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8月16日

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刚才,我经常访问的一个站点上不去了,于是想起了一些测试网站连接速度的服务。玩了一回儿,想看看著名的twitter怎么样,结果得到下面这张图。

我认为全世界不可能有那么多城市访问twitter会有问题,错误的结果应该是和墙有关。因为用另一个更流行的测试站点,www.internetsupervision.com,测试twitter的速度,什么结果都得不到,除了一个连接被重置!

2009年08月08日

家里近万册的藏书,让我基本放弃买房、搬家的动力。我守着它们,既幸福又无奈。(刚开始,我采用开放式书架,后来发现对书籍的损害比较大,现在我用的都是封闭式书架)

然而,无论是amazon的大小Kindle,sony的ebook,方正的山寨kindle,汉王的汉字书,还是传说中苹果的平板电脑和韩国三星,都让我感觉到,阅读的历史很可能在我有生之年,来一场文化大革命。

技术的变更,终将改变人类的历史。

有些脑残的政协委员还在呼吁回到繁体字的时代,且不知,我现在连简体字都提笔忘字(但我可以流利通畅的阅读台湾和香港出版物,哪怕他们是竖排的),归根结底,是拼音输入法的错。

小学一年级,我的第一堂课学到的并不是汉语拼音,而是六个汉字,“你办事,我放心”。但从学会这六个字以后,我就进入了拼音时代。所以,当电脑时代的来临,我没有任何原因,放弃了五笔,直接过渡到拼音。鼓舞我的除了五笔输入对字根记忆的庞大需求,还有当年新文化运动众多左派的论点,中国的崛起在于文字拉丁化。

其实就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字的变革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我不知道是否有政协委员呼吁我们回到大篆小篆甚至甲骨文的时代,用来表示自己确实没有数典忘祖。

文字书写的变革领先于阅读。当年,我大学的毕业论文是同学中唯一一份打印稿,打印在80列的连续打印纸上(使用盗版的WPS)。但与此同时,我还在为另一位同事的硕士论文进行一笔一划的仿宋体的誊抄,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写几行程序代码。

一两年前,我还陶醉在纸质阅读的快感上,尽管身边很多人,就差对我翻白眼了。当时,我也念念有词的说,如果有一种阅读器能够让我获得和纸质阅读同样的阅读感受,我可以接受在几千块以内的预算。

今天的这一时刻,我还离不开纸,但我已经感到时代的蠢蠢欲动。

诚如前述,书写领先于阅读,阅读器领先于内容。就像今天Mp3的强势一样,如果有一天,我的万册藏书都有人把它电子化,都可以通过某一种阅读器能够浏览。那时,就像我放弃卡带、CD一样,我也将放弃我的万册图书。

我既希望这一天的快点到来,又盼望着,9个书柜实实在在的存在。

矛盾的心理煎熬,都比不上时代的蠢蠢欲动。这个岁数的我,虽然谈不上拥抱变化,至少也要做到,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2009年08月02日

年初,从京东商城传出消息,打算投资一亿(最新的流言是二千万)自建物流配送,我没掰着手指头数大家的意见,总体感觉,等着看热闹看笑话的多。

其实,在京东之前,卓越亚马逊也已经有自己的物流。只不过没有高调宣传。

两天前,不只卖衬衫的Vancl也发新闻稿,声明开始自建物流。这次,好像质疑的声音小多了。

显而易见,自建物流的成本远比第三方物流的成本要高。但根据我的亲身体验,自建物流的好处也有很多:

1、卓越自建物流后,实现了上门送货收款可以刷卡

2、京东自建物流后,在货物送达之前,你甚至可以查询到上门送货那个具体人的姓名和手机号

3、Vancl自建物流后,实现一天两次送货和当场开箱试穿

当然,目前这些自建的物流还无法覆盖全国,京东的情况我不清楚,卓越和Vancl都只是在少数几个主要城市实现了自建物流配送。(不过,京东在某些城市还提供一种特殊的指定地点自提的服务。)

大家都不是不会算数,风起云涌的自建物流,自然是有其中的必然。

不管是传统的百货商店还是B2C,购物流程无非是四个阶段:

1、商品浏览
2、购买决策
3、付款
4、提货。

传统百货商店在浏览和提货阶段远远领先在线购物,购买决策阶段网络要略强(可以比价),支付阶段两者差不多(拜托当年8848搞定了货到付款)。

所以,B2C自建物流的需要也很简单,谁的物流效率越高,谁的客户满意度也最高。比如,就卖衬衫这件事,在商品浏览阶段传统模式和电子商务相差不大,因为在百货商店里,衬衫也是不能试的,甚至多数情况下,你也无法用手去体验面料的优劣。唯一能够感知的是颜色。对电子商务而言,如果能够开箱试穿,那么颜色也不是一个问题。当然,这个和Amazon以9.2亿刀收购的Zappos相比,还是差了很多,Zappos的商品可以90天之内不付款,并且免费退换货。

最后,奉献一点技术细节,作为一个B2C厂商,货物从自己的仓库中发出,到用户手里之前,会出现多少种异常情况:

1、客户拒收全部
2、客户拒收部分商品
3、商品途损或丢失
4、地址不详,无法送达
5、预先指定的快递公司无法送达到该收货地址(你可以假设理解为EMS在西藏阿里没有配送地点)
6、客户要求送货地址变更
7、客户长期不在收货地址,如出差、度假ing
8、客户死亡
9、伪造订单,并不是真实购买

 

 

 

2009年07月26日

两年前,股票最热的时候看了很多关于金融和投资的书。有一本回忆到,2000年网络股最热的时候,某位投行人士说,到底是互联网还是空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最大?

