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7日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这些字,甚至都不记得是我写的了,但重新发现以后,感觉非常的奇特...

[MiZzI]AndOne—hr.rrrrrr?
在心里,依然不能逃避需要自己独自面对的压抑,许多东西.
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同样无法让我渲泄伤悲,我想到了一个方法,我要写下来,现在时刻发生在我心灵的流动感觉,以免,它会在黎明之前渐渐消失不见.

我试着认真变化,对于我所喜欢着的可爱的人,我希望能出现一些清脆的理论,帮我解释那些难眠的沉闷时候.

我够了,我够了,我好了,.我好了,.
我哭了,我不哭了.
我咬住鱼饵,却发现被带走了,气候炎热,
我冷了,我冷了,我等了,我等了.
没人了,来人了……

我被带回一个大屋子中的牢笼里面,我从这个监狱到了另外一个监狱,新的空间需要更多自己,有人照顾我,有人控制我,有输有赢,我在照做,我不耐烦,卑微的眼泪再也没有在别人面前出现,别人不知道我在那些谁与谁之间都朦朦胧胧的夜晚,只能做什么.
但我知道这些很俗气.
我不只有一种精神,我的另外一种感觉在抗拒这样的沉没,我讨厌那样的自己,像是有两个谁一样,精神分裂?是什么”??

我又笑了,因为我被自己遗忘了..
我会欣赏了,我知道了。

我喜欢,.另一种自己.

fromelse~

[MiZzI]everybody—hr.rrrrrr?

我用了一个晚上,发现了,我总是后知后觉!
甚至一些我做了很长时间的事,如果我自己不打起精神来想的话,是不会发现我其实是对它们有感情的。

Cunter-Strike,使我认识了好多的人。
以前的历程,朋友们,认识的朋友们,不认识的朋友们。
刚开始职业之后的事,以及一些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的人…….

有一天我去到一个我住了好长时间的地方,却发现一些我以前从未注意过的事物,任何的细节都给我一种莫名其妙的震撼,心总是会跳个不停,那种时候我才明白原来那里让我念念不忘,一切都以它们各自的方式在向我传达着一种使我难过的熟悉气息。
遗憾的是我没在那逗留很长时间,我就离开了,我想那是不是惩罚我,于是我又对这次的记忆十分伤感,并不断的去回忆发生过的种种。

与此同时,我想起来一些与我共处一段时间,又分离的人,可能以后不能在现实中见到他们的可能性很大…..追忆中~!又责怪自己怎么以前不好好珍惜,不过以前如果我珍惜的话自己一定会笑起来,我想。那会不会被当作神经病呀,哈。

我想我能分辨是哪些人最可爱了,因为他们留给了我很甜的记忆…
再次见到他们的话,我会看着他们笑,而不会怕被当作神经病,因为那是我自然而然会做的,也不想掩饰我的这些情感。

sunshinewithmysmile

[MiZzI]ΤнеDΟι|S!—hr.rrrrrr?

持续在灯灭以后的灰暗里面,
我聆听让你成为天使的音旋,在黎明之前,在黑夜过后。

洋娃娃喜欢航行于蔚蓝的天际,抹黑天空布满流连不舍的海蓝海蓝。
有一些公开了的秘密,谁在品味甜蕊中的理所当然.
纵使无人倾听我的祈祷,最后静静谢去,仍旧信赖会有谁在遮挡侵袭着我的严寒。
还会是那片蔚蓝。
我又望见天色海蓝海蓝。
是洋娃娃的风帆,
带来静谧记忆,演奏乐符流畅细腻,有花出现的梦境感觉有种形容叫做灿烂。
我……的悲伤
gonewiththewind.,
醒来之后,开始了它自己的……

evolution

改变.?

你不能相信这是我,对吗?

