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0日

Blog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可以持续的探讨一个问题。传统文章,那种10个大(一)(二)(三)(四)加若干小ABCD的议论文,是希望毕其功于一役,我越来越觉得没有生命力了。无论对创作者还是阅读者,都是一种折磨。因此今天的Blog,是对前天文章的补充说明。(顺便广告一下,由于laolu又提供了新的数据,明天,我将对昨天的文章进行修补。)

前天,我写了《给别人打分》。但还有很多人在回复中争论的是Blogger排名问题,其实我的本意并不是社会化的Blogger排名,而是老华指出的:我的目的在于实现一种个人知识管理工具。也就是说,这种打分和排名只是我自己可以见到,目的也是我自己使用。当然,老华认为如果这个数据能够社会化,也会对Blogger社会化排名产生意义。而且,他更强调社会化,认为我的打分需求只是少数人的特殊功能要求。

昨天,未完成更专业的总结了《RSS阅读排序与过滤的7种方式》。比较全面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就这个问题再多说几句,管理自己的订阅是一件蛮复杂但很重要的事,我想我和未完成、keso等更加关心这件事,是因为我们把Blog阅读已经当成一种研究性质的事在做了。对于更多的人,Blog阅读还主要是一种新的阅读渠道,如果非要对优秀内容进行管理,使用网摘可能就足够了。

但是网摘这个东西,只能对单一内容进行遴选,而我期望的是一段时间内,对订阅的Feed进行优胜劣汰。那篇文章的回复里,nina以开玩笑的方式说:“能不能不要淘汰我,我已经很努力了,这下又有压力了~~:(”。恰好,据我所知,nina和keepwalking这两人应该非常容易理解我的真实意思。这是因为我们都是传统杂志的爱好者,每年要订阅大量杂志(nina也有可能是零购,但从她提供的照片看上去不象)。由于这种订购方式,所以每到年末,我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要对当年订阅的杂志进行Review,决定明年是否继续订阅或者进行更换。当然,这个时候没有量化手段,依靠的都是印象分。

另外一个可以继续讨论的话题是来自SSS的回复,他那一段英文我看得半懂不懂,当然主要责任在我。他强调的是当前RSS订阅者的规模,造成了服务改善的难度。这个我也深有同感。举例来说,我相信,如果单纯按眼球进行PK,一定会是徐静蕾〉按摩乳〉keso,但我在RSS阅读服务的订阅中看到,结果恰恰是相反的,keso〉按摩乳〉徐静蕾。以gougou为例,keso的订阅人数3800多,另外两个人加起来也没有keso多。当然,keso本身的3800多订阅也不高,这说明RSS订阅方式还远远没有流行起来。 

我想,如果RSS这种阅读方式真的有生命力的话、如果Blogger提供的内容真的有生命力的话,每一个人都将面临RSS Feed的管理问题。这个时候,我的打分想法和未完成总结的7种方式就不会是小众需求了。

最后,那篇文章的回复中,iplinger安德=考拉之就这个问题又引申到了淘宝的打分方式了,我觉得这可能会引出另外一个新话题,关于民主和信用。我对这个问题还没有什么深入的思考,希望能够在近期看到大家相关的真知灼见。 

2006年03月29日

若干天以前,我凑热闹写过一篇关于Blog广告的文章,今天,抽空继续讨论一下。不过,今天再次引出广告这个话题,就不仅仅集中于Blog广告,而是放大一些,谈一谈广告的未来。

远的先不说,我们都知道依靠广告收入,已经托举出了两大门户,新浪和sohu。这些互联网1.0公司仍然是中国互联网的代表企业。而美国那边,最时髦的互联网公司Google,也主要是依赖互联网广告,而且几乎是其唯一的收入模式。

Laolu在三月初,写过一篇Blog,谈到了2005年美国网络广告实现了30%的增长。这个数字,对于已经壮大而仍在成长的互联网公司当然是一个好消息。然而,我突然想到了应该还有这样一个对比:网络广告占整个广告行业的比例呢? 

遗憾的是我没有找到具体的数字,但按照以往的数据和经验粗略估计一下,应该没有超过10%。这个估计有这样一个论据:laolu的文章中说,美国互联网广告2005年收入125亿。而我看到一个数字(Business Week),2005年美国仅电视广告收入一项,就高达600亿。因此可以看出,互联网广告还是个小弟弟。

小弟弟的含义无非是两个,一个是相对还比较弱小,一个就是相对还有比较大的成长空间。

互联网广告的生命力不仅在于互联网这个新媒体的崛起,我一直还认为,互联网广告在技术上具有传统广告无法比拟的先进性。这就是互联网广告可以很好的解决到达率和有效性的问题。

在商业周刊的文章中,提高了另外一个数字,79%。这个数字是说,79%的电视观众看到广告的时候,会选择跳过或换台。而互联网广告,大家的选择更多:可以视若无睹、可以利用各种工具屏蔽。总而言之,商家的广告无法传递到目标受众。

