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1, 2013

“这是双会说话的鞋子,凡客公司年度终极可穿戴数码套装之第一件。陈年老总亲自参与设计。”甘德霜动作一丝不苟,但对凡客这品牌的热爱发自内心形诸于脸,让他看起来油头粉面,气宇不凡。他原名叫陈楚,作为铁粉长年追随苍井空空姐,受空姐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男性的主动奉献精神,他甚至改名叫作“甘德霜”。这回他主动争取机会——让空姐亲自体验凡客公司特意为社交名媛们打造的全套可穿戴数码衣装。“左右脚各有一块CPU,与核心的中央处理器实时通信。优质牛皮制造,脚踝处扣带设计尽显女性魅力。华丽的亮面搭配时尚酒杯跟,让你从一张床轻松走向另一张床,体验另一种自信。”

“真不错,”空姐咯咯轻笑,眼神翻飞,用堪称熟练的中文问道:“这鞋子会说话?”

甘德霜与偶像的眼神在空中刚接轨了三毫秒,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话也说得结结巴巴:“这个嘛,这个,就是在你遇到危险情况下,它能事先感知到危险,从而……”

“什么危险情况呀?”空姐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这眼睛,跟我在电脑上看到的一样清澈!甘德霜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开始熔化。

“呃,比如,比如你走在新德里的大街上,后面尾随了一批印度男人,这鞋子会自动分析空气中的男性荷尔蒙含量,当超过了某个程度,它就会大喊。”

“喊什么?”空姐继续睁大了眼睛。

“讨厌,你讨厌,你们讨厌!”能满足空姐的求知欲,甘总感到相当地愉悦。他尖着嗓子模仿这鞋子的喊声,然后解释道:“这是默认的,女声,你也可以自己录一段。我猜你会录……雅蠛蝶?”

“讨厌,你讨厌!不一定啦。咦,这个是什么?”空姐拿起桌上放置的第二件装备,“我猜,这是件内衣?”

“嗯,是的,凡客公司年度终极可穿戴数码套装之第二件,会拍照的内衣。连身露腹三点式,性感柔魅,激情黑色,三点处各有一块CPU,与核心连通,同时各配一个摄像头,4K超高清。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数码组件均采用纳米科技打造,除非拿到专业的地方去检测,否则绝对发现不了。这件内衣会自动纪录你的生理周期,以及心跳、血压等各种指标,实是居家良伴、健康益友。”

“这摄像头是干神马用的?是拍我还是拍别人?”空姐又好奇了。

“唔,我想想……”甘总继而发现,面对空姐,他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去思考,只好去翻说明书。“这上面说,摄像头是用来拍别人的,主要是帮你给亲蜜伴侣记录建档,通过对你与具体某一位在一起时的心跳、脉搏、血压等指标的变化曲线,交叉比对,来帮你确定真爱。”

“真爱?哇哈哈,这个太可笑了。话说,你们中国女人都不相信真爱了,那我为什么还需要真爱呢?另外,这’凡客’的标志,怎么做得这么明显,一穿上它,肯定时时都能想到你们陈老总……”

“这个……”甘总无言以对,只好拿起第三件装备茬开话题:“凡客公司年度终极可穿戴数码套装之第三件,可以当空调的帽子。外形仿自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最珍爱的一顶,英伦贵族范儿,顶部就是整个套装的核心中央处理器,负责接收来自鞋子、内衣以及其他数码服装的信息,综合处理,从而对你的健康状况做出整体评估和建议。”

“哇,真漂亮。这个是孔雀的羽毛吧?”空姐抚摸着那枚色彩斑斓的长长羽毛,赞叹道。

“什么鸟的毛一点都不重要。其实,这是个风扇的叶片,难以置信吧?调节空气质量与温度,全靠它了。比如说,你要到北极拍个广告片,那里很冷很冷,当你发抖时,中央处理器的防抖机制会启动,然后呢,叶片会顺时针旋转,你慢慢就暖和了。然后,你要到南极去拍个广告片,那里很热很热,当你流汗时,中央处理器的防水机制会启动,然后呢,叶片会逆时针旋转,你就慢慢凉快了……”

“南极北极都很冷吧?赤道才热呢!”空姐认真地纠正。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帽子的防抖防水功能,比市面上所有的数码相机都强,并且,它能让外界的环境随你的需求而变,舒适才是王道嘛。”

