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25日

我在Blog上介绍过两本关于Google和搜索的书,第一本叫做《Google成功的七堂课》。我为这本书写了7篇Blog,其实已经不单纯是读后感了,而是借题发挥。上面的链接是最后一篇,每篇Blog结尾都有一个链接,正好指向上一篇,如果你有时间,回顾一下历史吧。

《七堂课》我并不推荐,虽然他是国内第一本(台湾作者写的)介绍Google的书。

第二本书是《搜》。正如我在那篇Blog中强调的,《搜》并不是一本完全讲述Google的书,某种程度上,Google只是那本书的代表人物。

今天介绍的这本《撬动地球的Google》,有着一个扎咋呼呼的名字。其实,人家英文原版的名字很简单也很有力量–“The Google Story”。

作为一本Google公司的历史书,这本书没有什么思想,主要是讲述历史故事。书的作者戴维.怀斯(Davied Vise)和马克.马西德(Mark Malseed)都是标准的记者出身,书的写作风格和技巧也是新闻报道的视角,这和《搜》就有些不同。《搜》的作者是约翰.巴特利,作为连线杂志(wired)的编辑和创始人,那本书给人的启发更多的是搜索技术对IT行业和人类生活行为的影响。

就我感觉,《撬动地球的Google》的两位作者,没有约翰.巴特利那么幸运,他们没有机会采访到Google的两位创始人和总裁施密特。但是,他们耗费了相当大的精力和时间尽可能的搜集到所有的相关资料,而且,倾尽全力的访问了相关的外围人士,例如布林和佩奇的斯坦福校友。

《撬动地球的Google》的价值就在于完整的追述了Google这家公司的历史,并且,并没有神化当然也没有妖魔化。作为一个IT人士,我觉得这本书更属于案例研究的性质,它只讲述力求客观的内容,而结论由读者自行判断。

Google的好话已经被人们说得太多了,而《撬动地球的Google》写出了Google一些矛盾。尽管这些内容不像那些正面元素给与了足够的渲染,但如果你是反Google阵营的,你会从中找到很多可以攻击Google的“负面”元素。

这本The Google Story不仅让我全面的了解了Google的进化史,也弥补了很多细节上缺失。从而,我可以更深刻的理解Google的成长路径和那两个真正决策者的思维方式。当然,这个逻辑是以我的阅读体验和经验判断出来的,也许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感觉。

另外,这本书给我的另一帮助是“似乎”学会了如何利用、组织外围资料讲故事,这门功课对于目前的中国可能更为重要。在捧臭脚和负面公关之间,在接触不到核心资源和第一手材料的时候,讲故事和方法和手段就显得更为重要。

不能从宣传对象的手中拿到钱,还能把故事讲圆,并让人爱看、让人掏钱,也是一门学问。

 

2007年03月18日

本周5G白话的嘉宾是FeedSky。Feedsky的两个胖子来了一个,当然是大掌柜的吕欣欣。吕欣欣这个名字无需介绍,我用“吕欣欣 site:blog.donews.com/laobai”作为关键字在Google上百度了一下,blog.donews.com/laobai 上约有 421 项符合吕欣欣的查询结果… …. 

作为FeedSky的代表,出席本次会议的还有:

  • 夏炎,如果说herock应该更知名;
  • 曾经玩失踪长达一年又重现江湖的Webleon
  • 还有一位被吕欣欣叫做Michael的,似乎负责技术。 

吕欣欣之所以带了这么多人,是因为除了要参加5G白话的PK之外,还有一项任务是和Donews5G的网友进行Xbox360上的“生与死”团队竞赛。

因为吕欣欣和在座的5G评论员都是熟人,因此本周的5G白话更像一次恳谈会而不是集体采访,我的谈后感如下:

1、著名东北口音的北京侃爷、著名视频播客、毁人不倦的炳叔曾有一个著名论断:“当FeedSky有一个中文名字的时候,这事儿就成了。”吕欣欣说,中文名字终于有了,叫做“飞递”。 

2、FeedSky2007三大业务规划:

  • Feed托管:从烧制开始,直到发布、数据统计、搜索全方位的基础服务。
  • 博客圈:通过Feed重组,引进SNS概念,形成基于Feed的内容订阅。在此基础上,完善内容编辑、内容组织和Feed合烧、域名绑定等功能。
  • RSS广告。

