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愿意,可怎么又要说:太久没写了。

成年的我们写日记就像是拉粑粑,想的时候很顺畅,而不想的时候谁逼着也无用。为什么说是成年的我们呢?因为小的时候如果不去写要被找家长,要被骂,——所以,小孩子有多惨,每天被逼着拉粑粑,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想吐的就去吐吧。)

在Q-zone上的东西会给熟悉的或认识的朋友看。。

blog,只会留给最熟悉或最陌生的你们。

而我就是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都要一点,再一点,可自己对这些东西却往往分配不均,一个Q,两个Q,一个blog,我该写在哪里呢?写还是不写?这不算问题。而,写这还是写那?却让人头痛。

又临着放假,其实最最喜欢的是这段日子,心里有盼望的总些好的,随着这个日子越盼越近,当然越来越开心,可,这个点一但到了,人就开始失落起来。。所以,这个成语是对的:乐极生悲。。有点词不达意的感觉,但也就是这样了。其实没事的时候自己对着自己在这絮絮叨叨的很喜欢。。好像总是有两个人面对面一样,想想却也不算是太对,朋友可以是镜子,照自己的性格;敌人可以是镜子,照自己的弱点;父母可以是镜子,照自己的人性;而自己,只是影子吧,自己追随自己,却无法扭转,无法改变。。。如果改了,也是打碎了牙齿硬来的,这点,我相信。。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敲打自己牙齿来的?我忘了,可想想现在嘴里还真是有些变形,有没有原因啊?!!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