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五一摄影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http://lxl.cn/photos/lin/5.3/ - 宁波·石浦 2006.5.3 林兴陆
http://lxl.cn/photos/lin/5.4/ - 宁波·渔山岛 2006.5.4 林兴陆
http://lxl.cn/photos/wang/5.3/ - 宁波·石浦 2006.5.3 林兴陆、王囡囡
http://lxl.cn/photos/wang/5.4/ - 宁波·渔山岛 2006.5.4 林兴陆、王囡囡
http://lxl.cn/photos/daiyue/daiyue.htm - 宁波·石浦/渔山岛 2006.5.3~4 戴跃

离岛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5月4日的 Blog 没有写完,一直忙忙碌碌个不停,一方面太累了,似乎又是延误写 Blog 的小借口,算了原谅一次自己,节日嘛本来要休息的,我还带着笔记本到处走。
  这是匆忙的一天,从早上5:30出发到次日凌晨2:30赶回石浦,仅19个小时。
  8点多钟网精收到消息说气候起变化,晚上9:30要起程返航,否则第2天、第3天可能因气候影响船行走不了,我们就回不来了。结果等啊等,又传来消息说,轮船刚从石浦过来,到渔山岛需要11:30左右。
  此时他们就开始打牌啦。而我因为过来的时候晕过船,头有些颠簸感,写完上一篇 Blog 就先在边睡觉了。差不多11:30的时候,就起来了,跟着大家一起到码头。
  到了码头发现在那已经有四五十人在等了,而船也还没到,结果又收到消息说,船今天不来了,明天早上一定保证送大家回去,但是大家都担心第二天的气候会影响航船,所以都说一定要及时回来。于是船长没办法只能打电话再联系石浦的渔船。后来终于给大家联系上了,说要2:30才能到,叫大家先回去休息一下,带帐篷和睡袋的就在码头那里轧营了。本来我们想在那住下的,后来觉得还是先回去休息一趟。大家爱玩牌的玩牌,而我就在那上网了,网精、张刚健(DNNIC)、戴跃也还用我的笔记本通过GPRS手机上了会网。
  他们玩牌的时候,拉了一个和船老大有些熟悉的人一起玩,那个人随时和渔船的人取得联系,知道确切的船到来的时间,说是2:20左右应该能到。因为来的时候是轮船,而这次回去是渔船,不太一样,虽然船只比较大,但是位置可能不如轮船的,所以我们还问了他,这艏船哪个位置有床,他告诉我们这渔船上有4个床位,都在驾驶舱里面。到岛上的经验告诉我们,睡的状态几乎不会晕船,也不会太累,而如果是坐着或站着,不太会冷还可能会晕船。
  大概2:15左右,我们就出发到岛上的码头了,那里已经站着不少人在等渔船的来临,远处看到一艏船确实慢悠悠的靠近,应该就是那艏渔船!海面上漂浮着一种荧光物,据说是一种油质,用灯照着看是油污,但关掉灯时会发亮。2:20时船准时到岸了,很多人没等船停靠稳,就跳进去几个人抢位了。这渔船果然不出所料,里面没有位置,也没有挡板的,鱼腥味也很重。而聪明的大东先跑进去抢了2个床位,王囡囡和小莫进去后先占住那两个位置,跟着大东去楼上找另两个床位,成功登陆!这艏船上唯一的4个床位都被我们占了!其他人很多在船舱上,外面很冷的,有些冷的跑进来我们睡的床的底下坐着睡,也有打地铺的。
  2:30正式起航,睡了一觉,5点多就到石浦了。把行李、工具等东西带到餐厅那里,放下后我们都去澡堂淋浴,这岛上的生活到此也就结束了。

溪口, 宁波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5月5日大家在石浦吃完味道不算很纯正的早餐海鲜面。打车到车站,乘坐到奉化的汽车。由于在船上仅二个多小时休息时间,且质量不高,加上天气有些闷热,所以大家感觉有点累。
