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8日

黄健翔那疯子般的真性情是难能可贵的,中国需要这样有激情,具有理想主义气质的足球解说员,更需要这种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豁出去的血性男人。有了他们,世界才会更有趣,更可爱,更生机勃勃,否则全是中规中矩沿着一条平庸的道路走到死的行尸走肉,那就没劲了。另外,那些批评黄健翔的人们,不说别的,我就问一个问题:为了自己钟爱的东西,可以冒着丢掉工作的危险豁出去,你们有这种勇气么?估计你们没有,so,请你们继续浑浑噩噩的生活,然后闭嘴,shut up。

所以为了支持黄健翔,我必须说:
  那一刻,我的心,疯了起来。

2006年03月05日

       我推荐一篇文章。不是我写的。请问有没有人看过这个节目。请发表感想!

  中美顶尖高中生对比令人震撼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邀请中美两国即将进入大学的高中生参与。其中,美国的12名高中生都是今年美国总统奖的获得者,国内的高中生也是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等著名大学录取的优秀学生。

  整个节目中的两个环节因为中美学生表现的强烈对比,令人震撼。

  他们几乎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 而我们选择了财富和权力。

  在价值取向的考察中,主持人分别给出了智慧、权力、真理、金钱和美的选项,美国学生几乎惊人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他们有的这样解释,如果我拥有智慧,我掌握了真理,相应我就会拥有财富和其他东西。而中国高中生除了有一个选择了"美"外,没有一个选择真理和智慧,有的选择了财富,有的选择了权力。  

  中国学生直奔权力和财富这样的结果,忽视了如何实现的过程,不去思索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我们文化中的官本位在他们的观念里已根深蒂固,社会上对于金钱的过分热衷追逐深深地影响着他们。我们的孩子的选择清楚地映照出了我们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环境的一些劣根性。

  中国学生直奔权力和财富这样的结果,忽视了如何实现的过程,不去思索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我们文化中的官本位在他们的观念里已根深蒂固,社会上对于金钱的过分热衷追逐深深地影响着他们。我们的孩子的选择清楚地映照出了我们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环境的一些劣根性。

  我们吟诗弄赋,他们脚踏实地。

  接下来的环节是制定对非洲贫困儿童的援助计划。首先由中国学生阐述。我们的孩子从中国悠久的历史入手,从歌颂丝绸之路、郑和下西洋,到吟咏茶马古道,然后有人弹古筝,有人弹钢琴,有人吹箫,三个女生大合唱,一人一句,一会又是一个人深情地背诵,然后是大合唱。最后对非洲的援助计划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只说组织去非洲旅游,组织募捐,还去非洲建希望小学。整个感觉是一个大扫帚,后面拖个小尾巴。


  有一个留美的华裔作家发问,你们募捐,要我掏钱出来,首先你的整个援助计划得打动我,我还要知道我的钱都花在什么地方,我捐出去的每分钱是不是都真正发挥作用了。我们的学生对于这样的问题面面相觑,谁也回答不出来。

  美国高中生的方案,则是从非洲目前的实际情况,从也许我们都想不到的非洲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食物、教育、饮用水、艾滋病、避孕等一些看起来很细小的实际问题入手,每一项,做什么,准备怎么做,甚至具体到每项的预算,而那些预算竟然准确到几元几分。每个人分工明确,又融成一个整体,整个计划拿来就可以进入实施阶段。

  与美国学生的成熟干练稳重不同,从节目表现的东西来看,中国学生完全与社会实际脱钩,眼光局限,而且欠缺整体意识,除了才艺展现,就是书本上的知识。
 
  经过这两个环节,使人无由的悲愤:当中国学生该展现出理想和精神的崇高的时候,他们要追逐金钱和权力;当中国学生该立足实际,脚踏实地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又吟诗弄赋,在实际问题的外围不着边际地轻轻飘浮。我们到哪里寻找既有理想,又能做事的公民?

