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4日

本周5G白话的嘉宾是饭统网。虽然这家公司名字里面有个网字,fantong.com也天天都运行在internet上,但5G这帮以上网为职业的评论员们,居然是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全方位的了解一家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互联网企业。

饭统网在互联网上低调,但其创始人和CEO臧力可一点都不低调。做过10几年金融投资、运作过几十亿人民币的并购和重组,臧力自认为,他现在可以解决全中国白领的吃饭问题。同时,用了10个月就让现金流平衡的臧力,也不讳言评论竞争对手。在他看来,饭统网已经建立起足够强大的核心竞争能力,饭统网在商业模式上的成功让只依靠PV的竞争对手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拿下一家家饭馆、不断的攻城掠地。

饭统网其实就是餐饮行业的携程。

饭统网把饭馆搬上网,为他们做宣传,拉客户;饭统网把吃饭的“饭桶”拉上网,为他们提供介绍、预定和打折服务。饭统网在北京已经搞定了7000多家饭馆,现在正在以连锁加盟的方式进军全国。饭统网作为一家已经盈利,拥有130名员工的企业,其成功法宝来自两个“扫”字。

第一个是扫街。和Web2.0依靠用户贡献内容不同,饭统自己建立了一只扫街队伍。几十名业务员象打仗一样,把北京市分成不同的作战区域,一个饭馆一个饭馆的死磕。这场战役的规模自然毋庸置疑,但其艰巨性却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据饭统网介绍,平均拿下一个饭馆,一名业务员至少要上门5次!

第二个是扫楼。扫街是为了饭馆,扫楼是为了在用户中宣传饭统网,拉用户使用饭统网的服务。从目前的结果看,扫楼的情况恐怕差强人意,至少5G这帮白领虽然有人听说过“饭统”,但都没有使用过饭统网。不过,就在我们争论先抓收入还是先搞PV的过程中,刘韧和来自xue24.com的宋保强,已经分别通过上网和电话的方式,搞定了周六的午餐。

两个小时的5G白话,饭统网基本上征服了5G。尽管大家对饭统网现在的收入规模和盈利规模还有些置疑,但已经基本上认可了饭统网的价值。不过,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还需要亲身试一试。

周5晚上10点左右,我打开饭桶网首页,找到在线的“客服2”,询问如何才能吃到打折的饭。客服2的回答和我事先想象的大相迥异,既不需要在饭统网登陆注册用户,也不需要申请什么打折卡,如果想打折,只要吃饭之前打一个电话。

周6晚上4点左右,我用电话拨打饭统网的客服电话:51663328。一位男客服报上服务号后,记下来老白打算晚6:00在世纪城金鼎轩吃饭,三个人。随后,客服人员给了我一个暗号:N612。

周六晚上6点,我携妻带女来到世纪城,向金鼎轩的前台小姐报上了N612的暗号。

周六晚上7点,叫过金鼎轩的服务小姐结账。第一次,我在这家我的周六晚上定点餐厅享受到了88折的优惠。

周六晚上8:30,当我离开金源Mall的时候,金鼎轩门口还有长长的队伍在等位。可我知道,我以后再也不会成为饥肠辘辘、翘首以待的食客了,因为我有了“想吃饭,先对暗号”的饭统网。

 

2006年12月18日

身为一个所谓的白领,还是搞IT的。我从未仔细想过我的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需求是什么。本周作客Donews 5G白话的宋新宇博士,倒是恰如其分的帮我们总结了一下。他说,所谓白领商务工作者,其职业需求无非是三个。第一个是学习,终身的。第二个是人脉,能变成商业价值的。第三个还是学习,自己学不会要问别人的那种,术语称咨询。

宋新宇博士在德国学习工作了17年,并把欧洲最著名的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带进了中国。如果说今日中国企业咨询市场上,欧洲派可以和以麦肯锡为代表的美国派相抗衡,宋博士的在历史上付出的努力功不可没。

听着宋新宇博士介绍自己的简历,当然会吃惊这样一个成功人士为什么也要web2.0+长尾,从头再来搞一搞互联网。但仔细想想宋博士的职业生涯一直围绕着企业咨询和教育培训发展,因此,如果他真的发现了互联网时代的培训之道,那么其创业冲动就不难理解。