但是,以Google为代表的Adsense等新的广告模式,引入并强化了点击付费的模式。这样,互联网上的广告就不仅仅依赖于按展示效果收费了,而可以进化到按照实际收看和达到影响的结果计算价格。

即便不是点击竞价模式,传统的互联网广告仍然可以依靠访问IP、注册ID、Cookie等技术获得一定的回馈和受众信息,这些技术进步都将在未来的广告界中,对传统广告产生巨大的影响。

反对派人士可能会提醒,新的广告模式也会带来新的问题,比如点击欺诈、恶意竞争排名、无效的浏览和刷屏、包括技术手段对广告的干预和屏蔽等。但我认为,事物总是具有两面性,有利就有弊,关键在于,如何趋利避害。

还是回到以前那篇文章Superlover站在传统传媒出版行业的角度,认为互联网和Blog既然也是媒体,那么先天就应该卖广告。既然卖广告,就需要引入真正专业的技术人士来参与,,而不仅仅是技术人员在此坐而论道。我十分同意他的观点,作为一个曾经掌管过广告投放的非广告人士,我认为,我花钱的目的是为了结果。但现实是,花钱以后,结果并不可知,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看到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未必和我花的那笔钱有什么因果关系。如果要想真正搞清楚这个问题,似乎还要继续花钱,例如广告效果调查。很多时候,大规模的广告效果调查是不可行的,或者,其成本远远高于广告本身的投入。如果真的有越来越多的广告人士了解并充分利用互联网广告,我相信一定会深刻的影响整个广告行业媒体投放的竞争格局。

最后,我想说,既然我们有了先进武器,有什么理由要对其视而不见?有什么理由不去尝试呢?当然,掌握先进武器也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国外媒体往往喜欢给出数字,譬如到2010年,什么东西将达到比例,占有多少份额。我没有任何数据和趋势判断的方法支撑我的结论并给出一个时间表(如果我能,这篇文章就能当报告卖钱了),我信奉的无非是那个自然法则,你可以理解为进化论,也可以理解为三个代表,这就是:具有先进生产力的东西一定会成功。

2006年03月28日

很早都有了这么一个灵感,但一直藏着掖着,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自己用一下。前几天,看到我无比尊敬和敬仰的老华,把那么一大套创业思路都公开了,突然觉得,都是做IT的,怎么自己的素质就这么差呢?

说白了,我这个灵感也和Rank有关,也是针对Blogger的排名(Blogger Rank)。一直以来,大家关注Blogger的排名,考虑都是市场牌价。也就是说,希望根据Blogger的PageView、独立IP访问量、反向链接数、评论数以及TrackBack数等指标,计算出一个Blogger排行榜。老华的大作,不仅对排名指标进行了逐一过滤,还尝试着进行了公式推演。虽然是站在Google肩上,但已经足够高深了。

以我目前看到的排行方式,都比老华说得要简单。新浪就是用页面访问量进行排行,gougou用的是订阅数量,Sohu的Bloghoo没有提供他们的排名方式,但估计也不会很复杂。 

我的想法,比他们更加简单,因为我设想或希望的功能,不是计算市场牌价,而是计算Blogger在我心中的价值。

说到这里,凡是采用RSS订阅方式阅读别人博客的人,一定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举例来说,Keso订阅了大约几千个Feed,我现在一直控制着,也快突破200了。一方面,我们都觉得阅读如此之多的Feed,是一种沉重的压力;一方面,我们又觉得,还有很多好东西被错过了。因此,RSS订阅服务的提供商,应该能够提供一种方式,让我给我订阅的Blogger打分。

一个学期下来,采取末位淘汰,分数最少的Blogger将从订阅清单中被清除。

说白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几乎当前所有的音乐播放软件或好一些的MP3(如Apple iPod)都有类似的机制,你可以查看自己的媒体库,察看每一首音乐听过几次,你给他们打了几颗星。以后,你就有一个List专门收听排行比较高的内容了。

当然,给Blogger打分要稍微变通一下,即针对每一篇文章打分,然后算Blogger一段时间内的总成绩比较科学。

印象中,狗狗做过一个功能,报告长期没有更新的Feed,其目的也是如此,不知道今天这个小招数,他们会不会采用。

其实,如果愿意,这个想法还可以进一步延伸下去,例如,支持双向互动的RSS出现后,每个Blogger不仅可以看到谁订阅了自己的博客,还能看到他给自己每一篇Blog打得分数,这比传统媒体发调查问卷成本还低、速度还快。那时候,Blogger们一定会诚惶诚恐,更加努力的写作,真正实现以客户为本、读者为本。


2006年03月27日

丁丁爱好者们注意了,力荐一本书–《永远的丁丁》。

丁丁是和米老鼠同时代的动漫人物,而且,就技巧而言,丁丁比米老鼠更成功,他刻画了一系列风趣的人物,讲述了一系列奇妙的探险故事、描绘了丰富多彩的世界风情。

《永远的丁丁》是英国人迈克.法尔写的一本图文并茂的图书,其实某种程度上,可以命名为丁丁诞生记。这本书按照丁丁作品的的出版时间,讲述了每一篇丁丁的故事是如何策划的、如何绘制的、受到了哪些时代的影响、采用了哪些图片作为参考和模型、最初黑白版本和后来重新绘制的彩色版本有那些变化。总之,一部长达50多年的丁丁创作史。

