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6日

楼下的月季盛开如火,有着开到极盛的虚浮。

有人在月季丛边种了小葱,细细的绿色叶子,衬着红黄两色的花朵。

一个小男孩把一只小小嫩黄的鸭子放在路边的冬青丛上,它惊慌的张开翅膀,试图在冬青丛中站稳脚步。

几步之外,是沿着河的大片大片的草坡。那里曾经有盛开的桃花,在离我几步之遥的地方自开自落。我见到的它们的时候,今年的花季已经过去。

绿色的草地上,散落着星星点点淡红的花朵。

沿着河常有散步的行人。但也有人居此数年,不知三步之外,有一条还算美丽的大河。而且不知的人,不止一个。

八小时的工作,八小时之外的吃饭,看电视,或是上网。再也没有人愿陪我,在这绿色的草地上,看着河那边的太阳在黄昏时静静的驻足,洒下柔和晕黄的光芒。

河边有树,曾经开满洁白清香的槐花的槐树,顶端微红的小小苹果,叶子绿绿或深红的青青的毛桃,绿色的尚未成熟的桑葚子,或是身姿婀娜的杨柳,有着蝴蝶般翩然欲飞的叶子的银杏,挺拔俊俏看上去就只能作为观赏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木。

河边的水漫上堤岸,成为湖。湖中有迎风摇摆的芦苇,不知道夏天会不会开满新荷。

水退去的地方,是大大小小圆圆的卵石,被流水抹去曾经的棱角,有一种入世的美丽。石缝中开满细小的白色花朵,远远看去,如梦如幻,如清晨的薄雾笼罩在河堤边。

也有打碗碗花,只在清晨或是天气阴凉的时候开放。下班后经过的时候,它已经合拢,成为小小的花骨朵。

理的整整齐齐的一畦畦的地,种的居然是月季。玫瑰红,深红,粉色,或是不常见的洋红,大朵大朵的蔓延开去,在风里悄声笑语。

我一直想去河的对岸看一看。不知道越过那片绵延的草坡,会是怎样的风景。

那条碎石子的路修的极美,小小的草芽丛细碎的石子旁探出头,看着外面的世界。

沿着那条路下去,会有什么呢?

会不会走入童话里的森林,见到会唱歌的小鸟,糖果做成的小屋,或是女巫,以及过着幸福生活的王子公主?

窗外有孩子在玩跷跷板,旁边的树荫下,有人在打乒乓球。楼旁的路边,有坐着小板凳闲聊的老人。穿着及膝裙的女孩带着耳机走过,脸上的表情疏离淡漠。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窗边的水仙身上。我的水仙对于前两天新理的发型极不满意,无精打采的看着窗外天上飘过的云朵。

一只奇形怪状的小小昆虫在木质的电脑桌上爬行,长长细细的触角,暗淡的黑白两色。

窗外繁花盛开,房间里弥漫着我喜欢的歌。

这里有我安宁幸福的生活。

2005年05月25日

1、嘘——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做了好事,这会影响我的形象的!

2、你竟然带了一个又老又没用的家伙回来,而且不是我。

    3、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4、加菲猫肯定不是为猪肉卷而生,但猪肉卷一定是为加菲猫而生。

    5、欧迪,我们去吃冰激凌吧,不过你得看着我吃。

    6、我应该对欧迪有礼貌。——(吲迪一脚)——很抱歉,欧迪?现在我做到了。

    7、我不能让那只鸡在我的名字后面写字。

    8、这个汉堡包的味道不错,但不如前八个好。

    9、欧迪,走,我们去买一个或九个汉堡包当晚餐。

    10、肚子大不可怕,可怕的是肚子里没有好东西。

    11、有了意大利面,谁还会吃老鼠呢?

