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1日

国外创意T恤,这次把图片传上来…cool酷的,还有很多有个性的,但是苦于donews的上载系统太烦琐了,大大打消了人的热情。改进吧!拜托!

额外再传几张没什么用的东西,其中有个图片我想用作为公告栏的PIC:

汗,今下午突然发现前两天刚写的文章《《猪小能化身“天蓬元帅”网络猪风行版评测》》被哪个无聊的读者发无用的评论发了大概有130条,文章的总留言总数直飚月排行,进去后发现尽都是乱七八糟的留言。有中肯的意见,有指出批评的意见,当然更多的便是这个无聊的读者了,不知道这家伙是睡不着在数羊辅助睡眠还是咋的,评论以数字充斥着,持续发了大概有130条左右留言,够能折腾的。我的天,头一遭,确实服了……

起初还以为是哪个粉丝的支持留言,现在罢了,连文章也遭受了类似Ddos式的攻击……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2005年05月30日

上述的图片皆来自lomochina,相信和我之前看lomo介绍的时候那几个年轻人的意外之言有很大关系,说不定这个网站就是他们建立的,不过跟他们也不熟,这些暂时也就不关心了。

    LOMO摄影最大的特点就是随意,想拍就拍,不用在乎光圈,快门,不用追求角度,构图。就算这样拍出的照片暴光过度或模糊不清,只要能达到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一个成功的LOMO。

 

  LOMO摄影酷似武侠小说中的独孤九剑,要旨就在"无招胜有招"。也许你偶尔随性乱拍出的照片,带给你震惊的效果,也许是用传统技巧拍摄永远也得不到的。

  

  

  LOMO摄影的兴起

  1993,几位维也纳学生远赴布拉格,一时兴起买下了当时已经停产的lc-a。用这款相机拍摄出来的效果让他们非常惊喜:鲜艳、快乐、朦胧,这种全新感受让摄影变得如此过瘾。

    现在,LOMO在全球各大城市都有名为「LOMO Society」的组织,总部设于维也纳,虽然拥有全球性的聚会和正式的组织,但可一点也不严肃,LOMO Society的精神是将相机变成一种随身携带的生活观察用具,以一种不拘型式的纪录方式,藉由全球各地LOMO Society,让LOMO人走遍全世界也不寂寞。

  LOMO摄影的兴起

  1993,几位维也纳学生远赴布拉格,一时兴起买下了当时已经停产的lc-a。用这款相机拍摄出来的效果让他们非常惊喜:鲜艳、快乐、朦胧,这种全新感受让摄影变得如此过瘾。

    现在,LOMO在全球各大城市都有名为「LOMO Society」的组织,总部设于维也纳,虽然拥有全球性的聚会和正式的组织,但可一点也不严肃,LOMO Society的精神是将相机变成一种随身携带的生活观察用具,以一种不拘型式的纪录方式,藉由全球各地LOMO Society,让LOMO人走遍全世界也不寂寞。

‘坐在石砌的矮墙上,一眼就能望得见三里坡上的乱冢了,远远看上去,真像许多底 儿朝天的黄…,把绿沉沉的七月叫得怪凄凉的。黄昏时,长工们 打着饱嗝,叼着短杆儿,坐在石墙外的麦场上歇凉……“

这是我在一部小说中描写的情景,夕阳余晖,映染天际。辛苦一天的劳动者,凄凉的黄昏,无奈的寂寞,点燃半截的烟卷,袅袅的烟雾,是缥缈的寂寞的寄托。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习惯叼上一根香烟,本以为烟就是那么回事儿,伤己害人,不过现在依然如此想法。

原先的我是不抽烟的,自从寂寞摊上了我,我不是寂寞,我否认空虚。工作的辛劳,在工作繁忙的时候也总是悄然突袭,眼睛发涩,头脑发胀,身心已然开始疲惫。

这个时候想到的是上卫生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顺便点燃一根香烟。我不会抽烟,但是喜欢抽烟的精神状态,袅袅的轻烟,它不是毒气,它是消然的轻松。轻轻地茗上一口,然后缓缓地突出,间断或不间断的,慢慢地等待整支香烟被袅袅的烟雾带走,顺便把我的疲惫也带走吧。

抽烟是为了放松,与其说是借口,还真不如说是放纵自己的神经。就这样吧,但愿不会成为一种依赖和寄托,我们还有很多可以替代的精神疗养……

2005年05月28日

GROOVE COVERAGE是德国新晋乐队,以其混合多种元素的舞曲风格迅速走红,驰名全欧。它的成员有两名:主唱(女)VERENA,DJ及创作:DJ NOVUS。

