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2, 2013

去年5月,腾讯开始对延续多年的业务架构进行调整,重新划分为互动娱乐事业群、移动互联网事业群等在内的六大事业群。今年1月底,公司“重臣”、移动事业部的老大刘成敏宣布离职;3月20日,腾讯开始将互动事业部的旗下业务进行“再剥离”,进而划分到其他事业部。

根据最新的调整结果是,移动事业部旗下无线游戏产品部、无线增值产品部,以及无线运营部、无线研发部的部分业务,将划入互动娱乐事业群业务体系之中。 与此同时,互动娱乐事业群也新设了两个部门,一是五彩石工作室,主要肩负无线自研游戏产品的开发与运营;二是内容与版权业务部,负责动漫与文学相关内容的开发和运营,并基于内容版权开展相关的版权拓展、授权、影视等业务。

其中,无线增值产品部总经理郭永将担任五彩石工作室总经理,无线游戏产品部副总经理李颖任五彩石工作室副总经理。腾讯游戏副总裁程武则兼任了内容与版权业务部总经理。

再加上今年1月底的那次调整,手机QQ和超级QQ被调至社交网络事业群,在这不到一年时间内,曾被视为国内移动互联网下一个QQ帝国的腾讯无线,突发巨变,俨然成了腾讯公司内部的“鸡肋”。此番调整过后,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将仅剩下浏览器、安全、搜索、应用平台等平台型业务,而这些,腾讯都未有先发及市场优势,甚至有些仍是处于苦苦追赶的尴尬地位。

腾讯为何动刀移动事业部

这部分内容,相信大家早已听到过很多解读,主要可概括为两点:一是,刘成敏尽管在SP时代带着运营商背景积极开拓移动增值业务,帮助腾讯走出低谷, 但在近几年他没能及时预判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并迅速做出反应,以致产品及业务无明显起色。

二是,减少公司内耗,该业务线下有移动QQ、无线游戏、无线媒体等,而这些跟其他事业部都存在“重叠”现象,由此带来的内耗已越来越大,日益阻碍了业务部门集聚力量和发展创新。在腾讯员工突破两万,人力成本飞涨的情 况下,减少资源浪费势在必行。

互娱事业部透露什么信号?

尽管腾讯游戏业务已占据国内网游市场多半江山,但人口红利已日益趋紧,该公司刚刚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游戏业务营收84.559亿元,比上一季 度增长1.0%,QQ游戏最高同时在线账户数为880万,比上一季度下降6.4%,互联网增值服务付费注册账户数为7,090万,比上一季度下降3.9%, 比去年同期下降8.2%,可见,公司游戏业务增势已大大放缓,需要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

在移动大潮中,相比而言,移动游戏仍是最佳的创收途径,背靠QQ和 微信的庞大用户群,公司也需要在移动端进行游戏的商业化探索。

尽管腾讯互娱事业部下有多个工作室,但主要是以客户端网游产品研发与运营为主,在移动端的研发及优势尚未体现出来 。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任宇昕目前是兼任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调整思路自然而然是使得游戏业务更加集中。

据悉,该次新并入的无线游戏业务部下面设有无线QQ游戏运营、开放平台无线运营、无线欢乐斗地主、游戏平台中心以及几个工作室,整个团队有数百人。 并入后,不但整合了人才团队,还丰富了渠道途径。据悉,该次新设立的五彩石工作室则肩负着无线自研游戏产品的开发与运营任务,将为移动端游戏的产品推进及后续盈利变现做准备。

微信的商业化也在紧锣密鼓筹备当中,坊间传言称,最快3月底,首批移动游戏产品或将亮相,一旦模式可行,腾讯必将源源不断地嫁接并优先推荐自家产品,而这一重担便落在了互娱事业部身上,那就是必须拿出用户喜欢的产品。

此外,从新成立的内容与版权业务部则可看出,腾讯谋划的则是动漫影视的生意,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该部门的总经理是由腾讯游戏副总裁程武亲自兼任, 可见重视程度。这跟盛大类似,通过内容开发及运营运营,试图打造“娱乐帝国”,况且,腾讯早已投资华谊兄弟成第一大机构投资者,或许不久,影院中将会上演腾讯出品的电影。

待解悬疑

不过,按照马化腾的调整思路,“通过把长期以来在MIG积累起来的优秀无线业务人才和能力输送到公司各个部分,带动公司在移动互联网大潮里爆发更大的能量,获取更多的突破。”仍有几项悬而待解。

1、无线媒体业务为何未调整?