“这倒是。还有别的吗?”空姐急切地问。

“暂时就这三件。根据产品研发的逻辑,我们要先让您这样的目标用户,先期参与测试,收集足够的反馈并做改进之后,再进行其他装备的研发。列入日程的装备还包括能变色的太阳能风衣、能当键盘的裙子、能当投影仪的裤子……”

“哇唔,真有想象力,真不错!可是……”空姐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了?”甘总有点意外,赶紧询问道。

“你看,人家工作的时候,是不用穿衣服的;在家里的时候,也不用穿衣服啊。这些衣服都是极好极好的,可我都不大能用得到……”

“啊……”甘总几乎晕倒。虽然昨天木子美试衣到最后时也说了同样话,但是,因为对硬盘里的空姐的极度迷恋,他潜意识里就忽略了这个可能性,只一心想着要把公司最好的产品,献给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期的女神,并希望女神能因此青睐凡客这个锐意进取的品牌,并进而注意到为了凡客这个品牌做出重大贡献的自己。

=======广告时间======

天有一亏,地有一补,上面挤兑了甘总,下面就得给甘总补偿。特此推荐甘总的自媒体:听甘德霜讲故事。ID为:igandeshuang。

我坚信,甘总滔滔不绝的才情会给您的日常生活以滋润。赶紧订吧!

这是安无蛋的微信自媒体。如果你觉得喜欢,请点击右上角分享给你的朋友吧!

(微信号:infinitedream 或者在“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里查找“心理活动”)

Tags: ,,,.
03月 7, 2013

最近颇看了些关于微信张小龙的官样宣传文章,读了几句就觉得厌烦。那些标准文案中,有为微信歌功颂德的,说微信如何开创了巨大的商业平台,含金量比得上一颗镶着纯金的大门牙;有说微信发展如何来时汹涌如剑,未来势必一统江湖等等。也有直接把张小龙吹得上了天,居然有位做微信自媒体的朋友直接写了篇文章,问张小龙能不能成为乔布斯……

我真不知道,对于张小龙来说,在腾讯帝国做移动互联网面向未来的核心产品,微信做到现在这个地步,有什么值得鼓吹的?

作为从TalkBox到米聊,从微信到Line,再从KakaoTalk到微信的灰飞烟灭级用户,同时作为认真勤奋的自媒体运营者,我用微信常常用到想吐。但是没办法,身边的朋友都在用微信了。对我而言,微信所形成的社交粘性,来自于QQ的旧有势力,以及来自于读取手机通讯录的功能。这两个,都不是微信团队或者说张小龙先生的首创。再联想到近期记者就腾讯是抄袭王国对马化腾进行的采访,多年来在中国互联网对美国亦步亦趋的大环境下,我不认为抄袭有罪。谢文老师曾言:在一个普遍创新水平不高的时候,一个比较认真的抄袭也能产生巨大力量。

所以,我的疑问就来了:微信,抄Talkbox的核心功能,第一批高粘性用户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得益于QQ的好友列表,接着抄袭Path来了个朋友圈,在市场上把米聊逼到了死角,然后推出个公众平台,然后呢?就开始奋力给自己叫好了。如果我们把腾讯比作一个中央政府,这行径就好比是一个直辖市的市长,拿到了中央的扶持基金,匆匆做了个只是自己觉得满意的项目,然后就要一众媒体过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列位读者,如果您与我有相同的感受,不妨一起呕吐一番!

说说我在使用微信时的拧巴感受吧!

1、朋友圈我用得比较多。但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到进入朋友圈,要经过3步。我不知道微信是怎么理解用户群体的,不知道朋友圈与添加朋友、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这四个功能,在他们团队内部,是如何进行重要性排序的。弱关系与强关系,求交往与深沟通,采花大盗与自由恋爱,这些难道在他们眼里区别都不大吗?

