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8日

一场不谋而合的虚拟选美运动

(这条文章已经被阅读了1163次)
时间:2004年12月26日 00:22
来源:尚进 原创-IT 一场不谋而合的虚拟选美运动
 
 
记者:尚进 朱布冲  实习记者:陈赛

导言:唐朝如果有男文青仰慕杨贵妃,可以借丹青妙笔画一张她的画像,对画思人,当然要冒着杀头的危险。有了照相机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灵光消逝,电影女明星的照片海报飞入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品头论足之余还可私下意淫一番。而2004年12月的意大利,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的举行,让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正在发生悄悄的变化。技术的改变,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创造一个自己梦想中的完美躯体,就如同盛唐流行胖姑娘,然后工笔画师们创造夸张写意一样。你完全有机会在计算机界面上操控她的一切,身材、脸蛋、表情、动作、性格。这些仅仅是用程度代码来表达。而虚拟人物在充斥电影屏幕和广告时段的同时,正在悄悄影响着现实美的标准。深棕色头发,古桐色皮肤,小尖脸,浅色迷离的眼球,这正在成为世界虚拟小姐的统一美学标准,而我们当看看自己的周围,这种虚拟人物上的共同特征,却正在与新一代亚洲女孩子们的打扮上不谋而同。


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运动

没有人怀疑三维虚拟人物对我们这个时代所带来的改变,从1997年的3D游戏《古墓丽影》到若干走性感路线的虚拟女主播,动画狂人们找到了电脑让他们创造美女的机会。12月的意大利并没有什么特色,人们懒洋洋的等待圣诞节与梵蒂冈教廷的祝福。正是在这种味道中,意大利互联网上却正在举行的全球第一次“数字世界小姐选美大赛”。全球的三维设计师们都在翘首以待,就如同大多数男性每年秋天都喜欢守在电视机前看世界三大选美评比一样。

这次数字世界的选美大赛没有设立专家学究类的评审团,完全由全球网友通过网络、电话以及短信等方式进行投票评选,因而被称为是一次真正符合网络时代公平交互原则的全民选美运动。根据智利肥皂剧女星凯蒂·科瓦列兹科真人仿制的数字美女“凯蒂”以1.7万的选票成为冠军,而利用数字技术复活的庞贝古城美丽女奴“庞贝亚”,以及巴西著名三维人体设计师阿尔西·巴蒂斯涛力推的雀斑大嘴俏女警“凯亚”只能屈居二三名。

实际上这场数字世界小姐选美从2003年底就开始筹备,全球数字创作领域的大腕和怪杰们都蠢蠢欲动。集中于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各色人等,其中不乏成群结队的电影幕后英雄,挂着艺术家名头的三维贩子,以及腰缠万贯的游戏设计高手。这些人争先恐后的将自己绘制的数字美女上传数字世界小姐的网站上。根据规定,每位参赛者都必须提供女主角高清晰度的迷人照片,并附上她们的出生日期,以及足以让《古墓丽影》中的劳拉·克劳福特脸红的三围数字。这还不算,参赛者还要设计一段女主角走猫步的视频片段,就如同12月开始CCTV1每天晚上都在表演的那样,周围还需要有类似李咏那样擅长胡扯的虚拟主持人,以及若干目瞪口呆傻鼓掌的观众来增添选美大赛的氛围。这些照片和视频都必须被放在选美大赛的网站上,供所有网友观看投票。为了保证数字世界小姐的身家清白,组委会还要求她们必须没有参与过任何色情暴力的视频表演或者游戏,否则一旦发现,即被取消参赛资格。

