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4月19日

花了37分41秒看了白岩松在耶鲁的演讲,得到一个最基本的猜测:
听众99.99%都是中国人。

链接地址:http://video.sina.com.cn/news/c/v/2009-04-18/114134970.shtml

在这个时刻,我无语了。这个比文字版更真实,也比我经历过的更虚假。

2009年04月15日

地球似乎真的在变暖。暖气停了没几天,似乎就要开空调了。令人抓狂的是,无论是暖气还是空调的使用,似乎都会让地球进一步变暖。

我小时候,有一次听当时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主任讲课,至今印象很深刻。老先生在讲台上找出一个信封,吹口气,变成一个临时烟灰缸,点燃那个时代很时髦的Kent,说,每到这个季节,当我看着柳枝发芽,都会感到自然的复苏,人生和生命的奇妙。

其实,老先生也许没有意识到,正是我们处于温带地区,才有如此分明的四季。也正是有了自然环境迥异的四季,才能让人的心境能产生更多的感悟。我不知道,生活在热带地区的人,譬如新加坡,他们的心境是按照四季轮回的还是随着每日的降雨轮回的。

每天,我都经过北四环。北四环内环路边有一家家具店,门口附近应该是安插了塑料竹子。在一个漫长的冬天里,那是唯一的绿色,直到最近,它才不那么抢眼,隐退到漫天的嫩绿、粉绿之间。

我不知道四季对人的情感影响是如何通过DNA传递的,或者除了DNA还有文化。简单的说,一个显而易见却被人常常忽略的事实是,猴子这种东西主要分布在热带和南半球。欧洲、北美洲没有,甚至连澳大利亚也没有。

猿猴的基因和人类相比,超过99%是相同。在几十万几百万年之前,冬去春来的猴子们想的是什么?可能是更多的植物和动物给他们带来生存和繁衍的机遇,今天,季节更替似乎不重要了。那么,我们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想法又是如何来的呢?除了播种的自然规律,是否还有什么DNA密码?

没有了尾巴的我想不出来是为什么,只是觉得满眼的绿色,盛开的鲜花,是那么的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