  美国高中生的方案,则是从非洲目前的实际情况,从也许我们都想不到的非洲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食物、教育、饮用水、艾滋病、避孕等一些看起来很细小的实际问题入手,每一项,做什么,准备怎么做,甚至具体到每项的预算,而那些预算竟然准确到几元几分。每个人分工明确,又融成一个整体,整个计划拿来就可以进入实施阶段。

  与美国学生的成熟干练稳重不同,从节目表现的东西来看,中国学生完全与社会实际脱钩,眼光局限,而且欠缺整体意识,除了才艺展现,就是书本上的知识。
 
  经过这两个环节,使人无由的悲愤:当中国学生该展现出理想和精神的崇高的时候,他们要追逐金钱和权力;当中国学生该立足实际,脚踏实地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又吟诗弄赋,在实际问题的外围不着边际地轻轻飘浮。我们到哪里寻找既有理想,又能做事的公民?

  与美国学生的成熟干练稳重不同,从节目表现的东西来看,中国学生完全与社会实际脱钩,眼光局限,而且欠缺整体意识,除了才艺展现,就是书本上的知识。
 
  经过这两个环节,使人无由的悲愤:当中国学生该展现出理想和精神的崇高的时候,他们要追逐金钱和权力;当中国学生该立足实际,脚踏实地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又吟诗弄赋,在实际问题的外围不着边际地轻轻飘浮。我们到哪里寻找既有理想,又能做事的公民?

      问题出在哪里?是不是我们培养出来的孩子个个好高骛远?不,是我们整个社会追名逐利,贪恋权利富贵的环境熏陶出来的!



2005年12月11日

        台湾地方“三合一”选举落幕了。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历练,这次台湾人民表现了较高的水准,用选票教训了无德无能者,没有理会执政者傲慢的勒索讹诈。

  当然,台湾民主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值得改善的空间。但是,经过多年的学习,民主意识正在不断走向成熟。

  民主的真谛就是:官员做得好,继续做;做不好,换人做。在民主社会,官员产生来自民意,接受民意的裁判。每隔几年由人民考试一次,不合格者下台,因此官员不可完全忽视民意。

  台湾有些政治人物在选举时丑态百出、口沫横飞,这容易让外界误认为台湾在搞“文革”。但是,将台湾的政治乱相简单称为“文革”,似乎不妥。

  大陆文革时期,根本没有任何独立的媒体。文革是“踩人头”,不经过审判程序将对手批倒批臭。台湾地区虽然政治人物口水满天飞,毕竟最终还是通过投票“点人头”。在信息畅通、言论自由的社会中,人民可以自己判断、明辨是非。台湾的经验说明,民主是可以逐步逐步完善的。

  马英九在党内外不请客、不送礼、不拉关系,一切公事公办,却能在党员直选中以高票当选国民党主席,并在这次辅选中一呼百应。这本身也说明台湾公民社会已经日益成熟,人民越来越重视理性。

  民主虽不是万能药方,但民主社会至少避免了流血的权力斗争,杜绝了密室政治。除了不能接受台独之外,台湾在民主方面的许多进步还是值得称赞的。

大陆政改不能原地踏步

  一般认为,发展民主政治需要以下条件:公民素质、司法独立、中产阶级、言论自由、政党政治。以上条件,在中国大陆还不完全具备,因此短期内不可能实行大规模的直接选举。但是,现在不适合实行民主,不意味着在民主政治方面就应该无所作为。

  台湾的民主的确付出了很多代价,世界各地的经验表明,实行民主都要付出代价。没有民主的社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扩大社会参与和透明度

  试想:如果媒体有基本的监督自由,沙斯在中国就不会造成如此大的动荡;松花江流域长期遭受污染的事实不至于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吉林石化的领导和当地环保部门也不可能胆大到可以无视人民的生命。如果媒体能广泛深入挖掘事件的来龙去脉,既可以发挥事前舆论监督的作用,又可以事后提醒、教育社会大众,减少类似事件发生。