在整个2004年的候选期内,这场虚拟选美一共吸引了3600多位候选人,除了最终胜出的三位美女之外,人气较旺的还包括显示卡巨Nvidia的蝴蝶女郎朵恩,巴西电信的形象代言人薇比(Webbie),著名游戏吸血莱恩的女主角等。与真实世界的选美大赛一样,仿制自真人的冠军凯蒂当仁不让的成为这次数字选美最大的噱头。尤其在拉丁美洲,她的加入使本就酷爱选美的拉美人民,对于数字选美一时热情高涨,当地报纸电台不遗余力的发文声援,而凯蒂的真人原型智利肥皂剧女星凯蒂·科瓦列兹科与丈夫之间伉俪情深的故事,也如花边新闻般到处流传。据说,让凯蒂形象参加数字选美完全是她丈夫的主意,此君认为谈到选美,没有人比她的妻子更漂亮,于是请弗拉维奥·帕拉来用三维重现了她的模样。对于数字版凯蒂是否会在将来的电影或广告中代替自己,真人版的凯蒂表示丝毫不担心。不过人们也许还没有忘记去年MTV颁奖典礼上,《魔戒》中的虚拟人物精灵古鲁姆跑到台上与真人演员安迪·塞基斯抢奖杯的搞笑场面,对许多人来说,这可能不仅只是一个玩笑。

虚拟明星时代的成真

这场数字选美运动背后的策划人叫弗兰兹·塞莱美,是一个颇有商业头脑的意大利设计师。经过这次选美之后,他正野心勃勃的打算开一家虚拟明星经纪公司,把最终胜出的数字世界小姐推销给挂历、游戏、广告和电影公司。据说已经有一位美女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头版。显然,与真人美女相比,数字美女有她们无以伦比的优势,永远不用为皱纹或者头皮屑发愁,不会耍大牌,她们能够同时现身东京、上海、巴黎、好莱坞,而且永远光彩照人。这让人想到了好莱坞电影《西蒙妮》,一个讲述技术创造虚拟女明星的故事。

就在获奖名单公布的前一天,塞莱美还与一家著名的软件开发公司DAZ 3D合作,打算推出了一款面向大众的虚拟世界小姐设计套装软件。这款软件套装中囊括了大量的三维人体模型、珠宝首饰、时尚衣物,你不需要像那些三维设计师那样苦练建模功底,只要摁几个键,就可以改变美女的发型、肤色、嘴型、以及三围尺寸,简单的就像给QQ换发型穿衣服一样。通过这种方式,他也许能将他的数字美女们推销给每一个人。意大利人弗兰兹·塞莱美似乎还不满足,他又准备筹备第二届的数字世界小姐选美大赛。他要将这场比赛扩展到电视平台,让全世界更多的人来参与。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他说道:“每一代人对于美都有不同的认识,每一代人都塑造自己的理想情人,从古希腊的维纳斯到六十年代的梦露,而虚拟世界小姐是为了通过虚拟现实寻求当代人对于美的理解。”

毫无疑问,这场还算新鲜的虚拟世界小姐选美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人们对于数字美人的新一轮热情,但也有不少专业人士对这场选美运动的质量表示怀疑。英国著名的三维设计师亚当·贝顿就直言不讳道:“不,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美人”。在他看来,无论从技术还是审美的角度来看,这场数字选美运动的参赛者都远远不能代表如今三维人体设计制作的最高水平。而在《连线》杂志的特派评论员来看,这场虚拟选美,正在给世界一个作证,告诉人们,我们的虚拟审美观念是多么的一致。

虚拟美浪潮与新世纪审美的不谋而合

当20岁的秘鲁小姐玛丽亚·朱莉亚·曼蒂拉在三亚夺得了第54届世界小姐冠军时,无数人将这项吸引了全球2亿电视观众的活动称为“消费主义与性别歧视的盛典”,但至少已经承认它已经不再是芭比娃娃流水线了,来自非洲与南美的褐色皮肤,杏仁眼睛和亚麻色头发成为了T台上的主角。《Vogue》杂志的一位编辑曾经绕口令般的说道“如果说琼·施林普顿以瘦削统治了70年代,辛蒂·克劳馥特的健康,金发代表了80年代,凯特·莫丝以苍白和流浪气息席卷了90年代,那么这个新世纪肯定是属于吉塞尔·邦臣那样全新的全球性性感。”。