宋新宇在互联网上身份有两个,第一个算是合伙职业经理人,出任刚刚上市的xing.com中国区总裁。另一个就是他为本次5G白话带来的网络培训平台网站:www.xue24.com

xue24.com顾名思义,就是让人变成学习的驴子,24小时不间断的随时随地的学习。当然,他们的宣传口号比我的理解要诗意的多:办公桌上的商学院。

xue24.com和以往的E-learning远程教育最大的不同,是xue24.com在理念上站在了互联网最时尚的前沿:Web2.0+长尾。当然。他上边提倡的课程也和传统商学院体系不同,讲求实战和小巧精悍。

所谓Web2.0,是讲用户创造并分享内容。作为每一个xue24.com的用户,除了利用这个网站学习,还可以下载课件制作工具自行编制课程并上载。

所谓长尾,每一个上传课程的教师都有机会挑战已经江湖成名的培训师,你可以为自己的课程定价,希望更多的学员和观众慧眼识才,让你既可以获得传道授业解惑的成就感,也有一份依赖长尾发掘能力带来的积少成多的收入。

所以,我把xue24.com理解为远程教育市场的C2C平台。xue24.com负责提供课件制作工具、负责管理课程的发布和标签、负责管理学员学习币的充值和使用,负责管理讲师课件收入的分配。留给用户要完成的工作就比较简单了,你可以“我要讲课”,也可以“我要学习”。

这个网站的创意很酷,市场规模也足够大,其概念甚至可能托起一家上市公司。但传统行业出身的宋博士,也很看重现金流。作为这个刚刚面世的网站,宋博士面临两大任务:

1、整合课程资源,拉更多好为人师的人上网讲课,从而让学员们上了网站来,能消耗学习币。

2、整合用户资源,拉更多孜孜不倦的学员上网,从而让他们为讲师们的课程贡献收入。

在上面两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悖论下,经过5G白话的讨论和碰撞,大家一致认为,宋博士要通过整合自己拥有的传统培训市场资源,快速为网站注入活力。

有了最新的互联网概念,又有了令人羡慕的传统资源,甚至同时操盘两家目标客户相重叠的互联网网站,不知道宋博士能否落子如飞,下好这盘刚刚开局而又让人无比期待的一局棋。

 

2006年12月16日

在电子商务领域,马云的阿里巴巴不仅是最吸引眼球的,也是最能赚钱的。阿里巴巴还不是一个上市公司,因此其数据披露更多是自说自话或小道消息,但1000万家用户和20亿的年收入已经让无数竞争对手气短,自然,也引来口水仗无数。

就在慧聪在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下紧追阿里巴巴的同时,很多人认为,阿里巴巴已经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建立起了足够高的门槛。但实际上,无论是B2B还是C2C,阿里巴巴都还没有到高枕无忧的阶段,更何况雅巴合并以及与奇虎的口水仗,都不能不让马云分心。

这不是,正当马云为雅虎中国操心的时候,刺耳的警报拉响了。网盛科技以年收入6000万的规模在深圳A股上市,打响了挑战阿里巴巴的第一枪。

如果以中国化工网扬名的网盛科技没有上市的机会,其市场格局无非是中国化工网从阿里巴巴的大盘子里分得了一杯羹。马云起家的时候,第一轮融资得到了 500万,然后在厕所里从孙正义那里拿到2000万,这2500万美金砸下去,不仅砸出了阿里巴巴,也砸掉了这个市场上后来者的信心。而网盛科技的孙德良用3万元资金滚动发展,没有风投、没有聚光灯,同样在美丽的人间天堂,在阿里巴巴的阴影下偷偷的成长。

而当网盛科技突然走到台前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中国股市第一家纯互联网股票那么简单。实际上,这意味着人们对电子商务价值的认可,意味着互联网企业除了纳斯达克,又多了另外一条跑道。网盛科技凭借上市后募集的资金和得到的关注度,一定会让他成为阿里巴巴更强劲的竞争对手。而网盛科技的上市,也一定会给那些天天琢磨着如何挑战阿里巴巴的互联网企业,打上一针强心剂。