2、一对一交谈界面上,微信执着地要把聊天双方的头像都给显示出来。于我而言,虽然我的头像是自己PS出来的曾被众多朋友交口称赞,我也颇以为自豪,但看得多了难免审美疲劳,自己的头像也就成无效信息了。移动应用,方寸之地,尽可能呈现更多的有用信息是UE的不二法门。可是,他们忽视了。

3、普通账号库与公众账号库的问题,这个是最令我不爽的地方。自打我整了自媒体,从来就没少了央这个朋友订央那个朋友阅,于是我天天得回答这样的问题:我怎么搜不到你这号?我朋友甚多,三教九流都有,初中生亲戚问这个问题,大公司的公关经理问这个问题,更大的游戏公司的CEO也在问我这个问题,我能批评他们的智商吗?

照张小龙此前在产品经理葵花宝典中所宣扬的,要开发产品,首先要把自己当成个傻瓜。该宝典中有精确的数字,“乔布斯他能瞬间把自己变成傻瓜,我要5-10分钟,马化腾大概1分钟。但我们产品经理经常3天还不行,他们总是太专家。”那么,我辅导我的朋友们查找我的公众账号已经好几个月了,微信的产品经理们花了无数个3天,仍然没有变成傻瓜。

扫二维码?别逗了,我在推广扫二维码订阅我自媒体方面碰到的问题,不比查找名称所出的问题少。

4、朋友圈为什么要长按相机键才可以发文字?好几次了,我想发段文字来着,但不愿意配张无关的图片,只好作罢。我这人,要想说句话说不出来,这无异于要把自己的痰再咽肚子里去,多么可怕的感觉。

照张小龙的解释,他们团队是拿不准让用户发文章是不是正确的决定,所以只出了个测试功能。瞧,多么孩子气的霸王思维。至于把这种拿不准的功能隐藏起来事实上达到了彩蛋的功用,进而在营销上起到了神奇的效果云云,亲,你们这是在故意恶搞吧!

5、然后就是这个公众平台。几乎每一位新订我自媒体的用户,都要问我:怎么看历史文章呀?我能写简单的代码,但要费很大的功夫。每当问我这个问题的人多一个,我就多一层焦虑。我觉得我没有给我的读者提供好的服务。当我对他们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心里是真觉得对不起,恨不得给他们捶捶腿顺顺胸,以弥补我让他们失望的过错。

什么服务可以称作平台?平台就是拥有强大的资源,给你便利,给你支持,然后才成为平台。你以为你在南海画个圈座座金山座座城就能奇了个迹神了个话?你得有服务意识,得有配套政策和设施啊。顺道给各位想在微信自媒体掘金的朋友提个醒儿:腾讯公司在拓展业务范围时,那想法跟前些年政府搞开发区似的,朋友网是个开发区,Qzone是个开发区,移动QQ、拍拍、财付通、搜搜等都是,然后现在微信也是了。开发区要成功,首先领导得有诚意啊,你说是不?在你还没试探出诚意之前,先把自己的钱包捂好啊!

6、还有公众平台里的统计功能,简单到了幽默的地步。我想问问,这几个数据能帮到公众账号的运营吗?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会有肯定的回答吗?做到这种地步就拿出来见人,只能说富于娱乐精神。

7、(此处省略若干字)

对于上述的种种问题,还有与朋友聊天所听到的种种问题,在微信团队或者说在张小龙个人,被归结成了一个自以为天才的狡辩:不被限制定义的微信。瞧瞧这话说得有多么傲娇,多么地东方不败求推倒,又是多么地矫情和恶搞。当所有的创业者都在处心积虑地定义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战战兢兢大汗淋漓,当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承受腾讯帝国压力战战兢兢汗不敢出,你瞧瞧人家这合官富二代于一体的内部创业者的姿态。

你郁闷吗?你气愤吗?

再郁闷气愤,你也别去腾讯上班。我真不是对腾讯的人有成见,我的确认为我下面要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腾讯这公司就跟阿联酋似的,靠着一个QQ占全世界十分之一人口的注册用户量,只要一个项目的带头人不是太傻逼,只要能理解上级的意图,甚至偏上个三十七度八也没什么屌关系,那做出个产品就不会太差。但偏偏也跟阿联酋公民似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DNA里就带有贵族成份,这些人出了腾讯,到了别的地方仍然以为自己以前的成绩来自于自己的天纵奇才,仍以为自己坐拥无尽之富矿,沉浸在梦想中,拒绝面对现实,这个就不大对劲了。(参见金山游戏从腾讯请来的两位副总之颠簸经历,请各位自行延伸度娘。)

