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12日

    前天淡淡的对BOSS说:从3月1日起只用给我发一半的工资,反正我也没按时上班过,等我什么时候真的能平淡下来做这些事情再讨论关于我的待遇问题吧。
    其实BOSS也很清楚我这样做的原因和目的,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还是决定接受挑战去兼职,虽然到今天谈了两次还没确定下来我是否真正进入那家夜总会去做策划总监,不过我却已经决定了要跨出这一步去为自己打拼一个天地。
    一年来的沉寂让我有时间去思考自己,虽然一年来自己的思想总是反复,但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努力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市场空间。
    许多同期的同行们都开始走向自己的世界,而我多年来的投机却让我离自己的空间越来越远,甚至一度失去自我。
    其实能不能做那家夜总会的总监拿到那份还算丰厚的待遇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开始逼迫自己走出来,走出自己的心结。我要勇敢的去面对这个社会,就象我的一个老大姐说的一样: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去,做自己熟悉的行业。
    我其实不需要辉煌,也没那个能力去辉煌,我只要做好我自己,一切都会自然发生的。
    回头看看,其实生活真的可以很快乐的。
    连着两个通宵的亡命写方案,重新找到当年在印刷厂的那种狂热的激情。靠在办公室沙发上睡着,虽然今天好冷,但是我感觉到了充实,感觉到了心的温暖。

2005年01月08日

    前天晚上2点。小洁打来电话,因为心情。

    从没有象前天晚上一样平和的心态和她聊天,虽然偶尔提到往事的时候依然会有丝丝的痛。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一直聊到早上。

    我终于明白了小洁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又为什么和我分开。她对我说:当初你吸引我的是你那份自信,记得你打开笔记本很自豪的对我说,看,这是我和Kiwen做的设计,我们的设计是贵阳最棒的!可惜后来你改变了好多,你没有了那份自信,你太在意我的感受,你改变了太多。不过今晚和你聊天很开心,因为我又看到了你的那份自信。

    仍然习惯性的在电话里听到她沉沉的睡去才挂掉电话,然后坐到计算机前,开始看以前自己做的东西,看这些年来的变化。

    一年来,自己真的沉沦了很多。Lena的离去、自己的迷茫让我远远偏离了本应该坚持的航线。自己的懦弱让自己不敢也不愿去面对现实。

    其实自己应该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而已。多年来其实自己真正没有放下的不是感情不是对谁的依恋,而是一直没有放下妄图利用各种各样的关系追求所谓的成功的那份“小聪明”。

    昨天回到家,倒下就睡着了,长久以来的疲惫终于得到了一次完全的释放。一直睡到早上10点。手机在半夜就没电了,也因此而清静很多。赶到公司。看到忙碌的工人在施工,看到按照计划改变的公司的形象,突然感受到了曾经环绕着自己的那份工作的动力。一个很久没联系的老大姐打来电话,告诉我贵阳要开一家最大的夜总会,她强烈推荐了我去做他们的艺术总监,晚上上班的那种。没想到离开广告行业这样久还会有人会记得我的存在,瞬间感受到了自己的压力,其实我的设计远不如Kiwen,仅仅是比Kiwen能侃些罢了。

    站在办公室的楼上,看着冬日下的贵阳,我暗暗对自己说:2005,我的新的开始。我一定会是最棒的!

2005年01月05日
太多的误解让我们分离,
记得曾经对你说我知道我发脾气会最终导致你的离去,
但我不愿见到你的滑落,
爱一个人不仅仅是溺宠与迁就,
更应该勇敢的说出真话,
真心对一个人就要考虑到将来。
 
我无法放下对你的爱,
只好将它封存,
然后强加给自己一份责任,
创造如当初第一次见你时的心锁把心锁住,
再次让命运之神去选择将来。
 
也许当很多年后我们又再偶遇已真正明白了我们的爱时,
我们还能再续这段缘,
又或许没有也许……
天亮后我将安静的离去,
关上心门去开始一段方程式般的感情。
回首刹那有泪划破冬日的夜空,
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沉睡的都市时,
看着你的照片最后一次默默的说:我爱你,照顾好自己。。。。
2005年01月03日

