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7日

在病情逐渐的加深的这些日子,?
一切看得见的都渐渐的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虚弱的想一下目前的人际处境,其实我连想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再不想缠绕什么所谓”简单”,”复杂”,什么”好”与”坏”的问题,?
也不会去考虑那许多,我不想想.?
我什么也不知道,?
明天早要上课,我已经被老师给敬告了,但是明天早上我也不想去上课.?
因为我今天晚上想玩的很晚,我想写记下我心里面的东西,不是要给谁看,我只是想记得它.?
昨天的这个时候,在和173说了许多东西.?
我还依稀留着昨天的感觉,自己从那几条路回来的时候我突然很恐惧.?
走在那样清净的街上,当然我不会因为安静以及什么危险的东西所以害怕.?
这样缺口式的迷离难得可贵是没来由的,.?
我突然口才变得好了许多,起码可以表达清楚我心里所想的东西.?
即使也不会很有吸引力,我也不是那样的在意.?
我只喜欢努力的人.许多同辈以及物理思想同辈的人都是垃圾.?
我愿意表达自己的厌恶情绪,有一些是长期的,有一些是即时的.?
当然我感觉挺不幸,就是实在有许多的人都是那种棱角可憎的人。?
其实对我而言,基本上有好几类人都直接划属于我发自内心的取笑的范围.?
比如有一些想利用到我的人,我知道这样说显得我是那么的奇怪以及神经病.?
比方说一些以为我小孩脾气严重的人,总之很使我暗自偷笑.?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什么是聪明的事什么是愚笨的事,还有对于我的朋友们的一些长期预算我都可以有好的方案.?
说这个话的时候明显都很自信了,也就不再要什么沉赘的叙述去研究了.?

回想起来也蛮佩服自己啦,硬是许多时候外表和内心就是不一样.?
我怎么想的呢……?
别人怎么想也不太重要喽,有必要注意的是别人”不会怎么想”,挺不错的有时候这样考虑问题.?
不过对于思维来说大部分时候只能说算是二级选择吧.?
这两天接触了几个人.?
总的来说是比较使我有好感的.?
173和我侄女.?
173呢吸引到我的是他的努力,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怪哦,?
直接就看得到对方身上的我喜欢的东西,如果我真的很喜欢的话其他所有的我都懒得再想了.?
总之没有哪个我感兴趣谁离得开我以后自己自然的了解.但只要我初衷的接触的原因到后期依然保持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有的时候并不是适用与大部分人.?
像我侄女,?
又得做另外的解释了,?
那个傻瓜,禁不住想说.?
当然说她傻也不是就真的很傻,总体讲来和她又不是什么铁的朋友,虽然很希望这样啦.?
说这个著名单词的缘故起源于这样感觉她终于可爱了一点.?
再继续的话又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我脱离了许多基本表现的根本来想.?
得到很多简单的东西,当然往死里去钻牛角尖也不失为做个傻瓜的方法.?
合适的方式要用贴切的方法来处理.?
就像她的俄罗斯方块看怎么拼了.?
她一分心便出现错误,今天晚上我出手了,然后为了不使她伤心就暂且停下我的方块训练.?
因为边玩这个游戏就边得出数种结论.?
(下面2行描述不关游戏的事)?
太可爱了.?
好玩…..?

这个笨蛋完全就是要玩游戏所以说要我先DISCONNECT为了休息,听起来真不错.?
或许已经死在键盘上了吧,口水淹了一个世界.?
活过来的时候,就接受来自我的诅咒吧.?
其实无论接不接受都没关系了,这个当事人往往不能当时就做出反映的.?
觉悟吧~~~?
早死早超生,有时候一个人不死大家就只能干等,为什么就是要死来死去也都死不掉.?
大家都要赶着投胎的!!!哼哼…?…?
本来还有点让我安定的作用,现在气发了,?
看完的话不过瘾就随你怎么做吧,我说这个听起来真像什么似的,?
其实也都就差不多,比如我在想,什么时候我该再次进黑名单??

不过想到这里,经常有人拖我进黑名单的,有一些是不认识我是谁了.?
但想加也是因为他(她)们自己做的错误思想不够细腻不够完善才会做错.?
有罪的要我怎么给赎?许多时候我才不想他(她)们自己动手,速度质量都好差.?
身体早就不舒服了,依然相信会自己复原的,厉害吧,思想可不可以决定我的这些身体的东西呢?依然不是个定数.?

