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6日

很久很久不去电影院看电影了,这个很久很久,是以年计算的。

没想到,今天居然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2012。不过,这篇blog说的不是2012,而是看电影。

想当年,我买房装修的时候,为了n.1的喇叭布线也大伤了一番脑筋,最后,总共开功放看DVD的次数也小于100。今天,只要苟延残喘的DVD播放机还能正确读出汽车总动员和海底总动员,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for  me,for my daughter)。

电影院,是一个气场,和现场版的郭德纲相声一样。舒适宽大的座椅,起码是商务舱的派头。Popcorn和Coke和大屏幕和环绕声,其实目的都一样,就是把你自己变小、变傻、变到能够融入眼前那一块闪亮的屏幕中。如果说,看DVD还有思考的能力的话,因为毕竟还有距离感,那么看电影和组建家庭影院系统的目的,就是在屏幕前消灭自己。

专业人士,看电影不仅要看剧情、还要看表演、看编剧、看摄影、看花絮。其实,散场时,我发现没有一个人把片尾的字幕看完,导演名字出现的时候,一多半的人已经走出去了。所以,我们看电影,看得还是消费。

2012放映前,各种电影的广告片花长达10分钟,虽然我承认其中一些很诱人,但我还是觉得,宁肯自己深夜在电脑前看DVD或相当于DVD画质的下载。

理由无他,只是不想把一件间接体验人生的思考转化为N个小时的虚拟现实体验。

也许我根本就是错的,但我至少省下了几十块一小时的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