  到了奉化,网精正在找他那个多年没联系的开中巴的表妹,没找着。没多久,大东给大家买了转乘去溪口的票,还买了些哈密瓜,大家吃完就到时间乘车去溪口了。
  到溪口倒不算太远,但是到了的时候,特别累。一方面原因是网精还在想方设法找他表妹,但没电话的情况下确实很难找到,经过了好几层人在联系。
  我们在车站又闷又累,还有些饿了,于是出了车站就近找了家餐馆吃饭,因为就在车站对面,人特别多,味道很一般,钱还挺贵,最后只好点了一个套餐。一边吃,网精一边联系人找他表妹的电话。
  后来似乎找到了,但是正出车,所以根本没可能过来接我们或当当导游,介绍了一个三星的酒店不错,这算是这几天在宁波住的最好的旅馆之一了。
  住下来后,王囡囡有点感冒了。而我昨天在岛上,礁石上走来走去太多,脚有些冒水泡了,加上没休息好,实在有些累。他们没休息一会就动身要去蒋介石故居之类的景点玩了,我俩只好放弃在旅馆休息了,后面的就看他们的照片好了。
  我们一觉睡到6:30,此时大东他们都已经回来了。然后我们到旅馆对面的一个小餐厅吃饭,这个小餐厅离车站虽然也不远,但是另一个方向,价格上比中午吃的要便宜要一些,地方小一些,味道好一些,大家吃的不亦乐乎。
  饭间下起了一场小雨,感觉比中午时分要好多了,我们往老城方向漫步去。大东和他老婆、女儿及其侄女也在逛街,我们也在那条街上逛。那个有城墙的老城叫武领,里面尽是蒋氏相关的店,感觉和天津的十八家麻花一样,到处都是芋头、千层饼、菜干之类的东西卖。
  我们买了2小袋千层饼,逛了几条小街后就回去了。走到酒店门口时又恰好又下了,幸好走快两步没被淋着。听大东他们介绍着溪口关于蒋介石有关的一些景点,觉得有些遗憾,不过实在是没休息好。
  回到酒店也没上网写 Blog 什么的,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也就是5月6日8:30在酒店大堂集合,走之前还去买了1斤菜干和1斤菜芯干,又买了些散装的千层饼,吃起来感觉不错。
  坐上前往宁波南站的中巴,和大东的小侄女陈雨丝玩着玩着。没多久就到站了,溪口离宁波是近,又经过了那条街。不过这次大东提前让人联系订了间酒店,用来在去机场前休息前天,存放东西什么的。后来大东的老婆她们出去逛待了,因为他们的航班是18:50的,而我们的是16:50的,我们要稍微早些去机场。
  后来我们到天一广场逛了逛,想找点吃的,问了一下开观光车的司机,哪位司机告诉我们有一家叫“好味道”的餐厅不错,平价。我们过去看,原来叫“好味档”,是中式快餐,看起来菜不错,我们买了6个菜、2个汤、1碗米饭55元。味道确实不错,我们2个人就吃了这么多,吃的很饱。中间还发短信推荐大东来这儿吃,口卑真好!
  吃完饭,我们回酒店又休息了一会。大概2点左右,我们下楼买了点琵琶,准备去机场了。大东他开始在酒店上网,我们上车时他也去吃饭了。然后就是宁波栎社机场、北京首都机场,家。

沙滩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早上7点多就接到大东的电话,叫起来吃早餐!十来个人,吃完早餐,大家徒步去石浦老街,里面大概有十来个景点,一股文明古镇的气息。不过现在这商业化问题,导致了无论去哪个城市,都有类似的风景,所以没有什么特别感慨的东西。主要都是与海有关的,鱼有关的题材,所以走着走着到了最后一个环节倒是令大家留步了。那就是有亚洲飞人之称的柯受良出生自石浦,他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曾成功飞跃黄河。所以作为一个艺人,能有这么杰出的成绩确实令中国人感到自豪。柯受良逝世后他那两辆飞跃黄河和飞跃布达拉宫的车都在展馆里。
  中午时分,退了旧的宾馆,有部分人回去换了一个宾馆。而网精为大家安排了吃类似北京的春卷的东西,一上来每道菜都是丝状,猪子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后来大家都明白了,卷着很大张的面皮,虽然很薄却很韧,吃了一个就基本上饱了。还有人吃了两三卷在“比赛”的,呵呵。
