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09日

———————————————————–

楼下有一棵大树,不但枝繁叶茂,风一刮,
那些乖巧的树叶子就飞到她的阳台里,她住在4楼。
树阴刚好遮住了好大一部分阳光,夏天的午后她就一个人在弹琴,音乐随叶子一直在飘,飘得远远的.
楼底下时不时会出现一个男人,

她发现了他。
他有一张素净的脸,她怦然心动,

他对她笑了笑,伴随着叶片的飞舞,大声对她喊,
我很喜欢听你的琴!

她娴熟的一笑,知道。

————————————————————

我们去国外吧。男人看着怀里乖巧的她,声音轻轻的说。
可是……她有些犹豫,这个男人只是她众多情人中的一个,这个男人很幼稚,
也许他不知道她是不因为环境的陌生所以安定的。这个男人只想求一个安稳。

我爱你。男人对她说了这句话。她浑身一阵酥软。
她狠狠的拧了他的胳膊。

她和他出国了,他告诉她在国外结婚。她很爽快的接受.。
她也终于决定停止这种放荡的生活,她只想安稳。

她的朋友们失去了她的音讯,她的家人接到她的电话,说她会去别的地方一段时间,不用担心。

————————————————————-

8个月一眨眼,她回到了那个有高大朴实老树的地方,回到了那幢楼,那间屋子。
她已经看不见东西了,每次想看看世界的时候,只能睡觉,做梦,
梦中只有飞机失事的那天,失去知觉之前的场景,人们的叫喊声,吵杂。

在医院躺了半年多以后,她朋友和家人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帮她搬了回去。
从此她每天摸索着到阳台弹琴。

一天风很大,叶子吹落了很多,她正在弹琴,叶子趁风拍打着她的脸,身体,
于是,琴声戛然而止,她哭出声来。

————————————————————-

其实我们都可以把心底的忧伤 平淡地遗忘。

————————————————————-

清明节,她去扫墓,说话,每年都是薄雨纷潇。

2004年07月29日

窗帘飘啊飘的,能飘到哪小幺也不知道。

风就这样叫人不是滋味的吹,吹得叫小幺也麻木了。

还是等不来。

她拿出一条浸湿的毛巾,叠成条,衍上双眼。

“幺,你的衣服呢?怎么还不洗一洗?”妈妈的声音从自家的院子里头悠荡而来,不疼不痒地钻进她的耳朵里。

唉,哪有这个心情…… 小幺恍惚地叹了口气。

想起妈妈在的院子里头有种花,她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躲在妈妈的植物园那个小角落里。

她从没有照料过它,妈妈也似乎不知道它的存在。

但就是这么怪,它就是谢不了。

院子里的奇葩异朵们静静的在那里呆了好长的时间,它也是。

她一直觉得这样很好。

起码,怎样也牵绊不了,叫人一脸随意。

不像那些叫人惆怅的思念。

还是等不来。

小幺想,她在牢里,出不去了。

把湿毛巾拿下,随便拧了拧,然后拭了拭眼眶。

小幺睁眼,眼前一片纷纷扬扬的旖旎。

来不及等了,小幺跑出门,踏上院子的青石板小路。

?

———————————————————————-

我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什么,以及写完没有 -______- +

2004年07月27日

只是散散文,写,未果,待续 ;(

——————————————————————-

我周围肃静,静得寂寞,寂寞管不着寂寞。

——————————————————————-

仿如见到她纤细的旖旎,没有秀媚胭脂的温柔。
可她的心开始忐忑,她一定边笑靥,边清瘦。

她与花儿一般,送予绽放冉冉而洒的美丽。
她不曾计较我糜烂的疲惫,约好,我只可嗅入她的芳香馥郁。

那是清伤,别了阳光,没有庸俗,面对泅渡,我依然不知抵岸,于是生命瞧淡。

——————————————————————-

雨夜,黑蝶飞去,空留华年,烟花险恶。

——————————————————————-

栀子花开栀子香。
有些事情,大可遗忘,却须得纪念。

任凭吵杂在我耳朵跳上舞,我被催眠。

?——————————————————————-

———————————————————–

楼下有一棵大树,不但枝繁叶茂,风一刮,
那些乖巧的树叶子就飞到她的阳台里,她住在4楼。
树阴刚好遮住了好大一部分阳光,夏天的午后她就一个人在弹琴,音乐随叶子一直在飘,飘得远远的.
楼底下时不时会出现一个男人,

她发现了他。
他有一张素净的脸,她怦然心动,

他对她笑了笑,伴随着叶片的飞舞,大声对她喊,
我很喜欢听你的琴!

