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小时,这是一条网络新闻的寿命。这个数字,是在三联生活周刊中一个名为数字的栏目中看到的。

三联十年中,提到了描述性报道和解释性报道(《三联十年 Page 290》)。我没有学过新闻专业,不知道这个概念是否正确和严谨,但就本文主题讨论而言,这种区别足够了。

如果我们可以把新闻定义为描述性报道和解释性报道两类,无疑,描述性的新闻的生命周期恰如流星,当然对写解释性新闻的那些人除外。

不过,陈彤好像又说过,“阐述观点而不是描述事实的文本形式的博客,比垃圾邮件强不了多少。”

这就较比的让我更加纳闷了,解释性报道如果不重要的话,单纯看描述性报道,其生命周期是否有36小时都更加让人怀疑。

以我对报纸(北京青年报,我只看这一种报纸)的阅读为例,报纸上的内容,其生命周期应该是24小时。

而网络新闻,其生命周期取决于我的阅读间隔。如果我上下午各访问一次新浪,那么上午看过的东西对我就失去了意义。

当然,我现在主要使用RSS订阅,并且基本上每24小时阅读一次。不过,即便有时候我不是24小时阅读一次,RSS阅读的缺省情况是读过之后就消失了,因此,对每一个读者而言,其生命周期很难估计,但通常情况,应该也是小于24小时。

有一种情况最近比较突出,就是网摘的流行。如果我认为这篇新闻评论(不管是描述性还是解释性报道)对我有很大价值的话,我会把它作为我的网摘,这时,这篇新闻的时效性就无限延长了。仅仅是对我个人而言如此,还不算上通过网摘共享造成的生命周期延长。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知道和理解的差别。对于单纯传递消息而言,一般情况,是一次性阅读、知道了,就完了。除非,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比如包含很多数字,在你无法记忆的情况,要把它通过某种方式记录下来,于是,其生命周期得到了延长。传统的方式是剪报,现代的方式就是网摘了。

关于这个话题,我还没捉摸清楚,有兴趣的同志可以研究一下,是不是网摘可以真的延续网络新闻的生命周期,还是,网摘只是把被人们喜闻乐见可以作为长期谈资的东西通过某种形式固化并物化了。

那么,Blog呢?

以我的经验,Blog的生命周期好像是48小时,也许还会稍微多一点,个别情况下。

我的Blog更新频率大概是每天1篇,一般到了24小时之后,这篇Blog的阅读和回复就达到了顶峰,下一个24小时,就有了新的内容,前一篇Blog虽然还有回复和访问量,但已经明显低于新内容了。

我曾经尝试过,如果24小时后不添加新的Blog,是不是会延长旧文的生命周期呢?结论是非常不明显。所以,我现在必须接受这种客观现实,不断地用新内容还填补读者的阅读需求。

这个现象的深层次原因,我想在于获得成本和信息生产的供给与需求。无疑,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的阅读习惯是趋向快餐式阅读的,而且,可选择的来源众多。要想吸引读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读者淹没,呵呵,没什么粘性不粘性了,给他一大盆海量的洗脚水,不淹死他也让他爬不出来。

有人问,难道读者没有选择权吗,在网上,转换成本是很低的。

说到这里,我非常感激和崇拜当初将Blog和RSS进行结合,发展出订阅模式的那个人。订阅,是一种特别的商业模式,尽管转换仍然容易,但通常,人们还是懒得转换,尤其是在网络里,转换不转换都不影响费用支出的情况下。就拿我而言,我从来没有进行过“主动性”的删除订阅,除非这个人不再写了,或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了。

该回到三联了,三联的生命周期,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早期是月刊、然后是半月刊,最后是周刊。在周刊的运作状态下,困扰三联人的问题有这么几个:

1、错误多了;
2、是硬新闻还是文化新闻?

所谓硬新闻,三联人在很多不同的场合,提到的都是中国新闻周刊,可惜我没有读过,但大概可以想象,是报道为主。而三联,在选择了周刊后,经过讨论和摇摆,基本上还维持了文化新闻为主的办刊方针,大事件只是作为由头,我觉得是很合适也很明智的。因为,这种以周为单位的生产,怎么能比得过互联网现在以小时、以分钟的生产模式呢?

