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02日

又开始了,这样莫名的难过。。看着看着眼睛就模糊了。自己都觉得莫明其妙,不是过了很久了吗?不是会自己找乐会开心了吗?对不起,最先没出息的是我,最先心软的却是你。

真的觉得婚姻是多么没用的事情啊,我?真的会幸福吗?如我现在这样的状态,真的会让别人也幸福吗?你欠费了,不想交,所以,我就注定找不到你。。好了,好了,没事了。

2005年10月01日

嘿,又是好久了,曾几何时,你不再去写信,因为你怕伤感,曾几何时,只是我一味的地祝福,一味的开心着自己的开心,一味的为你的开心而继续开心。我们之间己经有了越来越多的迁就,怕对方不开心,所以自己要开心,怕对方以后去牵扯不清,所以当断就要断。。是吗。。那天曾想说,原来喜欢的人不一定会在一起,原来在一起的人不一定会喜欢,原来事情只是一厢情愿。。

不敢去说,不敢去想十一以后的事,像以前说过的那话,有些东西,不管你愿不愿记起,你管你看不看得到,他始终存在着,始终的逃避却避不过心里的阴影,那个像脑出血样的东西决是一触即发,不用发病期,只是自己或别人轻轻一戳,立时流血不止。。

刚刚回到家,不敢上线,不敢打电话,怕不会有人和我讲话,怕我讲话没有人再理。。想好了,三号去哪里玩儿了,你会知道吗?写了的信你不去看,你也是和我一样的害怕吗?我想是的。我背负了太多别人的想法,而你,除了我的,也帮我背负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你不敢轻易移动,怕伤了我的筋骨,是的,我还是知道的。。冷漠是为了轻松的逃过。。

夜里凉了,真的好冷,一定一定记得要加衣服。。下午嗓子痒痒的,你也要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