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23日

1、本来不想去看奥运比赛,因为费时太长,一个人去没意思,一家人去小女坐不住,还处于看什么都看不懂的年龄,很多朋友费尽心力送我门票,都被婉拒了,顺便致谢。

2、有亲戚送了三张奥林匹克公园的票,终于还是凑了一个热闹。所谓奥林匹克公园票,就是所有场馆都不能进,但是允许你走到检票口那么近。

3、公园票一般都是赞助商提供的,所以还附赠相应展馆的门票,比如可口可乐VIP体验票。好处是进去可以白吃点心,白喝可乐等饮料。我装了两瓶在市面上买不到的维生素饮料出来,似乎也没人管。

4、终于最近距离到鸟巢和水立方,还是兴奋不起来。大概因为在北京,来来往往路过次数太多了,没什么兴奋感。最突出的印象还是人多。

5、体验了20块钱一盒的一拉速热的盒饭和5块钱一听的百威啤酒。在平常商店里,青岛和燕京都比较便宜,但在奥林匹克中心区的小卖部里,价格似乎统一了。

6、熬到了场馆点灯,拍了几卷胶片。估计出不了什么“作品”,一个是因为不允许带三脚架,另外一个取景框里到处是不相干合影留念的人。

7、从核心区往外走,路过四环,发现在栅栏外还有更多的人挤在外围合影留念,再次感叹,中国人喜欢凑热闹,当然我也没能免俗。

8、整个下午的印象就是人多和累。也许再过20、30年,再看到今天拍的照片,会有另外一种情绪。

2008年08月17日

周5到5G白话做客的是51CTO.COM的CEO熊平,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他给我们讲述了他创业的传奇故事。

所谓传奇,并非调侃也并非溢美,某种程度上,归功于熊平的运气太好。

1、51CTO是2005年启动的,众所周之,那是web2.0创业最疯狂的时刻。熊平的项目不是web2.0,但并不妨碍他用40分钟从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板手中,拿下1000万的启动投资。

2、随后,51CTO用一年半打平,2年业务翻番,3年实现持续盈利。回首望去,虽然51CTO还不是那么强大,但当年同样拿到千万人民币左右投资的互联网公司,还活着的已经不多了。

3、采访过程中,熊平并不是一个出色的采访对象。既不会讲故事,也不会爆料,对关键数字躲躲闪闪。但我猜测,他在平常生活中,一定还有一种很难被人发现的魅力。要知道,他的创业团队很多是以前的同事、故交。即便到今天,整个创业团队中的三分之一都是“熟张儿”

51CTO的业务很简单,技术人员的社区。按照熊平的交代,主要是非IT企业中的从业人员。

51CTO的客户也很简单,掰着手指头也数得出来,无非是IBM、HP、CISCO、MS、SUN这样的大鳄。51CTO主要靠他们的广告费发工资。

51CTO的竞争对手也很多,多到你找不到和他业务完全相似的对手,多到有很多我根本没听说过的一些网站,和他们一样耕耘同一类用户。

熊平在坦白过程中,列举了一个数字,说全球500强CEO平均跳槽次数是3次。我对他说,这个数字对你已经没有意义了。熊平毕业后的第一份工资是赛迪集团。从1997年到2005年,他先是给中国计算机报做网站,然后是筹建赛迪网。8年过去,他:

1、积累了足够的业绩,能用个人历史说服别人拍给他1000万

2、积累了足够的人员,能用个人魅力说服老同事、老朋友和他一起拿着并不可观的薪酬干事业

3、积累了足够的资源,能用这些资源在短短的三年,把广告卖出去,把流量变成钱

至于51CTO的未来,熊平再一次表现的质朴。

他说:

1、我还没想好是不是要上SNS,现在要补得的功课还很多

2、是不是上市还没有想好,但三年后,希望利润达到3000万

3、如果有人愿意砸更多的钱进来,我们就玩一把大的。如果有人愿意收购我们,只要条件合适,随时奉陪什么都可以谈。

2008年08月09日

8月1日,5G白话在爱国者媒体服务中心结束后,我们一群人和冯军在门口抽烟聊天。

我把话题聊到李宁,同样是希望利用奥运营销建功立业的一个品牌。冯军说,李宁赞助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很聪明,实际上,该项目应该是cancel了。李宁早早就在一两年前成为央视体育频道的服装赞助商,其实,那些人未必穿的是李宁,多数是在出镜服装上别一个李宁的徽章。但随着奥运会的临近, 这个擦边球被干掉了。始作俑者,无非是阿迪达斯和耐克。阿迪更可疑,毕竟是正牌的赞助商。

作为旁观者,也许很难感受到奥运商业的残酷,但都是网中人,想必大家都不会对搜狐和新浪的奥运PK陌生。

言归正传,点燃圣火的那一刹那,我是十分的感动。把李宁吊起来耍其实很傻,但选择李宁,代表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变化。可惜明天休市,不知道星期一在H股上市的李宁股票会不会涨上一涨。

作为中国人,我的确说过“爱国”这个字眼很可疑。但如果把事物具体化,我当然愿意中国人能借这个奥运契机多占些便宜。李宁如此,爱国者亦如此。

话说到这里,当然还不要忘记了联想和海尔。这也是中国人自己的奥运品牌,尽管有些财大气粗,可以正式亮相就忽略了线下操作。(包括偷鸡摸狗战胜了蒙牛的伊利)

李宁和爱国者,就是因为他们显示了中国草根面对世界资本主义列强的力量,让我有那么一丝安慰和自豪。所以,才会发自内心的喊出,李宁、爱国者加油!

在他们后面,也许还有回力、飞跃、梅花… …

备注:

奥运赞助商列表:

北京2008年奥运会全球合作伙伴有可口可乐、Atos Origin、GE、强生、柯达、联想、Manulife、麦当劳、欧米茄、Panasonic、三星以及VISA。

北京2008年奥运会合作伙伴有中国银行、中国网通、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国移动、大众汽车、adidas、强生、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人保财险和国家电网。

北京2008年奥运会赞助商有UPS、Haier、百威啤酒、搜狐、伊利、青岛啤酒、燕京啤酒、必和必拓、恒源祥、统一方便面。

北京2008年奥运会独家供应商有长城葡萄酒、金龙鱼、歌华特玛捷票务有限公司、梦娜、贝发文具、华帝、亚都、士力架巧克力、千喜鹤、思念食品、Technogym(泰诺建)、皇朝家私、Staples(史泰博)、Aggreko、SCHENKER。

北京2008年奥运会供应商有泰山、英孚、爱国者理想飞扬、水晶石科技、元培翻译、奥康、立白、普华永道、大运、首都信息、优派克、微软(中国)、国誉、新奥特、盟多。

整体看,开幕式太一般了,如果说这是我们能提供的最高水平,只能证明我们在文化和创意上还差得很远,纪律和排场的优良传统剩给了朝鲜。整个开幕式,除了活字印刷部分有点意思,其他很差。活字印刷部分为了演化和谐社会的和字,也花了太长的时间。不过,梅花和最后表演者亮相,还是不错。

主题歌太惨了。整个一个没调(旋律)。沙拉的嗓音再好,再空灵,也不能唱一个无内容。至于,刘欢,我都没印象了。

点火仪式,太强了!我不是说创意,是说最后敢于敲定李宁。阿迪达斯和耐克恐怕都气疯了。我原来以为中国人民不敢,现在看来,终于还是站起来了。既然不让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戴李宁赞助的徽章,干脆把他吊起来绕场一周。爽!