的确,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巴黎与纽约的时尚精英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性感标准修改运动,这不仅是因为诸如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专家南茜·艾特科夫,这样左倾的知识分子批判西方借助手中的资本与意识形态霸权,将自己“白皙,金发就是美丽”的审美标准席卷了整个世界,从而使得东西方在审美中的交流变成了单向度的输出;也是缘于全球范围内的审美疲劳。

正如佐治亚州立大学的妇女研究专家爱莲·科伍德所说,诸如化妆品与时装等奢侈产品,试图通过使第三世界妇女自我感觉糟糕来获取大笔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何推出一种能使她们产生既艳羡又认同的模仿形象是当务之急。“我们反对一种抽象、单一的审美观念。”化妆业巨头欧莱雅公司发言人派里茜亚·佩耶在解释公司为何成立亚洲与非洲妇女皮肤发质研究中心时表示,“较之缺乏新意的西方,我们现在更加关注在亚洲形成的泛亚审美标准。”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虚拟选美吧,深棕色头发,古桐色皮肤,浅色迷离的眼球,已经成为了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的统一标准。

这种“全球性感新观念”的最佳代表或许就是莎拉·莫罕,这位现今最耀眼的超级名模现在已经变成夏奈尔、卡尔文·克莱恩与“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宠儿,她魅力的来源是复杂的血统:父亲是印度北部旁遮普邦人,母亲则是一位法国与爱尔兰移民的后裔。美国《时尚》杂志评论说,这种奇妙的混合对于锐意求新的欧洲时尚界而言,既颠覆得恰如其分,又对于广大非欧美地区的时尚追逐者有不可比拟的亲和力。同样,吉塞尔·邦臣的巴西与德国混合血统也是她神秘魅力的根源,“她的眼睛与略厚的嘴唇代表来自南美的粗犷与神秘,而棱角分明的颧骨和鼻翼又宣告这张脸孔的欧洲典雅。”曾一手促成这位名模大红大紫的著名时装摄影师马里奥·塔斯提诺说,“与时装成衣所表现的多文化因素一样,现在任何一种单一种族特征的美丽都已经是明日黄花。” 这条无情的规则不仅侵袭着米兰与巴黎的T台也影响到了任何一位“技术化展示身体”的女性。由于过分丰腴的身材和饱满的脸颊,宝莱坞红星帕里蒂·辛格已经三次在印度小姐选拔中未能进入复赛,《ID》杂志年度评选的全球20顶尖超模榜中一半都是混血面孔。

为什么虚拟选美冠军“凯蒂”,现实选美世界小姐玛丽亚·朱莉亚·曼蒂拉,有那么多的外形一致性呢。抛开时尚杂志云山雾照,朝三暮四的穿衣与化妆指南,实验室中的科技研究人员正企图利用生物学,心理学与基因分析等技术给出回答。美国加州整容外科医生斯蒂芬·马奎特认为,在绝大多数文明类型中,黄金分割律构建的脸部几何模型都是最美丽的脸蛋。他在采访中解答道:“人们总是试图解释为什么有的脸看起来那么美,但却找不到答案,其实美从数学角度看是可以量化的东西。所有的生命都是生物学问题,所有的生物学问题都是化学问题,而所有的化学问题也都是数学问题。”他在自己的诊所中独出心裁地设立了一套数码扫描系统,在作出诊疗方案之前,每位顾客的脸部都被扫入电脑,并以坐标图形的方式与马奎特的“黄金分割图”进行对照,以此找出他们容貌上的缺陷。而根据马奎特的分析,最符合他“面部黄金分割律”的明星就是伊丽莎白·赫丽。而对于维克多·约翰逊,这位新墨西哥州州立大学的生物心理学专家来说,美不过是大脑对于异性某些共同特征所表现出的生物化学反应,为此他制作了一个“形象光谱”,由一系列逐渐演变的脸部特写构成。在光谱的一端,是一个绝对男性化的形象,然后逐渐开始过渡到另一个极端。在试验过程中,约翰逊让近千名测试者逐一浏览这些形象,并让他们选出最具吸引力的一幅。几乎所有的男性实验者都选中了光谱顶端最具女性特征的形象,并表示她的魅力主要来自她瘦削的脸颊、变高的颧骨,丰满的嘴唇以及圆润的眼睛,而这些恰好是泛亚审美标准青春期雌性激素分泌的结果。“如果我们从生物学的角度看,那么文化在审美标准上所造成的差异是微小的,毛发与皮肤的颜色基本可以被忽略掉。”约翰逊说道,“这些各种族间共通的女性第二性征都可以看作是预先设定的程序,未来的美女从生物学上计算都将是一个路数,它们对于地球上的男性都有强烈的吸引力。”

