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的最后一天,我站在窗前,看着玻璃外的车水马龙
光与影的闪耀,交织成美丽的光带,隐约在幻境中
慢慢变得悲伤起来,失望和幻灭已渐渐临近
回过头去,如同大理石雕像的她
也如我一般,沉默不语
无言,只知道从现在起
无论怎样,我只是你身前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汤姆帕瑞斯的琴声在耳边回响,轻柔的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微风轻轻掀起窗帘的一角,福州年末的一天,空气冷冽得让人难以呼吸
不知道还要沉默多久,或许,相遇只是种错误
尝试着长时间对你淡漠,但这样只会让我恐惧
言语总是苍白无力的,回忆也许是种最好的纪念

朋友,现在我只能这样称呼你
我爱过你
但很多事,不是依赖淡忘就能磨灭的
时间过去越久,在心里刻下的痕迹就越深
人生终需一别,这样离去,毕竟不是我所甘心的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这样的结束也许就是更美好的开始

我以为我很容易忘却年轻的无助和失落
以及在十字路口的彷徨
现在才发现,一个人的消沉和衰颓更可怕
难道希望就如清晨的阳光,真的新鲜而有朝气么?
这一年大家都过得很不容易
再过几小时,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新的旅程
会重新开始展现在我们眼前

朋友
我以前的爱人
新年珍重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