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著名Blogger and 斗士(注意没牛)安替决定开始英文博客

虽然有些人不以为然,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不光是新闻战线,各条战线都应该涌现出像安替这样的Blogger,把中国的真相在世界范围内更广泛的传播。

可惜,我的英文没学好,更准确的说,20多岁了才开始自学英文,而我的第一外语,русский яэык也全忘了,否则,我也真想用外文博一博。

上周5,我还和刘老大、keso说起类似的话题:关于风险投资、跨国企业如何理解中国IT状态。我记得当时我表达的意思是:外国人对实际情况一知半解,而在中国和外国之间的洋买办没起好作用。

当然,我的观点有些过于简单,深入地探讨,还有一个文化问题,一个强势与弱势的问题。

我不是最近才有这样的想法,8、9年前,我接受过一次德国明星杂志的采访。呵呵,德国明星周刊,就是木子美上封面的那个。

 

当时我和那个说英语的德国记者聊得还算投机,在讨论完了约根和舒米之后,我代表中国人民正告他:我认为中国人渴望了解世界,也肯花时间花精力去认识世界,而世界对中国则不太友好,老是用有色眼镜和标签看人。

采访内容发表后,中间人始终没给我杂志样本。这也无所谓,因为最后只字没有提到我,但提了一些我的朋友。后来,我在中网MUD中当巫师,恰巧有一个玩家是身在德国的留学生,不知怎么搞得,一来二去的聊起来这件事,他最后居然在图书馆找到了这篇文章,并翻译成了中文:

入网之龙 (The Dragon Goes in Net)

计算机工业正在蓬勃发展。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地面。在中国的政府还在尝试控制数字革命的时候,那些新兴企业家和地下黑客已经早就开始享受新的自由了。

一个寒冷的冬日。在北京白石桥路的一个网吧前面蹲着一个男人,正在不停地往他冰冷的手里哈着热气.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自行车修理摊。一个气筒,一些修补的工具,表面结了层薄冰的一盆水。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拖着一辆装满煤球的手推车从他身边蹒跚而过。

就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宽大的玻璃窗后面,一群身穿牛仔服的年青中国人正坐在计算机 之前。网吧里面即舒适又暖和。墙上挂着莫奈,达利和 Cezanne (画家名,不知道怎么翻译) 的复制品。酒吧小姐正端送着北京最好的 Cappuccino (一种意大利的咖啡,我不知道中文名字)。 这里的价格是每小时30元,高于一个中国工人每天的收入。

王键(Wang Jian),25岁,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了。“Internet 是我生 活 的全部”,他说道。王建是 一个网虫。他在大学里学过计算机 ,现在在帮助在中国的西方公司设计他们的网页。 “我第一次上网的时候,是我生活 中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我坐在我在北京的小屋里,突然和纽约连上 了线,似乎能够感觉到,在那边还有着一个和我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 着,很快在屏幕上出现了他的电子信箱。里面有着从旧金山,台北, 巴黎,洛山矶,吉隆坡的来信。信的内容从就业机会,婚姻问题,世界游泳锦标赛中服了兴奋剂的中国运动员到结婚 典礼无所不包。“Internet 使我深深地感觉到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和其丰富 多彩,”他说道,“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但是却丝毫不能改变这里的现状。”

在他的屏幕上先是闪过一对正在做爱的男女,卡里福尼亚的一个同性恋俱乐部的论坛(Newsletter),路透社的关于美国总统绯闻的最新报道,然后是 New York Times 的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最新社论。 他说:“以前我经常去 New York Times 和 CNN 的主页。可是我现在觉得老是从国外的新闻社来读 在中国发生的事, 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虽然我可以这样,可是大多数的中国人却不可以。”

#############################

在中国,不仅仅能够读到,看到和听到政府的官方报道的人数每天都在不断增长。而政府却在大力支持这个趋势,是现在中国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之一。

