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德国之声今年第二次搞博客大赛了,去年,因为木子美作评委,猛小蛇凭借狗日报一举夺魁,今年的比赛就更加吸引眼球。

今年比赛来自中国的评委是安替,我认为很可惜。因为从这个比赛的结果和目的来看,我觉得安替自己拿一个大奖好像更加合适,尤其是他最近开始英文Blogging

今年入选最佳中文博客的候选名单:

 BLOG地址  简短介绍
 Keso Playin’ with IT  不用介绍了吧
 码日报  模仿狗日报。针对中国农村社会问题。唤醒大家对地下六合彩的认知,打击地下六合彩。
 飞刀侧畔千帆过  小飞刀是著名的调查记者。他展现新闻背后的新闻。
 按摩乳  王晓峰,三联生活周刊记者,以娱乐精神调侃周遭。
 影评外的周黎明  除了影评之外,作为新闻人的周黎明也关注社会。
 部落格化的台湾政治法律学院  Macoto Chen是台湾的政治研究人员。中国大陆人可以通过他的博客看到一个来自不同角度的分析。
 钱烈宪要发炎  钱烈宪要发炎作为题目本身有潜台词。政治宣传在他笔下成为笑柄。
 多背一公斤  多背一公斤是一个公益博客,号召去贫穷地区旅游的人在行李中多背一公斤,药品、书、生活用品都可以,带给那里的孩子。
以博客的方式记录这项公益活动,联络社群。


不知这个名单是哪位选定的,就我看,有浓重的anti风格。八个候选Blog,有6个和政治直接相关或间接相关。看上去,非要把Blog大赛变成一种符号展示。

我个人虽然不能决定候选名单,但至少还有庄严的一票。但问题是,那两个和政治无关的Blog我都很喜欢,无法决定。

keso自然不用说,是我的偶像+朋友,而且是近十年的老朋友,现在每个礼拜都要见上一面。

按摩乳,也算是我的偶像,而且,我还当过他的老师。虽然只是改了一个字。(我建议他把这篇Blog中的“再唱十遍”改成“再整十遍”,他果然从善如流)

因此,当我在这个投票页面发现最佳只有一个的时候,深感为难。

经过反复的思考斗争,我决定还是投Keso一票,因为前几天我已经帮按摩乳在sohu小报投过一次票,不出意外,他应该能将潘石屹潘总悬赏的笔记本拿下。而这次德国之声的奖品,恰好也是一个笔记本,还是APPle的,就给Keso吧。没准儿我还能有机会摸上一摸。

2005年10月30日

keepwalking说我是书贩子,呵呵,今天继续说说卖书的事。其实,不过是借题发挥。

按我的印象,Hp6应该是哈里波特系列的倒数第二本了。就我个人而言,这本书也越来越无趣了,但依然属于必读之列。

我打算买HP6时,老婆和我说,真贵。我说,贵不是也还得买吗?老婆点头。

不过,现在便宜了。当当和卓越在互相杀价,据说已经5折了。而且昨天发现,卓越还搞出了差价返还招数。

对于没有赶上5折这件事,我倒不是特别遗憾,但对于价格战这种做法,我不是很赞成。

现在的书价确实很贵,但没有我的时间贵,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在乎书的价钱。或者说,和关心书的价钱相比,我更在乎如何能发现最有价值的书,从而让我在有限的阅读时间获得最大的阅读快感。

前几天,我拍过当当一砖头,在那篇Blog的回复中,好些人反映,卓越其实也是一丘之貉,天下乌鸦一般黑。

其实,直到今天,卓越网和当当网都没认识到他们的价值。

确实,大家都承认,电子商务没有店面、人员、库存,因此价格可以比传统渠道更便宜。但电子商务,也不如逛书店那么随意,有趣,可以互相比较。

所以最终电子商务的价值在于:稍微便宜的价格+互动的购买体验+快捷和方便。

如果不好好捉摸怎么改进用户体验,单纯在价格上做文章,下场会很难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多数情况下,网上书店本身并不创造书的价值,他的作用是流通。如果这个流通渠道足够大的化,在供应链里占据了主导地位,那么,就有可能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原来的新华书店就是如此。

类似的情况在家电行业更加明显。以国美和苏宁为代表的家电流通企业,凭借成强大的渠道带来的议价能力,已经对家电企业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目前,除了海尔、西门子这样顶尖企业,其实都在为家电卖场打工,并且小心翼翼的左右逢源,哪个也不敢得罪。

有人说,最终是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其实,不过是眼前利益。在我们享受着超低价格的同时,不是也在抱怨中国企业缺乏创新,缺乏研发投入吗。但请问,利润到哪里去了呢?