excuse me but can i be you for a while
my dog won’t bite if you sit real still
i got the anti-christ in the kitchen yellin’ at me again
yeah i can hear that
been saved again by the garbage truck
i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 know but nothing comes
yes i know what you think of me you never shut up
yeah i can hear that
but what if i’m a mermaid
in these jeans of his with her name still on it
hey but i don’t care
cause sometimes i said sometimes i hear my voice and it’s been
here
silent all these years
so you found a girl who thinks really deep thoughts
what’s so amazing about really deep thoughts
boy you best pray that i bleed real soon
how’s that thought for you
my scream got lost in a paper cup
you think there’s a heaven where some screams have gone
i got 25 bucks and a cracker do you think it’s enough
to get us there
but what if i’m a mermaid
in these jeans of his with her name still on it
hey but i don’t care
cause sometimes
i said sometimes
i hear my voice and it’s been
here
silent all these..
years go by will i still be waiting
for somebody else to understand
years go by if i’m stripped of my beauty
and the orange clouds raining in my head
years go by will i choke on my tears
till finally there is nothing left
one more casualty
you know we’re too
easy
easy
easy
well i love the way we communicate
your eyes focus on my funny lip shape
let’s hear what you think of me now
but baby don’t look up
the sky is falling
your mother shows up in a nasty dress
it’s your turn now to stand where i stand
everybody lookin’ at you
here take hold of my hand
yeah i can hear them
but what if i’m a mermaid
in these jeans of his with her name still on it
hey but i don’t care
cause sometimes
i said sometimes
i hear my voice
i hear my voice
i hear my voice
and it’s been
here
silent all these years
i’ve been here
silent all these years
silent all these
silent all these year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常喜欢的音乐,Tori Amos 的 silent all these years ,真的很喜欢… ….
我知道你懂,我说的对吗?

他们告诉我这里是浙江的时候,我发现下雨了,窗外很黑,只见点点星火呼啸而过,
我依然颓睡下去.
忘记了睡着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只是想得起来他们互相开玩笑的时景,
这是第一次知道各个人的故事,他们的以往,曾经有过的曾经.
当我再眨眼睛醒来的时候,窗子外面天已经大亮,
我有生之年里,这是第三次乘火车,离前两次已经距隔很久远的时日,
这一回他们在软卧的火车看风景,但我还是觉得飞机更好一些.

第二次注意到地点是在湖南,我听到说衡阳站到了.
虽然雨还是不折不扣的往下倒,但我觉得,这样更好,
我有的这些时间,可以舒服的发呆,尽管知道火车的节奏,它引人入睡.
有时候,我喜欢简单的感受一些东西,就好,因为想多了,也许就会不喜欢,我也许就不习惯了.
忽然想起,小时候我的一个念头,
我们走路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在原地踏步,而地球呢,就被转过来了,所以我们会到达目的地!

- 记录以前的回忆,以前写的文章 -

< 这是一篇像是关于记忆的文章.
当然也可以和朦胧又青涩的爱情沾点边.
以及那样随适的心情,
这就是或许我们可以想念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面,也是只可以远远眺望了的秘密吧.
不懂事的时候我们已被回忆烙印上形形色色的东西,
一不小心,到了明白离别懵懂的年纪,
一些该绽的花却已谢然了,. >

近秋的天气我明白并不可以一直都是很晴朗,
于是我原谅了那些四处飘泯并打湿我衣袖的雨水.
面对正在肆无忌惮的它们,
我不新不旧的微笑毫不示弱地被很懒散的堆砌着.

我回去了我阔别已久的我家的阁楼上,
这里是典型的老式建筑,至于怎么老有多老,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总之这些墙壁如同老爷子们舞文弄墨的回忆一样,都已经被时间腐蚀得班班驳驳了.
我的空间,在会发出咯吱声响的,从来未曾粉刷过的,全木制的2楼.
经过一楼破旧的老梯,我到了这样古沉的红漆木门前,拨开许多的蛛丝,
拿出捏在手里很长时间带有手掌余温的钥匙.

我皱着眉头停住了.

为什么不笑笑呢?我问自己.
于是我就又笑了,笑容依旧不新不旧的,依然懒懒的.
我懒得去打开这门,懒得去想为什么我会懒于打开它.
日也渐暮,花已凋零,依稀可见很多年前,梳着爱司髻的女人们,随时光也慢慢的逝去了.

花败那时,我发现了一只跑到阁楼上的白猫,?
撇开那些似戏剧中的记忆,我依然维持着我不新不旧的微笑,却懒懒地流下也还算得清澈的眼泪… …

你是不是不要和我一样的慵懶呢
因为也还是会有那个时候,
去做完一切事情的,

同样的,
我们也会在那个时候,
离开自己的回忆世界,
去发现那一只在为你等候的白猫.