三年以前,中国只有不到 3000 台和 Internet 联网了的计算机 ,现在是 620 000 台。根据官方的计划,在两年以内,这个数字将达到四百万。计算机商店和多媒体柜台正在不断创造销售记录,价格在前两年之中几乎跌了一半。去年一共出售了三百万台计算机,相对前年增加了 40% 多。一台比较好的计算机 现在只要不到 5000 人民币(相当于 1100 马克)。“计算机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王建解释道。

中国现在有 20 多个计算机杂志,每个销售量大的报纸都有自己的 Internet 专栏。电视里的计算机节目是最受观众欢迎的节目之一。中国政府把 1996 年命名为 “ Internet 年”,并把全国联网作为五年计划 的重点任务之一。

去年 12 月, 政府宣布了新的网管条例。那些在网上传播黄色图片和诬蔑政府言论的人,将要被给予高 额罚款和有期徒刑的处罚。“不过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中国有人因为计算机 犯罪而被遭到起诉。” 王建说道。

不过总地来说,新的管理条例使得上网更为容易。以前每个网上的用户都要到公安局登记,现在只要在任何一个 isp 填一张表格就可以了,几个小时以后,通向整个世界的窗口就打开了。现在每个月的用 费是 300 元(相当于 60 马克),是以前的一半。这个数目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城市里的中国 人,是可以承受的了。

#############################

中国就要上网了吗?这样一个为了使自己不受外来势力影响和异族侵略而修建了万里长城的国度?这样一个始终反对任何类似西方民主改革的,并且把不同政见者送入劳改营的国家?象 Internet 这样一个强调开放和透明的媒体,怎样才能和一个正是反对这些观念的专制政权融为一体呢?

“我们对于 Internet 的意见到目前还没有完全统一,”赵松(Zhao Sung)承认道。他是中国政府制定 Internet 管理条例和法律时的高级顾问之一。在他吃午饭的一家餐馆,我们采访了他。餐馆吵闹而拥挤,闻上去充满了一股鱼和烤鸭的味道。许多桌子上面摆着冒着蒸气的装满小吃的竹编蒸笼。

“刚开始的时候,政府是担心 Internet 的。科学家,知识分子,经济家和商人最后使得政府相信,中国 需要 Internet。”赵松一边说,一边烦躁地跷动着腿。一切对他来说都太慢了,无论是那个他不断催促 的慢腾腾的侍者,还是那些“恐惧一切他们控制不了的事物的官僚们”。36 岁的他曾经读过计算机 专业,是属于那些视野不仅仅终止在长城城墙上的新一代中国人。他提到不同的部门对于管理 Internet 职权范围的争吵,谈起那些赶不上技术发展潮流的官僚们。

“幸运的是,我们的最高层领导看出来了,我们国家不能再次错过一次技术革命”,他说道,“在 15 世纪,中国所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三个世纪以后,西方却几乎瓜分了中国。不是因为我们民族懒惰, 或 者没有进行英勇的抵抗。只是因为我们闭关自守,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 潮流。如果我们这次再错过 ,那么我们将永远地失去赶上的机会。”

####################

曾经受过西方教育的他以不屑一顾的语调谈起那些封锁 Internet 的尝试。在国家安全部里的那些新闻检 察官们坐在计算机 前面,试着从信息的巨流中挑拣出那些对于他们来说 反政府反革命的言论。对于 由旧金山的一些华侨 组织通过电子邮件传播的“隧道”杂志,官方几乎没有能力采取任何控制措施。

美国的“Time”杂志或许可以封锁几天,可是人们照样可以阅读“Newsweek”。今天关闭的网页,明 天或许就又被打开了。“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正式的或非正式的标准,”赵松猜测道,“那些新闻检察官只不过是安全部门用来做摆设的。任何以为能够封锁 Internet 的人都是白痴。”

如果没有计算机和网络的工具,这个拥有 12 亿人口和 22 个省(注:记者的错误)的巨大国家在今后将 很难治理。为了方便行政管理,360 个国家企业和那些管理它们的国家部门将在这个五年计划 之中实现联网。