事情一定是这么开始、发展、终结的:

价格战的开始,消费者笑了,经销商也笑了,只有制造商在哭。

价格战的中间,消费者依然人面桃花,但经销商哭了,而制造商,恐怕连眼泪也没有了。

价格战的最后,所有人无一例外,都哭了。

大家可能是用了几年便宜的电器,但不过是培养了几个黄老板那样的人。

同样的道理,买一本书,你希望谁赚的更多一些呢,我心中的顺序是这样的:写书的人、出书的人、卖书的人。

 

2005年10月29日

故事1:

刘老大没有事先订位,因为那个很火的饭馆基本上可以看作他的食堂,上周他已经在那里吃了至少4顿,分别宴请各路的朋友。

由于没有订位,我们只能委屈坐在门口的一张临时搭建的桌子上。

后来,刘老大家的公子赶来一起吃饭,坐在桌子的最外手,服务员好心提醒我们,让小孩坐在里面。于是互联网周刊的记者董璐就换到了最外手的位置。

在董璐和Keso交换名片后的一分钟,放在董璐身后的皮包就被顺手牵羊,从丢失到发现,全部过程只有1分钟。

所以说,事情的结果往往由一系列连锁反应组成,你很难确定哪个事件算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今天,知道包已经找到,挽回了部分损失,董璐小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略感欣慰。

 

故事2:

张锐昨天在自己的Blog写:《我把blog地址印上了名片》。

而从昨天开始,我也启用了我的新的个人名片,除了laobai这几个英文字母外,名片上只有三个东西:我的Blog地址、我的Gmail信箱、我的手机号码。

 

故事3:

这一次去Donews 5G,是参加Donews每周新闻评论。

每周新闻评论是这样一个活动:

每星期5,刘韧和洪波邀请一些朋友,对本周发生的三件重大新闻进行评论。我们会把评论的全程进行录音,大家可以在网上下载收听。

这周的话题分别是:
1、AMD向中国转让X86芯片技术
2、腾讯QQ对IM软件互联互通的态度和对策
3、百度搜索Mp3下载的原罪与中搜的1分钱

个人觉得最有收听价值的是我们对第三个新闻的评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到这里下载评论录音

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故事4:

裴有福昨天提到了自己听到的声音与别人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不同。见解独到的Scott Chen这次也表现出广博的一面,正确的指出这是由于内耳和外耳造成的差别。

我对这个缘故很早就知道,因此大家不要期望我在新闻评论中有良好的表现。顺便提一句,如果说道声音,还是keso的声音最好,因此,keso不仅可以成为现在最著名的Blogger,我认为他也有成为一名优秀播客的潜力。

至于我自己,正在考虑是否学习一下列宁同志,嘴里含着石头站在大海边练习演讲,用来训练自己的发音。

不过,刘老大还说以后可能采用视频,这个就让我更加为难了,难道我还要为此整容不成?否则,太对不起观众,这不是,刘老大终于发现,这个看上去很老的同志居然比他还小两岁

2005年10月27日

Blog联播网是Andy提供的一个blog之间的交互功能。

这个联播网目前至少可以做两件事:
1、生成Blog之间的静态连接,类似Donews的链接功能;
2、生成你喜欢的Blogger们最新更新的Blog标题

其中第二个功能,很有趣,也是联播网的绝活。

首先,访问联播网:http://ts.xintiantang.com/h.do,注册并登录。

然后选择“添加Feed”,界面如下:

在这个页面中,你可以按照屏幕的提示,加入你喜欢的Blogger的Feed地址,整个界面做得非常易用。例如,如果你增加Donews的keso或刘韧,只要在Donews编辑框中输入它们的ID就可了。

添加完毕,你可以通过“Feed列表”查询所有添加的Feed。

接下来,使用“工具箱”生成代码。

设置工具箱很简单,你只要对那些选项勾勾选选,然后选择“生成代码”按钮就可以了。

参见下图:

最后,将编辑框中的代码复制到你的公告栏中,其代码大概如下:

<h3>Blog 联播</h3>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ts.xintiantang.com/js?id=248&t=1&s=2&c=5&l=6&e=0">
</script>

注意,第一行的选项用于确定你在首页上是显示静态的Blogger链接地址还是他们发表的最新标题。

当然,你也可以生成两次不同的选择,然后把代码都复制到公告栏中,这样,你就既有了静态的链接地址也有了动态的标题列表。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结果示例,采用的是gertrude皮肤(因为这个皮肤干这件事最好看)。

大家可以看看最后的效果。

 

此主题的相关链接:

《Donews Blog的非官方使用指北》标准操作系列

《Donews Blog的小花招》系列

2005年10月26日

前几天,著名Blogger and 斗士(注意没牛)安替决定开始英文博客

虽然有些人不以为然,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不光是新闻战线,各条战线都应该涌现出像安替这样的Blogger,把中国的真相在世界范围内更广泛的传播。

可惜,我的英文没学好,更准确的说,20多岁了才开始自学英文,而我的第一外语,русский яэык也全忘了,否则,我也真想用外文博一博。

上周5,我还和刘老大、keso说起类似的话题:关于风险投资、跨国企业如何理解中国IT状态。我记得当时我表达的意思是:外国人对实际情况一知半解,而在中国和外国之间的洋买办没起好作用。

当然,我的观点有些过于简单,深入地探讨,还有一个文化问题,一个强势与弱势的问题。

我不是最近才有这样的想法,8、9年前,我接受过一次德国明星杂志的采访。呵呵,德国明星周刊,就是木子美上封面的那个。

 

当时我和那个说英语的德国记者聊得还算投机,在讨论完了约根和舒米之后,我代表中国人民正告他:我认为中国人渴望了解世界,也肯花时间花精力去认识世界,而世界对中国则不太友好,老是用有色眼镜和标签看人。

采访内容发表后,中间人始终没给我杂志样本。这也无所谓,因为最后只字没有提到我,但提了一些我的朋友。后来,我在中网MUD中当巫师,恰巧有一个玩家是身在德国的留学生,不知怎么搞得,一来二去的聊起来这件事,他最后居然在图书馆找到了这篇文章,并翻译成了中文:

入网之龙 (The Dragon Goes in Net)

计算机工业正在蓬勃发展。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地面。在中国的政府还在尝试控制数字革命的时候,那些新兴企业家和地下黑客已经早就开始享受新的自由了。

一个寒冷的冬日。在北京白石桥路的一个网吧前面蹲着一个男人,正在不停地往他冰冷的手里哈着热气.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自行车修理摊。一个气筒,一些修补的工具,表面结了层薄冰的一盆水。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拖着一辆装满煤球的手推车从他身边蹒跚而过。

就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宽大的玻璃窗后面,一群身穿牛仔服的年青中国人正坐在计算机 之前。网吧里面即舒适又暖和。墙上挂着莫奈,达利和 Cezanne (画家名,不知道怎么翻译) 的复制品。酒吧小姐正端送着北京最好的 Cappuccino (一种意大利的咖啡,我不知道中文名字)。 这里的价格是每小时30元,高于一个中国工人每天的收入。