    12、“欧迪在窗外冻得瑟瑟发抖,真可怜。我真有点不忍心看他这样。不,难道我能坐视不管吗?我必须做点什么。”加菲拉上了窗帘。

    13、你可以让小猫离开肉饼,但不能让肉饼离开小猫。

    14、如果你不想给谁东西吃的话,就得让它想着点什么。

    15、巧克力的麻烦是:你把它吃了,它就没了。

    16、最可爱的东西莫过于一张放着猪肉卷的小桌子。

    17、(深沉状……)——我是在做梦吗?——(冲到自己“床”前,掀起被子……)被子里没有我,不是在睡觉……

    18、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意大利面。

    19、能从这种不让体重增加的运动中得到乐趣真是太好了。

    20、失败的人特点是会不断地失败。如果你想看看他的失败的话,他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21、加菲猫要有了三个愿望:“第一个是要猪肉卷,第二个还是猪肉卷,第三个,哦,你错啦,我想要更多的愿望,那样我就能得到更多的猪肉卷啦。”

    22、今后我永远不做对不起欧迪的事,……也许,也许不是永远。

    23、现在,你能把星期一还给我们吗?还有星期三和整个八月,威斯康星州和巧克力糖。……对了,还有一点,你能把我的硬币也还给我吗?

    24、有一位漂亮的女士对乔恩说你真可爱,而你还问我有什么不对!

    25、如果你不能击败你的敌人,那么就加入他们。

    26、纳尔曼,你好。我现在在阿布扎比。这里最糟糕的地方不在于没有意大利面条,也不在于离家几千英里。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里挤满了被邮寄来的,可爱的猫!

    27、“加菲猫,你不会是真的要把我用快件寄到阿布扎比去吧?”“不,纳尔曼,我不会的。我会用慢件,这样可以便宜一点。”

    28、球状也是身材。

    29、不,水果蛋糕!这是我不吃的三样东西之一。另外两样是葡萄干,还有蜗牛。

    30、——乔恩,你要是猜出这里面有多少巧克力豆,这罐子里的东西就都归你。
  ——我猜你已经把它们都吃光了。
  ——你猜对了!

    31、纳尔曼:加菲猫,你是来为我辩护的吗?
  加菲猫:不是,我来是为了确认你有罪的。
  … …
  你说猫委员会会判纳尔曼多少年刑,我看最好判99年。
  … …

    32、返希你能帮我个忙吗?帮我申请做一只狗,最好是西班牙狮子狗!

    33、狗的问题就在于,它们身上没有装一个ON/OFF开关。

    34、我还得对欧迪说一声对不起——(这时欧迪站在桌子边上,走过去一脚踢将下去。)——现在得说两声。

    35、今天是星期一,一切都不对劲,我该做点什么呢?哦,我知道了。——(吲迪一脚,返闲浮在空中)——哎!今天连地球引力都没精神了。

    36、就到这儿吧!我要去睡今天的第三个午觉了。

    37、我向星星许了个愿。我并不是真的相信它,但是反正也是免费的,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它不灵。

    38、我在蹦极,你看不出来吗?

    39、睡了美美的一觉,16个小时,我是喜欢睡短觉的。

    40、加菲猫看见小狗欧迪跑进了一个古城堡,就跟了进去。打开一扇门,一个大厅黑咕隆冬的。加菲猫喊:“欧迪!”
  回音(渐弱):“欧迪——欧迪——欧迪——”
  加菲猫又喊:“你在哪里?”
  回音(还是渐弱的):“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加菲猫想:这声音不错。
  加菲猫继续喊:“加菲猫是世界上最美丽最英俊的猫!”
  回音(渐强的):“不可能——胡说——瞎说——骗人的——”
  //faint

    41、乔恩:“加菲猫,你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加菲: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吃就行。

    42、乔恩在洗澡,Garfield在睡觉。
  加菲:那些一边洗澡一边唱歌的人应该拉到街上去枪毙。

    43、加菲在饭桌旁等着开饭,乔恩却忙着要出门。
  加菲:嗨,你没有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
  加菲:要知道,在有些州不给猫做早饭是重罪。

    44、加菲:(讲述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姑娘……(画面出现odie身穿公主裙的背影)……她……(odie突然转过身来,伸着长长的舌头)……她丑的就像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一样!!