同理,以微信团队或张小龙为例,是不是应该反思下,除了赤裸裸的抄袭、玩尿泥似的把别人的产品组装进来,你们该怎么对用户秀点诚意出来?可惜的是,未见得他们对我等用户有何积极的态度,反倒是整天热衷于招摇布道,貌似推心置腹地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产品,貌似诚恳地跟你讲他在阅读冷僻书籍时所产生的怪异理念,宣讲自己在做产品过程中富二代谈恋爱一般的蛋蛋的忧伤,以及认真地跟你说他的产品灵感是在开车过程中产生的还是在看电视或者上厕所时产生的。我真不明白,他怎么这么热衷于当“移动互联网产品经理教父”?腾讯公关部门为什么要配合这样一位带有强烈忧郁气质的文艺范儿商业摇滚青年?再来个劝告吧:刚开始学习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品设计与策划的朋友们,千万不要把张小龙说的那些当回事,就如你不要听比尔·盖茨或巴菲特的女儿所总结出的理财经验一样。

雷军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说,“微信是QQ的马甲”,是由张小龙一手打造出来的QQ的一件衣服。而我要接着说,这件衣服还只是半成品。到了我这样的用户手里,当我想遮裆的时候,我屁股露出来了;当我遮住屁股的时候,裆部又春光外泄了。这时候却发现时装设计师张小龙先生在各大媒体侃侃而谈自己的产品设计理念,跟你说微信的原点是一套消息系统,跟你说微信其实是一套I/O系统,跟你说足够基础又拥有无限想象……你于是只能这样说:扯吧你就。

(微信号:infinitedream)

Tags: ,,,.
01月 21, 2013

当今的互联网市场上,网络门户像极了白垩纪后期的恐龙,步履蹒跚,转身不便,灭绝的宿命已经悄然逼近。

1996年3月7日,雅虎在纳斯达克上市,标志着“网络门户”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得到了广泛认可。此类商业模式雄心勃勃,试图在一个品牌之下,解决用户接入互联网之后的所有需求:新闻阅读、搜索引擎、电子邮箱、分类广告……在那个时代看来的确先进。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曾经骄傲地说道:“最让人感觉良好的是你每天都在改变着世界。”

但那个时候,互联网好比是一个荒漠,雅虎充其量不过是一片小小的绿洲。任何一个市场早期都属稀缺年代,有,就是好。互联网对于人类生活的改造,遵循了所有新技术普及的规律:先宏观后微观,先框架后细节。那个时候,无论是对网络倍感新鲜的早期网民、硅谷们野心勃勃的创业者,还是用阴险的目光寻找可居奇货的目标的投资商,对互联网未来会发展成何种状况,都全然茫然。这种未知让他们感到兴奋。

无论如何,作为商业模式的门户,局限性显而易见。网民们很快就发现,门户们把自己称为“Portal”,并极力去满足用户上网之后的所有需求,那对于人类几千年来发展至今所形成的人性的复杂程度、生活的丰富程度,都是一种嘲弄。有太多的需求无法被满足。比如网上购物,比如在线交际。那种原始的形态,使用户的众多需求被压制。就如中世纪黑暗时代悄然燃烧在人民心中的怒火一般,大批新兴创业者积极思考,锐意创新,见猎心喜的风险资本推波助澜,燎原之火即将迸发。

而那时,门户网站们还在忙着巩固地位、扩大旧有业务、津津有味地贩卖着网络广告。既得利益者总归是最不愿看到变化的。可惜变化每时每刻都存在着:Google的窜升,MySpace的崛起,这都说明地底之下的岩浆奔突,随时都可能创造新的高峰出来。大门户的领导者们,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只是受制于董事会的威权、各方对于利润的无限索取,以及企业实体中所形成的惯性,他们不敢遽然而变。

于是网民们终于渐渐认识到,门户绝不是网络生活的最佳托付。门户的本质,仍然是追求流量,然后再拿着你手持鼠标弯曲食指关节所产生的流量,贩卖给广告主。这种模式,仅仅是纸媒聚合于网络之后的食物链条延伸——华尔街日报没法知道每一位读者的兴趣爱好,雅虎也对你姓甚名谁兴致缺缺;即便有那么些个互动的应用,也宛如大多数平媒的读者俱乐部似的,只能给少数人提供服务。门户业务的核心,仍然是一种精英式文化对普罗大众居高临下的审视与伪关切,90%是为了自己的需要,只有10%是为了别人——推动着互联网行业高速前进的网民。