王键(Wang Jian),25岁,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了。“Internet 是我生 活 的全部”,他说道。王建是 一个网虫。他在大学里学过计算机 ,现在在帮助在中国的西方公司设计他们的网页。 “我第一次上网的时候,是我生活 中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我坐在我在北京的小屋里,突然和纽约连上 了线,似乎能够感觉到,在那边还有着一个和我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 着,很快在屏幕上出现了他的电子信箱。里面有着从旧金山,台北, 巴黎,洛山矶,吉隆坡的来信。信的内容从就业机会,婚姻问题,世界游泳锦标赛中服了兴奋剂的中国运动员到结婚 典礼无所不包。“Internet 使我深深地感觉到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和其丰富 多彩,”他说道,“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但是却丝毫不能改变这里的现状。”

在他的屏幕上先是闪过一对正在做爱的男女,卡里福尼亚的一个同性恋俱乐部的论坛(Newsletter),路透社的关于美国总统绯闻的最新报道,然后是 New York Times 的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最新社论。 他说:“以前我经常去 New York Times 和 CNN 的主页。可是我现在觉得老是从国外的新闻社来读 在中国发生的事, 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虽然我可以这样,可是大多数的中国人却不可以。”

#############################

在中国,不仅仅能够读到,看到和听到政府的官方报道的人数每天都在不断增长。而政府却在大力支持这个趋势,是现在中国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之一。

三年以前,中国只有不到 3000 台和 Internet 联网了的计算机 ,现在是 620 000 台。根据官方的计划,在两年以内,这个数字将达到四百万。计算机商店和多媒体柜台正在不断创造销售记录,价格在前两年之中几乎跌了一半。去年一共出售了三百万台计算机,相对前年增加了 40% 多。一台比较好的计算机 现在只要不到 5000 人民币(相当于 1100 马克)。“计算机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王建解释道。

中国现在有 20 多个计算机杂志,每个销售量大的报纸都有自己的 Internet 专栏。电视里的计算机节目是最受观众欢迎的节目之一。中国政府把 1996 年命名为 “ Internet 年”,并把全国联网作为五年计划 的重点任务之一。

去年 12 月, 政府宣布了新的网管条例。那些在网上传播黄色图片和诬蔑政府言论的人,将要被给予高 额罚款和有期徒刑的处罚。“不过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中国有人因为计算机 犯罪而被遭到起诉。” 王建说道。

不过总地来说,新的管理条例使得上网更为容易。以前每个网上的用户都要到公安局登记,现在只要在任何一个 isp 填一张表格就可以了,几个小时以后,通向整个世界的窗口就打开了。现在每个月的用 费是 300 元(相当于 60 马克),是以前的一半。这个数目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城市里的中国 人,是可以承受的了。

#############################

中国就要上网了吗?这样一个为了使自己不受外来势力影响和异族侵略而修建了万里长城的国度?这样一个始终反对任何类似西方民主改革的,并且把不同政见者送入劳改营的国家?象 Internet 这样一个强调开放和透明的媒体,怎样才能和一个正是反对这些观念的专制政权融为一体呢?

“我们对于 Internet 的意见到目前还没有完全统一,”赵松(Zhao Sung)承认道。他是中国政府制定 Internet 管理条例和法律时的高级顾问之一。在他吃午饭的一家餐馆,我们采访了他。餐馆吵闹而拥挤,闻上去充满了一股鱼和烤鸭的味道。许多桌子上面摆着冒着蒸气的装满小吃的竹编蒸笼。

“刚开始的时候,政府是担心 Internet 的。科学家,知识分子,经济家和商人最后使得政府相信,中国 需要 Internet。”赵松一边说,一边烦躁地跷动着腿。一切对他来说都太慢了,无论是那个他不断催促 的慢腾腾的侍者,还是那些“恐惧一切他们控制不了的事物的官僚们”。36 岁的他曾经读过计算机 专业,是属于那些视野不仅仅终止在长城城墙上的新一代中国人。他提到不同的部门对于管理 Internet 职权范围的争吵,谈起那些赶不上技术发展潮流的官僚们。

“幸运的是,我们的最高层领导看出来了,我们国家不能再次错过一次技术革命”,他说道,“在 15 世纪,中国所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三个世纪以后,西方却几乎瓜分了中国。不是因为我们民族懒惰, 或 者没有进行英勇的抵抗。只是因为我们闭关自守,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 潮流。如果我们这次再错过 ,那么我们将永远地失去赶上的机会。”