    45、加菲手里拿着一个冰激凌,对odie说:odie,要不要舔一下?odie满心欢喜的诚恳又期待的望着加菲。加菲伸出舌头在odie脸上很用力的舔了一下,继续吃冰激凌……

    46、虽然欧迪是条狗,但它有时候也过着狗一样的生活。——–猫哲学家

    47、(凄凉的小提琴音乐之后)嗨!
  高高地抬起你的头,迈开大步朝前走!
  你要向人们证明你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土豆,。

    48、你手里握着一只鸟,那是远远不够的。

    49、加菲猫节食秘诀:1.不要打算吃不够再来第二轮,第一次就要拿够食物。2.把磅秤的零点调成负5公斤。3.绝对不吃减肥糖。4.不要结交家里开餐厅或糕饼店的女朋友。5.减肥应多吃蔬菜,所以该多吃南瓜派,蔬菜饼干等。6.冷食不宜多吃(但冰激凌除外)。7.每餐留一点儿,不要统统吃下肚——比方说,冰激凌圣代上的那颗樱桃)。8.多跟比你胖的人在一起。

    50、猫冲向食物的速度和食物的多少成正比。

    51、今天是元旦..我决定在新的一年里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8小时.这样的话..8×365/24..121.6天..5月3日叫我起床!

    52、今天我要做俯卧撑…..呃呀呀呀呀呀………今天先俯卧………..明天再撑………….

    53、我胖我懒————可是我自豪!

    54、我的体重刚刚好——相当于一艘航空母舰,乔恩:这是我和加菲去公园的照片,这是加菲和一只三百美元的小鸟坐在一起,这是我在为加菲的午餐付帐——共三百美元…

 

我租房子的时候遇见的一个女孩子,头发烫的卷卷的,修的细细的眉,眼睛很大,不化妆,喜欢穿裙子,会做好喝的汤,有好看的酒窝,笑起来很甜美。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就如我后来才知道,遇见她,是我的劫难。

Amy在一家小小的外贸公司做销售助理,每天打很多的电话,看很多的单,跟同事扯一扯老板的八卦,按时下班,回家将她的理论菜谱付诸实践。

工作不很累,也不很轻松,有时候要加班,大多数时候都不要。老板出差去了,会跟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早回家。工作闲了,会偷偷看两眼帖子,聊一下QQ。像所有刚出校门的小女生一样,过着一种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对于要朝九晚五的上班平常时愤愤不平,发薪时兴高采烈。

天平座的女孩,号称喜欢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喜欢的是果树,一看到电视节目上出来果树,会立刻冲到屏幕前,很着迷很专心的盯着,直到节目播完,还意犹未尽。

很容易感动的女孩子,也很容易让人感动。

小区附近有条很宽的河,我跟Amy有时会去散步。自从她在沿着河绵延数里的草地上发现了几棵散落的果树以后,就天天去看它们。

我还记得Amy第一次看见一种她不认识但肯定不会开花结果的树时的义愤,她很感叹的说:笨树,连果都不结你还活着干什么。

我跟Andy都笑,心想如果那棵树要是听得懂,该是很惭愧的,觉得自己立刻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了。

我的工作其实跟Amy差不多,办公室文员,比她早两年毕业,也早两年辞职。Amy说她是受不了广州那种让人窒息的氛围,也不想再在香港人的公司每周做名为五天半,实为六天的工作。没有人陪她吃饭,没有人陪着玩。不如回来上海,可以四处骗吃骗喝。

我却是为了追寻一个人,才从那座很安静的海滨小城,来到这样繁华的上海。

游走在这样繁华的都市里,有时候会有无法遁形的感觉,更多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沧海里的一滴水,身边都是跟自己同样小的水滴,彼此遇见,然后离别。有时候会谈一谈天气,有时候讲一讲自己在别处的境遇,有时候懒得说话,微笑着打个招呼,有时候连微笑也嫌费力气。