烈火终于燃起。2005年,以Flickr、Delicious、Youtube等网站为代表的Web 2.0的兴起,悍然宣布了Web 1.0时代的终结。而用户对于“可读写的网络”拥抱速度之快,远远超出既得利益者们的想象。从2005年至2008年,全球互联网掀起了新一轮的创业热潮,被理想激奋的年轻人们,无一不把“满足了用户什么样的需求”、“给用户解决了什么样的问题”挂在嘴边。网民,也就是“你”的个性、需求被无限尊崇,而这种感觉你在门户那里几乎从来没有得到过。但从全球范围来看,这一波创业潮的结果可谓惨烈,除了Facebook、Linkdin等寥寥几个之外,其他都折戟沉沙,再无声闻。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门户们不甘被划作第一代,他们反扑了。从商业操作、资本积累、品牌影响力、注册用户量等各个角度来说,他们能够做出适量的反应,很多创业公司发现,仅仅是门户们做出了这些反应,他们的未来之路已经被堵死了。

雅虎在此阶段的一系列行为,可谓典型。为了适应这波压力,他们也推出了一系列Web 2.0产品。但都失败了。失败的主体原因还在于企业文化,即来自雅虎基因深处的“门户思维”。这种思维倾向于把用户看作一小片纸,而绝非有血有肉会呼吸的活体。但雅虎有钱。于是Flickr被收购了,Delicious被收购了。在雅虎的这种思维土壤中,这两个Web 2.0殿堂中的神祇,慢慢地香火零落,终至声息奄奄。

国内的情况与此类似。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常年较力,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市场内,三家居然都神奇地越活越好。面对Web 2.0浪潮所带来的压力,他们的行动绝相类似,共同将博客网等国内的Web 2.0明星围拢,使其窒息而死。

地下的岩浆的奔突从来没有停止过。到了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感受到的,则是Web 2.0精神执拗地生长,移动互联网的遍地开花。用户已经习惯于把“自己”排在第一位,同类服务的提供商也再不是只有一家可选。市场竞争愈来愈激烈,门户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

关于恐龙何以灭绝的各种假说中,有一个“物种斗争说”:恐龙年代末期,最初的小型哺乳类动物出现了,这些动物属啮齿类食肉动物,可能以恐龙蛋为食。由于这种小型动物缺乏天敌,越来越多,最终吃光了恐龙蛋。与此类似,门户网站曾经赖以生存的土壤已经消失,老一代用户的使用只是出于习惯,新用户们兴趣早已偏转。雅虎的梅耶尔想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快速建树,以改变公司门户网站和邮箱流量的持续下降。新浪的曹国伟在微博拆分之后,又传出消息说可能会将频道分拆为垂直业务,以应对市场形式的急剧变化。未来,他们还会把自己曾经的王牌业务称作门户吗?门户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前路何在?

所以我们不得不再次想起王志东。2001年,在被新浪董事会排挤出局之后,他说:“我离开新浪之前最想做就是把新浪拆了,拆出一个游戏公司可以做盛大,拆出一个搜索公司可以做百度。”这种在变化之前就预知变化并做出部署的领袖,才能带领一家公司基业长青。假如新浪当今仍然是王志东掌舵,那新浪一定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动。

Tags: ,,.
01月 14, 2013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聪明人。这方面我甚至不需要别人的认可:绝对的真理不需要他人的佐证。但我从来不认为我不会犯错。回顾过往,我所犯的大部分错误,都是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我身系很多人的期望,需要对很多年轻朋友的青春负责。所以,我倾向于做一个Stay Foolish式的傻逼,不要急于对外界做出那么快的反应,而要象一只青蛙一样,静静地低伏,在飞虫振翅最为迟缓的时刻,闪电般地弹出长长的舌头。我需要在决定采取动作之前,在头脑中进行大量的假设和预演。但这仍然太依赖所谓的个人智慧与经验了。我想让别人相信我,但我不愿意让我成为他们的风险。