####################

曾经受过西方教育的他以不屑一顾的语调谈起那些封锁 Internet 的尝试。在国家安全部里的那些新闻检 察官们坐在计算机 前面,试着从信息的巨流中挑拣出那些对于他们来说 反政府反革命的言论。对于 由旧金山的一些华侨 组织通过电子邮件传播的“隧道”杂志,官方几乎没有能力采取任何控制措施。

美国的“Time”杂志或许可以封锁几天,可是人们照样可以阅读“Newsweek”。今天关闭的网页,明 天或许就又被打开了。“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正式的或非正式的标准,”赵松猜测道,“那些新闻检察官只不过是安全部门用来做摆设的。任何以为能够封锁 Internet 的人都是白痴。”

如果没有计算机和网络的工具,这个拥有 12 亿人口和 22 个省(注:记者的错误)的巨大国家在今后将 很难治理。为了方便行政管理,360 个国家企业和那些管理它们的国家部门将在这个五年计划 之中实现联网。

只有中国的经济每年以 10% 的速度增长,才能防止大批人口的失业和社会 的动荡。“只有继 续进行市场经济 的改革和充分利用计算机所提供的高效率才能达到这个 目标。”赵松相信, “比如说,为了保持竞争能力,我们应该让全国的销售系统互相挂钩。只有让它们实现联网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另外政府也希望出现一个繁荣的计算机工业。总部在北京的 Legend 集团现在已经成为 亚洲的第八大制造商,国产计算机已经占了全国销售总量的 60%。

“经济上的利益使得所有政治上的顾虑都相形见绌。”曾(Edward Zeng)说道。他是中国计算 机方面的先驱之一。今年 35 岁的他曾经在北京学过计算机专业,1989 年 出国去了加拿大,在 1995 年又返回了中国。“在当时的美洲我看到了那场中国也即将要面临 的计算机 革命。”他说道,“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今天他拥有 6 个网吧,有 100 多个雇员。到 2000 年,他拥有的网吧数将会达到 100 多个。他的 SparkIce 是北京的 40 多个 isp 之一。 目前还没有赚到钱,他承认道。“但是这没关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为数不多的中国黑客已经率先进入了数字世界。对他们来说,和世界联网的梦想已经变成了现实。他们在过去的两年中形成和发展了自己的准文化 体系, 这种情况在 1949年的中国以后是几乎没有先例的。

黑客中的明星之一是老马(Lao Ma)。没有几个人能象他那样巧妙地在 Internet 的迷宫中找到方向。
现实中的他是一个洞穴人,计算机是他和他的周围世界进行联络的主要手段。当我们在傍晚拜访他的时候,他刚起来。“一直到今天早上 7:00 我一直在网上。”他一边说,一边揉着眼睛 [足及] 拉着拖鞋 走进厨房去煮咖啡。他的洗旧了的牛仔裤松散地挂在他的膝盖上,蓝色的衬衫上满是污点。披肩的头发被他扎成了马尾鞭。“Internet 改变了我的生活,他说道,“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我的女朋友,找到了我的住房。如果我下次再找工作的时候,我也会 首先在网上找。”

老马靠打工为生。一会儿帮助美国公司设计他们的商业主页,一会儿为国内的企业编写数据库。他总是白天睡觉,晚上在计算机前面渡过,因为那时线路不会很拥挤,当新的软件将会 很快。这种生活规律上的变化,就在不久以前还不太可 能。因为那时党对个人私生活 的控制一直 进入了最小的细节。

老马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卧室。计算机就摆在床头。旁边是一个堆满了烟头的烟灰缸。角落里面躺着空的可乐瓶和啤酒罐,桌子上面是一瓶半满的 Chianti 酒。他嘟哝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就坐到了计算 机 前。先看了看他的聊天室。“龙”在那里,还有“尼姑”和“可爱的姑娘(Pretty Girl)”。 “我们自己给我们取了绰号”,他说道,一边输入了一句:“我刚睡了起来。”