有些材料用化工行业的市场规模来质疑网盛科技的成长空间,但我却在数字中看到了不同的可能。根据网盛科技公布的数据,截至2006 年6 月30 日,网盛科技化工平台上的会员客户总数为5709 家;而同一时间,列入化工黄页的国内化工企业总数为48357家,其中包括31432 家生产型化工企业和16925家贸易型化工企业。倘以此为基数计算,网盛科技的市场占有率为11.8%。而中国中小企业有多少呢?这个数字有多种说法和统计口径,一般保守估计,在4000万家左右。按照阿里巴巴的自己宣传的用户数字,其市场占有率已经高达25%。从这个角度看,网盛科技的市场规模,还有翻一番的空间。

另外,我们还要思考一下,现在所谓的企业电子商务到底走了多远。很显然,从各方面的情况综合分析,阿里巴巴的客户主要还停留在供求信息发布、共享和撮合上。后续可提供的服务还有很多。相对应的,网盛科技由于占领的地盘比较小,自然要选择深耕细作的战术,这也成就了网盛科技单一用户的收入和利润贡献远远大于阿里巴巴。

所以,阿里巴巴是圈了一块最大的地,但是,面对诸如中国化工网、中国纺织网、中国医药网这样的垂直B2B的进攻下,能守住多少,还是一个未知数。

同样,既然圈了一块地,就要考虑重庄稼。面对垂直行业的贴身服务、产业链整合的竞争,粗放型经营的手段能维持多久,又是一个未知数。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在阿里巴巴的阴影下,憧憬一下电子商务的未来:中国的B2B市场能容下几个阿里巴巴?这,似乎更是一个未知数。(完)

首发 DoNews评论:2006-12-8

2006年12月13日

张钰的视频终于从优酷的网站上消失了。没有准确计算,其实他们存在的时间,也许只有48小时而已。

不过,优酷上虽然看不到了,但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有150家的短视频网站。今天,很容易的,你可以在其它网站上看到张钰的表演,尽管依然有马赛克,仍然有优酷的“台标水印”。

相信大多数人,都认可张钰事件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娱乐价值,但我也相信有一部分人,会把这个事件当作道德尺度的考验。上个周末,在一个小圈子的聚会中,在对张钰事件的讨论中,我突然发现这样一个结论:男性观众普遍认为张钰既是受害者也是获益者,而女性观众则更倾向于张钰的失大于得。

我并不想就此展开关于男权和女权的讨论,因为某种程度上,这个话题和我们这个传统文化强国+古国的道德有关。然而,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和商品经济+初级阶段的社会中,所谓的道德,必须参考了利益才能衡量。

张钰事件对短视频网站的影响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是一个问题。

有人从中看到了互联网传播的力量,让更多人拥有知情权,让更多人可以挑战传统媒体的话语权。

有人则相反,认为互联网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传播了低级趣味,降低了全民的道德感。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所有人都是正确的。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基于自己的利益和视角来充当裁判。当然,裁决结果也必定是私利的,而不是公允的。因此,你很容易说服自己,而难于说服他人。

就在这个混乱而混沌的时刻,按照sohu方刚同学所描述的场景中:“看看几家不同的视频2.0网站,为什么有的这么报道张钰,有的那么报道张钰;有的胆子大,有的胆子小;有的做了专题,有的不做专题;有的看起来很原创,有的看起来不那么原创;有的手上似乎还有料,有的可能一味在跟风?” 我们依然可以看出,道德的底线没有多么重要,重要的其实是利益和胆量之间的博弈。

当我道德低下并沾沾自喜的宣称自己发现了张钰视频的第四季,一位好友仅仅扫了一眼,就告诉我,“假的!”。于是,我认真地把这个所谓的第四季看了三遍,发现果然是一场移花接木的好戏。这段视频利用了采访张钰的视频,张钰在优酷爆料视频中的画外音以及一段加了马赛克的床上视频,完美的构成了张钰的第四季。诚然,后期制作还是可以以假乱真的。

互联网是肮脏的,互联网也是干净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这个行业还没有出现周正毅、唐万里、顾雏军、张海这样的人物和案例,也没有人因为利益与法律之间的冲突从而锒铛入狱。虽然我们留下了一地鸡毛和一摊口水,但这似乎只和所谓的道德、以及道德的底线相关。