她娴熟的一笑,知道。

————————————————————

我们去国外吧。男人看着怀里乖巧的她,声音轻轻的说。
可是……她有些犹豫,这个男人只是她众多情人中的一个,这个男人很幼稚,
也许他不知道她是不因为环境的陌生所以安定的。这个男人只想求一个安稳。

我爱你。男人对她说了这句话。她浑身一阵酥软。
她狠狠的拧了他的胳膊。

她和他出国了,他告诉她在国外结婚。她很爽快的接受.。
她也终于决定停止这种放荡的生活,她只想安稳。

她的朋友们失去了她的音讯,她的家人接到她的电话,说她会去别的地方一段时间,不用担心。

————————————————————-

8个月一眨眼,她回到了那个有高大朴实老树的地方,回到了那幢楼,那间屋子。
她已经看不见东西了,每次想看看世界的时候,只能睡觉,做梦,
梦中只有飞机失事的那天,失去知觉之前的场景,人们的叫喊声,吵杂。

在医院躺了半年多以后,她朋友和家人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帮她搬了回去。
从此她每天摸索着到阳台弹琴。

一天风很大,叶子吹落了很多,她正在弹琴,叶子趁风拍打着她的脸,身体,
于是,琴声戛然而止,她哭出声来。

————————————————————-

其实我们都可以把心底的忧伤?平淡地遗忘。

————————————————————-

清明节,她去扫墓,说话,每年都是薄雨纷潇。

- 记录以前的回忆,以前写的文章 -

< 这是一篇像是关于记忆的文章.
当然也可以和朦胧又青涩的爱情沾点边.
以及那样随适的心情,
这就是或许我们可以想念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面,也是只可以远远眺望了的秘密吧.
不懂事的时候我们已被回忆烙印上形形色色的东西,
一不小心,到了明白离别懵懂的年纪,
一些该绽的花却已谢然了,. >

近秋的天气我明白并不可以一直都是很晴朗,
于是我原谅了那些四处飘泯并打湿我衣袖的雨水.
面对正在肆无忌惮的它们,
我不新不旧的微笑毫不示弱地被很懒散的堆砌着.

我回去了我阔别已久的我家的阁楼上,
这里是典型的老式建筑,至于怎么老有多老,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总之这些墙壁如同老爷子们舞文弄墨的回忆一样,都已经被时间腐蚀得班班驳驳了.
我的空间,在会发出咯吱声响的,从来未曾粉刷过的,全木制的2楼.
经过一楼破旧的老梯,我到了这样古沉的红漆木门前,拨开许多的蛛丝,
拿出捏在手里很长时间带有手掌余温的钥匙.

我皱着眉头停住了.

为什么不笑笑呢?我问自己.
于是我就又笑了,笑容依旧不新不旧的,依然懒懒的.
我懒得去打开这门,懒得去想为什么我会懒于打开它.
日也渐暮,花已凋零,依稀可见很多年前,梳着爱司髻的女人们,随时光也慢慢的逝去了.

花败那时,我发现了一只跑到阁楼上的白猫,?
撇开那些似戏剧中的记忆,我依然维持着我不新不旧的微笑,却懒懒地流下也还算得清澈的眼泪… …

你是不是不要和我一样的慵懶呢
因为也还是会有那个时候,
去做完一切事情的,

同样的,
我们也会在那个时候,
离开自己的回忆世界,
去发现那一只在为你等候的白猫.

肆由低落的记忆舔噬自己微弱的心跳,,?
我慢慢躺倒在冰凉被窝里面,瑟瑟发抖.?
黑漆漆空气带来了恬静的麻木.?
紧合双眼,安谧蛰伏.?
我的微笑已經不再自然和美麗.?
只懂得隱藏與外表不合适的哭泣.?
我永難磨滅所有的記憶.?
即使你們只願意把它當做是最討厭的一次相遇.
看得見,幸福藏匿在彼此的猶豫中,悄悄安靜離去.?
其實誰都非常不容易,如果都可以努力珍惜?
那我會就算和全世界說了再見,?
亦會滿意得歡喜.?

?
听见懵小的雨滴敲打着窗户,我踱到房屋外,享受它细致的呵护.?
我的脏兮兮的脸也被洗刷得很干净也很清澈,而周围的人们如同这一刻我的记忆一样,?
大家都在一起睡熟了.?

似乎天晴朗而静蓝,时而沉瑟.?
我的双腿都断了,眼也瞎了,?我没有什么能力.?
我只会在风声嘹亮的时日里面,给自己在的夜里边拉琴.?
天色一暮,市外郊区的墓地就属于我.?
只是我自己,只喜欢拉给自己听.?
我知道我的舞台没有窥伺的目光.?
我知道我的台词令人窒息.?
我看不到世界,我的全部就是无能为力的.?
但我知道当世界不再喧闹的时候就是别人的夜.?
而我的黯只能驻扎在自己心里面,其他人可以选择我却不行。?
于是我也永远很谧静的存活着.?
我把调子舔上手指,坠进了自己的心里.?
换了个姿势,我继续活着.?

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就有了这篇故事. 
许多人问我我是不是用这只小狗来反映自己的内心? 
我想说那不全然,喜喜并不像我,我也不是它. 
但大家总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 
那就是从自己身上或多或少找得到喜喜的影子. 

 

{ 1 } 

郊区有一只小狗,名字叫做喜喜. 

