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24日

请使用:

https://www.google.com/ig?hl=en

https://mail.google.com

 

 

2009年06月23日

谷歌被央视“恶搞”,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中心代表全国人民对其谴责,原因是提供低俗黄色内容。

在传播低俗信息这件事情上,搜索引擎应该负什么责任,我觉得真的不好说。李开复导师应该向当年的戚务生学习,面对媒体,“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当然,戚务生后面还有一句话,我是国家干部。李开复也可以继续说,我只是派到中国的CEO兼总部的副总裁。

其实,话还可以进一步说。在阅读低俗黄色信息后,不管是“心神不宁”还是模仿犯罪,亚热应该负什么责任?饭岛爱又应该负什么责任?你买了把菜刀去杀人,卖菜刀和造菜刀的似乎都没什么责任,你买了把手枪去杀人,在中国,买枪和造枪都有责任。但如果只是提示哪里能买到手枪,似乎又很难问责了。

当然,有时确定责任又很容易。我知道,银行认为ATM犯错是储户的责任,老百姓上访是医院的责任,北大教授不是说了,99%都是精神病。

者名的中国移动,也从来不负责任,坏事都是江南春干的。我倒是想知道,无论是垃圾短信,还是短信诈骗,按照CCTV和XX中心的逻辑,中移动是否应该受到谴责?或者是更严重的处理。

再往深了说,CCTV作为党的喉舌,尤其是让朱镕基总理题词为“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的著名栏目,要为祖国的和谐大业迟迟不能到来,负些什么样的责任?窃以为,主要是不明真相的责任吧。

2009年06月10日

 

儿童医院是在成长中的流程优化。如果有钱,可直接去国际部,拿钱换回CRM的享受。即便没钱,输液治疗提供24小时服务,而不是10点pm就结束。

之所以说成长,其实流程还可以优化。今天对待发烧儿童,医疗方的对策就是抗生素静脉注射,远不是我们小时候肌肉注射。儿童医院每次静脉注射都要重复挂号、分诊、问诊、开药、缴费、取药、交药、注射、完成近十个步骤。而我小时候,是一次性领足所有需要肌肉注册的药物,定期去扒了裤子打针。

门口的西瓜摊也比儿时有了进步。我只要了半个西瓜,卖瓜人小心翼翼用刀子沿着瓜皮分裂,掰开,确保刀刃并不接触瓜瓤。尽管要收摊了,但他依然决定卖掉半个西瓜,至于剩下的半个,天知道今夜是否还有人光顾。

我打算多给卖瓜人几毛钱,示意零钱不用找了,但他仍然坚持一毛就是一毛。

人民永远选择真诚的活着,无论经过什么困苦煎熬,无论活在哪个时代。

2009年06月04日

很想说些什么,掏心窝子的那种,但又无语。

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20年前的模糊的清晰的历历在目。

一年前,《生活》杂志的记者采访我做一个改革开放30年的平民口述,我在圆明园单向街blabla的和他砍了至少一个时辰。虽然不知道后事如何,至少我宣泄了一把。

但是,今天,连宣泄都没有机会,或者没有胆量。20年前,我的母亲说,枪声就像在往楼上打,20年后,除了楼下野猫叫春以外,没有任何声音。

今夜无人入,睡!

最后一句copy from 东东枪

2009年06月03日

微软重装上阵,推出搜索引擎,Bing。中文名,必应,小名–饼。

我十分不看好,因为搜索laobai,无论是中文还是汉语拼音,无论是外事不决问谷歌,还是内事不决问百度,俺都排在第一页第一行。而饼,翻了好多页都找不到。:P

这不,报应来了。新浪科技必应上市的专题还冒热气呢,就有人替我出手了,嘿嘿。听说,不仅是城门失火,hotmail,live等一股脑的关了禁闭。

仔细一想,搜不到自己也好,就当潜伏了。

这个世界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潜伏。不甘心的同学,赶紧学会翻墙吧。

Royal说:现在开始闭门修炼吧,崂山学院穿墙专业估计会人满为患,非扩招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