 

风尚更迭的操纵者都是神经病

困困

1997年,当我把头发染成亚麻色,我爸差点把我打出家门。2004年我头发还是亚麻色,我爸说:“头顶有点掉色,再去染染。”这种变化的原因解释起来是风尚更迭。2002年《时代周刊》就总结道:“东亚的女性正用化学药剂的方法改变自己。”配的图是大街上满眼的亚麻色脑袋。

其实不光亚洲女性,英国最大的化妆品连锁店BOOTS内,货架上的亚麻色或深棕色染发剂总比他颜色存货少。当韩国女同胞们纷纷抛弃与生俱来的大饼脸,削了尖下巴;在日本,古桐色的2号粉底也取代了惨白的1号;浅棕色的隐型眼镜出现在我们的货架上。整个世界的审美越来越趋于一致:亚麻色至深棕色的头发,古桐色皮肤,小尖脸,迷离晶莹的浅色眼球……几乎同时结束的“世界小姐选美秘鲁小姐加西亚”与“数字世界小姐选美智利小姐凯蒂”不约而同的在满足着这项“新美女”标准。

“时尚一会儿强调女性身体的这一部分,一会儿强调另一部分,都是为了防止男人变成性厌烦者。”这是服装史学家詹姆士·雷沃的“性感区转换”理论。如果说是性别,是男人,是通过改变装束、发色、一切可以再塑造的外在来创造出令人迷醉、显示性欲的身体,才是风尚更迭的原动力,那显然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风向标握在少数人手里,他们是时尚大师、品牌发布会的发言人、模特公司老板、选美大赛的评委,还有大把跟风起哄的时尚媒体。一位时尚记者领略了巴黎时装周的风采后,有这样的描述:“在我所拿到的2004秋冬时装新闻稿上,这一季的Roberto Cavalli源自‘文艺复兴时代宫廷风味’、Versace源自‘1930年代经典建筑和澳洲王朝’、Louis Vuitton源自‘1950年代的甜美女孩’、John Galliano则源自‘南北战争’。有意思的是,参与巴黎时装周的2000名记者,凭借他们的个人见解或是人云亦云或是标准版新闻稿的闪烁其辞,我们最终得到关于这季度的时装周印象,常常是杂乱无章和缺乏调度。”

深棕色头发,古桐色皮肤,小尖脸,浅色眼球晶莹迷离的虚拟美女“凯蒂”,最终拿到1万7千张选票,打败了极符合今年时尚界鼓吹的古典风美女“Pompea”。设计者Perez Ayala说:“她的原形就是我那个肥皂剧明星老婆。”“数字世界小姐选美”组委会主席说:“虚拟美女就是真人的再现。”这个少数人操纵的意淫游戏终于臣服于大众审美。这种趋同,正是全球化的副产品:西方的金发碧眼或东方的羞涩性感,都不是国际的。“民族的就是国际的”在此是句笑话。如果非要解释小众情趣与大众审美之间的交相呼应,他们之间的连接可以结成蜘蛛网。但风向标在小部分人手里,风却从大众方向来。

