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

今天,是公元2005年的最后一天,从历法角度上说。

其实,天这个时间度量单位,也是一个历法概念。无论如何,时间总是延伸的,看不见摸不着的陪伴着你我。

每到辞旧迎新的时候,人们喜欢回忆、喜欢憧憬,喜欢使用某一个具备特定含义的时间点作为人生的里程碑、思想的加油站。

古埃及有句谚语说:“人类惧怕时间,而时间惧怕金字塔。”

这句话用来描述金字塔的古老,目前公认的金字塔建造时间是公元前3000年左右。前几年,中国搞了一个夏商周断代史,勉勉强强把夏朝的历史推进到公元前2000年。而在这之前,我们的可靠历史从西周共和元年开始,即公元前841年。

无论我们怎么丈量历史,计算长短,时间面前,人人平等。人类面对时间,需要思考,但更需要行动。或者,我更愿意说–需要选择。

选择什么呢,选择快乐。

人生快乐指数=你拥有的金钱/你的欲望

对这两个变量的追求和内省,以及他们之间的平衡,就是你人生的全部工作,也就是你所有时间里要做的事情。

因此,无论是2005,还是2006,本没有区别,区别在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太阳照样升起。

也许你愿意选择挑战时间,想给历史留下金字塔,那么我只能说你是一个英雄,你希望用你今生的努力换回历史的光芒,这种选择,多半是不快乐的。但有一种悲壮的美,有一种世世代代被崇拜和敬仰的自豪感。

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打算仍旧选择快乐。并希望上苍保佑我快乐,每一天。

而对我的读者们、朋友们,我想说:尽管我能力有限(尤其是和上苍相比),但我依然真诚的祝福你们快乐,同样是每一天。

2005年12月29日

近日读三联,看到尚进的一篇文章,采访IBM全球副总裁,其中提到了1997年IBM深蓝计算机和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的世纪人机大战。

虽然尚进的这次采访疑似公关稿,但这篇文章让我回想起当年我特地还为这个事情写过一篇反响不错的文字,本来想找出来炒炒冷饭,结果发现8年前我和我的文字还是很幼稚的。犹豫再三,我决定还是不拿出来现眼了,而是推荐一本我去年读过的好书–《旷世之战–IBM深蓝夺冠之路》。 

IBM投巨资研究国际象棋,从公司行为上,是为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做广告,但具体到全身心投入这个项目的人,都有一个大算盘和一个小算盘。

大算盘是哲学意义上的,即计算机的发展是否可以具备人的智能。当年图灵定义了著名的图灵测试,用作判断计算机是否具备智能的标准。这个测试是这样玩的,你准备一系列的问题,询问被视觉屏蔽的对象(可能是一台计算机,也可能是一个人),如果你不能通过回答分辨出回答问题的是计算机还是人,那么标志着这个计算机具备了人工智能。

这个很简单的游戏为人工智能定义了一个高不可攀的标准。因此,人们需要渐进的接近和发现人工智能。最终,国际象棋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切入点。

因此,小算盘就是通过国际象棋对弈程序,挑战当时所向披靡的卡斯帕罗夫。定义为小算盘,使因为尽管计算机能够下棋,但仍然不能说计算机具有人类的智能。尽管计算机可以战胜象棋大师,但它离通过图灵测试的标准还差很远。但是,象棋是为数不多可以相当准确的衡量参与者智力水平的游戏,尤其是,当时的卡斯帕罗夫,已经近乎超人,在人类这个范畴领域内没有对手。

我不是人工智能专家,据我的知识和理解,国际象棋对弈程序还不能算是严格的人工智能,它主要是基于资料库的一系列选择算法,当然,有一些初步的自学习能力。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抄书如下:

对于科学家而言,挑战演变成如何从数不胜数的象棋走步次序中快速有效地检索,同时找到最佳的走法。在象棋的典型位置大概有近30种走法。对于这30种方法的每一种走法都有近30种反应,这就使得任何一方的一次走步都将产生900个不同的位置。为了使计算简便将这一数据圆整为1000,我们发现任何一方向前看两步将是1000乘以1000,也就是将近一百万次。这可以被形象化成一棵树,树根对应给定的位置,树枝对应由可能的走步产生的从给定位置衍生的30种可能位置。从这30个一级位置衍生的后续位置对应的树枝称为第二级,以此类推。

为了以世界冠军级的水平下棋,计算机必须找到最佳的下棋路线,大约为12级深,这一路线后来通常被称为延拓原则(principal contiuation)。认真看一下就会看到这将检索1,000,000,000,000,000,000个位置,这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数字。此外为了解决战术上的复杂多变,计算机必须对这些位置进行更深层次的检索。这一数字,使得这个任务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完成。但是由于采用了通常认为是美国的John McCarthy和前苏联的Alex Brudno发明的α-β算法和在巨大的存储表中存储信息,象棋程序可以放心地忽略大部分位置。然而剩余位置的数字仍然是个天文数字。

《旷世之战–IBM深蓝夺冠之路》用了一半的篇幅,介绍了人机对弈的发展历史,特别是为深蓝项目作的各种准备工作。书的后半部分,则详细介绍了深蓝和卡斯帕罗夫的6局对弈过程。

如果你还是一个国际象棋迷,那么更不应该放过这本书,它用100页的篇幅记录了人机大战历史上的一些著名棋谱。

如果你觉得这些内容过于严肃,书中还专门有一章节收录了当时登载在美国媒体上的漫画,十分有趣和睿智。

如果说,当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是IBM的一次成功广告,是计算机人工智能研究历史上的一次里程碑,那么这本书,可以看作对这次事件的忠实记录。

利用这本书,你可以深入了解人机大战背后的故事和技术,从而展望人工智能的未来,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2005年12月28日

Web2.0这个概念算是流行了,但是,天天有人让我解释什么是Web2.0。明里是表示谦虚、好学,实际上是讽刺我以及鼓吹Web2.0的人乱造概念,混淆视听。

其实,Web2.0也不是我发明的,是美国人闲着无事搞出来的。对Web2.0的基本定义,是他们在一次沙龙中提到的。keso在今年5月份进行了报道,并提供了专题PPT下载,但好像看到的人并不多。

感兴趣的可以去keso的页面下载ppt自行学习,herock则提供了一个中文翻译版本

即使看了PPT,仍然需要进一步解释,我不是Jim,但我打算扮演一下Jim,针对最核心的这张PPT,做一下书面发言。这张PPT主要通过Web1.0到Web2.0的一些趋势变化,试图说明什么是Web2.0。

  • 模式变化:从读到写

Web1.0的代表是门户模式,由专门的编辑和作者创造内容,互联网的用户主要扮演阅读、获取信息的角色,而Web2.0,互联网的用户更多的参与到内容提供和创造,在Blog领域和Wiki领域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 主要内容单元的变化:从网页到“帖子”/“记录”

这个变化主要是强调,Web1.0的网站内容构成一般以页面为基本元素,而Web2.0以更小的信息单元构成。这里的原文Post和Record,翻译成“帖子”/“记录”就比较难理解了。如果看原文,这两个单字的引申含义包括:
1、信息单元是可以动态发布的,如一篇Blog
2、信息单元是可以交互的、如支持评论、回复、TrackBack
3、信息单元进一步趋向格式化,例如对RSS Feed的支持、例如Google Base

  • 状态变化:从静态到动态

这里说Web1.0的内容是静态的,并不是指Web1.0信息更新不及时,而是强调Web1.0的内容缺乏足够的互动机制以及通过互动机制产生随时变化的新内容。

  • 阅读工具变化:从浏览器到浏览器/RSS阅读器/其他

Web1.0的网络用户,只需要使用浏览器标准的页面浏览功能,而Web2.0,由于RSS的支持,除了浏览器,可以使用更多的阅读工具,例如RSS阅读服务(BlogLines、gougou),RSS离线阅读软件(周伯通、点点通)。至于那个其他,我们最近也可以看到很多类似个人门户的东西(live.com),甚至是邮件客户端(FoxMail)支持RSS浏览。总之,不要狭义的把浏览器理解为那个Windows窗口,而是他的内容呈现机制已经发生了变化。

