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去漠河的必经之路,选择了乘坐17:30发车的T47这班列车。本来打算从公司出发的,后来发现时间比想象中的紧张,仅收拾整理东西就花了不少时间。大概下午4点从家里出发,想着一天没吃东西,先是打车去中粮广场吃麦当劳。后来发现这个选择是错误的,在长安街路口及恒基中心就是火车站那个调头的地方,过了4点半还没通过那个路口,本来10块钱不跳表的路程,竟然花了19块钱真冤呢!
  看时间有些紧张了,但想吃个麦当劳应该还问题不大,走过去也就几分钟的事情。点了餐吃着,中间闹钟还响了几次,设定了几个关键提醒点,后来吃完还打包了,不过此举也造成了后来紧张的局面,因为还花了两三分钟等待他们制作两个新鲜的麦香鸡汉堡。
  穿过中粮广场的商场,说应该去ATM机再取点钱,对了一下王囡囡和自己带的钱,晕呢!才不足500块钱,出门时,我对王囡囡说,我已经穿了鞋,你上去把抽屉里的钱带上,她以为我开玩笑,既然没上去取,真是胡闹。
  此时再看看手机时间,离列车发车时间只有15分钟了,天哪!若再去ATM取钱时间肯定不够了,我们还处于中粮广场西侧门口,在北京站对面呢,赶紧跑吧!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冲了火车站,行李包通过了安检,盯着列表时刻显示屏,T47在第4候车厅,赶紧跑过去检票口,还好没闭门,估计我们已经是最后的乘客了,9号车厢,吼吼,盯了一下手机时间,还有5分钟!
  买的软卧上铺,找到我们的位置,发现下铺一侧坐着一位女士,另一边没人?先把我们的行李放上去,我们还在为没带足钱的问题在争吵着。下铺这位女士笑着说,你们俩还真有意思,是学生吧?我们笑着说不是,工作很多年了,和她打了招呼,她是到大庆的。
  列车此时已经缓缓而行了,我们开始谈天论地。问她对面下铺怎么没人,她说好像没有吧,王囡囡还想她可以睡下铺了,后来还是来了一位长的蛮可爱型的小MM,她的朋友们正在另一个卧铺间里。
  从发车时5:30,怎么打发这时间呢?聊啊聊,聊到晚上8点多,感觉她们也有些困意了,王囡囡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她们被子拉开,开始小睡了。我们也爬上了上铺,开始用手机浏览WAP网站、PDA网站,交替着VK2000和TREO650两个手机使用,TREO650可以浏览普通的网站,但是兼容性方面还是比较差,包括对WAP的支持,有些内码不能兼容的就出现空白。
  T47的第一站是沈阳,大概是晚上11:30左右。在火车上,我们偶尔吃点零食,用手机上上网,本来应该是用笔记本上网的,结果一紧张又发现落了蓝牙卡和蓝牙棒,本来随便带一个总有一个能用的,现在可好,两个都没带,一个在抽屉里,一个在电脑包里,只能用手机上网了,说要写稿、写文章什么的,也只能用电脑写完,再通过SD卡在用手机上网发出去了!
  夜间,下铺的小MM的隔间卧铺的男朋友,卧着和她在低声的聊天,一会她男友出去,一会又进来,门关了,门又开了,灯关了,灯又开了,想睡觉也不太睡的着,主要我们的生理钟还没到!还是先用手机上上网,结果上的我的VK2000哇哇叫,因为手机没电了!
  还好带了2个手机,TREO650可不能用的没电了,万一没电了,我们第二天就没办法联系那个帮我们买了从齐齐哈尔到漠河的火车票了。此次T47列车从北京到齐齐哈尔,次日的早上7:55到达,然后再转乘11:30出发的6345列车,从齐齐哈尔漠河。
  我们用了所谓的“四度空间”,呵呵,这个帮忙买从齐齐哈尔去往漠河的火车票的朋友叫李哲,他在齐齐哈尔工作,而委托他的朋友叫徐航,是大庆的,徐航又是受我的同事,田原的委托,帮忙找人买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