即便如此,每位时尚大师说起这一季的潮流都是有根有据,媒体们也在将信将疑中添油加醋。当科技号称时尚化,开始追求超简约时,时尚又开始追求复杂与繁冗的美学,今年的复古经典繁复潮就是最好的明证;当中国的模特在国际舞台上展露东方美时,至丑无比的吕燕顶着“国际化”的帽子站上了T台。连时尚中人都有点晕,美国时尚集团Irma Zandl的主席抱怨说:“上一年我们被告知要穿斜纹软呢服,然而,现在又回到了黑色。”如果你是个容易受暗示的人,你是不是由于风尚指鹿为马的走向产生慌乱感,由于风尚更迭的快节奏产生迷失感?刚刚告别圣罗兰的时装大师汤姆·福特解释了你晕头转向的原因:“时尚是那样的快节奏,我们绝对是精神病患者。”

但即便DIESEL在广告中加上“尊敬你妈”的字样,它贩卖的也不是品牌设计师伦佐·罗索所说的“一种生活方式”,它就是条牛仔裤。真正漫天盖地的风尚不是几个人说说,它在颠来覆去之间与经济、政治、文化紧密相连。令狐磊对此有过精妙总结:“1959年意大利风格在全球大推销,伴随的是《罗马假日》和那辆流线设计号称‘车轮上的珠宝’的维斯帕踏板摩托车文化;1965年,伴随时装设计师哈代·艾米斯的口号,‘孔雀革命’成为启发男装风尚的先驱;1960年代时兴切·格瓦拉的T衫,伴随的是风涌全球的革命运动,与此同时,在‘黑色是美丽’的口号中,非洲元素理所当然地加注于时装中,成为直接的政治声明;还有年轻心态,《生活》杂志在有关1960年代的一期专辑报道上说,‘正如人们一度都想要有钱一样,现在人人都想变得年轻或显得年轻。服装式样、电影、书籍、音乐,甚至政治,都是倾向青年的。’;承袭过往,1980年代早期掀起了‘用时装表态’运动;1990年代是不顾一切的奢华风;9·11之后,全球一片黑色风尚……”。而面对杜邦那句“化学创造美好生活”之后的一代,染发剂等外在的化学改变方法,替代了迷幻药,成为大众审美需求上的辅助品。尽管只有日本的青年男女敢于说出自己甘当“香蕉人”的决心,但是面对外在审美的风尚问题时,没有人再犹豫这到底是风尚问题,还是新世纪群体性的神经病。
 

2004年12月23日

新加坡明年将全天候放送日本动画
——————————————————————————–
 
2004-12-23 0:47:46  中国动画网    


 据联合早报的消息称:11月,Animax动画频道在星和视界的数码电缆电视服务(Starhub Cable TV’s Digital Cable Services)上开幕,之前新加坡本地的动画频道Cartoon Network播放的都是美国制作的英文卡通,对象也较倾向于小孩及想重温童年记忆的大儿童。

 Animax动画频道是Sony Pictures Television International (SPTI)与新加坡合作,在日本以外第一个全天候24小时专门放送,而且是从新加坡发送出去的哦!日本动画的电缆波道,目前可以收看的国家除了新加坡外还有港台及东南亚国家。

 我们在其网站www.animax-asia.com,能看到的动画总共有42部,其中有《Clamp School》、《Cardcaptor Sakura》、《Mobile Suit Gundam》、《Mobile Suit Z Gundam》、《Hungry Heart》等。较让我们兴奋的是有我们正想看的《侦探学园Q》动画(金田一迷怎能错过?)。另外还有日本动画大师手塚治虫的《铁臂阿童木》、科幻大师松本零士的《宇宙海贼》(Space Pirate Captain Herlock)等。

 据Animax动画频道公关小姐说,明年的节目将会更加精彩:其中有《Ghost In the Shell:Stand Alone Complex》、根据黑泽明名著《七武士》改编的《Samurai 7》、《Conan the Boy in the Future》、《Saiyuki Reload》等动画片。

 Animax动画频道将分为三个时段,以便照顾不同年龄层的观众:下午4点至6点的〝Fun Fun Time〞时段是给小学生看的;晚上8点至11点的〝Mega Zone〞时段主要对象是青少年及年轻成人;至于深夜11点至12点的〝Super Maniax〞时段则是为〝成熟动画迷〞安排的。虽然是在深夜时段播出,但〝Super Maniax〞可不是名正言顺大家经常听闻的〝深宵动画〞。