  吃完午饭,我们十来个人,驾着三辆车,还有部分人打车,去了“中国渔村”,在沙滩上晒太阳,拖了鞋在沙滩上行走,海浪不算太大,不过这个季节海水还有些凉,玩了一会大家觉得冷,就在沙滩上聊天,偶尔拍拍照。
  丸子、猪子、属图他们几个还在玩摔交,蛮有意思,拍了不少照片回头传上来让大家看看。
  下午4点钟,大家觉得有些寒意,就打道回宾馆了。休息到6点左右,就去吃晚饭了。接下来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明天的计划有些变动。因为老林、华炼、丸子、猪子和他夫人,直接去杭州了,他们放弃上渔山岛了。而明天,属图因为他夫人感冒了,也计划取消上渔山岛了。我也有些犹豫不决,因为这么多人放弃了,而感觉又有些凉,更主要的是,可能在海岛上住不会太舒适之类的担忧。
  不过我还是想上去,很难得来这么一回,渔山岛据说在公海啦,离日本不远了说。上去可以钓鱼,还可以感受不同于内陆的感觉。不过听他们说的,也怪吓人,当然不是吓我,是吓他们,说有2米多高的浪!礁石很滑,据说像猪油一样滑,呵呵!
  去过西藏,那是一种挑战,这次既然不容易,我觉得这次不上去,这一生不知道何时还有机会上去…旅行对于人生来说,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忆,所以我是决定上去了。
  晚上回来,研究了半天,订了5月6日下午16:50的航班返回北京,这两天还在 Sea 的边缘!

渔山岛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5月4日凌晨5:30闹钟响了大家就都起床了,匆匆忙忙的洗完脸就到军方码头了。昨天的人马跑掉了一大半,只剩下8个人前往渔山岛,分别是:大东、戴跃、网精其及小莫(MM)、DNNIC及其夫人(MM),我和王囡囡(MM)。
  6点没到就起航了,开始轮船上人特别少,几乎只有我们8个是乘客,其他几个工作船员。后来走出去一段,又接了一堆人,这个回北京了将照片传网上大家慢慢欣赏。
  开始坐在船后端的发动机处,特别吵,开始我们几个傻傻的坐着,感觉有点冷。后来才发现里面有位置,还有睡的位置,就让大家往船舱里面坐,他们有两三个就在那睡觉了。
  我到处晃,拍了不少照片。风确实蛮大,浪也特别大,船特别抖,后来觉得有点感觉不妙,有晕船的迹象,他们几个挺害怕的反倒没事,他们都吃了药,我因为觉得自己应该没事,所以没有提前吃药。
  后来有点想吐,但是没吃东西所以没吐出什么来,晕的确实有些难受,于是进入船舱,后来再抖了一下后,撑不住了,旁边有个桶,就吐了一点酸水。没想到我是8个人里面唯一吐了的人,不过在我之前已经有无数人吐了,只是他们都不是我们这个队伍的。
  后来觉得硬撑不行,因为确实有些晕,所以趟下去睡了一会,感觉就好多了。结果没多久,发现就已经到了,因为我睡之前已经走了1个多小时,我们到达的时间约是早上9点钟。上了
  上了岛由于受晕船影响,所以还有些晕乎乎的,但是上来清新的感觉,绿油油的一片,阳光也很明媚,很多野花,帮他们拍了不少照片,感觉比想象中的要好。
  继续往里走,到了住宿的地方,发现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因为进来之前,他们传的“睡通铺”之类的让很多人打了退堂鼓,而实际上我却拍到了一张“内设空调、标准房间”的照片,里面的渔民的建筑也蛮不错,虽然这个岛并不大,约5平方公里,但实际上感觉已经很大啦。
  到了接待我们住宿和吃饭的地方,安顿下来,里面的房间并不是“睡通铺”,而是每人一张床,有楼上楼下其实蛮不错的,和去西藏的那种一伙人住一屋的差不多,每个人的床都是独立的。
  放好东西,睡了个脸,大概10点左右我们就开饭了,因为早上没吃东西,所以大家吃的挺多,同时让接待我们的老板娘帮我们安排出海的船,为何还要出海?呵,是到更小的海岛上去钓鱼啦!