他们管他叫“浪漫的黑客”,他是那些最早拥有个人主页的人之一。 从那里他为大家提供自己写的诗和 最新的软件。那些都是他从 Internet 里面弄到的,合法地或 非法地。我存了有 700 多个程序,“并且为此没有花过一块 钱”。他兴奋地说。这种兴奋不仅仅是一个黑客对自己能力的自豪。它是出于摆脱了权威和制度控制的喜悦。“Internet 意味着自由”,他说道。“不仅仅是政治上的。”马先进入了 CNN 的主页,然后又尝试进入 Playboy,服务器今天没有回应。看来检察官封锁了这个渠道。他 狡诘地一笑。手指敲动了几下之后,他的屏幕上面开始有了反应。“有很多的道路可以通向目标。我试了试另外一个服务器。”屏幕上的 Nasty Girls 正在向他问候。

(以上是原汁原味的翻译,没作任何修改)

快10年了,我相信仍然有不少外国人,依然还是以这种视角看中国呢。不过,你也应该看出,我们GFW的巨大进步,嘿嘿。

当然,即便我们都已经有所进步,我觉得多交流交流也没有坏处,例如,前面我们提到的约根和舒米,当时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知道:

约根=克林斯曼;舒米=舒马赫。

今天,约根已经是国家队的教练了,而舒米,该回家休息休息了。

2005年10月25日

平日里,我喜欢数落新浪的很多不是,但我对新浪体育,确切的说,是竞技风暴,却始终存有深厚的感情。

当然,他们也很争气,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是敖明在当家。当年,他还在央视解说二线节目的时候,我有机会和他开开玩笑,问他什么什么时候能熬出名来,他只是淡淡一笑。

今天,他好像依然没有太大的名气,但策划的专题和内容,却再次让我佩服。

军功章先记在敖明身上,万一也有陈彤或其他人(比如页面上显示的杰里)的一半,以后咱再补发。

前几天,panxin跳出来喊了几句口号:无耻、无耻、非常无耻的全运会。非常解气。

昨天,新浪推出了一个专题:十运会十大黑镜头,则针针见血。

说实话,本来我是打算博这个题目的,资料也在随着屎运会的进行不断搜集着。因为我以小人之心,觉得不会有人再愿意当那种锐利的刀子,现在看,用不着了。

中国的体育届,除了足球外,一直给人的形象不错。主要是每隔4年的奥运会,给国人长脸。

虽然很早就有小道消息传袁sir好像出了点儿问题,很早就有人写过《强国梦》、《马家军调查》;虽然也有人说中国的全民健身是假,全民彩票是真,但不看十运会,你就不觉得那些都是毒瘤,而乐观的认为,这都是发展中的小问题。

中国古语中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因此,锦标主义就格外有市场,而且,逐渐发展成为为了锦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

keso昨天讨论了中国IT企业的屁股,其实,中国体育也有屁股问题。

要我说,2008的当务之急不是去美容院,而是赶紧擦屁股。

 

补记:

1、今天这个专题就已经从新浪体育首页藏到后边去了,至于原因吗,我不喜欢猜测。但我坚持认为,这个东西应该不会缺少访问量。

2、biantaishabi对10运会也很感兴趣,今天这个Blog就让我借花献佛送给他。

2005年10月24日

这个KFC,不是吕欣欣的KFC,而是SSS搞出来的。对了,SSS是SeeSunShine的简写,暂时算我发明的了。

SSS定义的KFC=K(Keso),F(方兴东),C(陈彤)。

我觉得,把这几个人拉在一起,说新网战的时代开始了,有些勉强。

Keso,目前是这三个人中唯一保持博客精神的Blogger,他同时也是Donews的编辑。

方兴东,是一个企业的老板,虽然仍然偶尔写一写Blog,剩下的时间外人就不知道干什么了。从这个企业上看,好像回到了实验室,今天搞搞这个,明天试试这个,就个人体会,讨论木子美和1000万美金的人比关注Bokee最近干了什么的人多。