3、就FeedSky的业务模式而言,其商业模式无非是会员费和广告。吕欣欣捉摸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但现在终于似乎有了思路和动作:

首先在托管的Feed中插入硬广告,当然,用户可以选择是否显示。

其次是引入PR代理方式。也就是FeedSky引进广告投放商,然后在Blog人群中招募话题撰写人,然后分成。这个商业模式目前在Blog圈子里是最时髦的,但细节和执行层面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问题。周五大家的激辩、讨论、挑战主要集中在这个话题上。但这个话题的复杂度让人无法下笔,所以我就不再复述。感兴趣的网友可以下载录音收听实况。

我对话题广告的模式也关注了几个月,动过一番心眼,但此时看好看坏都不重要,我很欣慰的是吕欣欣已经决心去试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4、FeedSky成功的关键要素在于订阅模式的普及。吕欣欣给了我们这样一组数字:

美国的feedburner.com现在有35万用户,接受托管的Feed数量大约是55万,而订阅这些Feed的读者是4700万。至于FeedSky,接受托管的Feed是feedburner的4倍,达到230万,但订阅用户数只有160万。这还不包括一个用户采用多种RSS阅读工具重复订阅的情况。

5、Feed托管商之间,Feed托管商和Feed阅读器之间,现在都有一个退出的协议机制。这个功能的作用在于你可以随时改变自己的Feed托管,而不需通知用户重新订阅。比如,我原来的主力托管是美国的FeedBurner,但利用FeedBurner的退出机制,可以很轻松的改成FeedSky,反之,从FeedSky转为FeedBurner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Feed托管商会自动通知Feed阅读器Bloger的发布地址发生了变动,而Feed阅读器的服务商根据通知自动修改读者的订阅地址。不过,目前国内用户最多的抓虾RSS阅读服务,好像并不支持这个功能。

吕欣欣们的路还很长,两年来,我看着他们步履蹒跚的前进,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变得越来越靠谱儿。我没有观摩会后FeedSky和Donews网友之间关于生与死的电子竞技,据说Donews代表队以3:0横扫FeedSky代表队。我一点儿都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因为这个心态很好的胖子在两年来,为我展现了屡败屡战的韧性和坚持不懈的决心。我有理由相信,FeedSky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如果老天爷不通过RSS订阅的普及帮助他,他也会在闪转腾挪中找出一条通向成功的羊肠小道。

 

2007年03月15日

我身边有很多吴晓波的爱好者,快乐两点算一个,他对吴晓波的《大败局》推崇备至。张栋伟大概也算一个,《激荡三十年》刚一上市,他就买了两本,一本自己看,一本送给刘韧。至于刘韧,更不用说,他是吴晓波的朋友,一起组建了蓝狮子。刘韧在拿到这本书的时候,也很欣慰吴晓波在书后的致谢中,提到了他对中国IT产业观察的价值和帮助。 

《激荡三十年》是中国企业的编年史,1978-2008。这年头大家都喜欢分上下集,和余华的《兄弟》一样,《激荡三十年》也将会是两部曲。目前问世的上集,时间线索是1978-1992。据我所知,按照吴晓波的计划,除了完成下集以外,他似乎还要完成一部从1978一直追溯到辛亥革命或南京条约的中国近代企业史,如果这个计划如期完成,这个人的书将成为几百年后研究中国企业史的必读书目。不过,眼下据说他在忙活着撰写《大败局2》。

吴晓波可以算是我们的同龄人。他是复旦大学新闻系89年毕业的学生,记者出身,所以从这本《激荡三十年》可以看到《光荣与梦想》的影子。另外,这个年龄段的人也都是朦胧诗和崔健的爱好者,《激荡三十年》每个章节前的引言,引用得最多的是朦胧诗和崔健的歌词。

这个年龄段的人即便在今天经济飞速发展、物欲横流的年代,仍然诗意盎然。吴晓波在本书的题记中写道:

“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这种诗意和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异曲同工: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明智的年代,这是愚昧的年代;这是信任的纪元,这是怀疑的纪元;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 我们面前拥有一切,我们面前没有一切; 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都将直下地狱。