喜喜自己住. 
它的小窝是不知名的树洞,洞口刚好够喜喜进出,而内部又比洞口大,会很温暖. 
喜喜在去年春天占据了这里. 
它每次外出,总喜欢矜持的在一棵棵有着层层叠叠树叶的古树下留着它的记录. 

{ 2 } 

阳光灿烂的日子,彩色的蝴蝶邀请喜喜参加盛会.喜喜开始运动它圆胖的小爪,在蒙蒙的花香里与各种小生灵 
一起追逐嬉闹,山顶上的那块大石旁,棉花云缓缓缓缓地流动,蓝天颜色是浅浅的,棉花云的颜色是淡淡的;喜 
喜嗅着绿野的芬芳,同精灵们一起游戏. 

呀,从海边来的一阵气流,已经起风了. 
沉沉的黑云滚滚而来,喜喜不喜欢被淋湿. 

下雨的时候,被雨弄湿透的喜喜就会躲在没有遮挡的树洞里,静静的,悄悄的看雨. 

不能发出一点声音,会惊到雨滴的,精灵这样告诉喜喜. 
喜喜睁大着眼睛,聆听雨水拍打树叶,还落在大地上的沙沙呻吟. 
凉凉的风带着潮湿的气息抚走体外的炎热. 
枝头的树叶在风雨的萧瑟中摇曳不定. 

雨 
越来越大了. 
天空的颜色 
也越来越黑了. 
喜喜独自呼吸着黑暗又冰冷的空气. 

闪电无声的刺破暗夜的银幕,轰雷从沉默里突然发出一阵一阵可怖的鸣叫. 

被淋病的喜喜倦缩在树洞里面,面前博大的雨幕,一望无际,喜喜向洞里缩,它很害怕. 

{ 3 } 

一只被黑夜染成黑色的蜻蜓悄然滑落在喜喜的树洞里,一动不动. 
喜喜无力的大眼发现了黑色的蜻蜓. 
蜻蜓的透明翅膀在洞口被风儿玩弄着, 
它分辨不出它的眼神是暗淡还是明亮. 

喜喜用胖胖的前爪把蜻蜓抓过,放在自己的身旁. 
风,还是往里灌. 

蜻蜓的身体在颤抖. 

外面的雨伴随着越来越黑的夜,越来越猖獗的电闪雷鸣,越来越冷酷的飘舞着,空气冰冷. 

蜻蜓的翅膀在风的卷动下开始脆弱. 

喜喜慢慢爬到了洞口,然后用尾巴卷围住了蜻蜓,炽热的体温渐渐平息着黑色的蜻蜓. 

这是喜喜第一次在这样恐怖的天气里带着病看外面的黑色世界,很冷很冷,雨点不停的拍打着喜喜,潮湿的土 
地,无法呼吸的空气. 
喜喜自己,呼吸着冰冷又黑暗的空气. 

{ 4 } 

天空开始零星的出现破碎的光亮. 
模糊的黎明驱逐了厚重的云层,海蓝海蓝的天空. 
太阳出来了,精灵们迎接到了7色的彩虹. 
在深夜里狂风暴雨中清洗干净的世界中, 
在明澈的节奏里,到处都充满着流光溢彩. 

彩色的蜻蜓带领喜喜飞翔在天空上. 
许多很小很小的天使跟随着它们. 
一直飞向纯净的蓝天上. 
整个世界都笼罩着那层喜喜熟悉的蒙蒙的花香. 
整个世界一尘不染. 

{ 5 } 

不久有人经过这里, 
发现一棵大树下的树洞外面,有一只死去的小狗 

黑夜深蓝天空。

大家一样的梦。

紫色花蕾弥漫点点郁谧忧伤气息。

风中摆动不停跌跌碰碰。

捏住微风在手中,将黑暗里眼泪融化在我的笑容。

忘记你的怀中每一秒秒清醒世界。

时光无情逃离。

垂死只能坚持,。

我看到,Dream已流失。

我知道,都会消失!

不是谁的末日。

只是你的意识,有点延迟。

黎明时候我才可以,进入我的模糊梦境。

仿佛有人在送你戒指。

摘下黯淡样子透明花瓣。

四叶三叶草占卜传说意义。

糜烂在萤火虫的幸福空间。

难过死了……

我有一个瓶子。///?
在太阳照射的时候,它的阴影里面含藏着一丝恐惧。///?
我无数次问自己,它究竟属于谁呢??
当我一次又一次的用无神的眼光掠过它的透明身体的时候,
瓶子似乎又映射出那一些喜悦,我迫不及待的到瓶子旁边,想用距离来放大它的幸福,
但近了,又感觉到那莫名其妙的哀伤。?
我茫然又单调的对着瓶子,小声小声的笑,越来越小声的,
直到比我更迷惘而更加单调的风声战胜了我的耐力,很刺耳的,---吱,—?
我用力的咳起来,垂下头,慢慢离开瓶子很远,默默的盯着它。?

太阳照在我的身上,风从窗子里缓缓的吹进来,
我的影子,也被风拉的跑着好长?

好长的。。。?

那是我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