在利益和道德之间,人们如何选择,其实并不是一个公共话题。在利益和法律之间,人们如何选择,其实也貌似一个公共话题,我认为,本质上和胆量与机会成本相关。什么样的环境有什么样的土壤,什么样的土壤长什么样的庄稼,与其坐而论道,不如享受机会主义的快感。

张钰事件告诉我们,道德底线并不重要,因为道德并不等于流量。然而,没有人会质疑,流量不等于利益。不管是花了钱的还是没花钱耍了一把小聪明的,其实搏的都是利益而不是道德。像我这样到处钻营寻找无码的视频和第N季的看客,自然也和道德无关,无非求的是食色性也。

传奇故事中,乾隆下江南站在长江岸边对圆空和尚说:“好多的船!都航到哪里去呢?” 圆空回说:“老衲在此,每日只见两条船。一条名船,一条利船。”后人又有名为高阳的作家,借胡雪岩之口,将两条船并为一条船,大千世界,无非名利二字。名至则利来,利来则名扬。发乎两轫而存乎一心。

首发DoNews评论 2006-11-27

2006年12月10日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百科全书,可能是最重要、最坚实的阶梯之一。

据说,比尔盖茨童年最喜欢看的书就是百科全书。而我在上学的时候,曾经节衣缩食买了几本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文学卷。当我又有了点儿钱的时候,曾经利用出国公干的机会,在软件商店众多选择中,买下了微软的Encarta。

今天,我已经不需要厚重和年年升级的百科全书了,因为互联网上诞生了Wiki。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知半解的把Wiki等同于wikipedia。后来,我才了解到,wiki只是一个技术名词,而wikipedia和其中文版(维基百科、因GFW的缘故,需要代理才能访问)只是wiki一个最成功的应用。再后来,我又慢慢的知道,Wikipedia就像他的Org域名后缀一样,只是一个非盈利的"雷锋"行为,而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利用Wiki的理念和技术,运作着成百上千的商业化Wiki。例如,维基百科的创始人杰米·威尔士(Jimmy Wales)同时拥有一个商业化的wiki项目叫做wikia,而wikia在几天前(2006年12月7日)刚刚获得Amazon的投资。

本周的5G白话,我们邀请的嘉宾潘海东,带来的就是中文版的商业化Wiki服务–互动维客。中文版的商业化wiki,据我粗浅的了解,恐怕也有几十家。但根据我不完全的统计和采用最俗不可耐的比较测试,互动维客目前的Alexa排名不是第一也应该位居前列。 

当然,就像以往的经验证明一样,Alexa排名并不是一个唯一的指标。就商业Wiki百科全书这样的项目而言,其成功要素可能应该包括:

  • 页面浏览量
  • 百科全书条目
  • 百科全书质量
  • 活跃的撰写人数量
  • 商业广告的投放数量和金额

当然,今日国内商业化的wiki项目,好像都没有收入,或者其收入可以忽略不计。在我看来,大家都还处在跑马圈地,树立品牌,发掘、培训、吸引wiki创作人员的阶段。

除此之外,不看好wiki的人还有很多,Donews制作人刘韧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在他看来,下有百度贴吧、上有百度百科、外有维基百科,留给其他wiki项目的机会实在不多。

不过,潘海东认为自己仍有胜算。

互动Wiki在研究了53款wiki系统之后,研发推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wiki系统。这款系统和广泛流行的wikipedia系统相比,更加易用。同时,互动维客把这个系统通过开源的方式共享给社会,希望就此创建wiki应用的社会氛围。然后呢?潘海东虽然没说,但我想无非是要建立一个广泛的Wiki联盟,也许还要加上一点搜索聚合。这条发展路径,我似乎在Discuz!和奇虎那里看到过一些苗头。

潘海东同时也很满意互动现在的发展速度。他告诉我们,互动维客上的条目已经有50多万,虽然和英文Wiki的150万条目还不能相比,但已经远远超过中文维基百科的10万、中国大百科全书的7万以及微软百科全书的12万。但是,潘海东也承认,50万的数目后面,还面临着一个艰巨的任务–提升条目质量。

潘海东的最高学历和他名字拼音缩写一样,都是PHD。这个28岁之前一直读书的年轻人,有着一般PHD不具备的口才和亲和力。潘海东的名片上,除了公司Title之外,还印着青联委员。这个热爱社交活动同时兼具领袖作风的年轻人,能否率领他的团队实现自己的梦想,看上去既有挑战也有机会。

短短的5G白话之后,潘海东已经和5G另外一个来宾获得了一个小小的合作意向。互联网的机会是如此之多,又有什么是不能憧憬和期待的呢?