昨天是我的30岁生日,对于一个男人来说30岁的生日是很有些特殊意义的,于是约了三五好友庆祝。和线条坐在包房里点完菜,想了想还是给冰洁打了个电话,没敢奢望她会来,不过她还是来了。
    
    看着她有种心痛的感觉,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于是只好和朋友们开怀大笑、说着无聊的话题、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莫名的想把自己灌醉,不知道是为了30岁的到来还是为了放不下的感情。不到11点,自己就已经不省人世了,还好的是有线条把我扛回家扔到床上然后和冰洁忙前忙后的帮我清理被我吐得象垃圾场一般的卧室。。。。
    
    第一次醉得这么厉害。。。。

2005年01月02日

过了12点,短信响起。父母给我发来短信,从0点0分的那一刻开始,我真正的步入30岁的旅程。QQ里一个朋友问我:什么是幸福。。想了想说:幸福是。。。。。在你白天经历风雨后回到家有个心爱的人做好了饭菜等你。。。。
    幸福是。。。。。在你成功的时候有人与你分享
    幸福是。。。。。在你失败的时候有人与你分担。看到父母的短信,我又补充:看到父母关爱的眼神与默默的支持,我会觉得幸福。。。
    远在北方的大姐也发来短信,于是觉得还是被幸福所包围着的。。
    可是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似乎有些期待,我在期待她的消息吗?我不知道。线条他们离去,我却不想回家。静静的聆听自己的心声,想告诉自己其实自己并不孤独,拨Kiwen的电话,却关机了。脑海里一直闪现的是他的留言。。。其实能感受到他的状况与压力,但是却第一次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咖啡厅里放着《泰坦尼克》的主题曲,旋律让我沉默。。。今天是我30岁的生日,我本该很开心的,我也应该开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不开心。。。
    昨天我约了BOSS今天一起吃饭,还有几个好朋友,算是给我过生日吧。。。。终归30岁了,不想一生遗憾。。。。
    今天是我生日,30岁的生日。我一个人在咖啡厅等待清晨的阳光照耀大地,等待着。。。。。
    其实。。。我不知道我在等待着什么。。。只是害怕孤独。。。
    也许天亮后,我会迎来新的一天。。。。
    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我告诉自己,2005,我30岁的生日,我一定能开始一个崭新的旅程,其实我不孤独。。。。

2004年12月31日

天空中又开始飘起雪花,其实不能算雪花的,一粒粒坠落凡间,瞬间就化了没有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痕迹。
过了今天,2004就成为过去,凝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路角的街灯顽强的屹立着,我却想不清2004里是如何度过的。耳边回响着眠传给我的音乐,很贴切心情的音乐,虽然我并不知道我的心情是如何的,不是伤感、不是颓废、不是激情、不是辉煌。。。。。只是淡淡的。。。象寒风中的街灯一样,没有选择。
2004,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婚变、经历了一次惨痛的公司解体、经历了一次不想放弃却无从选择的爱情故事、经历了数不清的放纵宿醉、2004留在我心深处的是。。。。。一次次愈合又一次次撕裂的伤痕。。。有咸的泪、苦的酒、甜甜的——血。。。。
在2004的最后一天,本以为能平淡的过去然后迎接2005的黎明,然而先是看到QQ里的一段留言,然后深深的感受到那份沉默中的怒吼与呐喊,但却不能去做些什么;电话里简短的不到10分钟的叙述却让我瞬间感受到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那种苍凉与忐忑,而自己却不能有丝毫的表露,因为我们必须坚强,必须坚毅的清醒的面对;在2004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心痛,只是因为电话里一段没有任何结果的争执。忍耐着。。。。期待2005的黎明。
静静的等待因为我们没有选择,因为我知道过了2004,在我面前的只有不归路或者继续平淡。。。。。。

2004年12月28日

今天下雪了,很大。南方的雪虽然不如北方的大雪那般豪放,但却有着南方的味道。站在雪中,雪花环绕四周,丝丝沁人的味道从每一个毛孔穿透我的身躯,柔柔的却又那么有力,就象。。。。就象思念。。。
南方的雪弥漫的是思念的味道如影随形,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淡淡的问她,感受到我的思念了吗?

