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地方“三合一”选举落幕了。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历练,这次台湾人民表现了较高的水准,用选票教训了无德无能者,没有理会执政者傲慢的勒索讹诈。

  当然,台湾民主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值得改善的空间。但是,经过多年的学习,民主意识正在不断走向成熟。

  民主的真谛就是:官员做得好,继续做;做不好,换人做。在民主社会,官员产生来自民意,接受民意的裁判。每隔几年由人民考试一次,不合格者下台,因此官员不可完全忽视民意。

  台湾有些政治人物在选举时丑态百出、口沫横飞,这容易让外界误认为台湾在搞“文革”。但是,将台湾的政治乱相简单称为“文革”,似乎不妥。

  大陆文革时期,根本没有任何独立的媒体。文革是“踩人头”,不经过审判程序将对手批倒批臭。台湾地区虽然政治人物口水满天飞,毕竟最终还是通过投票“点人头”。在信息畅通、言论自由的社会中,人民可以自己判断、明辨是非。台湾的经验说明,民主是可以逐步逐步完善的。

  马英九在党内外不请客、不送礼、不拉关系,一切公事公办,却能在党员直选中以高票当选国民党主席,并在这次辅选中一呼百应。这本身也说明台湾公民社会已经日益成熟,人民越来越重视理性。

  民主虽不是万能药方,但民主社会至少避免了流血的权力斗争,杜绝了密室政治。除了不能接受台独之外,台湾在民主方面的许多进步还是值得称赞的。

大陆政改不能原地踏步

  一般认为,发展民主政治需要以下条件:公民素质、司法独立、中产阶级、言论自由、政党政治。以上条件,在中国大陆还不完全具备,因此短期内不可能实行大规模的直接选举。但是,现在不适合实行民主,不意味着在民主政治方面就应该无所作为。

  台湾的民主的确付出了很多代价,世界各地的经验表明,实行民主都要付出代价。没有民主的社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扩大社会参与和透明度

  试想:如果媒体有基本的监督自由,沙斯在中国就不会造成如此大的动荡;松花江流域长期遭受污染的事实不至于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吉林石化的领导和当地环保部门也不可能胆大到可以无视人民的生命。如果媒体能广泛深入挖掘事件的来龙去脉,既可以发挥事前舆论监督的作用,又可以事后提醒、教育社会大众,减少类似事件发生。

  中国提高社会透明度、开放言论自由已经势在必行了。现行的人大体制并没有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退休官员进入人大后很难中立地监督行政部门。大陆应该考虑试点开放人大代表直接选举,以法制形式保证人大代表行使言论监督权,保证社会各界广泛参予重大公共决策的讨论,减少决策的失误和风险,避免“利益由少数人独享,风险由整个社会承担”的现象。

  让民意直接监督政府,自然会给某些官员增加压力。由于及早发现问题,及早解决矛盾,实际上也减轻了政府的负担,大大降低了社会成本,促进了社会的和谐,提高了执政党的威望。

  13亿人口的大国需要保持稳定,这一点无庸置疑。但是,“稳定”、“社会恐慌”、“地方形象”往往变成了地方官员逃避外部监督、保护个人面子和利益的借口。掩饰问题,最终给社会带来更大的社会危机,造成更大的不稳定,伤害国家利益和执政党的形象。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