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百度等互联网公司的上市强化了中国对国际资本市场的吸引。但春天的赞歌还没颂唱完毕,在美国上市一个多月的百度股价便从153.98美元下跌到81.32美元,累计暴跌47.18%。百度CEO李彦宏的个人财富也大幅缩水。风险投资商们开始抱怨:VC大量涌入,资金供过于求,交易价格不断趋高。
  时隔4年之后,“概念”融资的现象再度出现,一些公司还没有具体而可预期的财务支撑便获得资金,很多项目的融资金额都超出现阶段业务发展的需要。难道互联网的泡沫破灭时代又将来临?
  互联网企业如何在泡沫中获得持续高速发展所需的能量呢?以前的新浪、搜狐、现在的盛大、百度等互联网成功企业的做法也许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启示……

选择有潜力的市场
  市场是一切公司生存的基础,互联网企业也不例外。如果没有选取足够大的市场支撑,一切发展都无从谈起。
  纵观国内较为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不论是做专业市场,还是综合市场,他们在游说投资者之前都选取了一个现实的、前景巨大的市场。新浪、搜狐选取互联网综合媒体市场,既面向企业也面向个体。百度选取搜索作为自己的发展领域,把那些希望通过互联网排名提高知名度的企业当作目标客户。盛大的客户是网络游戏用户,金融街是收费财经网站,携程是独特的旅游网站……
  成为网络的一部分并不意味着可以抛弃经济法则,不管经营什么产业,归根结底它都是实业。网络确实对商业的经营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但是它始终要创造价值和利润。利润的来源就是有购买能力同时愿意持币购买的客户。因此没有选取现实市场仅靠虚无飘渺的故事来游说投资者的企业往往较难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即便是获得了短期的资金支持也不能持久。
  而且,互联网毕竟是新生事物,很多互联网产品还处于萌芽期,市场有待培育。这也就是为什么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初期的盈利能力都不高的主要原因。要让风险投资者愿意投资,就必须向其展示可以证明的巨大潜在市场。因此选取发展潜力巨大的市场,并且向风险投资商做出证明往往是成功的互联网企业的第一步。当然你也可以模仿别人,百度的CEO李彦宏说:“对于风险投资商,所有的计划还不如你对他们指着一个在纳斯达克表现良好的美国公司说:‘看,我就要做这样的模式’。”李彦宏指给风险投资商看的是在美国如日中天的Google引擎。而正是搜索引擎这个巨大市场以及Google在该市场所取得的辉煌成果让美国的风险投资商怦然心动了。实际上,李彦宏仅是用了枚举法向风险投资商证明: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有市场有目标客户并不等于有利润,将市场客户手中的钱变成利润需要良好的商业模式。

寻找有效的盈利模式
  据清科统计,中国仅上半年就有81家大陆及大陆相关企业获得创业投资,金额总计4.02亿美元。其中IT业占总投资额的53%,中国互联网成了大部分风险投资的密集区。但是,抄袭一个美国模式就能在中国成功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简单地把欧美韩日的故事贴上中国标签,就认为可以获得资本市场的想法是幼稚的。中国有中国的情况,国外的模式在中国运营会遇到很多本地化挑战,这就需要企业解决问题,并进行本地化创新。只有真正根据中国互联网的实情来构建企业的核心能力,并且控制住细分市场的价值链,才是最具投资价值的创业型企业。
  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网络股大部分都有较好的商业模式。李彦宏借鉴了在美国成功的经营模式,并将排名竞价的机制加以本土化改造。他从和门户网站合作入手,逐渐形成共赢局面,很快受到了各大门户网站的欢迎。百度商业模式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其将排名竞价的机制成功应用于中国的互联网市场,解决了在中国如何“用搜索引擎赚钱”这道难题。
  盛大网络商业模式与一般的在线游戏公司也不相同。一方面盛大网络创造性地建立了一套较完善的服务体系,可以利用该服务体系为其他开发的应用提供增值服务。目前这种服务模式已经成为中国网络游戏业的默认标准。另一方面盛大对传统销售渠道和游戏收费机制进行了改造与创新。正是商业模式中的本土化创新,才使得盛大在众多网游企业中脱颖而出。