  中国提高社会透明度、开放言论自由已经势在必行了。现行的人大体制并没有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退休官员进入人大后很难中立地监督行政部门。大陆应该考虑试点开放人大代表直接选举,以法制形式保证人大代表行使言论监督权,保证社会各界广泛参予重大公共决策的讨论,减少决策的失误和风险,避免“利益由少数人独享,风险由整个社会承担”的现象。

  让民意直接监督政府,自然会给某些官员增加压力。由于及早发现问题,及早解决矛盾,实际上也减轻了政府的负担,大大降低了社会成本,促进了社会的和谐,提高了执政党的威望。

  13亿人口的大国需要保持稳定,这一点无庸置疑。但是,“稳定”、“社会恐慌”、“地方形象”往往变成了地方官员逃避外部监督、保护个人面子和利益的借口。掩饰问题,最终给社会带来更大的社会危机,造成更大的不稳定,伤害国家利益和执政党的形象。

2005年01月27日

  在国内,最好玩的事就是任何不可思议,任何荒唐的事都会被演绎得冠冕堂皇,比如这个:

  在奥美电子即将推出新春贺岁系列之《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二合一挂历版时,《魔兽争霸3》又被评选为健康益智游戏产品。1月20日至2月20日,主题 “愉悦身心,健康成长”,由北京市发行集团、北京市出版工作者协会、北京市发行协会、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联合举办,向未成年人推荐健康益智游戏联展活动。

  由奥美电子代理发行的《魔兽争霸3》是从280种产品参展中评选出的健康益智游戏,这些产品都经新闻出版总署审批正式出版发行,其中经专家认真审读,从中评选出了25种(单机版10种、网络版15种)内容健康、无暴力色情、有文化内涵、制作精良、适合未成年人的健康益智游戏向未成年人推荐。

  奥美电子也一直非常关注未成年人的成长,一直不断推出了许多娱教性质的产品,也得到了许多家长和青少年的青睐。《魔兽争霸3》这款即时战略游戏中没有血腥的场面,无暴力色情,游戏中的画面秉承暴雪的一贯作风,精细的细节描绘,与众不同的色彩对比,在游戏中给人以美的享受。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他们的思想道德状况,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关系到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关系到亿万家庭切身利益。奥美电子呼吁全社会高度重视对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的环境。

  我得承认魔兽的确是个好游戏,但魔兽在美国上市评级时是被评为14+的,就是说十四岁以下的少年在玩这款游戏时需在父母的指导下进行。但在中国它居然被评为“健康益智游戏”,是我的理解出了问题,还是事实就是如此?

2005年01月16日

        从早报网上转来一篇文章:

  为向中国民众推介欧洲经典音乐,中国前副总理写了一本书,称为《李岚清音乐笔谈》。此书的“欧洲经典音乐部分”厚达377页,并随书附上DVD光碟。

  书中显示这位中国政要对西洋音乐有着广泛的涉猎,并且有意识、有组织地介绍从维瓦尔第到伯恩斯坦的50个著名作曲家。

  为什么要把世界音乐宝库向中国介绍?李岚清在书的《后记》中提出他两个感慨。

  第一件事,是北京的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他说,比赛看后喜忧参半,喜的是中国人才辈出,后生可畏;忧的是大部分歌手文艺知识水平偏低,连音乐知识本身也知之不多。他引述一位评委的话说,作为一名歌手,光会唱歌是不够的,背后还需要理论基础和文化修养。

  李岚清认为:“在这方面我们确实还比较欠缺,需要认真补课。”

  第二件事,是他从去年5月《北京青年报》中读到一条转载消息,说中国某地为向孩子宣传环保而举办了一次音乐会,并免费发出1500张门票。结果,只来了一个小女孩。

  李岚清的感慨是:为了现场的这名热心小观众,音乐会照常演出,执著的精神让他钦佩;但同时,他“也为环境保护和音乐遭到如此冷遇而感到深深的遗憾。”