该部门运营着包含手机腾讯网等产品在内的业务。刘成敏在任时,很早也较早意识到移动端媒体的发展趋向,因此运营时间较早,也领先于目前腾讯网在做的腾讯新闻APP产品,尽管近年来流量持续攀高,但与网媒事业部下的APP产品腾讯新闻客户端仍有着较大重合,两大团队分别运作。

尤其在各大门户发力APP产品时,腾讯新闻客户端也被加大投入力度,目前也在线下投入重金予以推广。

按照马化腾的调整思路,手机腾讯网的业务或将划归至腾讯网,为何这次未进行调整?

从一位手机腾讯网内部人士处了解到,“调整一事势在必然,眼下仍处于观察期避免混乱,此前听上面意思是曾给了半年时间,但下面的人都开始筹备后路了。”

2、移动事业部何以为生?

动荡尚未结束,按照腾讯公司思路,调整后的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将聚焦下浏览器、安全、搜索、应用平台等平台型业务,而这些,腾讯都未有先发及市场优势,甚至有些仍是处于苦苦追赶的尴尬地位。例如手机QQ浏览器仅以27.5%排名第二,与UC浏览器的64.7%的份额差距明显。安全和搜索业务分别有 360与百度强敌拦截,被誉为“现金奶牛”的增值业务被剥离之后,该事业部成为“鸡肋”后又该如何求生?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接连调整过后,后续必将伴随着新一波的动荡,人员出走、业务精简或许都在意料之中。但风波终将过去,移动事业部内部必然强化新产品的创新及研发。

3、刘成敏接班人是谁?

从调整结果来看,移动事业部由原来的强势业务线持续滑落,甚至要低于拥有腾讯网、视频和微博的网媒事业部,尽管有腾讯公司COO、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任宇昕兼任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但这并非长久之计,移动事业部更需要个对产品有独特把控的操盘人。

尽管腾讯向来以产品制胜,内部也有着浓厚的产品文化,但就目前的候选人来看,能真正胜任该职务的并不多,张小龙或是最合理人选。

凭借着QQ邮箱、微信两款产品的持续走红,张小龙带领的广州研究院给了腾讯乃至中国互联网一个个惊喜,近一两年来,他的名字提及率甚至不亚于腾讯CEO马化腾。正是凭借着微信的巨大成功,张小龙于2011年8月被提升为公司副总裁。若能在后续微信变现中有良好变现,张小龙自然还会有提升空间,最合理的下一站便是移动事业部总裁。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他所处的广州研究院位于企业发展事业群下面,但这并不影响部门与现有移动事业部合并,毕竟广州研究院的项目多是针对普通用户,与移动事业部更为契合。况且,微信做为公司较为器重的移动战略产品,在后续运营及商业变现中如能借助无线原有渠道、运营商关系等优势资源更为稳妥。

作者:靳继磊

Tags: ,,,.
10月 18, 2012

文/非DoNews社区作者 王爽

前言:吴声事件又引发一场对中国职业经理人的大讨论,事件背后凸显京东管理漏洞。京东作为一家成长极快的电子商务公司,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创业公司遇到的各种问题。但管理越发成为京东巨轮必须艰难面对的问题,如果上至高管、下至普通员工,每个人都想从京东这艘大船上凿点东西,巨轮千疮百孔,等待的只有沉没的命运。

管理不只是京东需要面对。

今年5月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一巨头腾讯宣布架构调整,组建六大事业群。猎云网喜欢把腾讯这次看似温和的动作称为阳光革命——来自公司产品阶层战胜了管理阶层。

7月,另一个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也宣布进行架构调整,阿里集团将目前的六大子公司调整为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阿里小企业业务和阿里云七大事业群,并组成集团CBBS市场集群。这意味着,原来松散的联邦企业成员将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在相当多的人眼里,腾讯和阿里巴巴是互联网行业的领袖企业,每年赚取了巨额收入,拥有海量优秀的人才,每年都在高速的增长,前途远大。

小辉是一名网页游戏的创业者,今年他数次向大企业申请联合运营都遭到了碰壁。“我们条件都符合,产品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给我们上。他不会拒绝你,就是让你坐着干等。我们小公司,每天睁眼都要花钱,哪里耗得起”小辉不无抱怨地说。

大企业政策是白纸黑字,但雍长的流程和内部的管理黑洞导致执行后的结果总是大失水准。具有创新精神的互联网企业成长为大公司后也不能幸免这种“人祸”。

马化腾马云,相继改革,向大企业病宣战。这算是未雨绸缪吗?在渡船不多久就可以达到的韩国,已经成为手机行业王者的三星公司也在进行着一场从董事长开始自上向下的6点运动。“灾难就在你以为是老大的时候来临。”

腾讯业绩增速开始放缓,有些业务(例如电商、搜索)连续大额投资数年,仍然没有达到期望。阿里则遭遇倒淘运动,腐败窝案。企业大量人才被其他企业挖走,也意味着企业本身不再是最好的选择。两家企业都在发展中遇到了问题,都同时开始优化管理。改革引发了多方的猜测,拆分上市、化解矛盾等。

对于高科技企业而言,管理失控更容易酿成灾难。柯达和诺基亚,已经俨然成为当下很多企业家警醒的案例,这两个名字不止一次地在各种企业家论坛和会议上被提及。要知道,仅仅是数年前,他们还是何等的荣耀。巨象的倒掉,震惊了业界。是谁杀死了他们?