 另外,在新加坡本地播映的动画片都是净化过的动画版本。

 因为日本的Animax动画频道播放的片子一般都不会剪辑,新加坡海外版所能看到的都是净化过的。Animax公关小姐透露所有的裸露及具争议性镜头等都难逃被删剪。这时段的《GTO麻辣老师》当然少了许多色情、粗暴的语言,至于《Lamu the Invader Girl》,大家肯定看不到女主角最后一分钟被脱去上衣的镜头。这样父母们就可以〝放心〞。

 撇去可有可无的养眼镜头不谈,这意味着动画的选择或许就少了,还有许多有必要的争议性镜头可能因为难逃删剪而变得不太完整。对于那些坚持想看原汁原味、一刀不剪作品的动漫发烧友来说,可能就会有点不爽了。

 不过新加坡开设日本动画专业频道无疑对本地动画迷是个极好的消息。但由于日本动画日趋成为狂扫全球的旋风,是股越来越锐不可挡的势力,据说日本动画产业拥有价值200亿美元的市场,全球有多达9400万个动画观众呢!

 
 
 

2004年12月17日

北京5套数字电视频道筹备开播
手机也可收看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2月17日 01:47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5套数字电视频道筹备开播手机也可收看
出租车移动电视展示在人们面前。刘志坚/摄

  昨天,北广传媒集成电视有限公司宣布正式成立。北京北广传媒集团与多家公司签署合作意向,就数字电视、移动电视的推广和经营开展合作。从此北京人的电视视野将更加开阔。

  楼宇电视进入银行医院

  据悉,北广传媒集团已与交通银行北京分行等多家银行和北京市卫生系统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在银行、医院内推广楼宇电视系统,并预计在春节前后正式开播。据了解,这是北京地区目前惟一经批准开办此项业务的经营实体。

  新开5套数字电视

  同时,北广传媒数字公司有5套有线数字电视节目正在紧张筹备中,在原有的《考试再线》、《车迷》等7个数字电视频道基础上,开辟《新娱乐》、《环球旅游》、《弈坛春秋》、《全球体育资讯》、《置业》5套数字电视节目。目前新频道已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即将与观众见面。

  一万辆出租车装移动电视

  在4000辆公交车已安装移动电视的基础上,北广传媒又与首汽、金银建、北方、北方创业、渔阳、万泉缘等6家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签约,从明年开始,陆续为这些公司的出租车安装移动电视接收设备。明年北京将有10000辆出租车能收看移动电视。

  手机电视随时收看

  目前,手机电视的开发工作已经着手。手机用户将不再局限于收看网上下载的电视节目,而是通过移动电视单频网接收,能随时收看最新的电视节目。在开通以后可以保证10套以上数字电视节目的收视,争取在明年六、七月间实验于用户。目前,诺基亚公司正在开发中的新机型7700就是一款能接收电视节目的手机。(信报记者 刘娜微)

2004年12月16日

谁会建造世界最好的资讯图画网站?
作者:Outing  2004-12-15 10:21:39 
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即使不懂西班牙语的人,也会称赞马德里这家西班牙最大报纸 El Mundo 的网站 elmundo.es。这个仅有十人的网站,以多媒体展示新闻闻名国际,同时也可以说在动画与互动资讯图画上,领先全球。

  运转叁年来,elmundo.es 在 SND.ies 国际多媒体新闻设计竞赛中,较任何对手都获得更多的奖项与入围次数。今年的竞赛获奖名单要在九月底才公布,但 elmundo.es 获选入围的项目较任何对手都多,共有七项(纽约时报获选六项入围紧跟其後。)

  这个网站对新闻的独特处理做法,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很好的个案研究。虽然许多网站都有互动式的资讯图画,诸如邻近的 El Pais、美国佛州的 Sun-Sentinel、USAToday,BBC 等网站,但没有一个网站用这麽大的力量与资源来做这件事,没有一个网站能在新闻发生後几小时之内,就用 Flash 制作动画展示,而且是例行的这麽做。

  别的新闻网如 MSNBC、纽约时报、USAToday、华盛顿邮报,都以语音解说、幻灯秀、影视为主,这个网站则尽全力制作资讯图画。

个性的力量

  为什麽 elmundo.es 能做到别的新闻机构不敢做的事?

