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IC说中国网民过亿了,不同的人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有人又开始算数学题,例如,每个人收多少钱,乘以1亿后等于多少。

有人又好像打了强心针,坚信庞大的市场必然带来巨大的机会。

但这其中,最无聊的,应该是这个,新周刊和新浪搞的:第一亿个中国网民催生记

有多么无聊,无聊到我写到这里,就已经打算结尾了。

不过,看这篇文章中的作者、策划者,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的推导算法,策划,执行,我想,我多敲几个字还不算是最无聊。

这种市场活动策划,大体上属于以大见小,然后以小见大,试图从一件特别无聊特别不科学的数字,找到一个标志性的样本。

类似的,比如谁是中国的第13亿人口,比如联想送给葛鲁夫的第N台电脑。

其实,我们对大数的关注,是正确的,因为没有这个大数,就没有市场,没有商业方向。我们对大数的细分,也是正确的,有助于了解客户群的所在;我们对一系列具有某种相同属性的个体追踪,更加必要,有助于我们分析消费者的行为和认知。

而对一个单独的个体关注,是没什么意义的,就这件事,更属于无效炒作,充其量可以用作新周刊的一个封面文章的由头。

如果说,策划者认为这第1亿个个体比这个8个零的数字更鲜活,更吸引眼球,更芙蓉姐姐,更web2.0,恐怕真是脑子进水了。

如果换了我,会搞得更全面,第1个、第10个、第100个、第1000个,第10000个,第10万个,第100万个,第1000万个,第1万万个。这样搞,算法和寻找过程的投入差不多,但结果是不是更有趣呢?

单纯的个体,没有太大的意义,新浪的文章中,还说这个人的名字如何如何就成了分水岭、旮旯儿里的石头,就更让人喷饭了。无论是从市场研究还是从市场炒作,这个工作都是比较失败的,被别人遗忘的速度,大概是一篇网络新闻寿命的两倍,72小时。

总之,在一个人身上,下这么大的力气,既不是研究人员应该干的,也不是营销人员应该干的,做这件事的人,更适合是文艺工作者,比如,写小说的。

 


7条评论

  1.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沙发?

    哈哈 俺作了!

    老白大哥,再来一个系列!俺帮您卖出去!

  2. 沙发坐着的十三郎是老白的粉丝,而且又要想着卖专集了,呵呵。

    今天KESO咋又收了老白的BLOG了,昨天我的呆眼拙评就跟老白不对付,今天又让我跟他不对付?

    不过已经不对付了,就接着不对付吧,不过这次就营销就是讨论:

    1.营销中对用户打动最大的是落点到一个现实中的具体事物,由事物展开对整个大势的体现。否则就跟政府工作报告那样,只能内行人看究尽了。

    2.如果你的市场不是专业市场,你就必须满足大众市场的猎奇心。我可能是不会去看的,最多看看标题,而很多人喜欢看(而且你也看了,也写成BLOG了,于是我也看了),因此他能想象到一个人的经历,如果这篇东西是写专家对1亿上网人数的专业化评论,比如题目是:CNNIC专家谈1亿上网人数,那看得要远不如这个。

    所以在营销中有一条是:不要完全用“理性来出理性的东西”,而更要用“理性来出感性的东西”,因此大众市场的非理性成份很多。

    这句不错:“总之,在一个人身上,下这么大的力气,既不是研究人员应该干的,也不是营销人员应该干的,做这件事的人,更适合是文艺工作者,比如,写小说的”,老白认为不对,我认为对,文艺工作者咋了,不是有句话嘛:娱乐至死。

    希望明天KESO不要再摘老白的东西,否则得罪人

  3. 都说 Google 聪明,Yahoo! 岂是傻子。这样有些冒失地宣传,更大程度上反映了 Yahoo! 在搜索市场中的一些心态。02年底到03年中期,Yahoo! 连续吞下了AltaVista、Inktomi、Overture 等数家知名引擎,然后踢掉了与 Google 的合作,现在底气充足,权当是吃饱之后,打个响亮的嗝吧。这个倒是有数字为证的:6月,美国搜索引擎市场,Google 的份额为 36.9%,Yahoo! 为 30.4%,差距不那么大了;上半年,Yahoo! 赚了 9.59亿美元,Google 挣了…

  4. 老白白话

  5. 喜欢上你的文字!

  6. 懒得去看,laobai居然还写了个blog来说,说明定力还不够啊。。。

  7. 受众群体的不同总能造成浏览者的不同。就像妓女和专家的关系一样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