总体而言,我们在烧钱上有进步,比如烟火很厉害,不愧是四大发明。在其他方面,如果说一般般,应该是客气的。

2008年08月06日

10年前,德国明镜周刊对中国互联网进行采访,我有幸参加了(但最后正文没有提到我)。
后来,和我一起在MUD里玩的一个德国网友帮我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了中文。
刚才为了确认第一次上网时间偶然在文件夹中发现的,贡献出来可以对比一下10年间的变化。


=======================

Der Drache geht ins Netz


入网之龙  (The Dragon Goes in Net)

 

计算机工业正在蓬勃发展。吧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地面。在中国的政府还在尝试控制数字革命的时候,那些新兴企业家和地下黑客已经早就开始享受新的自由了。

 

一个寒冷的冬日。在北京白石桥路的一个网吧前面蹲着一个男人,正在不停地往他冰冷的手里哈着热气.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自行车修理摊。一个气筒,一些修补的工具,表面结了层薄冰的一盆水。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拖着一辆装满煤球的手推车从他身边蹒跚而过。

 

就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宽大的玻璃窗后面,一群身穿牛仔服的年青中国人正坐在计算机 之前。网吧里面即舒适又暖和。墙上挂着莫奈,达利和 Cezanne (画家名,不知道怎么翻译) 的复制品。酒吧小姐正端送着北京最好的 Cappuccino (一种意大利的咖啡,我不知道中文名字) 这里的价格是每小时30元,高于一个中国工人每天的收入。

 

王键(Wang Jian)25岁,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了。“Internet 是我生 的全部,他说道。王建是 一个网虫。他在大学里学过计算机 ,现在在帮助在中国的西方公司设计他们的网页。 我第一次上网的时候,是我生活 中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我坐在我在北京的小屋里,突然和纽约连上 了线,似乎能够感觉到,在那边还有着一个和我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 着,很快在屏幕上出现了他的电子信箱。里面有着从旧金山,台北, 巴黎,洛山矶,吉隆坡的来信。信的内容从就业机会,婚姻问题,世界游泳锦标赛中服了兴奋剂的中国运动员到结婚 典礼无所不包。“Internet 使我深深地感觉到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和其丰富 多彩,他说道,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但是却丝毫不能改变这里的现状。

 

在他的屏幕上先是闪过一对正在做爱的男女,卡里福尼亚的一个同性恋俱乐部的论坛(Newsletter),路透社的关于美国总统绯闻的最新报道,然后是 New York Times 的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最新社论。 他说:以前我经常去 New York Times CNN 的主页。可是我现在觉得老是从国外的新闻社来读 在中国发生的事, 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虽然我可以这样,可是大多数的中国人却不可以。

 

#############################

 

在中国,不仅仅能够读到,看到和听到政府的官方报道的人数每天都在不断增长。而政府却在大力支持这个趋势,是现在中国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之一。

 

三年以前,中国只有不到 3000 台和 Internet 联网了的计算机 ,现在是 620 000 台。根据官方的计划,在两年以内,这个数字将达到四百万。计算机商店和多媒体柜台正在不断创造销售记录,价格在前两年之中几乎跌了一半。去年一共出售了三百万台计算机,相对前年增加了 40% 多。一台比较好的计算机 现在只要不到 5000 人民币(相当于 1100 马克)计算机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王建解释道。

 

中国现在有 20 多个计算机杂志,每个销售量大的报纸都有自己的 Internet 专栏。电视里的计算机节目是最受观众欢迎的节目之一。中国政府把 1996 年命名为 “ Internet ,并把全国联网作为五年计划 的重点任务之一。

 

去年 12 月, 政府宣布了新的网管条例。那些在网上传播黄色图片和诬蔑政府言论的人,将要被给予高 额罚款和有期徒刑的处罚。不过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中国有人因为计算机 犯罪而被遭到起诉。王建说道。

 

不过总地来说,新的管理条例使得上网更为容易。以前每个网上的用户都要到公安局登记,现在只要在任何一个 isp 填一张表格就可以了,几个小时以后,通向整个世界的窗口就打开了。现在每个月的用 费是 300 (相当于 60 马克),是以前的一半。这个数目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城市里的中国 人,是可以承受的了。

 

#############################

 

中国就要上网了吗?这样一个为了使自己不受外来势力影响和异族侵略而修建了万里长城的国度?这样一个始终反对任何类似西方民主改革的,并且把不同政见者送入劳改营的国家?象 Internet 这样一个强调开放和透明的媒体,怎样才能和一个正是反对这些观念的专制政权融为一体呢?