  美国加州大兴柏克莱分校,新闻研究所教授 Jane Ellen Stevens,也是 SND.ies 裁判,说大多数的新闻机构,在研发与培训上做的都不够,新闻业依靠少数从业人员做为改变的媒介,不像工业界大家一起来拥抱改变。

  El Mundo 的媒介人员之一是 Alberto Cairo, 他目前是互动图画部门的负责人,他从 1997 年起即开始制作资讯图画,2000 年加入 El Mundo 报社,在他的率领之下,报社的网站渐渐成为业界凯模,而且获得许多奖项。

  Cairo 的部门找出了快速反应突发新闻的方式,制作出让人家以为需要几天才做出来的 Flash 动画,这一能力或许是给新闻界的一个礼物,展示出即便在截稿的压力下,也能作有水准的多媒体报导。

  最好例子就是叁月十一日马德里火车遭恐布份子爆炸事件,这一组人在新闻爆发之後几小时内,就制作了十叁个单独的资讯图画,每幅图画单独展示都很有吸引力,把这十叁幅放在一起,就成了在这麽短时间内了不起的成就。

  Cairo 认为那次是他的一组人做的最好的一次,不是因为观瞻好(观赡每次都好),而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制作出资讯丰富的图画。Cairo 说叁月十一日是他们用几个小时制作 Flash 最好的一次。

  那天是情绪高涨的一天,这小组人通常也是坐火车上下班的,他们连续工作了18小时,凌晨一点返家後,第二天早上九点又回到办公室,来更新他们的制作。

  对突发性新闻而言,有一个基本制作资讯图画的计画,通常是把一个简单的图样尽快上网,然後依後续的发展,陆续加添成复杂的完整版。在叁月十一日那天,爆炸发生在早上七点四十分,第一版本的互动图画在中午上网,下午有新的发展陆续进来,傍晚的时候,就发布了另一个完整的版本。互动图画始终有时间标记,告诉读者什麽时候发布的,也用来提醒读者下次什麽时候再进来观看更新的版本。

感谢框架的好处

  Elmundo.es 资讯图画,用了许多框架来制作突发性的新闻,记者仅采访主要的新闻内容,使得制作速度加快。

  Cairo 认为框架即使对专栏用的图画也同样重要,这样可以使图画的头(导览,题目)尾(制作人,来源)在整个网站上一致,让常上网的读者容易导览。

  这对记者也容易一些,他们可以自己把创作放入框架。网站上每一图画的观瞻都类似,这一小组偶尔也跳出常规的设计,例如五月份发布的西班牙皇家婚礼专辑,就是例外的设计。

  Cairo 说,他认为给读者一次惊喜是好事,免得老是观看相同的式样觉得枯燥,同时让这组专业人士有机会自己创作。自由,加上新闻责任,加上少许的限制(框架),是专业发展的关键。Cairo 不喜欢有些部门强制大家制作相同的格式,如果每人的图画都看起来相同,他们不会觉得舒服。

品质需要时间、但现在需要更少的时间

  实验需要时间,但 Cairo 说与四年前刚开始的时候比较,制作 Flash 的时间明显的下降。有些仅用一个人两小时内完成,另一些则需要许多人周来完成全部的程序:采访、记录、故事大纲、开会、最终美术制作。