但代价也是明显的,一个重大事件发生了,你必须在相对滞后的时间里发表一种与众不同的意见,这样,对读者而言,才有阅读价值,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以我们的Blog圈子为例,如果今天Google推出了一个Gtalk,或者张三收购了李四,你必须要在24小时内形成你的意见,并发布出来,然后,这其中的佼佼者,一定会变成网摘或BSP的排行榜进行延时播放。如果你错过了第一班车,你基本上Game Over,要想脱颖而出,需要的不仅是知道,还要理解、深刻、再创造。

我想,这是我现在比较佩服和喜欢三联生活周刊的一个主要原因,在知道和理解之间小心谨慎的游走,虽然摇摇摆摆,但心中必须功力深厚,这和新浪的海量和快速,完全是两个路数。

哪一个价值更大呢?还是只不过就是生态链上两个不同角色,我真的是还没有想好。

此主题的相关链接:

一本杂志和我的十年–04:专栏和圆桌


10条评论

  1. 这么惨!可是我是这样使用BLOG的:

    起初的时候就是想把它作为一个技术笔记区,方便不同工作地点时的查找(俺是个电子R&Der,不同于ITer :P

    开始的时候绝对认为在BLOG上抒发情怀的男人有无病呻吟的嫌疑。后来觉得自己太过挑剔,都WEB20了,有什么不可以?凭什么鄙视人家?于是偶尔的自己也来发泄一下,把BLOG当成垃圾站,放松自己心情,还好俺文笔不错,写了文字,减了心里负担,增加了草根,何乐不为?

    可还是不习惯赤裸裸展示情怀,忽然有天发现其实还是不要过于直白的表现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为好。多评论评论这世界和世上或大或小之事已很有意思,只要你能说清楚。就像老白的IT评论,挺爱看,虽然不常来SORRY:p

  2. 这么惨!可是我是这样使用BLOG的:

    起初的时候就是想把它作为一个技术笔记区,方便不同工作地点时的查找(俺是个电子R&Der,不同于ITer :P

    开始的时候绝对认为在BLOG上抒发情怀的男人有无病呻吟的嫌疑。后来觉得自己太过挑剔,都WEB20了,有什么不可以?凭什么鄙视人家?于是偶尔的自己也来发泄一下,把BLOG当成垃圾站,放松自己心情,还好俺文笔不错,写了文字,减了心里负担,增加了草根,何乐不为?

    可还是不习惯赤裸裸展示情怀,忽然有天发现其实还是不要过于直白的表现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为好。多评论评论这世界和世上或大或小之事已很有意思,只要你能说清楚。就像老白的IT评论,挺爱看,虽然不常来SORRY:p

  3. 不太清楚,这个时效性到底有多长,这与个人的阅读时间也有关系,可是在我们阅读玩这一个新闻的时候,也许我们还会看第二次,在第二次浏览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价值!假如我们只看一次,那说明这个新闻的时效性是非常的的短的,可是你写的blog或者是新闻上的新闻,我想时间性并不是我们说的这么底,有好多的新闻,我们是需要看多次的,没有什么新闻我们只看过一次就不看的。假如我们只看一次,那说明整个事件不重要,也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如果这个东西是非常的重要的,我们还会关注整个事件的发展结果,那昨天的发的新闻,对于还不知道这个事件的原由的人来说,昨天的事情的经过还是一个新闻,这个时效性,不知道是一天或者是二天,还是三天,我们总是要把整个事情的原由经过搞清楚! 如果我在新闻发生的第十天才看这个新闻,因此我就需要把整个新闻前十天的新闻看完,那说明这个新闻的时效性还是很长的,十天或者是半个月,三联的周刊或者是月刊,之所以好看,就是像你说的,他已经是一种文学性的东西,文学性的东西本来就是没有一个时效的说法,完美的艺术也完美的文学是一样的,他会永远的时效性,完美的艺术品之所以完美,就是因为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消失而消失 ,他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越显价值!

    可是新闻就是新闻,永远不会是艺术 ,如果把新闻当艺术来作,那就已经不是新闻,是一个文学艺术或者是传记了,再看以前,已经不是看新闻了,我们已经在阅读那个NB的作家的小说或者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学作品了!

  4. 報個到!

  5. 我曾经尝试过,如果24小时后不添加新的Blog,是不是会延长旧文的生命周期呢?结论是非常不明显。

    ……这是Blog的短板、BBS的长处。但是从技术上说并非没有解决办法。

  6. 传统的地理信息供应商,竞争力在于信息点的丰富,而现在的电子地图服务,无论信息点多丰富,到最后,还是必须要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参与,才能拥有长青的生命力。这时,传统缺乏互动的“地图制作--发行--用户”这条直线的价值链,现在已经变成相互推动的环型。所以,用户的参与也并不意味着地理信息的数据供应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而是更大的压力。

  7. “在知道和理解之间小心谨慎的游走”——这正是杂志人的写照,老白写得真好!

  8. laobai的这个文章写的好!

    我觉得这2种在现在而言,都有很大的价值,而且各自不同的受众,虽然可能受众包含同一个人,但是确实这个人的不同需要.

  9. laobai的这个文章写的好!

    我觉得这2种在现在而言,都有很大的价值,而且各自不同的受众,虽然可能受众包含同一个人,但是确是这个人的不同需要.

  10. 今天下午发现google在首页放上了7周岁的庆祝logo。google从1998年的车库,走到了2004年的纳斯达克,IPO给了Google超过230亿美元的市场资本。

    它的成长之快前所未有。与此同时,在其英文站点上已经发布了Personalized Home页面。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