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流年


 


这几天一直枕着王菲的音乐入眠。


 


欧阳峰(独白):立春之后,很快就到了惊蛰,每年这个时候会有位朋友来看我,但是他今年没有来,没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驼山来的信,我大嫂在两年前的秋天,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可是我还继续等,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这里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沙漠,以前看见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甚么,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着哥哥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因为这个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去,其实那边也不错,可惜巳经不能回头,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坐在电脑跟前,想起很多事。把昨天收到的mail多看了两遍,发现心情还是比较快乐的。


 


欧阳峰(独白):那天晚上我忽然之间很想喝酒,结果我喝了那半坛醉生梦死,好象平常一样,我继续做我的生意。


 


只是思维有点紊乱。


 


欧阳峰(自言自语):“老兄看来你已经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几年来,总有些事你不愿再提,或有些人你不愿再见到,因为有些人对不起你,你就想杀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其实杀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一点也不麻烦。我有个朋友,他武功非常好,最近生活上有点困难,如果你能给他一点钱的话,他一定能帮你杀了他,考虑一下。不过要快,如果不是的话。。。。。。”


 


红豆,之后是寒武纪,然后是流年。快乐地乱弹一曲,然后冬眠。


 


欧阳峰(独白):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着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突然好想看电影。好怀念王家卫。


 


欧阳峰(独白):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翌年,欧阳峰重返白驼山,成一方霸主,号称西毒)


 


《东邪西毒》终幕


 


 


我这样说我的故事,又有何妨?


 


 


 


2条评论

  1. 请问怎样才能登陆上自己的页面 写日记?

  2. 怎样才能登陆已注册的blogger?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