看不见你眼里的泪滴

只听得到你疲惫的呼吸

我们什么也没有

也没有放弃

已经将QQ的资料或者其他一些地方的信息都抹掉了。
如此一来相信我不容易被找到呢。
写日记的时候明明也有许多事情要做,但还是写完才做吧。

夜里比白天还要冷得多,只是因为我都连动不动因此倒不显得很冷。
时常想起姐姐对我说的,当她没有办法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以前,
她就只可以把自己太多的情感投入到别人身上,给了那些很容易就恋上她的人。
这样一来她的感情就不会如石沉大海一样,这样一来,她就可以不被他折磨得很辛苦。
只是这些迷恋她身体的男人的爱情,都是去得跟来时一样的快。

阿姐不在乎,她对我还说过,她怎么能有资格去爱一个自己爱的人呢。
我那时不明白对不对,而且就算是到了现在,也还不算得清醒吧。
因为我还不可以帮她回答她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我也只能随着我姐姐飘逝的身影,渐渐努力撕碎自己对以前的记忆。
不管以后会不会对此后悔,只怕那时我都已经忘记了是不是有遗忘事情了。

我也害怕离开,生怕你会飞到天上去。
可是风也一直没有告诉我,是否能否把那些誓言谎言带在身边。
也就像我姐姐没有给我她的解释一样的走掉。
可是她也就永远的这样年轻,也许她可以一直在做着梦,那种永远感受不到自己的梦。
万劫不复。

她的幸福,使我盲目。
她不知道我的感受,
想念,令我麻木。

?

我希望,不知不觉就忘记了。。

写在2004年2月4日(凌晨)??[2004-2-4]??

朋友告诉我说,路上中间有一条特别的小路,是和旁边不同的.
我以前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但是却一直想不到”为什么要这样子设计”,
直到朋友的指点,我才明白这是一条盲道,让盲人行走,
我没有见过有哪位失明的人谁在上面走过,所以就妄自猜测,
凹下去的那地方,就是盲人的棍子可以搭到里边,跟随它.
然后到了拐弯处,又是另外一种设计.

我到这里来也许很久了,也许也可能是才刚刚发生而已.
别人问我的时候,我知道我只要告诉物理时间就可以了.
不是故意弄的那么复杂啦,只是自己喜欢幻想罢了.
却一直都注意到但也一直都不知道那是盲道.

每天我的生活应该算是有规律的吧?
有规律的不规律,很拗口吗?我觉得不会.
这种规律从醒过来就开始记时,然后当自己睡着了就算结束.
好多天了吧?
我想要的也许还没有做到.

现在是凌晨12点半左右,这么早就训练完,有些高兴…
但风还是一样的冰凉,我的手有些冷.
沉沉的天幕好多天看不到我们的月亮,望不见本来可以常常见到的我们的星空.
街上还是一样的没有人,车也像消失了一样.

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于是我把领口拉紧,站在盲道上面,我闭起眼睛,世界一片黑暗.
我听见了两旁树叶淡淡的声响,我开始用我的脚往前面走.
我听见了纸张在地上飘,刷在地上的声音,我继续走.
我听见了动物园里动物的嘶叫,在空气里空荡的回响.
我听见了许多现在没有时间写的东西.

开始有一些虚渺的感觉,闭起眼睛走得很快在某些情况下不是一件好事,我想.
于是我的脚步开始有一些凌乱,心跳也开始变得很快,听不见了叶子的声音,听不见杂物的飞舞.
什么也听不到,
我听不到了之前没有时间写,现在也没有时间写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写出来.

我鼓励自己不要睁眼睛,我对自己说我只是在走这条盲道,
我既然想要的是闭起眼之后得到的一切事情,那就不可以睁开眼.

?

我摔倒了,凭感觉我是一脚踩空,摔下人行道的.
头和脸疼的要命,吸进一鼻子的灰之后,我默默的开始睁开眼睛.

原来我偏离盲道很远了.
只是我不该这么晚才把眼睛张开.
那么,下一次,或者已经在走的,是不是盲道对于别人可能并不是太重要.
但我的事情,就得开始有些变化了.

?

PS: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不是盲道,总之是朋友告诉我的.

肆由低落的记忆舔噬自己微弱的心跳,,?
我慢慢躺倒在冰凉被窝里面,瑟瑟发抖.?
黑漆漆空气带来了恬静的麻木.?
紧合双眼,安谧蛰伏.?
我的微笑已經不再自然和美麗.?
只懂得隱藏與外表不合适的哭泣.?
我永難磨滅所有的記憶.?
即使你們只願意把它當做是最討厭的一次相遇.
看得見,幸福藏匿在彼此的猶豫中,悄悄安靜離去.?
其實誰都非常不容易,如果都可以努力珍惜?
那我會就算和全世界說了再見,?
亦會滿意得歡喜.?