丁丁系列列表:

  • 《丁丁在苏联》(国内未出版)
  • 《丁丁在刚果》
  • 《丁丁在美洲》
  • 《法老的雪茄》
  • 《蓝莲花》
  • 《破损的耳朵》
  • 《黑岛》
  • 《奥托卡王的权杖》
  • 《金钳螃蟹贩毒集团》
  • 《神秘的流星》
  • 《独角兽号的秘密》
  • 《红色拉克姆的宝藏》
  • 《七个水晶球》
  • 《太阳的囚徒》
  • 《黑金之国》
  • 《奔向月球》
  • 《月球探险》
  • 《卡尔库鲁斯案件》
  • 《红海鲨鱼》
  • 《丁丁在西藏》
  • 《绿宝石失窃案》
  • 《714航班》
  • 《丁丁与流浪汉》
  • 《丁丁与字母艺术》(埃尔热未完成)

这本书的章节就是按照上述顺序组织的,每个故事用10个左右的页码介绍创作过程和其中的奇闻轶事。其中,我在这里特别想介绍一下的就是《蓝莲花》,这部和中国有关的丁丁故事。

我以前看见过一些介绍,也见过一些原始照片,据说,《蓝莲花》中的一些场景就是按照那些照片画的,尽管如此,我仍是对埃尔热的临摹技术表示钦佩,因为临摹景物很容易,但要保证那些背景上的中国字也方方正正,故事细节符合中国实际情况,谈何容易。

读了这本书才知道,原来这里面有一个中国人的功劳。1934年,27岁的埃尔热认识了同样是27岁在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留学的张充仁。正是张充仁,不仅帮助埃尔热确保中国景物的如实描述,更重要的是,他使埃尔热了解、认识了真正的中国和中国人。于是,《蓝莲花》不仅成为埃尔热作品中,第一部故事情节最完美的一个,而且通过张、通过中国,改变了埃尔热对异域文化的理解和热爱,使得丁丁后来成为全世界共同爱戴的丁丁。

要知道在这以前,埃尔热的创作主要参考的是一些二手资料,因此为后来留下了很多遗憾,比如:《丁丁在苏联》的主题思想,有些过份丑化布尔什维克;《丁丁在刚果》,有些过分美化殖民主义的倾向。

另外,正是因为埃尔热认识了张充仁,了解了中国的实际情况,因此他比更多的普通欧洲人,预见到了日本的野心和中日战争。这篇故事当年刚一面世,还遭到了日本驻比利时外交官的抗议。

更加仍人唏嘘的是,张充仁在帮助埃尔热创造完蓝莲花之后,就回到了祖国。这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战争和文化大革命,两个老朋友之间杳无音讯。埃尔热在50年代又创造了《丁丁在西藏》,主人公之一就命名为张充仁,故事讲述的是张乘坐的飞机在西藏失事,所有人都认张已经死了,只有丁丁坚信张还活着,于是,他和白雪、阿道克船长踏上了营救张充仁的西藏探险之路… …

最后需要特别提一句,这个故事外的故事有一个圆满的结局,1975年,埃尔热终于和张充仁再次取得联系,埃尔热致信张充仁说:“是你让我继马可·波罗之后认识了中国,认识了她的文明、她的思想,她的艺术和艺术家,我仍然专心于《道德经》和《庄子》,这两本书也是你向我推荐的。”1981年,张充仁重返布鲁塞尔,双方都已经是74岁高龄的老人了。后来,张充仁旅居巴黎。

1983年,埃尔热辞世,留下了23部丁丁故事和一部未完成的作品–《丁丁与字母艺术》。而张充仁,不仅帮助埃尔热创造了丁丁在中国的美好往事,自己也成为了中国艺术史上一位巨匠。

 

2006年03月26日

我的朋友板儿砖(这个板儿砖不是那个板儿砖)在他自己的主页上介绍了一个游戏,尝试了一下,有点意思。

我的朋友王乐经常给我上课,教育我什么游戏最好玩,以及中国游戏和西方游戏在技术上的巨大差别,其中一个核心话题是关于3d引擎。 

不过,我是不怎么玩游戏的,所以,也无从比较中外游戏在技术上的差异。但是,今天介绍的这个网络游戏,它既不是2D的也不是3D的,而是基于页面浏览的。玩笑一点儿,可以称作0D。玩这个游戏你不需要下载任何东西,只要登陆注册,然后按照屏幕提示的菜单场景使用浏览器click链接就可以了。