陌路相逢,谁还记得谁?这样一个速食主义的年代,新买的衣服恨不能三天后就淘汰。

可是我还记得Andy。我是为了他而来的,尽管后来一切都会改变。

遇见Andy的时候,他已经毕业在即,那个温柔的对我微笑的男孩子,我心里那么喜欢他,以至于后来想起他的笑容,心里就有无比的温柔和些微的疼痛。

他毕业两年,我方出校门。他希望我到上海,妈妈希望我回家去。

我六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妈妈没有再嫁,一个人把我抚养成人。我从小是乖巧柔顺的好女儿,我愿意让她开心,让她快乐,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快乐,就是她的快乐。她也许孤独,并害怕孤独,但绝不愿我舍弃了自己的幸福,来陪伴她。

两年之后,我辞职去往上海。

我找到一份工作,找到一个合租的女孩,我跟Andy已经打算在次年的六月买房结婚。我一直深信,嫁给他,我会很幸福。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曾经相信,我们可以相爱,直到我们携手终老。

Amy的心里有一个影子,那也是她过去了的回忆。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这样一个影子,只是已经慢慢淡忘。曾经说过要相爱一辈子的人,现在只剩了一抹淡淡的背影,就像水墨画里最淡的那一笔,看似存在,又看似虚无。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了,有时候我们比想象中更脆弱,有时候我们比想象中坚强的多。

Amy说她认识那个男孩的时候,他就怀有很深的忧虑,他曾经说过他们是不能在一起的,他的家人不会同意。她那时候只以为那是一句玩笑。

年轻是一种怎样的幸福,有无限的勇气,有无限的对于未来的憧憬,相信爱情的力量能战胜一切,相信只要两个人相爱,没有什么能够阻止。

可是她在他的家门前,受到了她平生没有受过的冷遇。如果爱我,怎么会让我如此尴尬,进退不得。如果真的要在一起,就必须舍弃这些他的家人。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从来不缺乏勇气,愿意跟你站在一起,可是你犹豫了。我决定不再爱你。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回想起这些过去的往事。其实天下女子都是很傻的吧,为了爱情,为了梦想会不惜放弃一切。也或许,爱情本身就是一种华丽的梦想,而且,无法实现。

总有一天,我们会扪心自问,当初做了那只扑火的飞蛾,是否值得。

可是,值与不值,都已经是遥远的往事。

我一直疑惑上天是怎样安排人与人的相遇和离别,如果爱一个人如此痛苦,又如此安宁与幸福,那么到底哪一种才是上天让他们出现在我们生命里的本意?

我有记日记的习惯,Andy问起来,我说我怕我会忘记。曾经有一度,我也以为这就是全部的理由。这样美好的日子,我怕它们会过去,我怕我们将来会改变,会把它们丢失在平淡而琐碎的生活里。

直到后来,我再也不看那些日记,我才明白,其实他给予我的那种温柔的感动,那些见到他时的甜蜜和幸福,是终我一生也无法忘记的,所以,我写下那些,并不是如我所说的,我怕我会忘记。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写下来的呢?那些再也抓不住的成灰成烟的幸福。

那一天,Andy 说他喜欢Amy,他不能再跟我在一起。

我知道Amy是不会喜欢他的,可是我也知道,我们真的不能再在一起。

我想念我的爸爸,想象着是怎样一个人,才让妈妈怀恋着度过了她的半生。妈妈哭了,妈妈笑了,妈妈想念那个她爱过的人了吧,为什么我的记忆那样淡薄,甚至不记得他的样子呢。

可是我记得Andy,记得那个温柔的对我微笑的男孩子,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或者改变了我,也或者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呢?

我想这从来就不是Amy的错,可是错的,到底是谁呢?

我曾经对许多人说过,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改变,我不怨任何人,包括我自己,也包括命运。可是那一刻我那样茫然无措,

两个人曾经好成那个样子,为什么到后来成了陌路之人?