听过不少的欧美流行,前段时间发现居然没什么好歌听了突然从朋友那推荐得知了Groove Coverage,试听之下感觉如此得好,无论是旋律,混音还是编曲,主主唱的音色,都那么得吸引人,确实很棒。

最近在听《7 Years And 50 Days 》,和之前的另一张专辑相比,曲风沿袭依旧,改变不了的仍旧是带给人完美的音乐感受。


接线-设置-拨号-OK,路由上网实现!几天没上网了,重新弄好网络,网络生活重新开始。

2005年05月27日

         相信大家都有Google自己的经历,前些天在Google自己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居然有一个和我同名的人,而且居然是女孩,我狂晕。“孟非子”这个名字已经是够僻的的,居然还能歪打正着给正撞,实在是有缘!

更让人意外的是,该女孩还写了一篇帖子,以纪念自己的相亲经历,这一下子激发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我,非子,一个刚从算是一流大学的二流专业中以三流的成绩拿到红彤彤毕业证书的处在尴尬的相亲年纪的小女子。

   我有一个幽默风趣地爹和一个美丽的娘,可惜,我打在娘胎里就和我那美丽的娘作对,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舒心过,天天为**心。还是细胞的时候,我娘一心把望着我是个男孩,可惜,天算不如人算,我愣是个女娃娃,在计划生育的年代,娘只好认命了。可是我在她肚子里也没有安分过,出生的时候更是让她忍受了17小时的痛苦才把我从肚子里揪出来。我爹呀也认命了,反正不是儿子之前想的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名字可以作废,他偷工减料地给我取名:非子。大概是为了纪念我这个不是儿子的女娃娃吧。于是,我就被唤名为非子,孟非子。

      小时候我让美丽的娘摆布成一个甜宝宝,在渐渐的长大过程中我那一丝甜味被磨灭,取而代之的是我自认为的帅气和我妈头疼的不男不女。其实,也就我娘她认为我不男不女,至少让10个男生看我的背影不会认为我是他们的同类嘛。我想我是美不到冒泡丑不到昏倒的那一类女子吧。

       在我以低空飞过的成绩拿到毕业证之后,为娘的也不指望我会一鸣惊人地继续混到研究生行列,更不指望我在这个专业上有啥造诣,所以,她的目标就是尽快把我这个烫手芋给嫁掉,让那个可怜的娶我的男子接替她受苦受难。

      要相亲就要打扮,老娘剥夺了我舒适的球鞋,没收了我所有的在她眼里不论不类的衣服,丢给我细高根和淑女的衣服,然后目光凶横地盯着我把衣服换好,在恶狠狠地让我在镜子前化妆,最后才12分满意地让我走出房间。

       仔细地看着现在的自己好像是变得漂亮了,之前简单的马尾换成了微微的烫发,眉眼也俏了许多。老爹看着老娘的改造成果非常满意也就越发地纵容我娘折腾我。

       家里来了许多没有见过的阿姨们,用目光打量我,我也练就了在她们目光里穿梭自如的本事。从她们的微笑中我可以推测她们是满意的,而我只能苦笑,哎~~~,早知道就该考研去,就可以躲开老娘的魔爪的摧残。

       老娘跟阿姨们说,我家非非可是很不错的。吐血,天知道她天天喊着怎么生了我这么一个和她作对的死丫头。我心里暗笑,老娘呀,原来我是心中的天使呀。

       说白了,我性格古怪,认识的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不认识的不知道这一点,不熟地看不到这一点,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我是个乖乖的孩子。满安静的,其实我早就天马行空地走神去了;或是觉得我挺聪明的,天文地理都能侃,那是我刚好知道,要是多问下去,我就只能瞪着眼眨巴眨巴了。

      我不知道和我相亲的人会喜欢我这样的人不,也不知道和我相亲的会是怎么样男子。”

       而我,真名不是孟非子,网名如是。但是我是一个男生。

          在纽约摇滚的女孩,blog写得不错,特意加上了她的链接,我也是音乐爱好者,对于纽约摇滚女孩来说,她和她们的音乐以及朋友来说,我虽然是陌生的,不过还是有是时间多看看,多了解一下。

“贫”“贱”不能移,坚忍此二者,则能大成矣。。。够贫,够贱。。是现实的幻想,是对自身的另一种否定和重新定位,先就这么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