如果要把这个游戏归类,应该算作模拟经营类。每个玩家注册后,拥有一个自己星球。你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在这个星球上从事建设,发展科技、创造帝国。当然,既然是网络游戏,你可以和其他星球结成联盟。由于我才刚上路,因此,只是简单浏览了一下。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主要基于可以发展制造的各种设备),我相信,接下来的任务应该就会包括星际战争和星球间贸易了。

在这个游戏中建造设备,消耗的时间是真实时间,也就是,一个金属矿如果建造时间需要2分42秒,那么当你点击建造以后,你就等着吧。等墙上的钟真的走过了2分42秒,你的金属矿也就建成了。(这个时间,还只是生成建筑的时间。至于金属矿的生产时间,则更加漫长,但这里消耗的时间,是不用在线等的。)因此,如果想让自己的星球有些模样,这个游戏持续的时间,很可能是年为单位。和养宠物之类的游戏有一拼。

我不知道真正的游戏爱好者对这个游戏怎么看,就我个人而言,还是觉得很有趣。首先,我不需要像电子竞技选手那样,每天重复苦练一个工作,用来提高劳动效率;其次,我也不需要在游戏中走来走去,要不然冒很大风险被痛殴,要不然费尽心机去找NPC打宝联机;当然,第三点也很重要,这个游戏目前是免费的,不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去购买点卡。

如果,这种可玩性成立的话,可以说,这款游戏用最简单的技术,创造出一个凝聚点。既可以在此基础上,消耗玩家的大量连线时间,也可以为玩家建立一个社会化网络。当然,和传统游戏不同,消耗时间的过程中,你不用眼睛盯着游戏不放,该干什么还可以干什么。这是基于这种强大的粘性和网络社区的可能,如果确实能够吸引足够的铁杆玩家,你可以在这个游戏上,展开无数关于商业模式的想象。

当然,未来如何,还是用Keso的名言,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知。这种技术上回到了史前时代的东西,这种比文字MUD还要简朴和朴素的东西,会走到哪里去呢?

我很想继续试验一下。大家也不妨亲自去看看。尤其是如果你和我一样,也迷恋模拟城市这类游戏,那么,就更应该试一试。顺便提一句,我在宇宙5的laobai星球。

中文版地址: http://www.ogame.com.tw/

 

2006年03月25日

开始,只是想写一篇两、三千字的回忆文章,没想到,双手一接触键盘,思如泉涌,一下子干出去一万多字。今天,将就此打住。

98世界杯的报道,大获成功。这引起了王志东等高层的注意,于是,就有了更多的资源投入、资本运作和彻底转型。这些故事,都是正史,我不谈。

对于陈彤,世界杯的成功,并没有给他特别大的欣喜,只是一种能力的证明。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很快就对世界杯的过程进行了经济核算,这种头脑和见解,在当时并不多见。他的目光,在世界杯尚未结束的时候,就已经转到了全面的网络新闻。至于陈彤的视角从体育新闻转到时政新闻,现在流传的说法是陈彤和汪延在一次拜会广告客户的时候,偷看到了一份调查报告。数据上说,在美国互联网中,体育新闻还不是最热门的应用,时政类新闻才是最吸引读者和广告客户的。

我没有和陈彤考证过这种说法,但我早就发现了陈彤对新闻的敏感。他第一次上网,选择的网站是CNN,而我这样的人,当年第一次触网,选择的网站是花花公子。前面的回忆中,我也提到,陈彤在整个世界杯报道中,充分利用了传统媒体各种资源,尤其是和新华社北京分社的合作以及搞到路透社之类的资源,对于一个非新闻行业出身的人,几乎是不能想象的。但是,就是在和董路那次饭局中,我理解了陈彤性格中的新闻导向。

陈彤和董路都是北工大毕业的,两人盘道的时候,董路说,他曾经是学校广播站的站长。陈彤表示,他也干过这个职位。当时,董路要比陈彤有名气,一直在媒体圈子里混,和学校关系也不错,就奇怪的问,我怎么不记得这件事呢。陈彤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那是公元一千九百八十九年一段特殊时刻发生的事。

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比较熟悉了。在陈彤的领导下,新浪创造了一个中国新闻史上奇迹,大家都说时势造英雄,但在我看来,陈彤血液中,一直都流淌着一种关于新闻的理想。

最后的回忆,留给我自己的一次选择。

世界杯过后,四通一边在和华渊进行高层接触,一边开始为国际网络部招兵买马。我也就成了主要的招募对象之一。为这件事,汪延、陈彤等人专门请我吃过一次饭,在新马太附近的一家涮肉馆。当时的我,很是犹豫,投身互联网在当年来看,确实是一件需要莫大勇气的事情。而我的专业,几乎和互联网没有任何关系。相应的,在我所属的那个行业圈子里,我还拥有一点小小的名气和地位。于是,在闲散的互联网生活和激情燃烧的98世界杯之后,我个人谢绝了四通利方的邀请,于98年8月选择了重新归队。