2004年12月26日

从这家公司出来之后,我开始真正的自由人生活。有一单没一单的为各家公司做设计,虽然收入不高,但在父母的每月“财政补贴”下倒也勉强维持着。我的肄业对父母来说一直是件象鸡眼一样总在不经意中跳出来提醒下你的痛事。于是在苦口婆心的教育与一位计算机学院书记的诱导下冲动的决定去进修计算机本科自考。当然我顺从父母去读书的动力却也不是那么纯洁的,现在想来当初去读书仅仅只是因为工作累了,想找个相对纯洁的地方休憩片刻而已。

刚回到校园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现在的大学与我们那个时代的明显差异。当我坐在食堂看着川流不息的卿卿我我的帅哥美女时,突然想起当年学校里因为MM给GG喂了一口饭而被处分的两个倒霉蛋来,然后莫名的问身边的同学:到底《大富翁》里“有伤风化罪” 要坐几天牢来着。当初很羡慕那些工作后在职来读书的社会学生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终归比我们有钱些,更重要的是他们比我们更深得美女们的垂爱。但是这次当我作为社会学生再回到校园的时候却发现真的是风水轮流转ing。校园里穿梭着不少穿着名牌行头、拿着新款超薄笔记本玩游戏、胸前挂的不是V70就是金版8850的帅哥美女,一到了晚上校区周围酒吧里不是含情脉脉的两人世界就是吆五喝六的集体生活,这一现象到了周末会升华得更为壮观些,因为你总能看到外语系、旅游系的美女们款款迈向牌照里不是很多八就是很多六的私家车里在夜色中闪耀而去,6字头和9字头的奥迪或是红旗接了公务员们的心肝宝贝回家幸福团聚。这样的人物虽然终究是少数,不过早已不象当初那样惹人耳目,大家仿佛已经熟视无睹了的,不过社会学生当年的那种优势却早已荡然无存。而我到了周末却只有两种选择:留在校园到大礼堂看票价超级便宜的电影,回家陪Lena通宵上网练级。偶尔让我惊喜的也仅仅是Kiwen和刘过来拉着我和他去钓鱼,不过在印象中好像不超过3次,而3次加起来钓的鱼还不够给宿舍楼下的房东家可爱的猫咪熬一顿可口的早餐。回到校园里飘逸的生活了一年后,日子却怎么也飘逸不起来了。

网络游戏远比聊天室更能表现一个人的权力欲望,好装备、高等级在网络游戏里就意味着哪怕你是一个小孩子也有很多人追在你身后叫你哥哥姐姐,网络游戏的世界是一个纯粹的心域,这个国度里的每一个子民都是我们内心深处被触动的灵魂,在这个01组成的空间里肆意妄为的张扬着我们的个性。我们开始的第一款网络游戏是网易公司的《大话西游》第一代,一个很可爱和搞笑的Q版网络游戏。

生活越发的艰难起来,而我也越发感觉不到我想要的爱。就象老师上课说的:“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基础的薄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以只好重新开始与广告公司接触,开始接单子赚钱养活两个人的还不能正式称之为家的家。

烟厂每年都有多达几千万的广告投放计划,也因此成为了各礼品公司与生产商眼中一块肥肉,不过由于烟厂、酒厂这类企业是出了名的拖款户,我觉得比起肥肉来说更象肥鸡肋。供应商们为了能帮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他们的产品的优势,总会选择相对容易沟通的方式,经常也就会看到大我们十好几岁的很有些实力的“叔叔阿姨们”很“随和”的约我们吃吃便饭,然后又很是亲切的和我们一起去K歌、如同喝水一般的喝酒。生活从此也开始糜烂起来,起码Kiwen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后来但凡是去K歌也好、喝酒也好甚至连喝咖啡和茶这类的活动都被我和Kiwen通称为了“糜烂”已经是后话了。