  吃完饭,安排了一艘小船,我们8个人跟着船家,带着我们昨天准备好的渔具、渔珥之类的东西上了船。这个时候感觉很棒了,因为感觉并不晕啊什么的,而他们另外7个也因为没有晕船,所以感觉更好!
  阳光、蓝天、海浪、岛屿,不停的拍着照片,真是一望无际啊!海与天就是这样的感觉!终于船家把我们领到一个可以停靠的另一个小岛,具体叫什么名称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下去后就开始准备钓鱼的事。
  没想到吧,我竟然用空钩钓上来了第一条小石斑鱼,还没上鱼饵就已经有鱼上钩了,大家兴奋极了!后来接上鱼饵后,几乎不到一分钟就又上来一条,又一条,又一条,声音不断,大家特别开心。
  我就开始拍照了,抓拍,还有给全体成员拍照,我有一半处于摄影者状态,具体的大家看照片就知道啦!水母、珊瑚、螃蟹、佛手、青口,这些海生物真的令我们很开心,大家不约而同的表示:不往此行!
  这种地方,自己一两个人很难来,网精是宁波象山人,他离这里这么近都没有来过,而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此次不来也许这一辈子也没机会过来,所以为那班半路逃跑的队员们感到遗憾,因为这里真的很棒!
  钓了好多鱼之后,我们拿着钩子去研究怎么逮珊瑚,不过基本上都失败了,因为珊瑚一动就缩成一团。后来大家开始敲佛手,顾名思义长的像佛手,是一种贝壳类水产。据说一斤可以卖个70块左右,我们挖了据说有将近10斤,具体是多少我们也没称,是回来的时候一位本地人说的。
  大东比较不幸,中间和我去爬到小岛的上面,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滩死水,于是他只有下海洗了个澡,呵呵。
  回来的船上,又是拍照,又是钓鱼,真是很高兴。还有很多事现在来不得及写,回头慢慢回忆,因为刚完饭后,他们几个正在打牌,结果又收到消息说,明天因为要起风,所以没有船,今天晚上9:30必须回航,否则就只能后天之后了。好了,就先写这么多!

节日新篇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很久没有写 Blog 了,可以说都忘了怎么写 Blog 了,自从换了那个该死的 FoxMail 6 后,也许这个理由有点冠冕堂皇,不过它确实是影响了整个写作环境,无论是质还是量都在下降,到后来习惯被遗忘了。
  其实真正写 Blog 基本上也就是一年前,开始的时候基本上保证每日一篇甚至是每日数篇。当时最主要是为了 DWS 项目,为了保证传递信息和观察大家的进度,借鉴 Nightly Build 的思路起名 Nightly Blog 不过后来大家还是都没坚持下去,一个习惯的形成不太容易,不过要真成习惯了,那真是大大受益。因此决定在今年五一开始继续写 Blog 希望每天至少能保证一篇,没质也要求有量,不过只要坚持住了,我想质是一定会得到上升的。
  本来是想今天凌晨写的,后来去睡觉竟然忘了写了,刚才一看时间再不写就又过了一天了,那这个计划从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失败了,不能这样,因此我先赶在时间过去前将今天的事情理一下。
  今天凌晨时分去睡的,现在天亮的真快,还没感觉呢!大概5点多的时候就已经很亮了,于是乎就睡到了下午1点左右,起来后准备准备就拿着相机出去吃饭,在家附近的“老陕”,有老同事住在附近推荐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找错地方了,价钱还不便宜。吃完饭出来后,发现还有另一家“老陕”,看来还真有可能是走错间了。
  开始是想拿着相机随便拍点照,我特别特别想去一个多年之前去过的地方,大概在广渠门至崇文门路段的河岸沿线,记不清是哪个位置了,那里似乎有个话鸟市场,有卖金鱼、鸟、花卉等,主要是那里是北京不多的河岸感觉不错。不过这只是回忆起来的内容,因为刚吃完饭,一直由朝阳门内大街往南走,后来干脆算了,回南池子把自行车取回来修修,骑回新家吧!