我虽然已经成功的挂上了病的帽子,还是在这样外面飘小雨的深夜2点13分穿的很清凉.?
并且要不睡觉,我就是自己和自己赌气,反正侄女叫我睡觉就不睡了,然后我不是喜欢这样,只是想知道会不会一次我就含笑了.?
大部分人想的都差不多,这样的情况想着想着就累掉了,就自然的凉了,?
其实我还是病掉了,我不想生病…我真的不想…?

写在XXXX年XX月XX日 (我的姐姐)

我是一个漂流过许多等待的人,花谢就算开始,一直到用消匿才会结束. 
喜欢走在冷得发抖的雨里,我一向坚持不带伞,即使两个人也永远是一样. 
我钟爱于雨里的路,坚持不断的走,走到手冰脚凉,走到忘乎所以. 
宁姐总是在我淋雨回来之后骂我, 
只有一次她说着说着突然就哭了. 
“没事的”我不习惯她伤心的样子. 
她抱着我,很轻的. 
“静,我怕一用力你就会碎掉.” 
“不会.” 
她突然就真的紧紧抱住我,泣不成声. 
她像一只缩在班驳墙角的一只被遗弃的,可怜的小猫,我想. 
姐姐也还年轻, 
只有自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眼泪. 
姐姐你应该知道, 
你谈的是一场很幼稚的恋爱, 
它飘渺的带去了你大半个生命. 
你们分手了,就不许哭了. 
他已经远远离开了那段对你宠爱,使你温馨的日子. 
他已经放弃了你给他的温柔. 
姐姐你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这样叫我”静”. 
也是您人生的最后一次.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您已远去. 
我的生活并不是很平静,但我想您一定现在非常的幸福,那就行了, 
我曾经郑重而虔诚的在送走您之后的一个夜晚, 
送过一封信给你.为您作一次永别的饯行! 
这是你和我都约好的. 
虽然当时我是那么的不情愿,你知道吗,这是一件令我难过的事情. 
你不断的追问,我只可以说好. 
你觉得那是一个满意的答复. 
所以你柔和的笑了,却不明白我掉了许多眼泪. 
当生命只剩这么多,,我们可以选择的是什么呢? 
许多人永远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幸福已经远离. 
因为他们觉得不公平. 
和宁姐不一样, 
她太早就预料到自己何时就接轨死亡, 
生命中的各种邂逅我也一直不清楚她是怎么样的去热爱. 
是怎么样的去用心,她竟是如此欢喜. 
仿佛把一生的快乐也都用在了上面。 
姐姐你不在了,我依然想你. 
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会坚持多少时间,但我们会见的. 
我现在依然经常通宵达旦的做事.依然睡眠不足.依然没有时间照顾过自己. 
情况真的也越来越不好,不依不饶的用各种方式枯萎自己. 
在这个生日我还是懂了, 
原来我也像你一样害怕这些骄傲的年华. 
我也不知道我会在什么地方停住, 
只是我知道你为我的生命添加了一分倔强. 

为了纪住您生命中的最后一次索寞的爱情,以及您谢绝一切喧嚣浮躁的生命.

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就有了这篇故事. 
许多人问我我是不是用这只小狗来反映自己的内心? 
我想说那不全然,喜喜并不像我,我也不是它. 
但大家总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 
那就是从自己身上或多或少找得到喜喜的影子. 

 

{ 1 } 

郊区有一只小狗,名字叫做喜喜. 

喜喜自己住. 
它的小窝是不知名的树洞,洞口刚好够喜喜进出,而内部又比洞口大,会很温暖. 
喜喜在去年春天占据了这里. 
它每次外出,总喜欢矜持的在一棵棵有着层层叠叠树叶的古树下留着它的记录. 

{ 2 } 

阳光灿烂的日子,彩色的蝴蝶邀请喜喜参加盛会.喜喜开始运动它圆胖的小爪,在蒙蒙的花香里与各种小生灵 
一起追逐嬉闹,山顶上的那块大石旁,棉花云缓缓缓缓地流动,蓝天颜色是浅浅的,棉花云的颜色是淡淡的;喜 
喜嗅着绿野的芬芳,同精灵们一起游戏. 