这么多年来,我作为一个忠实的互联网观众,目睹着新浪和这些老朋友的巨变、成长。直到Web2.0的流行和世界杯年的轮回,让我偶然得到一种激情,能够通过Blog,最终为当年的历史留下一些小人物所经历、所见到的八卦旧闻。

当然,若干年后,在互联网最热的时候,我又在今天被称为传统行业的单位中,尝试过另外一次关于互联网的内部创业,但那是一个失败的故事。而且,我至今还效力于那家公司,所以后来的这段历史,恐怕要等到我“退休”之后再来怀古抒情了。

 

全文完

 

后记:

网上浏览,很多人的习惯是看个大概其,于是,最近有人把我误认为新浪前员工(因此错失获得一件sohu颁发的世界杯纪念T Shirt);很长时间以来,也有很多人把我误认为Donews的编辑(请我帮助它们找回遗忘的密码)。今天郑重特别声明一下,过去、现在,我既不是新浪的员工也不是Donews的编辑,至于未来?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知。

另一方面,我心里真正想说的是,8年前,我把新浪(准确地讲是新浪前身)当作我的精神家园,八年后,我把Donews当作我的精神家园。正如我在Donews6周年大会结束时的发言,我说:我经历了Web1.0,也经历了Web2.0,目睹了无数英雄的崛起,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红花。不过,我可以无比自豪的讲,我是这个时代一片最美丽的绿叶,过去、现在和将来,我的任务都是–努力将红花们映衬得更加美丽。

我愿意用这句话和那些“小人物”们共勉。

2006年03月24日

虽然,我参与四通利方报道98世界杯纯属玩票,但整个过程,还是在四通利方国际网络部的各位“同事”的领导下进行的,所以,今天主要介绍一下当年四通的那些“领导”。

第一个自然是陈彤,在整个世界杯报道阶段,我和他接触最多。不过陈彤今天的地位不适合再讲太多的八卦了,主要介绍一下他当年的ID。

陈彤那时的名字叫Gooooooal,就是进球的意思。读起来最好模仿南美足球解说员的语气,比较荡气回肠。有一段时间,经常会在论坛中冒出各种假冒的Gooooooal,当然,都是在有几个o上做文章。作为版主的陈彤,刀锋很快,这一点,相信王小山最有心得体会。后来,也有人管陈彤叫钩儿,一来取其谐音,二一个意思可能是说他杀人如麻,类似江湖传说中的一种武器–别离钩! 江湖人都说:别离钩威力无穷,被它勾住,就难逃一劫。

那个时候,陈彤已经显示出了超强的组织能力和执行力,在我们这帮报道世界杯中的人中,他的真实球技可能是最差的,但没有他的调动和产品策划能力,整个计划不可能成功。后来,我又和刘韧结识,发现这两个人在某些方面很像。刘韧运作Donews,一直靠的也是外围力量,而当年陈彤,手中也几乎没有任何资源,但他可以把各个方面的闲散力量凝聚在一起,殊为不易。

第二个应该就是董纳新,董纳新在陈彤之前,就是四通体育沙龙的版主,其ID为Nelson,绰号老尼。董纳新和我私交不错,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我和他的性格更像一些。在足球上场上,董纳新司职中后卫,而我一般站在他的后面,充当守门员。

董纳新在加盟新浪之前,是一家外企的IT负责人,除了精通网络技术以外,对视频技术也很擅长。当年四通利方比较早的引入了视频直播等技术,和他的存在密切相关。

董纳新后来在新浪也做到了副总这个级别,但中途离开,投身了SP事业。

提到董纳新,就不能不提到他的弟弟,董纳惟,绰号小尼。小尼的ID叫做Nedved,就是那个著名的捷克球星。小尼和内德维德一样,是球场上一员悍将。在四通利方叫做新浪以后,他一直负责体育频道,后来,投奔了TOM,但好像依然和体育报道有关。当年老尼和小尼,不仅在足球场上演绎打仗亲兄弟,在四通体育报道中,也是两员虎将。

第三个人是李嵩波。李嵩波的ID我记不住了,我一直管他叫波子,直到他现在已经成了新浪的CTO,我仍然习惯于这个老称呼。

李嵩波在四通利方,主要承担的是技术角色,和华渊合并改称新浪后,他很快就被派到美国新浪工作了很长时间。

波子是汪延的同学,为人很细致,对待朋友没得说。除了在球场上风风火火以外,现实生活中,是一个极为安静的人。后来,我们有一次参加北京市的5人制业余足球比赛,我在和对方争抢一个角球的时候被撞倒,嘴唇被牙齿垫破了。就是他和董纳新陪我去的医院,缝了3针。

第四个叫做汪延,网上的ID是网眼。那时,我和汪延接触不多,世界杯期间,他主要在法国活动。汪延的身高和风度在当时就很出众,和他在一起,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也许是他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平时待人接物很是平和,还时不时带出一股法国派头。看见谁,就管谁叫“亲爱的”。这也就是当年,同性恋还不时髦,搁今天,就会有人瞎想了。