在一边开着空调一边上网的我,再次对这个问题陷入了无解。

前几年,温室效应一直是争议话题,至少,装扮成在学术界还颇多争议。所以,出身石油产业密切相关家族的小布什,可以独善其身独辟蹊径的退出京都议定书。如果我没记错,历史是这样的,老布什忽略它,克林顿签署它,小布什退出它。

这段历史我也讲不清楚,但成就了败选的副总统戈尔,因为致力于环保传播事业,拿了个诺贝尔和平奖

在我还看十万个问什么的时候,历来对能源危机就分悲观派和乐观派。悲观派说,石油资源的枯竭是人类的末日,乐观派说,凭着人类的聪明,总能找到清洁的替代能源。

对了,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混合动力,专家的药方是氢能源。

假设我还能再活500年,那么,太阳能恐怕是药方中最容易找到的常见药。这个叫做上天吧,连中国公司都凭借这个概念在美国上市了。

另外一个角度好像讨论的很少,其实就是入地。个人认为,这个思路比移民火星更靠谱。众所周之,地下室冬暖夏凉。如果有一种设备能够把室内空气和地下空气进行交换,夏天往地下吹热气,换回冷空气,冬天往地下吹冷空气,换回热气,似乎也是一种解决办法。至少,我们还在地球上。

我是通过我家地下车库发现这个出路的,夏天,从地下车库25摄氏度的车进入桑拿天,立马形成了讨厌的雾气布满车窗。不过,我这个发现是典型的马后炮,上网略一搜索,就看到很多关键字几乎都已经民用了,例如地源热泵系统、土壤源热泵系统。

所以,对于我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人来说,还是少操心为上。何况,我真的没想再活500年!

2009年07月19日

最早关注周立波,是网上传来传去他模仿三代领导人的段子。那个东西,用脚后跟想,也能想出一定是无字幕的。半懂不懂的看了,觉得这个人胆子挺大的,因为我不太确认北京茶馆里也能有同样的尺度。老舍先生几十年的《茶馆》里就贴了莫谈国事,尽管那是错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莫谈国是。

后来反感周立波,是看了媒体的报道,大意上是说周立波回应和郭德纲同台演出的可能性,“吃大蒜的怎么能和喝咖啡的搞在一起。”

现在,终于花时间看了周立波的笑砍30年,一切都释然了。正的和反的,一起中和了。

关于北京和上海的文化或精神隔阂,最早可以追溯到文革后期,再近一点,90年代初,文化圈里也有一本叫做《城市季风》的书。今天,地域性的调侃其实是人民内部矛盾,就像北京国安的球迷会在京津之战的主场,喊出“打翻包子铺,活捉康师傅”。

周立波的本质还是一个滑稽演员,在这一点上,他和郭德纲并没有什么区别。从表演的尺度和分寸上,周立波似乎更时尚、更挑战权威,而郭德纲似乎更喜欢传统曲艺,沉迷于技巧和传统。其实技巧和传统很大程度是应该抛弃的,比如说,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北方地区存在那么多脍炙人口的曲种但讲得故事又那么雷同,后来想想,得出的结论是受众识字的人少,曲艺形式变成了文化普及的媒介。

一个正常的现代人,无法区别三弦、大鼓、北京琴书的区别,所以,我们今天也没必要非把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对立起来。更何况,还有东北人跟着在其中裹乱。

周立波台上演两个小时,票价是380,这是一个人的付出;郭德纲现在几乎不出席的德云社的相声大会,票价是几十元,但高峰都成为攒底的了;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和郭德纲类似,连小沈阳都看不见的二人转,居然成了北京演出市场的天价。

从这个角度上,作为一个祖籍河北、出生天津、长在北京的人,我十分赞同周立波的判断,笑一次是有成本的。虽然拜托互联网,我花的只是下载数据的包月钱,但时间成本还是要考虑的。

在笑的成本角度,我会算一笔账,在笑过之后,我还会算一笔账。目前看来,喝咖啡的领先。作为北方人,我这个观点也属于端着机关枪进来,举着双手出去罢。

但是,周立波也有一个先天不足,要是没有字幕,世界又会怎样?