  • 体系结构变化:从客户服务器到Web Service

这是一个技术变化,如果准确知道Web Service的定义,甚至能够区别SOA和Web Service的关系,相信都是技术人员,因此不进行过多解释了。简单的对普通用户讲,从Web1.0到Web2.0,体系结构将更加灵活,系统设计和程序开发人员可以将一个服务划分为更小的功能单元,通过标准的程序接口进行排列组合和联系,甚至访问其他程序人员开发的服务。

  • 内容创建者的变化:从网页编写者到任何用户

Web1.0下,传统网页的制作需要网页编辑技巧、FTP上传技巧。后来,有了内容管理和发布系统、模版技术,一些网络内容编辑也可以参与到内容创建活动中了。而Web2.0,以Blog和Wiki为代表的内容创建,则不需要任何技术参与和流程控制。

  • 主导者的变化:从极客到大量业余爱好者

Geek,一般理解为对某一领域非常精通,具备深厚造诣的人。Web1.0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Web2.0降低了话语权的门槛,使更多人有发言机会并从而影响舆论走向。

 

尽管对这张PPT进行了解释,但我和你一样,认为WEb2.0仍然不能成为一个完整、圆满的定义。不过,Jim在这个PPT第一页中,已经开宗明义的写到:“It’s Hard to Define, But I Know it When I See it…”

翻译(意译)过来就是:虽然很难定义Web2.0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变化,因此,我知道他已经存在

同理,如果你和陈彤一样,认为Blog不过就是BBS,那么,Web2.0也许就真的不存在了。

2005年12月27日

如果问一个外国人,互联网能够让你联想到什么饮料,多半会是咖啡。再聚焦一点儿,无线上网让你联想起什么,多半还会咖啡,而且是星巴克的咖啡。

但以后,如果你在网吧里问孩子们,今天你喝了什么,很有可能的一个回答是“传奇”。

盛大再一次显示了这个企业不同的思路,它决定进军饮料行业,和大庆的一家食品公司联手推出名为“传奇世界”的饮料。按照新闻稿中的介绍,这种饮料还不是普通饮料,很有可能是一种功能性饮料,据说可以“有效缓解网络人群的健康状况,促进新陈代谢,提高免疫力。”听上去像是盛大红牛,只是不知道是否可以让消费者象玩游戏一样上瘾。

不过,盛大的这个新颖创意好像并不新颖,就像传奇要和魔兽PK一样,将来的“传奇世界”也要和可口可乐一争高下。

不知道盛大推出饮料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市场宣传,似乎给人的品位略低,如果是多元化,我真看不出推出一种饮料对一个网络游戏厂商的价值何在?

其实,如果真的要由网络公司生产饮料,我最看好新浪。新浪应该和养生堂合作,推出新浪天然水,仍然采用农夫山泉的思路,选择天然水源,如千岛湖、长白山,创造一种健康、时尚、回归自然的品牌风格。

类似的,Donews可以和红牛合作,QQ可以和蒙牛酸酸乳合作,网易可以和康师傅茶饮料合作,就是搜狐有点麻烦,这个品牌恐怕很难让人联想到饮料。如果装在瓶子里,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某种化妆品。

2005年12月26日

相关链接:

http://forum.xitek.com/showthread.php?threadid=337326

年底了,娱乐气氛很浓,因此八卦一下。

其实不是我八卦,而是我发现时尚类杂志已经把目光投向了Web2.0创业中的新青年,与其让他们八卦,不如让我们自己八卦。自己娱乐自己,才是web2.0的精神。

据我所知,这张图片将用于2006年1月份出版的时尚先生,尽管其中还有一位不是先生。

而这一张,将用于《魅力先生》个人品牌志的封面。

 