汪延后来的职业生涯非常成功,于是,传出了很多闲话。那些后来的公司政治,我就不太清楚了。而就当年我对汪延的印象,只是觉得他和陈彤在一起,是一个很好的补充,新浪后来的成功,和他们之间的配合、他们对共同理想的坚持和忍让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最后要提到的就是王志东,这个应该叫做领导的领导了。当时四通利方的网络业务,归口四通利方国际网络部管,而国际网络部是汪延负责,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几个人。王志东的嫡系部队和核心业务,还是Richwin这个中文平台。我和他没什么接触,只发生过一次尴尬而有趣的故事。

有一次,四通利方内部,两个部门之间进行一场足球比赛,波子把我当作“外援”叫了过去。由于在球场上表现还算出色,引起了王志东的注意。王志东指着我的鼻子问,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一时无言答对。后来,好像是王宁帮我解围,欺骗他的老总说,这个人是国际网络部的新成员。而王宁后来,好像官拜新浪游戏频道的主编。

写完了,仔细看一看,今天这一篇回忆录,也可以叫做我和那些名人的故事。嘿嘿… …

 

未完待续… ….

2006年03月23日

上一篇回忆道陈彤的包打听能力,今天就着重写写这方面的内容。

到了淘汰赛阶段,虽然不用提供统计数据了,但我的任务又增加了一项,比赛后挂在网上,等陈彤通过ICQ发货过来。

这些东西,主要是教练或球员的赛后访谈、也有其他媒体的文字报道和评论。印象中,路透社的消息居多。我最佩服陈彤的一点,就是不知道他从哪里掌握的人家网址。因为这些信息,并不是正式的官方网站,按我的理解,是人家内部报道用的。那时候,互联网在国外也是新鲜事物,这些消息的格式和页面,看上去像是供前方记者发给后方消息的一个信息平台。没有任何格式和美化,都是很直接的一些简短文字,很简陋。

我以前是学俄语的,英文主要靠自学。翻译这些内容,对我来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尤其是要求速度,因此,格外艰巨。好在不需要中英文对照,因此,没人会知道我的翻译水平如何,只要能够把意思说明白就可以了,所以,意译居多。

来个例子献一下丑:

0123456789012345678912345
荷兰人不服气
射失了点球的克库并不服气,他说:“非常遗憾我们欠缺
了一些运气,其他场比赛中我们的运气很好,我们几乎就
要战胜他们了,我敢肯定他们已经害怕我们了。”
队长弗兰克•德波尔对克库的观点表示赞同:“我们有很
多机会结束巴西队。他们看上去只有一个罗纳尔多。点球
决胜不是我们的长项,而恰恰是我们控制了比赛。”
17号胡耶顿克则说:“一只更好的球队将在星期六出赛。”
他这样说是指他们将参加星期六举行的争夺第三名的决赛。
另一个射失点球的罗纳得•德波尔说:“现在我并不想回
忆这场比赛,但是我想,我很难忘记。当我罚点球的一刹
那我应该再等一会儿,当时我已经注意到守门员向一个方
向移动了。”
荷兰和意大利,英格兰一样,罚点球是他们的弱项。96年
欧洲杯他们就以点球败在法国队手中。
点球失利后,荷兰很多球员流下的泪水,但也有少数例外,
比如他们的门将范得萨,但是范得萨的脸上充满了沮丧:
“我们经历了一个痛苦的晚上。”
荷兰教练西丁克则认为他们将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并
认为这是一场非常接近的比赛:“这样的失利真是让人感
到万分沮丧,现在我们只是因为差了那么一点点就必须退
出冠军争夺,但是我们将迅速调整,争取打好争夺第三名
的比赛。”

这里可以展开另外一个话题的是文字上面的那一排数字,那是我自创的标尺,保证一行25个汉字。这个就和技术细节有关了,当时浏览器对中文支持的不是很好,而且,四通的受众中,还有很多人使用的是英文操作系统外挂汉字。为了保证最终的显示效果,我们的要求是所有文字都是用硬回车换行,标点符号和英文基本上是用全角字符。这样,在行中间,如果每删除或改变一个字都要导致后面的内容要重排。有时候,因为标点符号的原因,很难确认到底在哪一个字的结尾回车,因此,我当时就发明了在每一篇文章的开始,都来一个全角字符的标尺作为回车换行的记号。

整个世界杯期间,除去这些临时翻译,我参与转播的具体数字记不清了,尤其是小组赛阶段。但在16强的比赛中,我完成了5场。而8进4以及后面的半决赛、决赛,就都是我完成的了。当时,沙龙里最常见的一个话题就是英阿之争,因此,我记得我在那场比赛中,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当然,那也是一场足球史上能够让人长久回忆的经典之作。

SRSNet体育沙龙7月1日电(记者庄子):世界杯八分之一决
赛阿根廷队对英格兰队快评。

阿根廷对英格兰,这是一场想想都让人激动的比赛,
更有人说这是一场提前举行的决赛。

阿根廷小组比赛发挥淋漓尽致,三场比赛攻进七球且
一球未失,夺冠呼声日渐高涨。英格兰这几年的进步有目
共睹,身体和技术的融合使他们的足球更漂亮了,无论是
哪个队被淘汰,都是世界杯的损失。