  新浪CEO兼总裁汪延坦言,新浪的赚钱模式有两个,一是手机服务,一是传统网络广告。而手机服务就是众多门户网站商业模式中的本土化创新。手机短信拯救了中国的门户网站,这在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市场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商业模式的建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不断打磨、完善、改进。
  新浪、网易、搜狐等公司当初提交给投资者的商业计划书中并没有注明短信会成为他们的主业之一,但短信却拯救了门户。盛大在建立初期以社区游戏为主业,并获得了中华网300万美元的投资。互联网的冬天来临之后,陈天桥才转向大型网络游戏。上市后的盛大也仍然在进一步创新其商业模式,对互联网游戏产业价值链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的并购重组,进一步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拥有本土化创新的商业模式和巨大的潜在市场仅完成了工作的一半,如何将商业模式落实将是工作的另一半。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中国有数万家互联网公司创业,最后生存下来只是新浪、网易等少数公司,“约1000家公司中能成活几家公司”,而活下来的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选择强者领队。
  商业模式固然重要,但好的Idea容易提出,落实这件事情却非常难。在互联网行业,很多公司都会选择同一个商业模式,但是最后成功的却很少。其余的公司为什么失败?并不是说它们的商业模式错了,而是它们的内部队伍,领导人以及文化、制度、公司治理结构不合理,而这些方面都是实现目标的有力支持。互联网公司,特别是初创的互联网公司一般人员规模较小。在小规模的组织中,组织的领导者在众多支撑组织目标实现的因素中重要性最高,他可以决定其他因素。因此是否选择了强有力的领导者带领企业前行往往决定了企业的命运。
  一个创业初期的高成长企业要想成为风险企业,必须具备有可能领导企业实现高速成长的风险企业家。在风险投资市场,一流的风险企业家所领导的二流项目往往比二流风险企业家领导的一流项目更有吸引力。一个成功的企业必须有一只最强的领头羊,光靠职业经理人队伍是不够的,一般来说,这只领头羊有多投入,这个队伍就会有多成功。
  纵观李宏彦、陈天桥、丁磊、周鸿祎等风险企业领头羊的背景就可以发现,他们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大部分人在创业前就积累了相当的行业经验与管理经验,这有助于他们与风险投资商交流并获得认可。另外他们的执著、务实与创新精神也影响了他们的企业,促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选择合理的投资退出模式
  摩根基金中国区首席代表肖辉曾经说:“风险投资主要投资在企业的创业期或者发展期。企业做到一定的程度以后,投资者怎样退出可能是他们考虑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华欧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总裁朱德贞也曾经表示,决定风险投资规模、发展投资意愿的还是资本退出这个环节,可以说这是风险投资正常运转的关键环节。风险投资的资本具有不安稳性,不会长期被投放到一家公司里面,要不断追求新的投资机会。
  风险资金一个完整的运作过程一般是这样:风险资金投向企业,成功运营后获得上百倍的增长,然后风险资金带着这笔利润流回风险投资者的钱包。对于风险投资的回报实现,也就是风险资金的退出,一般人容易想到二板市场,这是因为通过创业板市场退出的风险投资是所有风险投资项目中最成功的,因而也最耀眼夺目。
  而事实上,通过创业板市场退出的风险投资在数量上远远不如通过收购兼并退出的风险企业。因此,风险投资更经常的退出方式是投资商通过出售风险企业的股权来获得投资收益。对于不成功的风险投资项目,还可以通过破产和清算收回部分风险资金。既然风险投资面临着多种退出选择,互联网风险企业就必须为风险投资设计合理的退出模式。
  中国的互联网仍在高速发展,高速发展的行业往往泡沫与机会并存。这也是互联网为何吸引了大量风险投资关注的重要原因。现在产业里虽然出现了泡沫的成分,但局部的泡沫并不能代表互联网的主流。经过第一次互联网热潮生存淘汰游戏后,投资者不再盲目“烧钱”。因此,多看看过去的经验,互联网企业未来与风险投资的合作将更加愉快。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