多媒体模式的融和

  Elmundo.es 喜用互动的资讯图画,更甚於运用需用高频宽的语音解说、幻灯秀、与影视。Cairo 说这也许是受了西班牙传统强烈视觉传播的影响。但不止如此。

  第一,许多人是早上在办公室上网,他们不能长久听解说,资讯图画反而比较恰当。语言与影视耗过多的频宽,但 El Mundo 的主要市场是在西班牙与中南美洲,这些地区网路并不发达。Cairo 说,如果制作 1-2 MB 的展示单元,就会失去读者,资讯图画通常在 200K 到 250K 以下,而且下一张图画在上一张展示的时间就自动下载。

  Cairo 欣赏别处的幻灯秀与使用高频宽的影视,他特别喜好 Geoff McGhee 与纽约时报多媒体的工作人员,他说那个部门是他要效彷的,快速的制作语音、幻灯、影视来报导突发新闻(如目前的夏季奥运报导)。

  是的,Cairo 期望他的作室能在未来几年内制作类似的内容。他说:「未来两种方式可以融合在一起,纽约时报可以有更多的资讯图画,同时 El Mundo 可以多一些语音影视,我们正朝这个方向努力。」

  纽约时报网站企业网编辑 McGhee 评论 El Mundo 的作法,说他们发展出一套极为有效与一致的资讯图画,可作为业界的黄金守则,他们提升创意的同时,维持使用介面的一致,提醒了大家不必为了创意而便读者混淆。

一起而分离

  有趣的是 elmundo.es 虽与报纸的美术部门放在一起,却是单独作业,他们通常不将印刷版的图画用到网站上,宁可创造自己的图画。但他们与报纸美术部门采用同一报导来源,网站作业也融合在报纸的网辑台。

  如果清晨有突发新闻,elmundo.es 可能指派人力去采访,然後把全部采访的新闻提供纸印刷版。Cairo 说印刷版作的报导,也转给他们。我们在聚一起、但工作分离。

是的,该谈钱了

  最後一个、但不是仅有的问题,是支付这些多媒体记者的花费,Cairo 承认,他的部门没有赚多少钱,仅有少数连载的权利金与几个地中海区奥运的网站,但他相信未来会赚钱。

  Cairo 把报纸的多媒体展现,放在长期的调整上,他说资讯图画在资讯时代是一个强有力的展现工具,我们得用最好的方式来说故事,这就是我们所以能存在的理由。

  读者对他的热爱,让 Cairo 感到欣慰,特别是不懂西班牙文的日本,韩国网站设计人对他的支持。所以,不必懂得一字个,就能知道 elmundo.es 的设计如何来影响下一代讲故事的人。
 
 

2004年12月10日











郭敬明涉嫌抄袭案一审败诉




http://www.tougao.com  新闻作者:  阅读次数:

79





郭敬明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涉嫌抄袭他人小说而遭起诉一事,最近了重大进展:据99读书人公司刚刚获得的可靠消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郭敬明败诉,并判罚郭敬明赔偿原告庄羽20万元。

     《梦里花落知多少》是红得发紫的“80后”作家郭敬明2003年自《幻城》之后的第二本长篇小说,创下首印30万册的纪录。

     2003年11月,北京年轻女作家庄羽公开指责《梦里花落知少》系抄袭之作,有大量剽窃其小说《圈里圈外》之嫌。《圈里圈外》系庄羽2003年1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小说,并曾在网大量转载。庄羽称,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有超过7处情节与《圈内圈外》雷同和模仿,甚至有些话语和人物性格的完全模仿。

     郭敬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写作《梦里花落知多少》时确实看过《圈里圈外》,但他只是受了该书影响,但抄袭之说纯属子虚乌有。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成为2003年出版界一大新件。2003年12月,,庄羽就此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04年4月,北京市二中院举行庭审。郭敬明的代理人指出,《梦里花落知多少》是郭本人在上海独立构思创作的,两部书在故事情节等方面,没有任何关系。代理人同时表示,郭敬明承认《梦里花落知多少》确实受庄羽小说中口语的风格影响,但强调语言风格不是著作权保护范围。   

     由于双方分歧很大,庭审结束时庄羽重申了自己的诉讼请求,要求法院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停止侵权,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共同赔偿自己经济损失50万元、精神损失1万元、赔偿律师费2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同时判令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