?
听见懵小的雨滴敲打着窗户,我踱到房屋外,享受它细致的呵护.?
我的脏兮兮的脸也被洗刷得很干净也很清澈,而周围的人们如同这一刻我的记忆一样,?
大家都在一起睡熟了.?

似乎天晴朗而静蓝,时而沉瑟.?
我的双腿都断了,眼也瞎了,?我没有什么能力.?
我只会在风声嘹亮的时日里面,给自己在的夜里边拉琴.?
天色一暮,市外郊区的墓地就属于我.?
只是我自己,只喜欢拉给自己听.?
我知道我的舞台没有窥伺的目光.?
我知道我的台词令人窒息.?
我看不到世界,我的全部就是无能为力的.?
但我知道当世界不再喧闹的时候就是别人的夜.?
而我的黯只能驻扎在自己心里面,其他人可以选择我却不行。?
于是我也永远很谧静的存活着.?
我把调子舔上手指,坠进了自己的心里.?
换了个姿势,我继续活着.?

我和他们喝了好多啤酒,。?
然后头昏眼花的离开。?
走在一段曾经熟悉的路上。?
住在这条路的近半年陌生得恍若隔世。?
本想匆匆路过就可以的,总以为总没什么可以再想。?
我路过一家拥有落地透明窗子的小诊所,?
不经意间注意到窗子上贴着几个字与一个红十字。?
我望向上面的字体,?
“神爱世人”?
目光随脚步的全心不断推移,?
一个外国神甫在向里面的听众在叙述着什么。?
看到神甫的脸容之时,我那样跌坏、失落的心情改变了。?

我决定忘记,忘记我不需要的。?
它们散乱一地。?
我也没有在神甫的慈祥下停顿。?
我想那一瞬间就足够媲美我积攒许多年的勇气。?
天黑黑,天黑黑。?

就在旁边的网吧上网,?
不想到那个网吧,有许多人认识的网吧。?
“老板,我要上网。”?
“有卡吗?”?
“……???啊,没有。”?

我找了一台电脑,26号,我以前初一的时候学号,或许是27?我不记得了。?
环顾四周,有几个长相猥琐和一些并不特别的人在。?
还有一个新手在我旁边玩CS,哈。?
或许有些人的幸福就是身在井底不望天吧。?
就算他们也跳得上去,就不一定是理想的天堂。?

和他们相比,我上网算是很安静的了,或许也有些不同罢。?
是吗,我像我的名字一样“静”??

天已经好黑了,?
季节的积极变换在我心里也像失了色调的风景线。?
这么多漫长的日子,抹不去,也洗不掉。?
这是一些和谐的时光,开满五月的丁香碎硝一地。?

紫色在星座宫神话中译为“一切圆满,没有缺憾。”?
就是我现在的感情,会是这样的紫色么??
看来我该做好些事情了。?

丢掉懒懒盖落身上一贫如洗的阳光,我在月下匆匆掩饰住自己的速度. 
安静的望着满街幸福, 
说不出自己的温度. 
我也生怕自己会说最喜欢的实在太远. 
我的微笑经常猝然的抽搐. 
原来我感觉到那些事. 
我单纯而简单的笃信轻描淡写的爱情,. 
像面前的雨雾般,是纯洁无瑕,又轻曼飘渺,不敢接受,不愿放弃. 
微雨贴紧了我的周身, 
我知道五颜六色的伞底下的人群听不到雨渗入发梢的软软声音. 
于是他们就会觉得我也许很不舒适.
我习惯,
还会凝聚散了的触觉来迷惘一阵子. 
太烦了,我的态度又晴转阴,我发现我失去了自己. 
连难过也觉得眼睛干干涩涩的,应该有的都没有. 
这样难过十次八次,有两次差不多天也落了雨. 
雨一下,云彩也浓浓重重,天色便合适宜的暗淡下来. 
是小雨还好,是大雨—-我的心情又该变得和它一样阴沉了. 
雨幕为心情划开了一条不太清楚的界,而这也是容易穿越的. 
如果我怕,我就不会一直在雨里了无牵挂的生活下去. 
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了,当自己的气息那么遥远的时候,也顺带的磨灭了大部分记忆. 
多想完美回忆曾经那些飞逝如电的时日,它们都被风吹走不面见. 
我也心血来潮的忽艾忽叹. 

啊,雨的喧嚣,流入街衢. 
随着水露我漂浮的呢喃,笑笑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