自己其实很是堕落了一段时间的,早上10点去到公司,看看有没有厂家送来新的样品,然后很悠闲的打开计算机,听着音乐做着设计,或者从样品中挑几样自己喜欢的东东贴上标志看看效果,有时候到仓库抽样看看厂家发来的货品,其实说抽样只不过是下雨的时候发现没带伞、抽烟的时候发现没火机、办公室的同仁们谁家杯子没了、谁家烟灰缸摔了。

由于公司的恶意的拖款以及甚至不付款使得我逐渐成为了行业“客户黑名单”上的一员,因为暂时的相对丰厚的待遇而失去整个行业对我的支持是很不合算的,于是我又开始考虑离开。而与此同时,高额的广告投放没有带来预期的销售推动,虽然不仅仅是广告投放的原因,但是销售区域的几个大区的惨痛退出促使高层们开始考虑对销售公司的很多方面的调整,记得一个很有哲理的笑话说过,当一个足球队的所有队员都被教练判定为不合格或者表现不好又或者其他的什么结果,那么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换掉队员而是换掉教练。于是我似乎闻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味道。

虽然接近400%的利润率已经给公司带来了远远高于向全国市场派驻市场监管的开销,但是BOSS们仿佛还不满足,他们希望能获取更加丰厚的利润,一次次的拖款与拒付款项使得我们不得不频繁更换供应商以及为拖款与拒付款项而寻找理由。终于有不甘于就这样退出的供应商向法律寻求解决后,我这个经手人站在了法庭的门口等待一个美女法官的询问,当我还在犹豫我应该怎么去阐述事件的过程时,平时很冷艳的老板娘突然很和悦的、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不要紧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哦,对了,这几天你一直忙着处理这个事情还没领工资呢,回头去财务领了吧。”

直到第二年那家公司失去烟厂这个客户,失去对电视台的一个频道的承包经营权最终解散贵州分公司退回海南,我仍然没有回去领那份我应得的工资,因为我知道,在法庭上公正、明确、实事求是的对法官提出的问题说出我所知道的答案比我那个月的工资更有意义更重要。

而这个时期,Lena在我的感染下喜欢上了网络游戏,当她不再反对我流连于网吧和Kiwen他们去CS、去闯荡江湖、去圆我的游侠梦,她也开始了《她在网络社会的日子》。其实我鼓动Lena接触网络、爱上网络的初衷是希望她能掌握并习惯运用这个非常有用的工具为她的生活、工作添加更多的精彩,但是没想到的是后来本只会在小说与新闻中看到的因网恋而影响现实生活的故事居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深深的影响着我的生活。

那时网络平台最火热的应该算是QQ和聊天室了,Lena开始迷恋QQ与聊天室里的温情的话语,这才让我真正明白互联网的信息传递与共享对我们的生活有多么重要的意义,许许多多需要极大勇气与深情以及丰富表情衬托的绵绵情语被人们简单的用Ctrl+C以及Ctrl+V迅速而密集的传递着,感动着屏幕后面的青蛙和恐龙们。“我爱你”不再难于开口,因为不需要开口,只要烦劳手指。当然聊天室里也不全是“爱”,你还能看到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特色版本的涉及生理结构、前后八代、左右八族甚至包含基因突变在内的攻击性语言,原来连骂人都可以有这么多种方式,就是汉语学家都不得不感慨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锤炼下的方块文字的震撼与神奇。

总的来说,在常驻烟厂的这段日子里,生活是很有些滋润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男性,也因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照顾与关心,连搬装满样品的箱子这种我力所能及的、平常理所应当男士们义不容辞的工作也通通的被公司的姐姐们大义凛然的外派给了搬运工们,这一点甚是让帅哥级的Kiwen和刘羡慕了好一阵子。

在这家公司我的工作任务并不重,只是根据各市场的不同要求与投放计划做做简单的POP、把众多礼品公司与生产商“倾情奉献”的五花八门的样品贴上广告语和标志然后提交到烟厂主管部门去挑选。而全国各地的广告投放计划是需要经过我们给于批复意见的,也因此我就有了很多的时间接触到全国各地的广告公司为当地经销商做的营销策划方案以及总公司的运营策划总监们给于的批复,很让我象一只贪婪的蚊子般狠狠的尽享这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饕餮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