只有中国的经济每年以 10% 的速度增长,才能防止大批人口的失业和社会 的动荡。“只有继 续进行市场经济 的改革和充分利用计算机所提供的高效率才能达到这个 目标。”赵松相信, “比如说,为了保持竞争能力,我们应该让全国的销售系统互相挂钩。只有让它们实现联网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另外政府也希望出现一个繁荣的计算机工业。总部在北京的 Legend 集团现在已经成为 亚洲的第八大制造商,国产计算机已经占了全国销售总量的 60%。

“经济上的利益使得所有政治上的顾虑都相形见绌。”曾(Edward Zeng)说道。他是中国计算 机方面的先驱之一。今年 35 岁的他曾经在北京学过计算机专业,1989 年 出国去了加拿大,在 1995 年又返回了中国。“在当时的美洲我看到了那场中国也即将要面临 的计算机 革命。”他说道,“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今天他拥有 6 个网吧,有 100 多个雇员。到 2000 年,他拥有的网吧数将会达到 100 多个。他的 SparkIce 是北京的 40 多个 isp 之一。 目前还没有赚到钱,他承认道。“但是这没关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为数不多的中国黑客已经率先进入了数字世界。对他们来说,和世界联网的梦想已经变成了现实。他们在过去的两年中形成和发展了自己的准文化 体系, 这种情况在 1949年的中国以后是几乎没有先例的。

黑客中的明星之一是老马(Lao Ma)。没有几个人能象他那样巧妙地在 Internet 的迷宫中找到方向。
现实中的他是一个洞穴人,计算机是他和他的周围世界进行联络的主要手段。当我们在傍晚拜访他的时候,他刚起来。“一直到今天早上 7:00 我一直在网上。”他一边说,一边揉着眼睛 [足及] 拉着拖鞋 走进厨房去煮咖啡。他的洗旧了的牛仔裤松散地挂在他的膝盖上,蓝色的衬衫上满是污点。披肩的头发被他扎成了马尾鞭。“Internet 改变了我的生活,他说道,“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我的女朋友,找到了我的住房。如果我下次再找工作的时候,我也会 首先在网上找。”

老马靠打工为生。一会儿帮助美国公司设计他们的商业主页,一会儿为国内的企业编写数据库。他总是白天睡觉,晚上在计算机前面渡过,因为那时线路不会很拥挤,当新的软件将会 很快。这种生活规律上的变化,就在不久以前还不太可 能。因为那时党对个人私生活 的控制一直 进入了最小的细节。

老马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卧室。计算机就摆在床头。旁边是一个堆满了烟头的烟灰缸。角落里面躺着空的可乐瓶和啤酒罐,桌子上面是一瓶半满的 Chianti 酒。他嘟哝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就坐到了计算 机 前。先看了看他的聊天室。“龙”在那里,还有“尼姑”和“可爱的姑娘(Pretty Girl)”。 “我们自己给我们取了绰号”,他说道,一边输入了一句:“我刚睡了起来。”

他们管他叫“浪漫的黑客”,他是那些最早拥有个人主页的人之一。 从那里他为大家提供自己写的诗和 最新的软件。那些都是他从 Internet 里面弄到的,合法地或 非法地。我存了有 700 多个程序,“并且为此没有花过一块 钱”。他兴奋地说。这种兴奋不仅仅是一个黑客对自己能力的自豪。它是出于摆脱了权威和制度控制的喜悦。“Internet 意味着自由”,他说道。“不仅仅是政治上的。”马先进入了 CNN 的主页,然后又尝试进入 Playboy,服务器今天没有回应。看来检察官封锁了这个渠道。他 狡诘地一笑。手指敲动了几下之后,他的屏幕上面开始有了反应。“有很多的道路可以通向目标。我试了试另外一个服务器。”屏幕上的 Nasty Girls 正在向他问候。

(以上是原汁原味的翻译,没作任何修改)

快10年了,我相信仍然有不少外国人,依然还是以这种视角看中国呢。不过,你也应该看出,我们GFW的巨大进步,嘿嘿。

当然,即便我们都已经有所进步,我觉得多交流交流也没有坏处,例如,前面我们提到的约根和舒米,当时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知道:

约根=克林斯曼;舒米=舒马赫。

今天,约根已经是国家队的教练了,而舒米,该回家休息休息了。


15条评论

  1. 大声的说出来确实重要,比表情、眼神儿直接多了,也更准确…就像妳觉得某人要更努力些不能只给个无奈或期待的表情,要直接告诉她,再不聪明些会被妳理解为她这个人狠笨…效果完全不同…激励有时来源于挫折…

  2. 真的是八、九年前接受的采访嘛?