你曾经担心我会迷路,担心我会出事,担心我离开你,你曾经因为我的眼泪而心疼,你曾经深怕你为我做得不够多。

可是那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我在暗夜里咬住被角哭泣,我心里很难过很难过,而且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我曾经以为,如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一定是他们不够相爱,我曾经想对很多人说,虽然你现在如此痛苦,如此念念不能相忘,但五年之后,你再来看你写下的这些东西,必然也是风过了无痕。

可是,这五年,是何等的漫长。

我有时候愿意命运为我省掉你离开的这一段时光,让我失掉这些记忆。如果那样,能让我变得快乐。

上海是一个多大的城市,溶化在它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从此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不再去那些常去的地方,不再遇见,是多么的容易。

可是我那样想念过去,想念那些温柔到让人心疼的感动,想念那个喜欢果树,会做好喝的汤的女孩子。

我们住的地方,桃花是否又开了?那些青青的果子,有人去摘了吗?你是不是还是每天下班的时候,会去看看你的桑椹是不是开始红了?

你可曾看见那个我曾经深爱过的人?我一直很想念他。也许,再过几年,我就不会再想起他了,会偶尔想起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说的那些闲话。那时候,我从我的房间里走出来,你也笑着出来,说:我饿了,我们煮面吃吧。

你曾经那样迷惘的说起那个你爱过的人,而以后,想起的怕就是我了。我不会再把他说出来,我会把他藏在心里。

我曾经以为,虽然我对他的依恋伴心而生,可是我还是能够挖出自己的心,连他一起埋进尘土里。

我曾经以为我能离开他,我曾经也以为我离不开他。做出选择的是他,还是我们的命运呢?

他们终究是不够爱我们的,所以,不能跟我们在一起。

我曾经厌倦了文字,厌倦了文字后面卑怯的灵魂,无论有什么苦衷,说到底还是不够相爱。所以注定不能在一起。

所以,那个人,我不想再想起了。

2005年02月15日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在一起,放手就是这样容易。我曾经抓住他的手不肯放,他看我的那一眼我永远记在心里。我想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学着放手,让自己少在乎他一些,对自己好一些,也对他,好一些。

 

我知道这样不容易。可是这是唯一一条还可以走的路。如果有别的路,我想我是不会选择这一条的,即使处处碰壁,头破血流,即使一天的幸福消耗了一生的所有。可是,那样的路,并没有。

 

很静的夜里,他问: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讲?我想了好一阵子,告诉他:好像没有了。

 

我不知道以前那些日子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造就了今天这样的疏离。我们并没有走远,彼此的视线还是相连。可是,我们都不再说话。彼此沉默。

 

很多人告诉我,我们不能只凭微笑,走到永远。可是,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而且,也无能为力去改变。

 

人生真是一个无解的谜题,人的心思千回万转,琢磨不定。两个人曾经好成那个样子,为什么到了后来要这样疏离?

 

远在扶桑的那个女子,今天告诉了我她要悄悄的回国来。因为前几天还是毫无预兆,近几天却有人提出了要分手。两年多的感情,一夕离散。

 

我们一起住了四年,今生今世注定了我们是不会离散的朋友。那个我一直带着敬佩的心情注视着的自立而优秀的女孩子,面对感情,竟也是如此的惊惶失措。而在异国他乡,你如何一步步的走过这些日子,谁能替你分担些许的悲伤?那个女子,是那样的倔强,连她的好朋友,她都不愿让她们看见她有一点失意的样子。

 

我闭上眼睛,回忆起上次见到他们两个时的样子。都说女子善变,可是用情至深,伤到至深的,也都是女子。你为什么做这样的决断?你将来会不会后悔?当初那些似真似假的吵架、生气、和好、诺言,难道真的就这样成了云烟?