 

我们对于 Internet 的意见到目前还没有完全统一,赵松(Zhao Sung)承认道。他是中国政府制定 Internet 管理条例和法律时的高级顾问之一。在他吃午饭的一家餐馆,我们采访了他。餐馆吵闹而拥挤,闻上去充满了一股鱼和烤鸭的味道。许多桌子上面摆着冒着蒸气的装满小吃的竹编蒸笼。

 

刚开始的时候,政府是担心 Internet 的。科学家,知识分子,经济家和商人最后使得政府相信,中国 需要 Internet赵松一边说,一边烦躁地跷动着腿。一切对他来说都太慢了,无论是那个他不断催促 的慢腾腾的侍者,还是那些恐惧一切他们控制不了的事物的官僚们36 岁的他曾经读过计算机 专业,是属于那些视野不仅仅终止在长城城墙上的新一代中国人。他提到不同的部门对于管理 Internet 职权范围的争吵,谈起那些赶不上技术发展潮流的官僚们。

 

幸运的是,我们的最高层领导看出来了,我们国家不能再次错过一次技术革命,他说道, 15 世纪,中国所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三个世纪以后,西方却几乎瓜分了中国。不是因为我们民族懒惰,  者没有进行英勇的抵抗。只是因为我们闭关自守,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 潮流。如果我们这次再错过 ,那么我们将永远地失去赶上的机会。

 

####################

 

曾经受过西方教育的他以不屑一顾的语调谈起那些封锁 Internet 的尝试。在国家安全部里的那些新闻检 察官们坐在计算机 前面,试着从信息的巨流中挑拣出那些对于他们来说 反政府反革命的言论。对于 由旧金山的一些华侨 组织通过电子邮件传播的隧道杂志,官方几乎没有能力采取任何控制措施。

 

美国的“Time”杂志或许可以封锁几天,可是人们照样可以阅读“Newsweek”。今天关闭的网页,明 天或许就又被打开了。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正式的或非正式的标准,赵松猜测道,那些新闻检察官只不过是安全部门用来做摆设的。任何以为能够封锁 Internet 的人都是白痴。

 

如果没有计算机和网络的工具,这个拥有 12 亿人口和 22 个省(注:记者的错误)的巨大国家在今后将 很难治理。为了方便行政管理,360 个国家企业和那些管理它们的国家部门将在这个五年计划 之中实现联网。

 

只有中国的经济每年以 10% 的速度增长,才能防止大批人口的失业和社会 的动荡。只有继 续进行市场经济 的改革和充分利用计算机所提供的高效率才能达到这个 目标。赵松相信, 比如说,为了保持竞争能力,我们应该让全国的销售系统互相挂钩。只有让它们实现联网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另外政府也希望出现一个繁荣的计算机工业。总部在北京的 Legend 集团现在已经成为 亚洲的第八大制造商,国产计算机已经占了全国销售总量的 60%

 

经济上的利益使得所有政治上的顾虑都相形见绌。(Edward Zeng)说道。他是中国计算 机方面的先驱之一。今年 35 岁的他曾经在北京学过计算机专业,1989 出国去了加拿大,在 1995 年又返回了中国。在当时的美洲我看到了那场中国也即将要面临 的计算机 革命。他说道,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今天他拥有 6 个网吧,有 100 多个雇员。到 2000 年,他拥有的网吧数将会达到 100 多个。他的 SparkIce 是北京的 40 多个 isp 之一。 目前还没有赚到钱,他承认道。但是这没关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为数不多的中国黑客已经率先进入了数字世界。对他们来说,和世界联网的梦想已经变成了现实。他们在过去的两年中形成和发展了自己的准文化 体系, 这种情况在 1949年的中国以后是几乎没有先例的。

 

