然存在一定的特殊性,百度也有着部分灰暗的收入结构,目前可能能够为百度创造利润,但是在未来也存在着被清洗和追究的风险,一名曾在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实习的朋友分享过他的工作经历:“每天工作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接听打进来骂百度的电话,第二部分是接到上级领导命令让他打电话去骂百度。”

矛盾之二:百度无力涉足搜索引擎的进化

搜索引擎作为百度的主营业务,在未来可能会产生剧烈的进化,而百度作为中国市场搜索引擎的绝对领导者,却基本上无力加入到行业的变革里。

因为在美国,搜索引擎可能产生变革的每一个方向,都在百度的根基之外:

Siri(2010年):这个由苹果通过收购之后正式在移动硬件中整合的语音应用,它承担了移动上网场景下的搜索,其存在基础是苹果的硬件设备生产线和用户保有量,百度,没有这个基础;

Cloud Search(2012年):这是由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投入部署的搜索产品,其创始人兼CEO在美国科技行业被誉为是“最具远见的人”,Cloud Search试图依托亚马逊多年的电子商务基础在消费搜索环节截留用户,重新界定搜索的算法,百度呢,有啊、乐酷天的先后失败亦证明了它无法拿到用户在实施消费行为过程中的数据;

Graph Search(2013年):Facebook在社交场景下研发而成的搜索产品,意在帮助用户在封闭的社交环境中获取个性化的搜索结果(比如“住在芝加哥密歇根大道附近、年龄25岁以下的单身姑娘”),Facebook借此成功的染指了Google的后院,并找到了将用户数据商业化的渠道,而百度的社交……我就不说了。

无论是哪一条方向,百度都面临着难以攀越的屏障,与其说这是因为百度太过专注的传统搜索这项核心业务,不如说百度以及很多国内的互联网巨头很少站在当下考虑五年甚至十年之后的事。

一个行业主导者,无法改变行业,反而需要等待行业产生变化后再作调整去跟上变化,这在美国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如要深入挖掘原因,那需要从百度的历史中去寻找它为何能够在中国市场制霸的故事,不过,那就是另一个命题了,本文不作赘述。

甚至在一些极为简单、只不过是搜索引擎的基本技术处理上,百度也存在一些低级的问题。Fenng在数日前发微博吐槽过百度:“百度站长平台早晨发来一封邮件,说我们某个站有安全风险。登录后台查看,说是一个页面可能存在欺诈… 看了半天,没猜出来哪里不对劲儿,仔细一看……「江西美某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春药……”遥想当年,百度与Google竞争时打出的广告文案是“百度,更懂中文”,我就真不知道百度哪里更懂中文了……

矛盾之三:创新停滞怎么拉动新的收入增长点

百度在2008年有一项短暂的业务,叫做“百度语音搜索”,它推出了一个400电话号码,然后你可以拨打这个电话,通过语音对讲的形式向百度提出搜索需求,然后那边再反馈回来搜索结果。

这个当时堪称“雷得人里焦外嫩”的奇葩创新,其一,它的整个过程是全人工服务,什么意思,就是百度雇了上百个话务员打算每天接电话,每个话务员面前一台电脑一个键盘,每当电话响起,就问对方想搜索什么词语,然后将网页搜索结果念给对方去听……其二,这项业务还是收费的,一分钟一块钱……

或许百度当年推出这项业务是为了学习Google——后者在2003年发布了一项免费的语音搜索服务,美国地区的用户拨打Google的语音搜索电话,即可获得反馈而来的搜索结果,但是关键是人家Google是全机器服务好吗!!!而且Google这项业务的目的是为了通过驱动用户与机器的对话来改善自己的语音识别准度(想想2010年推出的Siri吧,Google比它早6年就在布局了),百度抄了层皮过来,却没有想到Google是为什么要做语音服务,还以为Google是在测试付费业务……

可惜的是,2008年之后,除了年会一年比一年雷人以外,百度连雷人的创新都几乎陷入了停滞,这与李彦宏所称的“百度正处于中国互联网的核心”相距甚远,即使是CEO拍板强调要“拥抱移动互联网”,百度也呈现出了甚为孤傲的姿态,App一个接着一个的发布,却连UI风格都无法达到统一,有人曾对百度提过建议,说除了自建渠道之外,还要贴近用户需求去寻找机会,比如现在微信的活跃用户那么多,百度完全可以入驻微信,去提供“对话即搜索”的服务,将桌面搜索的优势自然植入到移动社交场合,后来据我所知,微信在百度高层那里受到了“极大的不屑”,表示百度正在酝酿多个超越微信的App产品。(后来,另一家搜索引擎做了上面这个事,评价相当不错,而且腾讯那边也很高兴,希望共同摸索微信的更多新玩法)

在自身创新乏力的情况下,有些公司会通过收购的方式来为现有业务注入新的活力,但是历数百度今年来的对外收购或投资案例,其目的也多为制衡竞争对手(比如投资金山只是为了抗拒360),鲜有主动在战略上的思考和行动,百度内部有些人本来比较欣赏盛大创新院这种孵化模式,但是后来盛大创新院自己都出了问题,也就没敢往上提。

当然,百度依然握有一些机会,框计算和云服务都是能够进一步整合用户资源并增强自身不可替代性的组成部分,做搜索这行,天天与数据打交道,嗅觉相比之下会更为敏锐,百度刚刚推出的“百度搜索购物”,连横了阿里系之外的所有主流电子商务平台,对他们免费开放了百度的高价值搜索关键词,这表示百度至少正在懂得一个浅显的道理: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这种心态对百度是有利的,既然自己没有掌控全局的优势和能力,那就尽可能的通过利益交换的方式,来巩固同盟,只有下盘稳了,上面才有动脑子的余地。

而百度的现状,也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缩影,站在创新产业链的下游,跟随主义大行其道,依靠国家特色的门户制造起国外企业难以介入的壁垒,却又时刻不忘偷窥大洋彼岸的最新风向,这让很多企业活在矛盾的煎熬之中,财报一页比一页好看,却无时不刻都在恐惧会遭到颠覆,今天拥抱移动互联网,明天拥抱云计算,抱得太多,到头来自己也不知道再应该去找谁拥抱。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