题记就是吴晓波对改革开放30年的终结概括。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生生不息的成长。余华在《兄弟》中写道,李光头和宋钢像野草一样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辗了又辗,可是仍然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了。 我们亲身经历的这30年,也不过如此。30多年前,我还在粉碎四人帮的游行队伍中,30年后,我们谈论的是股票、期权、汇率、中国制造、纳斯达克以及世界到底是不是平的。

吴晓波的贡献是用无数细节打造了时代的风云际会。尽管以我的智商和能力仍然为他担心下部的把握,因为就历史而言,时代越近可能线索越多,越看不清楚。但就上半部而言,吴晓波是成功的。激荡三十年,是对这个时代的记录而不是总结,是对这个时代的回顾而不是评判。吴晓波的努力和文字让当我们有机会从每日的喧嚣和忙碌中回头一望,他没有论述是非而只是叙述事实,他没有展望未来而只是耐心的梳理历史碎片。但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早已经说过:

“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因此,《激荡三十年》几乎是一本必读的书,因为读过之后,你就有可能掌握过去,进而,掌握未来。退一万步说,即便你不能掌握未来,你也会陶醉在吴晓波描述的生长中。因为你自己,也是伴随着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尽管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辗了又辗,可是仍然生机勃勃… …

2007年03月11日

作为一个驾驶员和路痴,我对电子地图相当的依赖。因此,我对这个行业相当的感兴趣。不过,我对电子地图这个产业,也相当的门卫汉。幸运的是,本周5G白话邀请的嘉宾是Mapbar.com的景慕寒和李涛,他们给我上了一堂和电子地图相关的扫盲课。

景慕寒是典型的海龟,在美国接受了手机地图导航应用的启蒙,一猛子掉头扎回了国内。四处碰壁之后,终于凭借mapbar成为了国内最大的电子地图服务供应商。据他介绍,直接和间接的用户加在一起,mapbar占领了国内80%的市场份额。除了mapbar.com之外,还有近千家合作伙伴采用mapbar的引擎和数据服务,其中包括著名的百度、大众点评网等。

mapbar善于合作,也可能和李涛有关。李涛作为分管市场营销的副总,曾经一手建造了3721的市场营销体系,被称为中国互联网渠道分销的“教父”级人物。不过,无论是李涛还是景慕寒,两位都非常低调,他们一致认为,现在还是电子地图的战国时代。无论是电子地图数据的准确性、全面性、易用性还是用户的行为习惯,和发达的欧美相比,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节

这堂扫描课的第一节,mapbar告诉我们,地图有两种应用方式。一是用地图,二是玩地图。尽管美国有酷毙了的Google Earth,但yahoo Map的应用仍然领先于Google。美国人已经习惯了出门前,先打印一份路线图作为诸葛亮的精囊妙计。

当然,我也请教了他们如何看最近比较时髦的虚拟三维地图(e都市)和采集图片的全景地图(city8)。在他们两个人眼中,一方面承认这种方式的功效,一方面强调,现阶段电子地图的服务重点还是数据的全面性和准确性。

第二节

第二节课是我感兴趣的,电子地图产业的供应链关系。

从内容上看,电子地图由道路信息、商业信息,展现引擎构成。

从参与者上看,电子地图也根据内容的来源大概划分成三种团队:第一是经过国家测绘局审批具备资质的道路信息数据生产厂家,我在网上查了查,大概有八家。第二是电子地图引擎的开发者,比如mapbarmapabc(Google本地、新浪地图的合作者)、51ditu.com(如果说灵图导航可能更有名一些)、go2map(中国互联网最早的电子地图服务,但五季咨询洪波和我一致认为,现在可能已经沦落到最不好用的服务商之一了)。第三是电子地图的增值服务商,他们不仅利用电子地图展现数据,一方面为电子地图添加新的特定类别的数据。比如餐饮、娱乐的具体标点信息。

从展现方式上,电子地图在现阶段,也有三种类型:第一是和硬件相对紧密结合的车载导航,包括集成的GPS和基于PDA的GPS解决方案。第二是基于互联网的电子地图服务。第三是基于手机的手机电子地图应用。

第三节

一直在我眼里很神秘的电子地图,经过mapbar的介绍,让我彻底明白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就目前市场上的参与者来说,地图引擎已经不是最重要的竞争门槛,相对而言,尽管各家的引擎在细节上有所差异,但本质上不构成竞争差异。