陈彤,每天忙着执行,可能还有点粗暴。不过,他目前所做的一切,还是基于他的一贯信条:海量、快速。用同样的方法论,证明不一样的命题。

如果说战斗,F和C之间倒是有些局部摩擦,可惜,F和C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C只是把新浪的一贯作风放到了Blog2.0上,就杀得F有举白旗的欲望,从超越者变成了学习者

至于K,似乎并没有在战局中,而是高瞻远瞩指点着战争的方向。

我觉得,这个KFC更像一个小小的生态系统。

K在食物链的顶端,但数量稀少,要想活下去,其实并不容易;C目前是白垩纪和侏罗纪的恐龙,低头吞噬着一切,偶尔抬头看看Keso的方向;F正在进化过程中,不断地试错,一会儿觉得长六条腿比较酷,一会儿觉得两条腿可能更像人类。

我还觉得,这三位,C更像KFC,快餐、标准化、一致的质量标准;K有点奢侈了,法式大餐,好看不见得好消化,但确实有人上赶着来尝,这些食客一个个都人模狗样,穿着三件套和晚礼服。说他们是草根,鬼才信呢。真正的草根只吃陈彤的KFC。或者,QQ和MOP牌的成都小吃。

至于F,比较象我们小区的饭馆,今天是家常菜,明天就变成水煮鱼,招牌换得倍儿勤,可开业的时间还没有装修的时间长。其下场我不说你也知道,明天摇身一变,变成个专卖小商品的底商,也未可知。


2005年10月23日

S5S5的Blog上看见一篇有趣的文章和有趣的图

我想,这种郁闷和控诉好像是每个搞设计的人都有过的。

7、8年前,我一个朋友是搞设计的,而且是苹果的Fans,他当时帮助一家非常著名的企业做网站。这家企业位于湖南。

我的朋友在给企业的老板展示网页的设计,企业的两个兄弟老板之一坐在椅子上,一只穿拖鞋的脚也同时放在椅子上,在观看展示的同时,用手指不断的访问脚趾的缝隙。

当然,展示到关键时刻,这个手指是要指指点点的,不过,我的朋友讲,这个咱可以忍受。

但不能忍受的是,发展到后来,这只手开始和我的朋友抢起了鼠标!

类似行为为什么很容易招致反感,除了s5s5总结的:应该爱好公共或私有财产外(当然,我举的这个例子还关乎于个人卫生),实际上,代表了不同的心态和控制权。

平面设计人员,仔细想想程序员也一样,往往把自己的工作看作一项精美的手艺;而甲方,则偏向把设计人员和程序员看作是一种实现工具。

指点屏幕和抢鼠标,大体上是在争夺对项目的控制权,甚至可以说,双方在试图捍卫项目的走向和成果,用不同的语言来决定谁说了算。

指点屏幕是甲方强势姿态的一种肢体语言表现,平面设计人员或程序员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就只能拿保护财产说事了。希望老板们即使不尊重自己的劳动,也多少应该爱护一下自己的固定资产。

我的工作,有时候是甲方,有时候是乙方,因此,不可避免的,有时我去指点别人的屏幕,有时也要接受别人来指点我的屏幕。不过指来指去,我已经习惯了。

甚至有时幻想着,就这样指来指去,到最后,大家都能练成传说中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

 

2005年10月22日

前几天,写了一篇Blog,畅想Blog的未来,其中我说道,预测未来最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趋势预测。也许,这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对历史比较感兴趣。

但有时候,历史又很奇怪。

人民日报社论: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第一次科学地解决了人民群众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人、历史的创造者,也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力量;人民群众的利益、意志、愿望和要求,从根本上体现了社会发展的趋势和方向。

在这以前,大家普遍认为,是英雄创造了历史。

我也曾见过诡辩的说法:是英雄代表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

但是,茨威格的这本书–《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刻》,告诉我们历史也许是一个个非常偶然的事件,也许是一次次命运的光顾和捉弄,全无规律而言。

这本书更准确地归类,应该叫历史小品,它由七个小故事组成:

 章节   内容   精彩指数
 欧洲人看见太平洋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欧洲人,经历了和南美土著以及自然环境的艰苦斗争,首次发现太平洋。其动力是寻找黄金和财富。  3颗星
 拜占庭的陷落  土耳其著名的索菲亚大教堂为什么从基督教教堂变成了伊斯兰教的圣殿,因为在一系列艰苦、激烈、诡计频出的战斗中,存在一扇没有设防的城门。  5颗星
 滑铁卢一秒钟  不是拿破仑不会打仗,而是拿破仑不会用人。  4颗星
 毁灭于黄金国  成也黄金、败也黄金–加利福尼亚州曾经属于一个人的个人财产,但也夺走了这个人的全部快乐。  5颗星
 连接大西洋  需要尝试几次,才能铺设一条跨越大西洋的海底电缆?如果马可尼的无线技术推出的再快一些?  5颗星
 征服南极  著名的争夺南极极点的比赛故事,一般都是夸奖胜利者的,而茨威格,对失败者给予了无比的关怀和赞赏。  4颗星
 流亡者归来  列宁坐上火车,斯大林迎接,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改变了俄国历史也改变了中国历史。  4颗星

 

这本书引进中国有很长时间了,大概是茨威格的版权保护期到了,这两年很多出版社在重复选题、出版。

希望出版社的这个版本,比我年轻的时候读的老版本,更加花哨了,增加了很多历史图片和照片。因此,不仅我重新温习了一遍,也推荐大家有空看看。

 

2005年10月21日

对于Google Fans来说,这不是新闻。Google打算把整个San Francisco(以下简称旧金山)包下来,提供免费的无线上网服务。

最近,这件事越来越靠谱了。听说,Google已经写了一个方案计划书,寻找潜在的设备和服务供应商。

Google的想法是这样的,这个免费的无线城域网将开放给旧金山所有居民和来访者,当然,羊毛最终还是出在羊身上,Google通过提供位置相关的定向广告获得收益。并且,Google承诺其他ISP可以作为Google的渠道批发商或零售商,再对最终客户出售服务。

当然,Google另一个类似的举动也吸引了很多眼球。这个公司打算利用光纤技术参与国家骨干网,我听说很多次Google Fans们管这个叫作什么黑光纤,但不太清楚这个黑字指的是技术还是Google的意图。

今天为了写这个Blog,特地搜索了一下:

黑光纤是指已经埋在了地下但是并没再用的光缆。美国的黑光纤数量以数千公里计算,但是由于运营成本过高,这些黑光纤很少被使用。

(这是新浪上的一篇新闻。不过你看完今天我的Blog,你会发现它的标题指向很值得商榷)

对于旧金山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更大块的试验田,Google在其加州总部的部分地区,已经建设了免费的无线接入网络。

令我不太理解的是Google采用的技术,仅仅是Wi-fi而已。Google打算建立的这个网络将支持802.11b/g,提供超过1M BPS(bit not byte)的连接速度。

在我看来,Google应该联手Intel,出手WiMax才够新潮够酷。

连我们国家的石景山都知道该玩WiMax了,怎么旧金山还这么老土。 

仔细一想,Google实在狡猾,因为网络免费,可没说服务免费。这个技巧说的难听了,就好像修了一条高速公路,然后等着收过路费。蹩脚的比喻!换一种说法,至少是加油站和服务区吧。

从这个角度上看,就容易理解了,Wi-fi这个东西已经满大街了,别说美国,就是在我们家附近,信号也大把大把的。而WiMax,好像还早呢。

有一次,我的Brother in law(这个还是英文省事,中文=我老婆她哥)来我位于中关村后花园的家来玩。他的工作和无线网相关,于是我给他显摆了一下我在家里无线上网,拿着笔记本每个屋乱窜。他回到车上,取回来一个专门的检测设备,打开一看,至少有5、6个网络信号是我的笔记本没有发现的。欣喜之余,我们都很鸡贼的挨个试了试,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可以免费借用的,结果发现,不愧是中关村的后花园,没一个像Google那么厚道的,都加密了!

所以,Google不仅够Cool,也还真够贼,而我们这些中关村的挨踢人士,除了鸡贼以外,也就剩下花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