  3. 老白大哥:

    哪段是说你的?迷糊。

  4. 总部在北京的 Legend 集团现在已经成为 亚洲的第八大制造商.

    现在人家是lenovo了,还端了ibm的thinkpad的炮楼

    他的洗旧了的牛仔裤松散地挂在他的膝盖上,蓝色的衬衫上满是污点。披肩的头发被他扎成了马尾鞭。

    应为“马尾辫”,呵呵。

    同看全篇,laobai是个大牛人啊……

    语言的重要性,也许还表现在那个诺贝尔文学奖吧

    呵呵

  5. 呵呵,我也和你一样,英语自学,第一外语是俄语,和其他人一比值,明显缺乏竞争力。

  6. Cezanne塞尚1839-1906,出生于法国的普罗旺斯地区。印象派画家里的大牛。

  7. 一个寒冷的冬日。在北京白石桥路的一个网吧前面蹲着一个男人,正在不停地往他冰冷的手里哈着热气~

    这个一定是白老大啦~哈哈~

  8. 呵呵,果然在那文章里看到熟人

  9. 普通老外,政客都喜欢看这样的文章,要照你说的写,他们的读者会不感兴趣,政客也觉得无聊,杂志发行量可能上不去。

  10. 恩,到我俱乐部来学英语吧.

  11. 世卫:全球爆发大规模禽流感疫情已不可避免

    俄罗斯19日证实莫斯科以南暴发禽流感新疫情后,德国政府马上宣布,最慢本周六起全国的家禽都必须入笼饲养。在罗马尼亚、土耳其等国证实出现禽流感后,联合国19日警告指出,非洲地区也可能暴发疫情。

    新华社报道,土耳其、罗马尼亚、希腊,马其顿、俄罗斯,欧洲现在担心,下一个发生禽流感疫情是哪个国家?10月19日,泰国和印尼又分别4人感染禽流感,其中一人死亡。如今整个欧亚大陆现在闻禽色变,WHO世界卫生组织再次警告,全球大规模蔓延流行禽流感将不可避免。

    更多讯息请订阅动-态-网:

    给d_ip@earthlink.net发一个电子邮件,10分钟内会收到回信,拿到几个IP。

    http://W%38.youpaynow.com

  12. 世卫:全球爆发大规模禽流感疫情已不可避免

    俄罗斯19日证实莫斯科以南暴发禽流感新疫情后,德国政府马上宣布,最慢本周六起全国的家禽都必须入笼饲养。在罗马尼亚、土耳其等国证实出现禽流感后,联合国19日警告指出,非洲地区也可能暴发疫情。

    新华社报道,土耳其、罗马尼亚、希腊,马其顿、俄罗斯,欧洲现在担心,下一个发生禽流感疫情是哪个国家?10月19日,泰国和印尼又分别4人感染禽流感,其中一人死亡。如今整个欧亚大陆现在闻禽色变,WHO世界卫生组织再次警告,全球大规模蔓延流行禽流感将不可避免。

    更多讯息请订阅动-态-网:

    给d_ip@earthlink.net发一个电子邮件,10分钟内会收到回信,拿到几个IP。

    http://W%38.youpaynow.com

  13. me too。第一外语是俄语,已经字母都不会拼了。英语呢,自学,已经过六级了,但说和写一直还是不行。呵呵,苦恼ing

  14. 呵呵!!!!!!!!!!

  15. 看来我也学习英语了 呵呵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