第二件事相必大家也可以看出来了,关键还是数据。现阶段地图数据的垄断性和缺乏标准,使得电子地图进入数据为王的竞争时代。谁拥有更全面更准确的数据,谁的价值越大。这个环节中,让我惊叹的还是mapbar的合纵连横能力,目前的Mapbar无论是和上游的数据厂商–四维图新还是和下游的近千家合作者,都采用了先使用后算账的模式,谋求共同做大做强这个新兴市场。

第三件事是如何建立品牌和用户习惯的优势。坦率的说,mapbar并不是我日常习惯使用的地图,因为mapbar的品牌还不足够强势,市场传播也不足够的强悍,所以在这次5G白话之前,我并没有机会去尝试他们的服务。而在应用细节上,按照我个人的使用习惯,我依然觉得各家各派都还有自己的亮点,当然,也有各自的缺陷。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就互联网服务而言,没有秘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望可知。

N多人说我写的东西是枪稿,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传递了足够的信息,对读者而言自然就有阅读的价值。同样,一个互联网服务是否象拥有者鼓吹的那么好,也很容易鉴别。如果你对到底谁是最棒的感兴趣,从你们家、你的家乡、你的母校开始,自己做一个测试吧。

当然,如果你有能力做一个大拼盘,无论是从标准层面解决数据统一还是从应用方面进行聚合和集成,那么你就可能就是那个最棒的。这个假想和结论,是mapbar这堂电子地图扫盲课给我的最大启发。

2007年03月08日

师永刚是一个会用图片讲故事的人。我在自己的Blog中曾经介绍过他编著的《切.格瓦拉画传》。除此之外,我还知道他编有很多类似的人物画传,比如讲英国戴安娜皇妃的,讲雷锋的,销量也很可观。戴安娜和雷锋我不感兴趣,但几个星期前我无意中淘到一本他在2004年编写的“旧书”–《读者传奇》。《读者传奇》介绍的是那本诞生于甘肃的著名刊物。因为时间的关系,还没有展卷一读,因此今天主要介绍他的《红军》。

《红军》讲的是长征的故事。2006年是长征胜利70周年,围绕着这个纪念年代,去年出了很多关于长征的书。但据我不完全的考察,师永刚的《红军》是所有这些书中,最有趣的一本。理由之一依然是大量的图片,理由之二是这本书从小处和细节着眼,力图从人文精神去还原那个时代和那个部队。

这本书有点像红军长征百科。和以往强调红军长征的困难和革命前辈的大无畏气概相比,它更关注细节。和以往强调红军长征路线和著名战斗相比,它更关注红军们的衣食住行,以及那个年代的环境背景。

《红军》整理了长征中,他们吃得是什么,从何处来,如何制作。如果不是这么详细的搞了一次红军“食谱”,受传统教育多年的我也可能依然认为红军长征只有皮带可吃。

《红军》整理了长征中的女性革命家。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女性只有30人,这些人的名字因为性别的原因,现在仍然可以一一查到,其中有12个人是客家人。

《红军》还整理了长征中红军的武器装备清单和常见疾病。个人认为,这些内容以及图片的存在比单纯强调革命时代的艰苦更有直接的感染力。

《红军》还介绍了长征中所有外国人。这些人也是屈指可数的,从每天吃一只鸭子的李德到沿途被俘虏强行行军的传教士。

当然历史就是历史,因为年代的原因,因为重要性的原因,我们不可能回到70年前去切身感受那个时代和那些人物,更多的细节被历史的年轮慢慢的碾过、消失。因此,再好的历史书也不见得能够还原一个真实历史。我们期望的结果无非是无限逼近,同时,我们期望的内容应该能够被人之常理所印证。从这个角度上看,《红军》应该成为纪念长征众多书目中一本应该特别关注的书。虽然内容并不是原创,也没有更新的八卦和内幕,但它提供一种从细节入手的全方位视角。这也许是我们考察历史的最佳角度。

按照我的个人偏好,这本书也属于力荐型的。主要原因在于它浅显易懂并且图文并茂。至于能从中悟到什么道理,书中并没有直接告诉你。这,本是读者自己的事。

2007年03月04日

中国互联网第一大现象是跨国公司打不过本土企业。其实,仔细观察中国互联网历史,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大家都在前进中不断修正自己的方向。今天的新浪以网络新闻而闻名,而开始的时候,她只不过是一家企业站点和BBS社区。网易开始的时候是个人主页和电子邮箱,现在却成为日进斗金、躺着收钱的网络游戏公司。搜狐的十年也兜了一个大圈,从模仿Yahoo的网址导航又转回到模仿Google、百度的搜索引擎… …

