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8日
我告诉你吧
蝶 恋 花① 【宋】柳 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②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③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④对酒当歌,⑤强乐还无味。⑥
衣带渐宽终不悔,⑦为伊消得人憔悴。

【作者】
 987?- 1055?,字耆卿,初号三变。因排行七,又称柳七。祖籍河东(今属
 山西),后移居崇安(今属福建)。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
 柳屯田。由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他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耽溺于旖旎
 繁华的都市生活,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作为北宋第一
 个专力作词的词人,他不仅开拓了词的题材内容,而且制作了大量的慢词,发
 展了铺叙手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有
 《乐章集》。

【注释】
 ①此词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名《鹊踏枝》、
 《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②危楼:高楼。 ③黯黯:迷蒙不明。
 ④拟把:打算。疏狂:粗疏狂放,不合时宜。 ⑤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
 行》。当:与“对”意同。 ⑥强:勉强。强乐:强颜欢笑。 ⑦衣带渐宽:
 指人逐渐消瘦。语本《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品评】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
 “危楼”,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
 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
 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
 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
 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
 发。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
 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
 二字,若有万千思绪。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
 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
 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
 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
 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贺裳《皱水轩词筌》认为韦庄《思
 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
 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
 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
 虽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
 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便是“衣
 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大概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概括了一种锲
 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宋·辛弃疾《青玉案》
   [今译]  在喧闹的人群中寻找千百遍,也不见她的倩影,忽然回头一看,她却悠闲地站在灯火稀落的地方。
   [赏析]  此词写主人公在热闹的元宵灯节之夜,在欢乐的人群中寻找他所思念的女子,最后偶然得以巧遇。上述几句运用对比、反衬的手法十分成功。“蓦然回首”是一个转折,突出了末句,使它像电影特写镜头那样令人瞩目。全词前面铺张扬厉描写满城火树银花、人群狂欢笑语的热烈情景,也全是为了反衬“灯火阑珊处”的美人,而这美人正是词人心目中理想的化身,寄托了词人不同流俗的情怀。它还蕴含这样的哲理:凡事都须经过艰苦跋涉,往往踏破铁鞋无觅处,最后才能得来全不费功夫。因此王国维《人间词话》把它列为“古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的三种境界之一,并说“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
   [原作]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句词出自晏殊的《蝶恋花》,原意是说,“我”登上高楼眺望所见的更为萧飒的秋景,西风黄叶,山阔水长,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已经浮云过世

蝶恋花①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②
罗幕轻寒,③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④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
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⑤
山长水阔知何处。
译文:
清晨栏杆外的菊花笼罩着一层愁惨的烟雾,兰花沾露似乎是饮泣的泪珠,罗幕之间透露着缕缕轻寒,燕子双飞而去。皎洁的月亮不明白离别之苦,斜斜的银辉直到破晓都穿入红红的门户。
昨夜西风惨烈,凋零了绿树,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了天涯路。想给我的心上人寄封信,可是高山连绵,碧水无尽,又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何处。
疑难点注释:①晏殊(991-1055),字同叔, 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宋仁宗时官至同平章事兼枢密使,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卒谥元献。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有《珠玉词》。 ②槛:栏杆。③罗幕:丝罗的帷幕,富贵人家所用。④朱户:犹言朱门,指大户人家。⑤尺素:书信的代称。古人写信用素绢,通常长约一尺,故称尺素,语出《古诗》“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赏析点拨:
这首词写离恨相思之苦,情景交融,细致入微,感人至深。上片重在写景,寓情于景,一切景语皆情语。在诗人的眼中,菊花似为愁烟所笼罩,兰花上的露珠似乎是它哭泣时流下的泪珠,这一亦真亦幻幽极凄绝的特写镜头,正是抒情主人公悲凉、迷离而又孤寂的心态的写照。“罗暮轻寒”二句将笔触由苑中折回室内,似乎是写燕子由于罗幕轻寒而离去,实则写作者身之所感,也是作者心之所感。“燕子双飞去”,不仅是带有鲜明的季节特征的景物,而且,燕之“双飞”更衬出人之“孤栖”。不难想象,当作者目送时而绕梁呢喃、时而穿帘追逐的双燕相随而去之际,该怀着怎样一份孑然独立的怅惘!“明月不谙”二句引来明月作进一步的烘托与映衬。作者嗔怪“明月不谙离恨苦”,是从另一角度加以生发——月已圆而人未圆,作者对那皓洁的月光羡极生妒、略致微词,乃是情理中。
下片写登楼望远。“昨夜西风”句,使固有的惨澹、凄迷气氛又增添了几分萧瑟、几分凛冽。西风方烈,碧树尽凋;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望尽”,既表明其眺望之远,也见出其凝眸之久,从时空两方面拓展了词境。但“望尽天涯路”,不见天涯人。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寄书寄意了。 “山长水阔知何处”,以无可奈何的怅问作结,给人情也悠悠、恨也悠悠之感。”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把此词“昨夜西风”三句和欧阳修、辛弃疾的词句一起比作治学的三种境界中之第一境界,足见本词之负盛名。

即第一境界为: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境界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为: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人间词话有云,人生有三个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 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这是古人看待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