柯达和诺基亚都非常重视创新,都拥有大量的技术专利。柯达是被数码洪流吞噬的,而洪流的发端正是柯达在1975年就推出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柯达死于管理层的短视,因为害怕失去胶片业务带来的丰厚利润,根深蒂固的柯达管理层做出了不发展数码技术的愚蠢决定,虽然他们知道数码技术代表着未来,但利润绑架了一切,高管奖金绑架了一切。诺基亚则是躺在功劳簿上裹足不前。大量的技术储备、一流的研发人才依然挡不住舵手把巨轮开向冰山。

案例中,管理成为了负能量,管理强度越大,这种能量积累就越大,对企业的伤害就越大。

Google的管理信条遵从德鲁克对于管理知识型员工管理法则。德鲁克说知识型员工拿工资是为了出效率,而不是完成朝九晚五点工作,企业应该为排除一切障碍为员工创造这种环境。在Google员工可以拿出20%的时间用在自己喜欢的项目上。

管理不应该成为企业的负担。Google管理完全摆脱了人治制度,解放了每一个团队,让每一个员工都可以释放巨大的潜能量。无为胜有为。

德鲁CEO的工作如果不是创造客户价值,不是以客户价值管理内部,而是在内部管理,那就基本等于折腾人。

镜头转回国内。

管理体现在细节中,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管理也有着先进的地方。百度公司员工上下班不用打卡,自由着装,可带宠物上班。

而传统大企业在互联网化过程中则是另一番景象。

“一家航空公司想做互联网,但又不放心,在关键岗位上安插了大量人马,这些人毫无互联网经验,经常闹出一些基本常识的笑话。但决定权在他们手里。”一位基层员工透露。这种情况在中国大企业里司空见惯。想放权又不舍得放权,想创新又害怕创新,想要前途却又极重视短期利益,中国大企业往往被这种乱石飞舞的矛盾心态裹挟。“走进去,就如同走进了人际关系的漩涡。人浮于事,最重要的不是干事情的多少,一定要懂得讲政治,讨欢心,连不会背董事长语录也要担心被罚。”

这位员工还告诉猎云网一个细节,业务第一线的员工发票经常以各种理由不予报销,而高管们却经常举行动辄数千上万花费的聚会。高管不能和员工同甘共苦,让员工不平,寒心。团队战斗力从何而来。以国企的心态做互联网,造成这种局面,从上到下,归根到底是人的问题,是管理的问题。

很显然,互联网企业家比传统企业家更具有忧患意识。

“拍拍和qq网购因为一些事情闹得不愉快,双方人员互拍桌子骂娘,闹到大领导面前,差点打起来。”一位离职的腾讯员工向猎云网描述内部争夺资源的场景,这位员工也因为受牵连被迫去了竞争对手那里。而腾讯这次改革,c2c拍拍网、B2C“QQ商城”,及由国内大型B2C企业合作组成的“QQ网购” 三合一,消除管理藩篱,统一平台。

聚划算出事后,一位在淘宝内部员工不无感慨,“每个月不过几千的工资小二却要一次次忍受几万的诱惑,不是人性和道德坏了,是聚划算制度出了问题。你在那个位置,不一定比小二强。”制度在设计的时候没有充分意识到会存在如此大的腐败漏洞。这是管理出了问题。好在,聚划算正在改变,正在补缺。

对比两家企业的调整,有一丝细微的差别:腾讯以产品擅长,所以调整向产品倾斜。阿里优势是强悍的团队运营,所以给予了运营更多空间。就是:腾讯让产品重回金字塔,阿里让运营更为强大。两家企业管理改革的思路略有不同,但殊途同归。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明白一个道理,整个组织躯体如果有某个部位病变了,会迅速传染,管理的癌症就这样得来。和传统企业相比,管理产生的摩擦远远高出数个级别,毕竟互联网是快公司。

业内人士告诉猎云网,企业做好管理有三点。一、打造企业文化,用软实力抵御管理漏洞侵袭。二、建立严格的制度。管理遵从制度。制度奖罚分明。三、倒金字塔式管理,越是高层就应该监管更严格,管理层是管理的榜样力量。

腾讯和阿里管理变革,是积极求变的自身改革,还有充分的时间来打磨这场实验。这也向业界其他企业抛出了一个思考,改革的临界点在哪里?到底企业出现什么状况才能让我们感知到管理出了问题?这值得思考,值得京东学习。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非DoNews社区作者/王爽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