  前不久,笔者从新加坡朋友那儿也体会到中国的一些文化概况,李岚清先生听到了或许会加上他的第三个感慨。

  这位朋友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到中国上海留学的。他说,那时候中国的许多大学生和知识青年很迷西洋古典音乐,正版的CD每张约100元人民币,也就是同20多元新币的价格相等,但人们趋之若鹜。

  不过,时至今日,由于翻版充斥,CD、DVD等产品价格步步下降,而且低到离谱。吊诡的是,越是便宜越是存货一大堆没人买。有人买了张正版,让亲朋戚友大家各自回家“烧”了拷贝,便可“分享”。这等于说,唱片还是没人买。

  是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带来了创意工程的受漠视?

  说到这里,笔者要补充一下,以免别人说我们夜郎自大(夜郎是古代的一个小国)。那就是李岚清先生提到的一般演艺者文化修养欠缺的情况,恰恰也是新加坡这里的遗憾。另外如知识产权的保护,此间也才刚刚订立了新条例,试图改善相关的立法和执法,同世界先进接轨。

  纵观以上三种令人感慨的现象,我觉得问题仍然在于东西方,或亚欧两大陆文化发展上的差距。是的,经过数百年的滞后,亚洲深感急起直追的必要,邓小平也曾提出“发展是硬道理”的警语。

  亚洲的追赶西方,是不遗余力的,过程也是快速迅猛的,甚至带有点贪婪和囫囵吞枣。于是,别人有唱机、录音机,我们立刻就有了;他有CD、VCD、DVD,我也有了;IT、互联网、手机、数码相机,有了!

  但这里有一个过程,是东方目前仍然欠缺的,那就是欧洲文艺复兴所释放出来的人本思潮。除了日本、韩国这些发展较先、国民教育较普及,且早已具备议会制度的国家外,东方一般民众对于人本主义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

  人本思潮里面有个很宝贵的东西,叫做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今天在亚洲许多群体里面,个人主义还是个贬义词,与自私自利同义,人要做螺丝钉才对。然而“个人主义”的精髓,其实是强调人人平等,人人都可以拥有自我,人人都应尽情发挥他的个性和潜能。

  为什么这次印度洋大海啸,泰国度假海滩匆促掩埋的欧洲游客尸体,要一个个取出重新作法医检查,确切地验明身份?因为瑞典人、德国人的社会已经是非常“个人主义”化了。他们每一名不幸罹难的游客,并不能在器材不够、人手不足或缺乏经费等等理由下埋成乱葬岗,成为死亡统计里的一个数字。

  换句话说,罹难的人每一个都是有身份,有名字,有家族,有个人历史的独立体。一个人的身份,让他的遗产可以找到合法的继承人,让他的企业机构可以纪念他曾作出的贡献,让他的亲属邻居可以对他致以缅怀。

  东方应急起直追的,是这样的人本精神。以上三个文艺上的感慨,尽管也同欠缺专业知识有关,但明显缺席的,则是让个人主义得到彰显的人本精神。知识产权不明确,你去呈献一场演出,写一首歌曲,出一个CD,你的创造劳动和精神付出,会得到尊重吗?

  笔者曾在英国广播电台工作,一组四五十人的工作单位里面,便有秘书小姐三四人。她们的职务之一,是枯燥乏味地记录下节目中访问过哪个专家学者、节目采用了哪些音乐片段,播出时间是多少分多少秒,访问费或版税应为若干,然后通知机构按劳付酬。西方那丰富无比的文化资产,就是靠这一点一滴而来。

  回看《李岚清音乐笔谈》,作者推介优雅品味,并据悉作了知识产权上的考证,苦心孤诣,殊为难得。由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印行,意义也不寻常。但书中的画作与照片到底出自何人之手,谁人所藏,DVD里头介绍的50名世界作曲家的50音乐选段,除了几位中国歌唱家和伴奏者之外,其他的演唱者或演奏乐队等等也资料不明。西洋音乐是自己流出来的吗?相信这仍是我们东方人须要深思,或有必要“补课”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