呀,从海边来的一阵气流,已经起风了. 
沉沉的黑云滚滚而来,喜喜不喜欢被淋湿. 

下雨的时候,被雨弄湿透的喜喜就会躲在没有遮挡的树洞里,静静的,悄悄的看雨. 

不能发出一点声音,会惊到雨滴的,精灵这样告诉喜喜. 
喜喜睁大着眼睛,聆听雨水拍打树叶,还落在大地上的沙沙呻吟. 
凉凉的风带着潮湿的气息抚走体外的炎热. 
枝头的树叶在风雨的萧瑟中摇曳不定. 

雨 
越来越大了. 
天空的颜色 
也越来越黑了. 
喜喜独自呼吸着黑暗又冰冷的空气. 

闪电无声的刺破暗夜的银幕,轰雷从沉默里突然发出一阵一阵可怖的鸣叫. 

被淋病的喜喜倦缩在树洞里面,面前博大的雨幕,一望无际,喜喜向洞里缩,它很害怕. 

{ 3 } 

一只被黑夜染成黑色的蜻蜓悄然滑落在喜喜的树洞里,一动不动. 
喜喜无力的大眼发现了黑色的蜻蜓. 
蜻蜓的透明翅膀在洞口被风儿玩弄着, 
它分辨不出它的眼神是暗淡还是明亮. 

喜喜用胖胖的前爪把蜻蜓抓过,放在自己的身旁. 
风,还是往里灌. 

蜻蜓的身体在颤抖. 

外面的雨伴随着越来越黑的夜,越来越猖獗的电闪雷鸣,越来越冷酷的飘舞着,空气冰冷. 

蜻蜓的翅膀在风的卷动下开始脆弱. 

喜喜慢慢爬到了洞口,然后用尾巴卷围住了蜻蜓,炽热的体温渐渐平息着黑色的蜻蜓. 

这是喜喜第一次在这样恐怖的天气里带着病看外面的黑色世界,很冷很冷,雨点不停的拍打着喜喜,潮湿的土 
地,无法呼吸的空气. 
喜喜自己,呼吸着冰冷又黑暗的空气. 

{ 4 } 

天空开始零星的出现破碎的光亮. 
模糊的黎明驱逐了厚重的云层,海蓝海蓝的天空. 
太阳出来了,精灵们迎接到了7色的彩虹. 
在深夜里狂风暴雨中清洗干净的世界中, 
在明澈的节奏里,到处都充满着流光溢彩. 

彩色的蜻蜓带领喜喜飞翔在天空上. 
许多很小很小的天使跟随着它们. 
一直飞向纯净的蓝天上. 
整个世界都笼罩着那层喜喜熟悉的蒙蒙的花香. 
整个世界一尘不染. 

{ 5 } 

不久有人经过这里, 
发现一棵大树下的树洞外面,有一只死去的小狗 

黑夜深蓝天空。

大家一样的梦。

紫色花蕾弥漫点点郁谧忧伤气息。

风中摆动不停跌跌碰碰。

捏住微风在手中,将黑暗里眼泪融化在我的笑容。

忘记你的怀中每一秒秒清醒世界。

时光无情逃离。

垂死只能坚持,。

我看到,Dream已流失。

我知道,都会消失!

不是谁的末日。

只是你的意识,有点延迟。

黎明时候我才可以,进入我的模糊梦境。

仿佛有人在送你戒指。

摘下黯淡样子透明花瓣。

四叶三叶草占卜传说意义。

糜烂在萤火虫的幸福空间。

难过死了……

我有一个瓶子。///?
在太阳照射的时候,它的阴影里面含藏着一丝恐惧。///?
我无数次问自己,它究竟属于谁呢??
当我一次又一次的用无神的眼光掠过它的透明身体的时候,
瓶子似乎又映射出那一些喜悦,我迫不及待的到瓶子旁边,想用距离来放大它的幸福,
但近了,又感觉到那莫名其妙的哀伤。?
我茫然又单调的对着瓶子,小声小声的笑,越来越小声的,
直到比我更迷惘而更加单调的风声战胜了我的耐力,很刺耳的,---吱,—?
我用力的咳起来,垂下头,慢慢离开瓶子很远,默默的盯着它。?

太阳照在我的身上,风从窗子里缓缓的吹进来,
我的影子,也被风拉的跑着好长?

好长的。。。?

那是我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