除了双方场上的争斗,英格兰主教练霍德尔别有滋味
在心头。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阿根廷2:1淘汰了英格兰,
霍德尔当时不仅在场,而且马拉多那攻进第二球就是由于
他的失误造成马拉多那得球后过五关斩六将的。媒体们把
旧帐翻出来,无疑进一步增加了本场的观赏性。

英格兰的世界杯站点上首页中最醒目的内容是:希勒
距离举起大力神杯还有XX天XX小时XX分XX秒。但是英格兰
人要想圆梦,场外闹事的球迷肯定帮不上忙,这只年轻的
英格兰队面对同样甚至是更年轻的阿根廷队,不仅要比拼
战术和技术,经验恐怕同样要左右战局。

上半场,双方比赛只只进行了45分钟,他们的精彩表
现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一开场,双方都全力拼抢,力争主动。来自丹麦的主
裁判尼尔森不甘寂寞,为双方的比赛添油加醋,10分钟内,
他就吹罚了两个点球。

5分钟,阿根廷8号西蒙尼禁区带球,已经没有角度,
向禁区外领球过渡时,西曼出击,在草地上滑行的身体挂
倒了西蒙尼,点球!9号巴蒂斯图塔主罚点球,大力施射,
西曼摸到了皮球,无奈皮球势大力沉,直入死角,阿根廷
开场5分钟就以1:0领先。

又是一个五分钟过去了,上半场第10分钟,英格兰20
号前锋欧文得球,他拿球后缓慢推进,大家都以为欧文将
要贻误战机的时候,欧文在禁区前突然加速,直闯禁区。
阿根廷后卫阿亚拉一个轻微的碰撞,欧文适时的摔倒,尼
尔森的哨又响了,又是一个点球!英格兰主罚点球的也是
9号,希勒的点球力量更大,角度更刁,比分戏剧的变成
1:1。

时间好象是以五分钟五分钟计算的,当比赛进行到15
分钟时,欧文开始了他精彩的表演。他在中圈靠前一点的
位置一次漂亮的停球,利用启动速度甩开阿根廷后卫3号
查莫特,然后盘过2号阿亚拉,长途奔袭40余米,迎在出
击的阿根廷守门员之前,右脚挑射将球打入死角。英格兰
人以2:1领先。

失球后的阿根廷队大举进攻,奥尔特加利用自己的突
破和分球给英格兰后防造成了极大威胁,英格兰后卫顽强
逼抢,总是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

比赛进行到45分钟,阿根廷获得了一个前场任意球。
这是一个类似保加利亚式的任意球配合。阿根廷22号萨内
蒂从英格兰人墙身后横向跑动,主罚任意球的贝隆轻推,
人到球到,萨内蒂得球转身抬左脚劲射,球直挂左上脚。
英格兰全体防守队员目瞪口呆,不得不接受上半场2:2的
最终结果。

下半场一开始,年轻的贝克汉姆就铸成大错。本来是
阿根廷后卫对他犯规,但他躺在地上还要给西蒙尼使坏,
丹麦裁判尼尔森果断出示红牌,英格兰队不得不在接下来
的40多分钟里以10人迎战。

阿根廷虽然在下半场人数占优,但是进攻仍然没有太
大起色,23分钟时,阿根廷又将巴蒂斯图塔换下,虽然新
上场的几名中前场球员创造了几次机会,但都没能把握。
整个下半场,英格兰处于劣势,所有队员积极参加防守,
希勒和因斯表现尤其出色,他们上上下下,一会打前锋前
卫,一会打后卫。英格兰人依靠严密的防守将2:2保持到
中场,迎来了加时赛。

加时赛的比赛是严酷的,阿根廷队员为了胜利奋力进
攻,英格兰队为了胜利奋力防守。阿根廷多名队员表现出
体力透支的现象,他们的进攻组织开始混乱了,但是他们
倾尽全力的进攻!英格兰队全体队员,以少打多,众志成
城,铸成了一道坚密的防线,双方30分钟的艰苦努力使得
谁也没能得到一个金球。本届世界杯第一次点球决胜拉开
了序幕。

点球决战由阿根廷先射:
第一轮点球16号贝尔蒂与9号希勒均告得手,比分成
为3:3。
第二轮点球19号克雷斯波和因斯的点球都被守门员扑
出,比分仍然停留在3:3。
第三轮点球11号贝隆和15号默森全部射中,比分升为
4:4。
第四轮点球双方还是平手,都是20号主罚,加拉尔多
和欧文都把皮球送进了对方大门,比分5:5。
关键的第五轮:阿根廷2号阿亚拉射中!比分6:5。
英格兰第五个出场的是8号巴蒂,巴蒂的射门被罗亚
扑出去了!