第一张照片中的出场人物:(从左至右)
1、淘宝网站香港米兰店老板娘-达贝妮
2、Web2.0棋手Donews主编keso
3、douban网站创始人阿北
4、反波播客平客

第二张照片的出场人物:
feedsky创业合伙团队:吕欣欣和邢勃(从右至左)

点评:

  • 达贝妮
  1. 这个名字起得不好,老让我想起某个女士皮鞋的品牌,香港米兰店的名字也很俗,是借用香港的一家二手店铺的命名。
  2. 达贝妮的形象还算不错,我看到有人把她的这次亮相评价为外星人。
  3. 尽管达贝妮宣称不再经营淘宝店铺,但她也已经成为了网上练摊的一种旗帜,今天,在淘宝上简单搜索一下,以“米兰”命名的相关店铺有170家。但其实,达贝妮的生意方式更适合作为Ebay意趣的代言人。
  1. keso的身高不仅使他成为这张照片的焦点,也暗喻着他的灯塔地位
  2. keso最近疯狂迷恋到处拍照,因此手里的道具看上去满真实,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我负责报告Web2.0的一切
  3. 在Web2.0中,keso从事的最基础、最简单的行当–Blog,但是它的Blog写得非常成功,也把自己的Blogger地位提升到极致。
  • 阿北
  1. 我怀疑达贝妮怀里抱的苹果笔记本是阿北的(尽管Royal和我作为摄影爱好者,都认为那个笔记本曝光过了) 
  2. 大家公认这张图片中,阿北是标准的白领形象,而不是他在douban里的土匪Logo
  3. 阿北的douban是目前web2.0中大亮点,图中蓄势待发的形象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
  • 平客
  1. 以平客的形象作为反波的代表显然要比以飞猪的形象作为反波的代表会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
  2. 平客的形象和keso一样,被称为艺术家
  3. 平客的头型很怪异,但我估计脑后共鸣(京剧里好像叫脑后音)一定很好,这可能是一个播音员的天生材质
  • 吕欣欣
  1. 吕欣欣留着一个土匪的胡子
  2. 吕欣欣和他的创业伙伴被Superlover指出,都需要锻炼身体了
  3. 不知道是吕欣欣还是摄影师为他们选择的这个背景,就我看来,吕欣欣从事的Feed托管业务,应该给人一种更阳光、更白领、更可靠的成功形象,现在的背景换成土豆的王微更合适

这里还剩下几位,我就不八卦了,有兴趣的大家可以一起来玩,他们是:

  1. 土豆的王微
  2. 新闻斗士安替
  3. 狗狗的李学凌 
  4. 多背一公斤的安猪 
  5. 中文Wiki管理员时昭
2005年12月25日

昨天,牛角尖在Blog里对比了donews和新浪的访问量,最后一段,话题一转,谈到了“割裂的人”。

我没仔细看老牛是支持Web2.0造成“割裂的人”还是Web2.0能够消除“割裂的人”,但我知道,老牛说大家只知道IT的keso,恐怕不太准确。

在Flickr中,如果用keso作为TAG,可以查询到54张图片,当然多数还是keso在IT场合的照片,但也有keso的艺术照和keso家里的照片。不过,我原来印象中还应该可以搜到keso家的狗,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

顺着其中的一张照片,我又发现wiki中的keso。

仔细看了看,wiki中的keso词条是SeeSunshine编辑的,我想keso一定要感谢一下SSS,第一是帮keso扬名;第二是没有暴露keso更多的隐私。

当然,前一段一个专门打劫隐私的网站,能耐也很大,据说是把5460的数据搞到了手,结果让panxin很郁闷,因为他从小学到大学的轨迹一览无余。

tag、wiki,这些都是web2.0的关键元素。既然Web2.0强调内容都是用户产生的,那么隐私的存在就不可避免。搜索引擎,无论是功能强大还是别有用心,把这些个人信息抓取到一起,就会造成隐私泄露。当然,从另一个角度,可以说让你发现事实的全部和真相。