黑客中的明星之一是老马(Lao Ma)。没有几个人能象他那样巧妙地在 Internet 的迷宫中找到方向。

现实中的他是一个洞穴人,计算机是他和他的周围世界进行联络的主要手段。当我们在傍晚拜访他的时候,他刚起来。一直到今天早上 700 我一直在网上。他一边说,一边揉着眼睛 [足及] 拉着拖鞋 走进厨房去煮咖啡。他的洗旧了的牛仔裤松散地挂在他的膝盖上,蓝色的衬衫上满是污点。披肩的头发被他扎成了马尾鞭。“Internet 改变了我的生活,他说道,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我的女朋友,找到了我的住房。如果我下次再找工作的时候,我也会 首先在网上找。

 

老马靠打工为生。一会儿帮助美国公司设计他们的商业主页,一会儿为国内的企业编写数据库。他总是白天睡觉,晚上在计算机前面渡过,因为那时线路不会很拥挤,当新的软件将会 很快。这种生活规律上的变化,就在不久以前还不太可 能。因为那时党对个人私生活 的控制一直 进入了最小的细节。

 

老马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卧室。计算机就摆在床头。旁边是一个堆满了烟头的烟灰缸。角落里面躺着空的可乐瓶和啤酒罐,桌子上面是一瓶半满的 Chianti 酒。他嘟哝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就坐到了计算 前。先看了看他的聊天室。在那里,还有尼姑可爱的姑娘(Pretty Girl)” 我们自己给我们取了绰号,他说道,一边输入了一句:我刚睡了起来。

 

他们管他叫浪漫的黑客,他是那些最早拥有个人主页的人之一。 从那里他为大家提供自己写的诗和 最新的软件。那些都是他从 Internet 里面弄到的,合法地或 非法地。我存了有 700 多个程序,并且为此没有花过一块 。他兴奋地说。这种兴奋不仅仅是一个黑客对自己能力的自豪。它是出于摆脱了权威和制度控制的喜悦。“Internet 意味着自由,他说道。不仅仅是政治上的。马先进入了 CNN 的主页,然后又尝试进入 Playboy,服务器今天没有回应。看来检察官封锁了这个渠道。他 狡诘地一笑。手指敲动了几下之后,他的屏幕上面开始有了反应。有很多的道路可以通向目标。我试了试另外一个服务器。屏幕上的 Nasty Girls 正在向他问候。

2008年08月05日

今天小区电压负荷过大,停电半个小时。
找出冯军送的妙笔和地图,在一片黑暗中和女儿点来点去,每点到一个地方,
妙笔会说:颐和园… …
女儿会问:颐和园我去过吗
我说:去过,我们还在17孔桥下划过船

我老婆说,最近网上流行团购洪恩朗读者,看了看,和妙笔是一样的技术原理。

如果冯军奥运会完了不大力推儿童读物,有没有出版社资源的弟兄团结一下,一起去和冯五块谈合作,赚少年儿童的钱?

2008年08月02日

5G白话重张,得到爱国者的大力支持,地点选在了距离鸟巢300米刚刚落成的爱国者奥运服务中心。爱国者奥运服务中心的全称是爱国者理想飞扬奥运媒体服务中心。说是媒体服务中心,普通观众也接待。服务中心主要用来展示爱国者的产品,为媒体记者提供服务。

既然离热点这么近,那么到达这个地方就不太容易。俺突破重重封锁,在警察叔叔和志愿者两次勒令掉头的情况下,还是如时赶到。

5G白话重张格外热闹,除了爱国者提供场地和酒水支持,其实更沾了5GSNS的光。5GSNS上线以来,注册用户数不断飙升,5G白话重张让大家有个理由有个机会结识新朋友,联络老朋友。

5G白话的进行仍然和以往一样,在靠谱儿和不靠谱儿之间摇摆。靠谱的是冯军的奥运营销课程、李卫伟的妙笔演示以及冯军舌战群儒的答非记者问。不靠谱的是5GSNS用户的互相采访以及俊男美女在台上暧昧的“打情骂俏”。

5GSNS的事情今天不多说,好多参加者都在5GSNS中发表了图片以及回忆录,今天只说说爱国者。

一年前,会变魔术的冯军参加过一次5G白话,这一次,冯军不变魔术,只布道。2008,爱国者的身份是2008奥运会语言培训服务供应商,手里的核武器是叫做妙笔的新产品。

