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30日

可 恶 的 需 求 分 析


 


接过的一个项目


 


 


昨天傍晚开会。汪老师把我们几个叫去,传达一下教育部领导们的“旨意”。


从汪老师的表情我可以看出他现在很郁闷。其实我早有预感。


这个项目做到现在,连一份像样的需求分析报告都拿不出来!无论是网站栏目的划分还是内容的组织,教育部的那帮官僚个个都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叫我们怎么做?瞎编?


当然也不能怪他们。他们毕竟都不懂,而且工作也很忙。


在我眼中,汪老师始终是个好人。他认真、善良、勤奋。但是,如果是作为这个项目的Manager,我不愿苟同。汪老师是搞工业设计的,对PM方面的东西几乎是一无所知。他既要应付上头的那些官僚,又要管我们这些计算机系的调皮学生。他现在很有些一筹莫展的样子,我看得出他在努力克制情绪。


外面下着雨。我发现会议室里的气氛好无奈。每个人都在拼命地找话说,每个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许我们的世界太干燥。这里需要一些雨水。


 



 

Media Player 10 界面抢先预览


 


寝室有个兄弟下载了试用,感觉还不错……


 



 



 



 

轰华绚烂:Windows Longhorn DCE 3718


 



 


国外的网站发布了微软最新操作系统 Windows Longhorn DCE 3718 测试版本的截图。


重点是展示被称为DCEDesktop Composition Engine)的桌面组合引擎。


据称,这套引擎将支援DirectX,是Longhorn的界面模块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4年04月29日

夜     路


 



 


买了一瓶从来没有喝过的饮料,提着两本书,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现在是晚上八点钟左右,街上依旧是车水马龙。行人比白天略少,但已没了那份匆忙。


路过CCTV-6的大院,发现平日心目中如此遥远的电影频道,此刻竟是那么的切近。CCTV-6的楼房都很朴实,丝毫没有新街口那边的中影大厦那种庄严的作派。不知道在这些建筑中工作的人们,是不是也有着迥异的风格呢?


再往前走,就是电影学院了。这个中国电影行业的最高学府的大门上镶嵌着一行行的彩灯,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这个地方我只进去过一次,当时是参加一个活动,看了场电影。感觉北影的电影院比我们学校的科学会堂不知道要高级到哪里去了。此刻,电影学院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漂亮的女生,仿佛在谈论着什么。她们的衣着有点花哨,不过还不算耀眼。她们的存在,使电影学院的景致显得格外的生机勃勃。


接着是蓟门桥。走过空旷的桥下,周围的声音仿佛被刷新了一般,都带着少许的回响。我突然好想唱Rap,就唱那段激动人心的《8 Miles》或是《Lose My Way》。可是我的笨拙的舌头显然无法承受那种快节奏的西方饶舌音乐,所以我只能在这宽敞的桥下伸展双臂,尽情地想象EMINEM在舞台上疯狂的景象。直到一辆卡车经过,桥下顿时充满了嘈杂的声音,伴着滚滚的回响,放肆地钻进我的耳朵。于是我只好收回双臂,继续向前走去。


夜上浓妆。长长的路上偶有警车出没。我看见警车里一个Policeman正叼着纸烟慵懒地望着街的对面。我还看见三个壮实的警察正在路边巡逻,他们的腰间别着粗大的电警棍,看起来非常威严。虽然不敢上前搭话,不过心中还是充满了安全感。


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一只小狗。这是一只黑白相间的京叭,很是惹人怜爱。我对宠物狗向来没有什么研究,不过既然它友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当然也报之以一个友善的微笑。这只可爱的小狗陪伴我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的距离。直到一个拐弯处,我听见后方传来一声吆喝,小狗顿时止步,迟疑了一下,然后便飞快地向声音的方向跑去。我回过头,只见狗的主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不慌不忙地从后方不远处慢慢地踱上来。


The color of night – It is my way , it is my way.


我走着。看路上景色的变幻。北京的夜是安静的,但又绝不是死气沉沉的。我看见温暖的路灯。我看见缭乱的霓虹。我看见路上的人们的各种丰富的表情。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知道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此刻又有着什么颜色的心情呢?