我今天不打算讨论搜索引擎可以搜索到个人信息是否属于作恶,只是想说说“割裂的人”。

过去,了解一个人确实很困难,古语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搜索引擎+web2.0,似乎将把每个人的信息放在聚光灯下。当keso和刘韧在上海酒店里遇到同样写Blog的酒店信息维护人员,刘韧语重心长的对keso说,千万别干坏事。

老牛相信未来的技术能够解决“割裂的人”,我想说,即便是今天,这个技术也已经存在了,只不过老牛没有我这样阴暗,专门窥视别人的家底儿。

2005年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也就是传说中耶稣基督诞生在马厩里(也有说是羊圈的)的纪念日。因此,首先祝我的读者们洋节快乐。

A merry Christmas to you!

洋文化的入侵已经成为事实,比如情人节、圣诞节,今年甚至连感恩节都有人写博感谢生活了。

洋文化的入侵既是文化现象也是经济现象,节日经济是比较学术的说法,通俗的说,就是号召大家再找一个机会花钱,多多消费。

今晚上,大北窑、朝阳门一带的高档宾馆,一定会提供从三位数到四位数的烛光晚宴、并且爆满;北京数量有限的几个教堂里,除了已经是老头老奶奶的善男信女们,也一定有一大帮10几岁的孩子想混进教堂看看稀奇。

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文化入侵的趋势不是在WTO开会时搞搞游行、打砸抢几家麦当劳就能阻止的。尽管上了一点年岁的人看不惯,也只能默默承受。而且我觉得,这些上了一点年纪的人,至少应该对那些盼望着今夜飘点雪花的小女生的浪漫心情,存有一番欣赏、欢愉之意。(果真是圣诞节,连这句子也写得过分西化了)

当然,如果你把洋文化的流行看作洋鬼子的一次文化侵略,那么一定没有我所说的浪漫心情,但我觉得也大可不必过分郁闷。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文化也开始逐渐反渗透。

据我所知,每年春节,美国政府也开始弄个发言人出来恭贺新禧了,更不要提唐人街上舞狮和舞龙表演。

昨天在5G,我们讨论到一个让中国互联网人聊以自慰的现象: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还没有哪一家跨国公司可以横扫中国市场。Yahoo败给了新浪,Ebay输给了淘宝,Amazon即使买了卓越也仍然干不过当当,当然,还有无数调查和报告显示,中国搜索市场百度仍然大于Google。

欣慰之余,我真的盼望中国的这些互联网企业,心中存有更高远的志向,打回美国,走向世界。只是不知道,他们能否承担起民族荣耀这份沉重的感情。

目前看,豆瓣阿北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努力和进攻

2005年12月23日

在Donews5G的每周新闻评论会上,讨论过很多次恶意插件。目前,最简单的抗击恶意流氓插件的做法,是安装一个反间谍软件。这个软件是微软免费提供的AntiSpyware。

微软官方下载地址在这里。 

新浪网提供的中文使用说明在这里。如果愿意阅读英文,官方网址在这里

我认为,现阶段,每个人的计算机中都需要三种工具软件:个人防火墙软件、防病毒软件、反间谍软件。

目前,微软操作系统中已经提供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防火墙软件,在下一版中,即Windows Vista,Antispyware也将成为操作系统内置功能。有传言说,在Vista之前,Antispyware还将更新一个B2版本,但无论如何,如果你没有安装任何反间谍软件,我建议你立即下载antispyware B1,并开启实时保护。

这个软件到底有多重要,我只想说,antispyware是目前微软官方网站中下载次数最多的一个软件,超过MSN Messenger。

特别提示:
此文谢绝采用firefox、linux等软件的用户在回复中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