之前,听说过妙笔,也看过几眼广告,一直以为是OCR识别产品。这次接触之后才知道,妙笔的技术比OCR要简单些,但组合性的设计和产业链商业模型的计划,使得其应用前景比OCR大得多。

首先,妙笔是一个做成笔型的红外扫描设备,它可以扫描印刷在纸张上的隐形红外编码。妙笔还是一个mp3播放器,扫描得到隐形编码后,它按照编码播放事先准备好的和编码相对应的声音文件。最妙的是,编码和对应的声音文件是存储在扩展卡里的,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更换存储卡中不同的内容,就可以让妙笔具备不同的功能,从地图、幼儿识字、英语学习到有声读物,不一而足。

当然,缺点就是只能读取特殊的印刷品,也就是印有红外编码的读物。根据李卫伟的介绍,这种方式印刷成本很低。我在网上大概查了查,似乎是使用了一种含碳的黑墨水形成隐形编码,使得妙笔可以读取编码坐标。具体细节不多说了,水平有限,言多必失,感兴趣的可以看看这个文档,个人以为这个就是妙笔的基础工作原理。

虽然爱国者并不讳言妙笔的基础原理不是自行研发的,但这个产品仍然包括了27项发明专利。对我而言,我倒是觉得妙笔最大的成功是把一个相对成熟的技术,包装出了各种有价值的应用。这种“二次研发”技术,在中国企业的发展过程中,不仅显得格外重要,而且十分难得。已然是国际化的联想,起步的时候也不过是从机箱的实用新型专利开始。

妙笔的核心竞争力和市场前景,可能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问题。核心竞争力这个问题我说不好,是否未来会出现群起而模仿者,现在断言为时过早。但就市场而言,我觉得大有可为。有两个应用当前需求很明显,即时翻译和儿童读物。撬动这个市场的参数也很简单,一是市场上有多少妙笔,二是市场上有多少支持妙笔的印刷物。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是冯军要解决的问题。

按照我的理解,只要爱国者能开放编码的制作标准,贯彻他们引以为豪的6赢、1+1=11,让更多人能够参与到妙笔的产业链中,并且有利可图,那么妙笔生花指日可待。

妙笔生花还要等一等,但舌灿莲花的冯军永远在。冯军当年卖一个键盘只赚5块钱,而今天,这个服务中心的租金就是500万(听说)。

作为5G白话的主要提问者,我这回再一次提问了他。首先是拍马屁,爱国者的品牌越来越厉害。其次还是拍马匹,爱国者研发的新产品越来越多。最后是疑问,靠那一个产品号令江湖?

冯军再一次没有给我直接的答案,但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一点谱。指望短期技术上重大突破不太现实,纵观现在爱国者的创新和研发,虽然每一次都是一小步,但是在个人消费数码领域里,已经有了很多让人心动的小计俩。(譬如,数码相机存储卡屁股后面带一个usb口,这样就不用读卡器了,再比如,爱国者音乐盒上引入手机里常用的四向操控杆,虽然没有ipod触摸感应那么先进,但是也很酷很实用)

拳头产品和爱国者品牌哪一个先突破,这又是一个冯军要操心的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对于同样和冯军混在中关村的旁观者,我已经见识过了爱国者的自立、自强。一个人的未来不是全靠舌灿莲花能够搞定的,爱国者这十几年的历史,才是真正帮助我们预测明天的参照物。

 

 

 

2008年08月01日

5G白话重启!

不知道时间地点,也不知道什么是5g白话,移步炳叔的blog:

http://blog.donews.com/bingshu/archive/2008/07/31/1331055.aspx

顺便纠正炳叔的一个小失误,5G白话从2006年7月到2007年8月,一共进行了42期。到场的嘉宾参见:

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pub?key=pS91p73WdZ2IooAlh2jURUA

这中间,有的项目因故消失,有的项目风生水起,有的项目原地踏步。无论如何,我们曾经在一起,希望以后仍然在一起。

不管在哪里,我们都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