 

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得偿所愿。拼却来去匆匆,也能换回你想要的那些誓言。

 

忽然想起莫文蔚那首阴天,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在家里。莫文蔚带着很淡漠的表情,歌声里的现实让人默默的,不能发一言。人生太多时候,没有办法明白。我长大了以后,开始越来越不明白这个世界。

 

我们每个人都那样不容易。幸福的,不幸福的,都一步一步走的那样艰难。只是五十步笑百步,没有办法比较。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2005年01月21日

某人生日,踩个脚印,以备留文。

2005年01月03日

因为喜欢上123这几个数字的组合,2004年并没有再着一字。12月的3日,对我曾经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但是过去的竟去的如此彻底,我甚至几乎忘记那一天与众不同的存在,也不想再矫饰的写什么文字。我只是在12月留下这个数字,纪念曾经的一些日子。

我想我其实并不喜欢游鸿明。尽管长久的岁月里,下沙超越了其他所有我喜欢的歌,成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痛。每个人都有无法忘记的人,思念会像细沙穿过你的灵魂。只是,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不忘记并不等于永远记得。

也许一生之中,真的都是无法忘记的。再浅再淡,也能在偶然之间忽然看到往事一点模糊的影子。可是,生活如此纷繁复杂,那些影像,那种心痛,也不过只是一闪而过。让人徒然的感叹起当时的痛彻心扉,虚假的彷佛并不曾存在。再想起来,仿佛那不过是别人的故事,那些心痛,也不过是与自己无关的感觉。

我想我其实并不喜欢游鸿明。尽管长久的岁月里,下沙超越了其他所有我喜欢的歌,成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痛。每个人都有无法忘记的人,思念会像细沙穿过你的灵魂。只是,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不忘记并不等于永远记得。

也许一生之中,真的都是无法忘记的。再浅再淡,也能在偶然之间忽然看到往事一点模糊的影子。可是,生活如此纷繁复杂,那些影像,那种心痛,也不过只是一闪而过。让人徒然的感叹起当时的痛彻心扉,虚假的彷佛并不曾存在。再想起来,仿佛那不过是别人的故事,那些心痛,也不过是与自己无关的感觉。

游鸿明那盘专辑里,算得上喜欢的也只有两首歌,一首是下沙,另一首是国王的新歌。如果有人为你眼泪如雨下,记得把她带回家。我一直觉得,这首歌,适合一个男生独自抱着吉他,在很暗的夜的背景里沉醉的歌唱,那时候他的思绪,跟任何人都无关,跟那个为他流泪的女孩子,也无关。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原来那不过是结局的一种预设。我们的确是沿着那条路走下来的。一个人沉醉的唱歌的时候,他心里的感觉,是不跟别人相关的。

元旦那天,看着手机上瘦骨伶仃的1/1/05,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2004就这样过去了,2005已经开始。虽然天还是一样的蓝,风还是一样吹,阳光还是一样早早升起,透过玻璃窗洒在雪白的墙上,成群的雀儿还是一样在看到人的时候飞到高高的树枝上,让树上像长满了小叶子。新的一年,却终究是开始了。

2004年开始的时候,曾经煞有介事的为2003做过盘点。只是那时候,我还想不出那起伏动荡的一年,对我来说最好的事是什么。真正想明白就是现在,经历了2004年整整一年之后,终于明白,2003年最好的事,是遇见了某人。而2004年最好的事,是遇见了安安。

有些人是我们喜欢却无法明白的,有些人喜欢我们却无法明白我们。能遇见这两个人,是幸运的了,这两年其余所有的不顺利,都因此得以补偿。

今年的元旦和春节两个假期之间,对我更像一个真空地带,再加了另外一个也是重要的日子,把时间分成三段,仿佛现在的日子不是一天一天一月一月来过的,更像一段一段的,每一段,都有不得不完成的目标。而只怕这种状况,短期之内,就算是过了春节,也不好改善。

