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里习惯手指的敲打,喜欢清冷的孤寂感觉,突然很想喝一杯冰咖啡,和现在的心情匹配。很久就没有写东西了,就愈发有倾诉的欲望,想找一个可靠的树洞然后执着的对着它久久站着就好,只是这样。

      有枯竭的感觉,伤口已经恢复了吗?我还在质疑,可酸楚的余味还在心海徘徊,所以选择睁开眼在这个温暖的夜,用字符做我寂寞的见证。忽然有涌动的感慰闪现,是寂寞的人的习惯吧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喜欢敲打心灵的轨迹,象一个抛物线,没有开头只看到忽隐忽现的弯直延续,带我做过山车,好久都沉溺在下滑的快感中没有看到底洞却害怕这种罪恶的弧线带我到无底的深渊。我的终点?是波顶的灿烂还是波底的呐喊?
     什么久了都会变成习惯,就象我的笑颜会定格直到肌肉僵硬被迫搁浅,只是简单的累的表现,没有心的阳光一片。成长的代价也许就是要懂得面具可以渐渐取代脸,从此遮住最真实的容颜。我忘了,什么时候忧郁侵蚀了我的世界,呵呵,也许我生来就与快乐绝缘,就象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听,默默的看,不需要丝毫的语言。
好希望拥有却害怕失去后难以承担的痛,所以拒绝一切奢望带来的诱惑,美其名曰;孤芳自赏的痛。是注定逃匿的刺猬,深海长眠的鱼,逃离——我的最后栖息的路径。
    不喜欢表达,因为说的永远苍白无力;不习惯解释,因为做的永远铁证如山。象被隔离,也渴望就此终止生命。可是命运的宠儿这样是不是太过没有勇气,责任的期许,爱的吸取告诉我我不可以。
爱?谈何容易?沉重的让我背负不起。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至少现在我是一败涂地。灰心丧气?可爱心的气球已经填充了我所有的记忆。
     思绪开始飘零,象雪花悠悠淡淡。也许融化是最好的生命轮回体现
    我总是渴望拥有一双翅膀,哪怕只是透明的闪动。只要有片刻的飘摇的坠落感,摇曳自己,松动僵硬的躯体,随风,随雨,随空气的气息漫漫穿梭,如过客没有一丝眷恋的悸动,游荡轻抚。
夜的精灵吸引我,我如痴如醉,不舍离开,原来我的麻木还有打动的瞬间,原来我的感知世界还有生气的喘息,原来我的眼眶可以分泌液体,冰冷咸涩,温暖蔓延。
     静,如浮尘散落角落;微笑,如震动徜徉心海的尘埃;寂寞,如亲吻空荡的城狱,链锁的寒光清醒了我散乱的思想,选择爱和逃离,转身的毅然,挥动挣扎的手指,作别彩虹在心中的最后眷恋。
    忘记了解释存在的意义,干涸只言片语哽咽堵塞了咽喉。放开的手,在空中画出了美丽的圆舞。放肆的青春留下了空白的舞台。是空白吗?为何脑海擦不掉岁月的印记,铭刻的溪流止不住怀念的伤口。缅怀过去的天空,一频一笑的云朵已散落拼出了没落的蓝。埋葬最后的赌注,因为我已经输光,除了空壳的躯体,灵魂已经深眠在那个秋天。
    咖啡跳跃的香气充斥忧郁,淡雅芬芳的凌乱。寂寞?怜惜的眼神交错的触碰,体温的变迁,微风的爱拂,窒息的空气有了一丝残存的美丽。坚强的理由是诀别的梦魇,沉沦的深陷,妩媚了青春最后的绚烂,等待黎明绽放璀璨的乐曲,作别醉眼朦胧的摇篮。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