所有的纠结、痛苦、犹疑就是这么来的。我想让自己靠谱,我不愿意自己不靠谱,浪费自己的时日,消磨别人的青春。

作为一名曾经长久挣扎在企业最底层的屌丝,我对善于说大话讲空话的所谓“上司”深恶痛绝。他们明显智商缺缺眼界偏狭,却身居要职不可一世,热衷于发号施令,从驱使他人中找到存在的乐趣。他会跟你说:我不喜欢红色,改成绿的吧;圆形太难看了,改成圆角矩形吧;这个词儿我听不懂,别人肯定也听不懂,改一个吧……全他妈的是个人喜好。问题是,绝大多数面向用户的互联网产品,都跟你的上司毫无关系,不是做给他的,他也压根不会去用。那他有何资格评头品足?

所以,在与兄弟们打交道时,我极力警醒自己:不要把个人的爱好掺杂进来。我讲远景目标,讲沟通技巧,讲项目定位,讲个人价值与项目价值的结合。我要让兄弟们自己理解项目,自己做决策。对我来说,他们都是合作伙伴,不是手下。每个人都有长处有短处,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需要一个机制,把人性中的弱点规避,使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的障碍少一些。不是每一个分歧都需要上升到人生观价值观甚至道德的高度,也不是每一次争论都跟斗鸡似的需要分出胜负。

在我就职的公司,运营是短板。随着新业务的培育,运营工作需要慢慢重视起来。怎么能让即将开始的运营工作不要受那么多的波折,是我最近想得最多的问题。

我的答案是:数据。首先根据市场趋势、业务定位,设定新业务的发展逻辑与方向;在产品推向市场之后,重视数据的采集工作,对采集来的数据进行多层次分析,然后将分析结果用于产品与服务的改善。只要团队反应速度快,改进及时,那业务必然能够快速发展。

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用最笨的方法收集运营数据,用科学的分析方法解读数据,然后用结果来指引行为。这正是当前很多互联网行业的大公司广泛采用的方法。这种理性运营的姿态,会使公司的运营直面核心目标:用户。而避免了运营过程中的主观拍脑袋。而所有带有主观色彩的争辩,都可以回归于对理性数据的重新分析。

嗯,的确很理想化。完美境界,一向不是用来实现的,而是作为一种目标在激励着我们。想起四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盛大公司游戏运营数据分析系统时的震憾:玩家在游戏中的所有行为,几乎都被用于计算、分析。你不玩盛大的某一款游戏了,可能原因你自己都不甚了了,但在盛大的这个系统中,会被列得清清楚楚。

而后听说了腾讯游戏的商业智能决策系统,比盛大的更为智能,预置的分析功能,足以让任何一个应届毕业生,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运营经理。坊间很多人认为,在腾讯这样的公司你的业绩出色了,其实不能说明你的能力,因为腾讯的资源雄厚,平台力量极其强大。信哉斯言。换个角度来看,腾讯这样的公司,能把智商挣扎在80以下的平庸者,变为浑身焕发出自信的佼佼者。(当然,某些焕发着自信的佼佼者,去了别的公司,还以为自己拥有着无尽资源和牛逼平台的人,只能说明他们的智商距离80还太远。)

Zynga的成功被很多人认为是运营的成功,而不是游戏玩法的成功。

Zynga则被好些资本家评论为仅靠运营致胜的企业,他们的游戏产品从质量上来说,不能说毫无缺陷。但这些游戏到了他们手里,凭借着基于Zynga基因的、强大无匹的数据分析能力,都成了赚钱机器。在Facebook这样高人气的社交平台上,如何快速获取关注,如何快速修正产品,如何快速把质量更上一层的产品利用人气粘连推向更多的人群,Zynga深谙此道。

更不用说Amazon的数据挖掘机制了。如果说盛大、腾讯、Zynga等公司是王者的话,那Amazon就是神。Amazon的数据分析是个专门的课题,待我仔细研究,择日好好聊过。

——————————–

《心理活动》是安无蛋的微信个人媒体,每天把自己的一段心理活动纪录下来,以期与朋友们交流,给自己备注。希望您能向您的朋友推荐我,万分感谢。

订阅方法:在微信里查找公众账号,输入“心理活动”,关注即可。每天一期,每天下午7-11点之间发送。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