2005在计划中又将是动荡的一年,并不亚于初毕业的2003,以及心思变换不定的2004,只但愿2005过后,还能有最好的事以供回忆,并足可抵偿一年里别的所有。

2004年12月15日

超市的菊花茶降价,顺手就抓了一袋回来。黄山贡菊花,金银花,胖大海,枸杞子,陈皮,金丝小枣,莲子芯,单晶冰糖。都是很好听的名字。


 


喝菊花茶跟喝绿茶一样,要用透明的杯子。不一样的是喝绿茶要用直筒杯,上下直径大致相同为好,而喝菊花茶需用广口杯,才能免菊花金银花胖大海拥挤在一处,过于局促。


 


手上两个杯子都不合适,一个是直筒的透明杯,泡出的茶颜色虽好,看浮在上面的两枚菊花一枚胖大海和一点陈皮一两枚枸杞子委委屈屈的挤做一团,仿如无立锥之地,心里就多少有点别扭。另一个是广口的杯子,却是蓝色。两枚菊花悠悠的在水中漂浮,看上去悠然自得。但从侧面看去,却是看不出菊花在水中盛开的清白,莲子芯的碧绿,陈皮的桔黄色,还有枸杞子的暖色的红黄。


 


买椟还珠的事小时候就笑过的。谁想到长大了之后偏偏常常做着这样的人。为了附赠的牛奶杯去买奶粉,为了附赠的咖啡杯去买咖啡,以及为了附赠的天蓝色的塑料杯去买柠檬茶,这样的事情都是做过的,而且,乐此不疲。


 


很少有单买杯子的时候,却是摆的桌子上到处都是杯子。喝水的,喝咖啡的,喝牛奶的。玻璃的,塑料的,瓷的。曾经在一家小小的精品店流连不去,因为那里摆了许许多多漂亮的杯子。大概我当时的神情,就恨不能全搬回家为好。最后还是努力努力再努力,不停的问自己:你买这么多中看不中用的杯子回去做什么?才终于对着一直站在我身边很期待的看着我的卖东西的女孩抱歉的笑笑,转身离开。我想那个女孩对我她买杯子的期待,就像我期待买那些杯子一样,只是到最后,我们两个的愿望都没有实现。


 


以后每次路过,还是进去看,倒是从来也没有买。


 


在窗台上摆了许多矿泉水和饮料的瓶子。饮料之中最喜欢的是橙汁。以前最喜欢芬达的,而有个人喜欢醒目的苹果。后来离了那个城市,离了那些日子,就不再喝芬达。只是偶尔抱着一瓶统一的鲜橙多,回想起我曾经喝过的唯一那一瓶醒目。我居然忘记了当时我有没有喝完,以及如果我没有喝完,那么那一瓶醒目是去向了哪里。这件事,日记上应该是没有记的。即使有,也已经化成了一缕尘烟,飘散的一点不剩。


 


每次出门都带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或者饮料就回来了。等到喝完了,看着瓶子可爱,就顺手摆起来,舍不得扔。上次搬家的时候就很是让房东郁闷了一回。别的都收走了,到最后实在赶不及,就拜托他把那些空瓶子处理掉。也不知他是打包扔掉了,还是任其摆在那里,让下一任的房客去犯难为。


 


桌上还摆着一瓶冰露的矿泉水。前些天让某人帮我打开的时候,曾被他取笑只有那一点力气。只是对付矿泉水瓶盖,我每次都是要斗争很久的。所以只要有人在我身边,我绝对不自己费大力气去拧。当时是渴的不行,抢了这瓶水来喝。只是冬天的日子太冷,每次都喝了两口就放下,照这样下去,这瓶水有喝到春天的趋势。


 


而等到了春天,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我一直这样相信。

2004年12月14日

音讯不通只有两天,思念已经像野草一样长满空旷的整个荒原。风吹来,高低错落的起伏。


 


数着日子,期待他回来。尽管相见,未必如不见。


 


排了好多的计划,等待考完试去实行。平日里也不见得这样的忙,现在却是连喘息的空间都没有。留出了平安夜,圣诞节,元旦,留出了参加三次婚礼的时间。某人的就随他的计划做着改变,属于变定不居的那一部分,没有办法预先确知。


 


我未必不知我的头痛,起源于睡眠的不足。只是时间过于仓促,计划又一环扣住一环,容不得再偷闲。


 


尽管做出努力,不一定有结果。尽管再多的辛苦,可能也达不到梦想的彼岸。可是我怎么能不去努力呢,当这个梦想与你和我都相关。


 


如果真的要去一个你永远也不经过的地方,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不是不知道即使我去向天涯,你也你能找得到我。可是,若我真的去向天涯,你真的,会来寻我吗?