6:5,阿根廷人淘汰了英格兰,英格兰再次在重大比
赛中点球失利。

这是最终的结局,任何人无法改变的结局,一只越打
越好的英格兰队不得不离开法兰西,阿根廷人离冠军更近
了,经过这样残酷的洗礼,又有什么困难能阻挡他们前进
的脚步呢?

胜利是属于足球的,胜利和失败是属于全体球迷的,
无论是欢笑还是泪水,都浓缩在小小的皮球上,播撒在法
兰西的绿茵场上。

这就是足球!这就是世界杯!

 

未完待续… …

下部和上部完全不一样,可以看作两种类型。

上部的主题,和《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一脉相承,赚人眼泪,揭露、控诉那个真实而荒诞的年代。

下部的主题,还是荒诞,但不是控诉,是游戏,是不知所云、漂泊无定的命运。

然而荒诞中不乏哲理,但要说到深刻,恐怕读者们就要见仁见智了。

好在,这本书可以成为余华那句名言的最好注脚:再荒诞的小说也TMD不如现实荒诞。

值得庆幸和祝贺的是,尽管情节离奇、内容荒诞,但几个主要人物的形象和内心刻画依然成功,整部书阅读起来,极其轻松、一气呵成。
  
 

2006年03月22日

之所以选择了这样一场比赛,是因为这里面可以看到很多中国情节,比如巴拉圭队中有当时效力北京国安的冈波斯、尼日利亚的主教练米卢同志在4年后,率领中国队在韩国现了一次眼。

我们的战报包括出场名单,这个是事先准备好的。我们通过官方网站,早早准备好了24强的报名名单。每场比赛之前,我都用我的打印机把他们打印出来,一个队一张纸,列出这个队的全部报名人员。比赛开始的时候,通常解说员(黄健翔或韩乔生等)都会介绍双方首发名单。这时候,我就迅速在在首发人员的名字前打勾,表示这个人是首发。换人也是如此,在换人的时候,需要在上场人员的名字边上写上换人时间,换下号码。

最惨的情况,是黄健翔或者韩乔生打盹的时候,如果他们的出场名单报不准或换人的时候漏了说明,我就得自己在屏幕上一个个核对,几号队员还在吗?后来,这个工作熟练了,才觉得没什么。张路在转播意甲的时候,报道双方阵形也不过就是如此。

当然,客观的讲,这种情况的发生不能全部归罪于黄健翔或韩乔生,前文说过,在比赛过程中,还要负责快报,就是当比赛进行中出现进球、点球、红牌的时候,要立即在网上发一个消息。那时,我家虽然不大,但电视和电脑不放在一间房子里,因此当我在电脑前更新快报的时候,也有可能会错过换人时的解说或字幕。

电子版的文件也是事先准备好的,是这个队伍的完整名单,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只要按照纸张记录迅速删掉那些没有上场的队员就可以了。

比赛的过程记录也有讲究。保证快速的一个最关键因素,就是充分利用中场休息。也就是在中场休息的15分钟内,我就坐在电脑前,把上半场的情况写完了。全场结束后,只要补上下半场的情况。

后来的关键比赛,就会更进一步,在开场之前就会写一些预测或结尾的话。因为那个时候以我对足球的了解,基本上,还能蒙个八九不离十,这样就为撰写发布赢得了大量时间。

后来,据我所知,新浪体育转播对关键比赛也经常准备两篇稿子,一种胜利的情况,一种失败的情况,以至于很多次忙中出错,造成了抢跑事件。每次看到新浪抢跑,我都会会心一笑,想起我当年从这个屋子到那个屋子蹿来蹿去抢时间的动作,不亚于郝海东他们参加50米折返跑的测试。

关于战报中的技术统计,在一般人眼里看来很是麻烦,不过对我而言,这只不过是复制学习一下当年我们教练的工作,画正字而已。甲方射门了,就在甲方射门画上一横,乙方越位了,就在乙方越位画上一竖,完场之后,数数正字把数据抄在模板里就可以发布了。

世界杯的比赛分为小组赛和淘汰赛,小组赛的场次比较密集,因此,有一些人分工合作,每人负责一些场次。我至少负责了4个小组的比赛战报。只不过那时候都是和陈彤单线联系,我也不记得还有谁和我同时从事这项工作了。

到了后来的淘汰赛、半决赛和决赛,战报这件活成了我一个人的专利。除了我的工作质量比较高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干这件吃力不讨好的活。当时要想出名,主要还是要在沙龙里评球,比赛过程大家都看电视了,还要你来唧唧歪歪。因此,战报主要是为第二天清晨那些没看直播的人准备的。

淘汰赛阶段和小组赛不同,大家对比赛的关注度更大,看直播的人更多,因此,后来的决赛阶段,我们就只提供比赛进程报道了。当然,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陈彤从别的地方扒到了技术统计数据,因此,就不用我对着电视画正字了,可以专心致志写比赛过程。由于时间久远,具体是哪个原因,记不太清楚了。现在想来应该是后者,因为陈彤在包打听这方面的能力超强。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