 

2004年04月28日


 


刚刚在GAINAX.net看到的。绫波丽主题手表1000个限量版发售。


看图片的介绍,背面刻有Rei的头像,而且似乎可以在手表的屏幕上显现出Nerv的图案。


眼 馋 啊 … …


 



 


http://www.gainax.co.jp


 

 


这是Nintendo刚刚发售的“刺青”限定版GBA SP


 



 



 


仔细观察,发现其实就是在日版珍珠蓝主机的基础上印上一些花纹……


唉,所谓的限定版,难道就真的只是骗钱的玩意?


 

关于NDS的N种猜想


 


NDS


 


Nintendo即将在今年的E3展上发布其最新的掌机NDS。这一举动在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并引发了媒体的热烈讨论。据Nintendo官方的说法,NDS并非GB系主机的延续,而是一个全新的独立机种。那么,NDS的目标用户是什么样的人群呢?也许从其性能可以窥见一斑。


目前,互联网上已经流传了N个版本的NDS的设计概念图和性能规格说明书。再参考来自Nintendo官方的一些信息,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


1。NDS将具有两块液晶显示屏。
2。NDS将沿用卡带的存储媒介,并将兼容GB系的游戏。
3。NDS的整体性能有些类似早几年推出的N64主机。
4。NDS将支持无线通信,协议标准未知。
5。NDS将支持触摸屏的输入方式。


……………………


然而,最夸张的一条传言就是,NDS的售价将在20到30美元左右!据说这是国外一个著名的分析师作出的推测。如此低的价格,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以下是网上流传的一些NDS概念设计图。


 


nds


 


NDS


 


NDS


 


nds


 


 


 

2004年04月26日

生 活 方  式


 



 


突然很想看电影。我望着硬盘里堆积如山的影片,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为什么到了想看的时候,却突然没了心情呢?


我一直以为,看电影是要讲究气氛与情调的。比如我绝不会在寝室嘈杂的时候看《东邪西毒》,也绝不会在清晨的梦醒时分看《大逃杀》。欣赏一件艺术品,是绝对需要心境的和谐的。而最近的我,却仿佛失去了那种心境。我这是怎么了?


也许是这几年动画看多了的缘故吧,我似乎更加推崇那些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视觉快餐。


我在文化方面的喜好,也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一点偏移。


我终于开始看畅销书。我终于开始听中文流行音乐。我开始向着一切主流的东西靠拢。这是一种妥协。然而我的原则还是有的,比如我绝对不会去听任贤齐,比如我绝对不会去看日剧。我试图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寻找一个支点,一个平衡。我既想和他们不同,又想和他们一样。


昨天有个人在BBS上说我的生活很小资。我承认我有点追求那种生活方式,但是当真的有人在我面前指出来的时候,我又感到了一种恐慌。我害怕自己会真的成为异类。


今天翻阅新的一期《新周刊》,讲到当今中国人的100“怕”,我细数一遍,发现在这个浮华的年代,还真的有无数的东西能让我们感到恐惧。杂志上说,一个社会不能没有怕,个人同样如此。我发现我不但怕考研,怕没钱,我还怕手机没电,怕女朋友生病,怕电脑死机……


古人云:成大事者,必从战战兢兢而来。不知道害怕这种东西,除了作为人类的本能,是否也能成为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我浮躁。我偏执。我喜欢幻想。当然我也热爱生活。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我也相信微笑始终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也许,所谓的生活方式,归根到底也还是一个虚无。


 

2004年04月25日

留 住 我 的 脸


 


最近搞了点收入,跑到某个影楼去腐败了一把。


呵呵,其实早就想照几张像样的照片。


趁着现在还年轻,赶紧照了,省得老了后悔。


留住我的脸,留住我的黄金年代。


 



 



 



 



 



 


新建栏目:我的相册


http://leeforce.donews.net/leeforce/gallery/4284.aspx


 

2004年04月24日

梦中的苹果



我走进


上帝的梦中


阳光下


撒了一地的苹果


他打盹


我蹑足


一顿一顿的风


从我和他的头顶吹过


忽然


我拾起一个苹果


就冲他的脑门砸去


我要说:


睡什么睡,


今晚一点钟熄灯,


我好无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