 


无数的问题,没有答案。

文字真是很奇妙的小东西,一个个排在一起,就能大致让人理解你的意思。换个次序,让第一个字站到第二排,让第二个词走到所有文字的中间。这样换来换去,效果也是奇妙的。要么别人看着那一个个的小字,不知道你想说什么。要么,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意思,连你自己也感觉很惊讶。


 


我们就像寂寞的孩子,如此喜欢这样做着文字的游戏。用小时候趴在地下看着蚂蚁忙碌的那种专注和开心,想象这些小字是长着小胳膊小腿的小锡兵,站得整整齐齐。叫一下号码,让它们走来走去,站在不同的位置,就有了表达我们思想的文字。


 


但是它们并不总是听从指挥的。也许有一天一个小锡兵生病了,要去打针,却又没有跟你请假。你想啊想啊,使劲的想,总是找不出它在哪里。于是你只好留着空白,等着它回来。或者正好遇见一个性子急的人,就随随便便扫一眼那堆高矮不一,胖瘦不同的小兵,找一个模样差不多的来代替它。小锡兵回来了,看着那个模样跟它差不多却不是它的小兵站在它的位置,就会站到别处,偷偷的笑。


 


每个人都有几乎同样多的小锡兵,只是有的人用的多,有的人用的少。我想这些小锡兵也像家里的小猫小狗,好长时间不见了,它们就不认得你。宁愿自己玩,也不到你身边来,还拿怀疑的眼光看看你,心想这家伙是谁啊,到我家里来做什么?也有的看看自己好长时间都没有事情做,就偷偷出去旅行、度假,而且绝不跟你报告。如果恰好碰见一处山清水秀,就安个小家住下了。这样的话你以后想找它们,可就难了。


 


好在这些小东西除了自己的家,还有个叫字典的兵营。虽然它们不一定每天都到你这里来报到,但还是必须要到兵营去的。按照自己的位置,分成不同的团连排。只是人小的时候,是对字典比较感兴趣的。等到长大之后,就不知道把它丢到哪里去了。我甚至一度非常怀疑现在的小孩都不用字典。可能是长大后到处都见超大号的外语词典,那本小的不象话的新华字典,就慢慢成了一个古老的故事。


 


小锡兵也会交朋友,会喜欢上别的小锡兵,会吵架。要不然怎么有的就喜欢跟另几个呆在一起,有的好的让你拆也拆不开,还有的从来谈不到一块呢。朋友是会分分合合的,今天去找这个了,明天就去看那个,后天没准大家还一块开个Party什么的,互相认识认识。那些彼此喜欢的呢,真的是拆也拆不开,要是你不让它们在一块,它们不抗议,看你文字的人可就抗议了,你写的什么啊,怎么都看不懂?于是你最后只好妥协了,一边琢磨着没理由,你的小兵怎么能不听你指挥,一边感叹现在恋爱婚姻都自由了,再把它们放回到一块去。


 


有时候觉得这些小锡兵就像孙悟空,拔下一根毫毛,吹一口气,说声“变”,就出来了无数个同样的自己。你去江南,你去塞北,走在水边,山上,看见杂草,花园,总会见到它们。一个一个的,来来去去。跟我们不离不弃。


 


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这些小东西也会罢工。记忆变成空白,思绪中断,每个人都无法表达,也无法理解。那时候,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只凭微笑,走到永远。

2004年1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