 

2006年12月07日

《蓝海战略》这本书流行一年多了。《蓝海战略》把竞争激烈的传统市场叫做红海。其作者认为,为竞争优势和市场份额而战的发展过分艰苦,要想赢得明天,企业不能靠与对手贴身肉搏,而是要开创“蓝海”,即蕴含庞大需求的新市场空间,从此走上增长之路。

最近,反流氓软件市场的一些变化,让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从红海到蓝海的实例。

反病毒厂商所从事的市场,可以称为红海了,外国产品先不说,就国内而言,瑞星、江民、金山在这块市场上已经为国人占据了一块地盘。但这个市场上的竞争也十分剧烈,况且,随时都可能面临微软的捆绑竞争。

然而就用户需求而言,其实这两年来,防病毒的需求已经不是很大,广大计算机和互联网用户最受困扰的问题而是流氓软件。但是,关于流氓软件的定义还存在着很多不确定的学术问题。同时,反病毒软件厂商的日子也还都过得去,他们几乎是能够挣钱的国内软件厂商的唯一代表,所以,我们看到,多数反病毒软件厂商对反流氓这件事,都不是很热衷,乐于采取观望的态度。

但是,随着反流氓软件问题越来越社会化,随着奇虎360safe依靠反流氓软件+反病毒软件的免费推广模式触动了这块新兴市场,我们发现,老牌反病毒软件厂商都开始发力了。瑞星、江民、金山最近都开始了一系列研发和市场推广动作,焦点都是目前炙手可热的“反流氓”概念。

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就比较有趣了。

1、奇虎能否通过360Safe挤进这块蓝海?

奇虎虽然率先发现并挑起了蓝海中的争斗。但在开发规模、技术能力、市场渠道、公司品牌等方面,未必占有多少优势。何况奇虎自身的概念还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在反流氓软件市场上能够投入的资源和精力还待观察。

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隐私关乎政府保护和行业垄断。从事反病毒这件事并不是有技术、有想法就可以玩的,刘旭的前车之鉴不能不被后来者所吸取。

2、通过反流氓软件市场能否重新洗牌?

在这场新兴市场的战斗中,是否会有哪一家公司凭借产品研发能力脱颖而出,重新洗牌。在这个问题上,除了要关注目前的竞争对手外,微软的策略也值得关注。在微软的产品战略中,进入这块市场除了和操作系统捆绑之外,选择防流氓软件或恶意软件作为突破口也是显而易见的。

3、群起而攻之的流氓软件是否会就此消亡?

在我个人看来,困难蛮大。

首先,流氓软件的价值远远高于病毒软件。编写病毒软件的初衷更像恶搞,只是单纯的恶作剧和破坏者,并没有太多的商业利益。但从事流氓软件,其背后的商业利益显而易见,甚至在我们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已经建立起了完整的产业价值链。

其次,病毒软件的发作机制和原理相对成熟。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反病毒厂商基本都掌握了一定程度的“主动查杀”能力,这种技术可以有效地控制新病毒和变异病毒的流行。而对于流氓软件而言,感染和发作特征虽然看上去更加直接,但由于时间和经验积累的原因,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总结出“最佳实践”。

第三,病毒软件和流氓软件的差异造成的困难。如果我们把病毒软件比作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换句话说就是一种只干坏事不干好事的垃圾软件,那么流氓软件往往可以强调自己的“功能性”。一方面,流氓软件可能有一点有用的功能,一方面,流氓软件也有劣迹,这种情况下如何定义乃至如何查杀,恐怕是摆在老革命面前的新问题。

当然,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列出更多的差异和区别。但似乎已经无关紧要。如果反流氓软件真的是所谓的“蓝海”,那么所有前进中的障碍和问题都会逐渐磨平。当然,就像病毒软件市场发生过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样,反流氓软件市场的发生、发展恐怕也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上演猫鼠大战、警匪游戏。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和IT观察者,除了为网络安全继续买单外,似乎也只有看热闹的份儿了。(完)

首发Donews评论 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