本周5G白话的嘉宾Xplus和夏鸿,则讲了另外一个曲线前进的故事。Xplus以电子杂志为人们所认识。那时候,他们强调的是新媒体,不仅是数字化的新交互形式,同时也把自己的命运绑在用户产生内容的Web2.0。xplus提供电子杂志制作工具和分发平台,希望网民们开始一场全民出版的狂欢。然而实际情况是:业余选手毕竟是业余选手,在内容制作质量和周期上,依靠UGC(用户生成内容)的内容实现商业化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个阶段是合纵连横,Xplus开始和传统杂志合作,发行依靠客户端阅读的电子版杂志。虽然电子版提供更充足的空间和形式来丰富传统媒体内容的再利用,但无奈传统媒体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夏鸿介绍,目前市场上万种传统杂志,发行量过万的屈指可数,百十来份而已。

眼下,是Xplus的第三个阶段。其突破点转移为电子报、在线阅读、强化发行平台概念。

Xplus目前的所作所为,在数字信息化激进派的眼里,似乎是一种“复辟”行为。他们和新浪、百度不同,不重构新闻来源,而是通过技术手段直接复制传统报纸和版式和内容。和第一代一般基于PDF格式的电子报相比,他们有了一些技术的优势,可以把北大方正出版系统的内容直接转化到浏览器中,在转换内容和图片的同时,也Copy了传统版式。

有了转换工具,xplus不再生产内容,而是把自己定位于传统报纸的网络发行商。那么其商业模式也就是发行代理收入。虽然眼下直接收发行费还有些困难,但至少已经可以让传统报纸提供一些广告版面进行交换。

但Xplus的新方向仍然困难重重。首先,所谓的高端人士已经习惯了陈彤的海量和快速,他们对于新闻阅读的需求向着更加灵活的方式发展。比如,他们希望Digg式的过滤器,希望RSS订阅、希望就一个新闻事件展开多角度新闻源的聚合和阅读。从这个角度上,Xplus对他们帮助不大。

第二个问题是合作的力度和方式。目前和Xplus合作的报纸还不是很多,分量也不足够。不过,这似乎是一个运作方式可以解决的问题。刘韧认为,如果xplus能提供4-5种他希望阅读的电子报,他是能够接受这种“落后”的电子阅读方式的。因为同样出身于传统媒体的他,认为新闻,尤其是报纸的版面,也是一种“美”。

最后一个问题是和传统报纸、杂志相比,阅读媒介的可便携性。xplus电子报的阅读方式,似乎只适合PC,甚至在大家讨论是否可以基于3G开展移动无线阅读时,多数人都还是认为新浪、百度那种对新闻重构的方式可能会更适合手机阅读设备的要求和习惯。

尽管还有三座大山挡着Xplus,但夏鸿们有自己的理论:

1、传统报纸需要电子化发行的新途径,他们已经试验过自建网站、联盟建站,但好像效果并不理想;

2、当电视出现的时候,人们说报纸死了,但报纸没死;当网络出现了,人们说报纸死了,但报纸依然存在。夏鸿说,我们最多可以说,纸是会死的,但报纸不会消亡。电子出版是当前报纸最容易接受的方式,也是最可行的进化路径。

3、基于传统报纸出版的周期,虽然在消息的实时性上先输了一筹,但这也不是致命因素。夏鸿举例说,传统的出版机构,例如路透社。一条新闻可以卖7次,从通讯社、网站、广播、电视、纸报纸、报纸地方版到数据库,跨媒体的经营并没有改变新闻生产的本质,而只是提供了多种传播路径和渠道。

总之,Xplus已经认识到Web2.0的局限,从而重新定位为传统媒体的新发行渠道和发行商。这种发展方向的改变可能使这家公司不再“时髦”,但似乎离商业成功更近了一点儿。突围之前,这种迂回转移是必要的,就像互联网第一批先行者,他们在前进中试探和摸索,期待移动增值、搜索概念、网络游戏的机会从天而降,从而黄袍加身,傲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