  天气挺热的,慢悠悠的经过了金宝街、王府井,然后在皇城根公园那休息了一会,就到我们公司在南池子的茶室了。公司的老板 PIZI 和 IDGVC 的张震在聊天,我上去打了声招呼。
  王囡囡帮忙把自行车清洁干净后,因为又没气脚踩的又坏了,我就推着到东华门那个学校的路口那里修自行车,花了7块钱。然后就骑着自行车带王囡囡走到北池子,经过骑河楼,一直怕交警拦下来,因为北京是不让带人的,据说要12岁以下的。后来在骑河楼原来租的房子那儿,买了个小西瓜。又沿着五四大街、美术馆、隆福隆、朝内菜市场回到了家。
  很久没骑这辆旧自行车了,因为有个特征,那就是28寸,感觉和某些汽车的型号有些雷同,呵呵!骑着的感觉还是挺潇洒的,因为特别高,对,是永久牌自行车,今天还问了那个修车的,卖掉的话能值多少钱,他说50~60块吧!后来把车寄存在新家楼下的自行车棚,每月3元。
  有点意思,以后有空可以考虑拉着几个朋友骑自行车在近郊去玩玩,心情或许能随着气候的改变,得到不同程度的放松!今天的作业算是交上了,呵呵!本来想打一圈电话,或发一圈短信,给大家说声节日快乐,但人太多了,特别是今天出去转的时候,简直透不过气来,就不太俗气了,在心里头祝大家五一节日快乐吧!
  明天下午2点的飞机去宁波,我在 MSN 的副标题改为 5.1 Tags: 蓝天、白云、大海、沙滩、岛屿、海鲜,这个五一为大家见证,这个环境到底是不是想象的这样的?合适的时候,我会随时在 http://lin.blog.mo.cn 上 Blog Mo 一下的!

迟来的一篇

Posted by Lin on 07 May 2006 | Tagged as: 2006

  虽然还是晚了一点,但还是要坚持。刚吃完宵夜回来坐下没多久,现在宁波的石浦。
  累了一整天,所以跨过了一天,才开始写这篇本属于昨天的 Blog。
  今天上午11点起床后,折腾了一下将近12点的时候和王囡囡打车到机场。开始误以为是下午4点的航班,结果错了,原来是下午2点的,开始计划的吃过午饭再去机房的可能没有了,所以到了机场后,先办了票,然后去1号登机楼吃 KFC。
  不过今天在 KFC 的一幕有点震惊,看到了一个人,没太正视,但太像那个人了,可能就是那个人,应该就是那个人。本来要告诉王囡囡的,最终还是没有说,因为我都有些慌,所以吃完 KFC 就赶紧拉着行李箱往2号登机楼进到候机厅了。
  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左右,上了飞机又是航空管制,所以拖了估计有一个小时左右,上次出差厦门也是如此,最近估计是气候原因或航线太繁忙了吧!
  4点多到了宁波栎社机场,这个地方的名称还真怪,“栎社”的读音,有点像“垃圾”,普通话不好的可能就会这么联想。出了机场,干了第一件傻事就是买了2张机场大巴的票,等了二十多分钟,早知道离市区原来只有10公里就打车到汽车南站了!赶到南站后,找了半天买票的位置,发现6:15的车票刚刚卖完,只有7:30的,我们到南站的时候才5:30左右啊,晕要等足足2个小时!没办法就买了票,到处逛逛想坐着休息一会。
  这小小的宁波汽车南站,也是火车南站,在北侧的一条路上,发廊的密度好恐怖,走过的时候穿的暴露的女孩一个个,不用想都能联想到这块地非同寻常,不过每个城市的火车站就是每个城市最糟糕的地方之一,没想到感觉有点赃的地方有点更赃的感觉。
  到了一个叫大娘小吃的餐馆,点了几俩饺子,后来还加了三俩煎饺,吃了后买了俩瓶水,时间差不多了就走着到汽车站候车厅了。7:30准时发车,在车上看了一出《整古大享》的片子,基本上就差了石浦这个地方了。
  一下车,海的味道扑面而来,打上车到了网精提供的旅馆,这里已经来了7、8个朋友了,入住后我们就出去吃宵夜了,果然是那两个关键字: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