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去4S店保养,遇到了以前一直接待我的女客服,不过好像换岗位了,之所以近两年没见着,原来以为是跳槽了,现在估计,最大的可能是回家生孩子去了。

然后,又和销售探讨了一下旧车置换,这样算下来,才突然意味到,我去这家4S店已经8年了,平均一年两次。这家4S店在我已经度过的生命时间里,有1/5的时间是有相当交集的信息量的。(当然,还有现金流:P)

平时每天在公司,因为要带一帮小朋友,我每天都是唐僧般的啰嗦,人应该惜时如金。把握每一次开会、每一个项目的学习机会。做好每一次会议记录,做好每一天的to do list,无论是不是给我看,每周一定要写个工作总结。

然而一旦跳出一个每日例行标准动作之外,突然有一种巨大的空虚感和无力感。

时间和空间的组合,绝对是一个玄妙的话题。人们常说,文学的终极话题是爱和死亡,那么,世界的话题应该是时间和空间了吧。

也是前不久一次饭桌上,我说到朝韩停战区域的一段无人区,拯救了很多东北亚频临灭绝的鸟类。一个同事讲了另外一个有趣的话题,当年柏林墙还在的时候,有些两墙之间繁殖了大量的兔子。他们繁衍了N代,但生活空间都是两墙间隔的一段类似线性的空间。如果墙不被拆除,可以设想,哪怕这些兔子再繁衍若干代,他们的认知空间都是一个条带化的稳定空间。

(插段题外话,兔子这个东西生命力和生殖能力很强的,因此在西方好像有些色情象征,所以,花花公子夜总会的“三陪女”叫做兔女郎,并打扮成兔子装,但今天,更多人理解为卡哇伊了。)

就空间上讲,直到明清,中国人都不相信天朝之外还有那么大的疆域,他们的理论基础是,如果世界真的那么大,为什么几千年来你们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

你看,空间和时间又一次巧妙的结合了。

回到地球,地球的寿命是40多亿年,地球上的生命历史大概是10亿年,人类起源目前还有很多争论,但基本是几百万年的概念,而所谓信史,就是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只有5、6千年了。

你可以试着用计算器算算5000/1000000000,再算算80/1000000000(假设人平均寿命80年),再算算8/1000000000,直到1/365/1000000000,我本来想画个线段图的,又觉得太麻烦。但大概意思你一定明白了。

平时,人们很少想到这个话题,我也是看了《三体》里动辄拿几百年当作时间维度叙事才触发了某根神经,最初的感觉,就是前文所述,巨大的空虚感和无力感。

我以前的blog里,曾卖弄过一句西方谚语,“人类惧怕时间,而时间惧怕金字塔。”在这个时间尺度下,金字塔其实也是一粒沙。

所以,悲观的看,无论时间还是空间角度,我们都是树洞下的蚂蚁(这个比喻很可能还是高估了);但反过来说,… … …. ….,这关其实不好迈,既然是蚂蚁,就干好蚂蚁的事吧。

当然,不排除偶尔,你也试着做一只仰望星空的蚂蚁。


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