2009年07月04日

前几天,不幸得了一场怪病。睡觉前,觉得一只眼睛疼,没太在意。毕竟我是一天至少要花10几个小时盯着屏幕的人。第二天早晨,发现右眼睁不开了,始终感觉有东西在眼睛里面,疼。

第一反应是要坏,后果很严重,恐怕要去同仁,后来,去了附近一家小医院,诊断为眼角膜划伤,包扎给药。24小时基本就好了,48小时后,和没事人一样。

不过,这两天,始终觉得眼里不舒服。仔细想想,因为在生病的48小时里,每天6次眼药水(一种特效修复角膜的眼药水,需要放在冰箱里)的滋润,让眼睛已经习惯了水汪汪的感觉。

其实,这就是一种典型的药物依赖(或心理依赖)。

几年前,别人送我一本潘石屹写的书,其实就是他的blog汇编,居然还是精装的。印象中,他也谈到了一种典型的药物依赖,复合维生素。就是我们常见的金施尔康、善存什么的。潘石屹说,一停药,就不舒服,比如长脚气什么的,但最后,他还是戒掉了。

和潘石屹一样,我也戒掉了复合维生素,这一次,我也坚持不再使用冰箱里的眼药水。在佩服自己的同时,我也奇怪,为什么还有一种典型的药物依赖我怎么至今克服不了–烟草。

从本质上上讲,我觉得我不是心理依赖那种类型的患者,也就是说,如果能够通过其他方式补充尼古丁,也许对烟草就不会特有感觉。但我又怀疑烟草可能不是尼古丁依赖那么简单,因为我在周末也可能经常24小时不吸一颗烟,只是因为我不需要复杂的脑力劳动。

当然,这些都是伴随着科学和伪科学的心理暗示和胡说八道,冯仑在一本书中讲到王石说,伟大的成功者首先是一个自我管理者。写道这里,我只能匆匆结尾这篇滥竽充数的blog,好在我没把自己的未来定位为伟大的成功者。

2009年06月24日

请使用:

https://www.google.com/ig?hl=en

https://mail.google.com

 

 

2009年06月23日

谷歌被央视“恶搞”,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中心代表全国人民对其谴责,原因是提供低俗黄色内容。

在传播低俗信息这件事情上,搜索引擎应该负什么责任,我觉得真的不好说。李开复导师应该向当年的戚务生学习,面对媒体,“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当然,戚务生后面还有一句话,我是国家干部。李开复也可以继续说,我只是派到中国的CEO兼总部的副总裁。

其实,话还可以进一步说。在阅读低俗黄色信息后,不管是“心神不宁”还是模仿犯罪,亚热应该负什么责任?饭岛爱又应该负什么责任?你买了把菜刀去杀人,卖菜刀和造菜刀的似乎都没什么责任,你买了把手枪去杀人,在中国,买枪和造枪都有责任。但如果只是提示哪里能买到手枪,似乎又很难问责了。

当然,有时确定责任又很容易。我知道,银行认为ATM犯错是储户的责任,老百姓上访是医院的责任,北大教授不是说了,99%都是精神病。

者名的中国移动,也从来不负责任,坏事都是江南春干的。我倒是想知道,无论是垃圾短信,还是短信诈骗,按照CCTV和XX中心的逻辑,中移动是否应该受到谴责?或者是更严重的处理。

再往深了说,CCTV作为党的喉舌,尤其是让朱镕基总理题词为“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的著名栏目,要为祖国的和谐大业迟迟不能到来,负些什么样的责任?窃以为,主要是不明真相的责任吧。

2009年06月10日

 

儿童医院是在成长中的流程优化。如果有钱,可直接去国际部,拿钱换回CRM的享受。即便没钱,输液治疗提供24小时服务,而不是10点pm就结束。

之所以说成长,其实流程还可以优化。今天对待发烧儿童,医疗方的对策就是抗生素静脉注射,远不是我们小时候肌肉注射。儿童医院每次静脉注射都要重复挂号、分诊、问诊、开药、缴费、取药、交药、注射、完成近十个步骤。而我小时候,是一次性领足所有需要肌肉注册的药物,定期去扒了裤子打针。

门口的西瓜摊也比儿时有了进步。我只要了半个西瓜,卖瓜人小心翼翼用刀子沿着瓜皮分裂,掰开,确保刀刃并不接触瓜瓤。尽管要收摊了,但他依然决定卖掉半个西瓜,至于剩下的半个,天知道今夜是否还有人光顾。

我打算多给卖瓜人几毛钱,示意零钱不用找了,但他仍然坚持一毛就是一毛。

人民永远选择真诚的活着,无论经过什么困苦煎熬,无论活在哪个时代。

2009年06月04日

很想说些什么,掏心窝子的那种,但又无语。

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20年前的模糊的清晰的历历在目。

一年前,《生活》杂志的记者采访我做一个改革开放30年的平民口述,我在圆明园单向街blabla的和他砍了至少一个时辰。虽然不知道后事如何,至少我宣泄了一把。

但是,今天,连宣泄都没有机会,或者没有胆量。20年前,我的母亲说,枪声就像在往楼上打,20年后,除了楼下野猫叫春以外,没有任何声音。

今夜无人入,睡!

最后一句copy from 东东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