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1日

每次一愤怒 一郁闷  一烦恼 只想一件事就是疯狂的把他记下来

管他什么文不文采 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 只要发泄出来开心就好了

眼睛上的两只隐形总感觉像是戴反了  人在烦的时候一根小小的汗毛都会让你不堪

什么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你才能正常一些

才能让我少郁闷 少操心

我累了 如果你愿意仔细想想 我觉得我再不是那个义无返顾 那个年纪轻轻 那个死皮赖脸的小猪头了

我的心现在是皱皱的 每次他要舒展开过他自己的日子时

你就会不失时机的出现 让我继续蜷缩做一团

是不是一定要我学不会爱人呢  是不是一定要所有人把我扔在一边呢

不 一定不要 我自己也决不会允许

我是自己的 好的 坏的也是自己的 我们是朋友 你可以劝我 我们是敌人 你可以骂我 我们是亲人 你可以爱我

我们是陌生人 你可以视而不见 无论如何 无论是谁 不要左右我

上帝永远是公平的 我永远相信

2005年12月28日

我是个不会为自己开心的人。。也是在笑着,也不是不发自内心,只是笑容里有多少为自己而开心的呢。一直以来我认为我是个有心理疾患的人,忧患着许多东西,不可否认这和我的工作有关,我是一名教师。。也许,可以说是一名不错的老师,可是越到了期末时却越是不安的上课,时常的想大喊大叫,似乎不能忍受他们犯一丁点儿错误。。而在上完课,却陷入自责之中,永远的循环,让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去做,甚至己经控制不了自己。。素质教育,也曾是我的理想。可是,也许,我,现在是一名应试教育者。。像是“如果爱”里的台词:我最鄙视我自己的就是我竟然爱上了一个我鄙视的人。。。同样,我最鄙视我自己的就是我竟然做了我鄙视的事。。我想,我将无穷无尽的陷入对自己的鄙视,对孩子的自责中。。。如果一个人真的会被逼疯,那他也许就是一个最大的矛盾体,怕伤害而又强忍着伤害,坦荡而又自私,微笑下面永远是哭泣的一张脸。。。我不愿意,我不是。。

2005年10月02日

又开始了,这样莫名的难过。。看着看着眼睛就模糊了。自己都觉得莫明其妙,不是过了很久了吗?不是会自己找乐会开心了吗?对不起,最先没出息的是我,最先心软的却是你。

真的觉得婚姻是多么没用的事情啊,我?真的会幸福吗?如我现在这样的状态,真的会让别人也幸福吗?你欠费了,不想交,所以,我就注定找不到你。。好了,好了,没事了。

2005年10月01日

嘿,又是好久了,曾几何时,你不再去写信,因为你怕伤感,曾几何时,只是我一味的地祝福,一味的开心着自己的开心,一味的为你的开心而继续开心。我们之间己经有了越来越多的迁就,怕对方不开心,所以自己要开心,怕对方以后去牵扯不清,所以当断就要断。。是吗。。那天曾想说,原来喜欢的人不一定会在一起,原来在一起的人不一定会喜欢,原来事情只是一厢情愿。。

不敢去说,不敢去想十一以后的事,像以前说过的那话,有些东西,不管你愿不愿记起,你管你看不看得到,他始终存在着,始终的逃避却避不过心里的阴影,那个像脑出血样的东西决是一触即发,不用发病期,只是自己或别人轻轻一戳,立时流血不止。。

刚刚回到家,不敢上线,不敢打电话,怕不会有人和我讲话,怕我讲话没有人再理。。想好了,三号去哪里玩儿了,你会知道吗?写了的信你不去看,你也是和我一样的害怕吗?我想是的。我背负了太多别人的想法,而你,除了我的,也帮我背负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你不敢轻易移动,怕伤了我的筋骨,是的,我还是知道的。。冷漠是为了轻松的逃过。。

夜里凉了,真的好冷,一定一定记得要加衣服。。下午嗓子痒痒的,你也要当心。。

2005年08月07日

有些东西,忘不掉就是忘不掉,即使再去用力,再去改变,他却始终存在。所以,我知道了,发生的就是发生的,谁也改变不了,你可以不去想,他却永远存在于那里,所有人都没看到,你心里却知道。今天,说起来有些郁闷。奶奶家里没人,弟弟打电话让我去陪陪。从未这样陪过奶奶,自从爷爷去世了以后。曾经他们是那样的爱吵的人,你管我的电视声太大了,我管你没关厕所灯,天知道,怎么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吵,吵到我们从烦烦的到有点习惯。曾经爷爷是家里的头头儿,他说的话大家都要听,不管有没有理的,不然就是一顿脾气外加一顿臭骂,奶奶该是家里受苦最久的人了,可是过了八十五岁,爷爷的话越来越少,只是笑,记性也越来越不好,只是记得我们的名字,却忘了职业,每年给爷爷钱的时候,爷爷永远是高兴又惊讶的问:“你都上班了?!恩恩,好,知道给爷爷钱了。”多久了,直到爷爷九十岁去世,五年,爷爷每年都会说一样的话,一样的表情。诶,说远了。原来陪老人是这样的,只是她在看电视,并不十分的管我,只要让她知道屋子里有个人在陪着她就可以了。难过,心里又是难过,写不下去了。。改天吧。。

2005年08月04日

心惊惊的,仍然是这样。。

姐姐呆到下午就离开了,被在这里的老公接走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却份外的甜蜜。。十年了,十年前认得的人现在仍在一起,算不算是奇迹,什么又是奇迹。。姐姐教了我些东西却要我自己去实践。。我怎么样把心放回到自己的肚子里,让她为自己来跳动,真可笑,我。。

突然的,一封信就断了联系,可信上却还说着守护你。。我开心过的,我付出过的,我爱过的,究竟是什么,是不是爱过的人都不了解。。你认为开始的简单结束却要用尽全身力气,,是啊,是啊,好累,我都不知道我竟然开始就用尽了全身力气。。

一次次的劝说,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坚持,一次次的心痛,还有些什么,还会剩下一次次的什么,难道关心没有用,难道我触到的开心欢笑没有一点点是真的吗?开心不会挂在脸上,泪水却会。。。

头痛,偏头痛,是逛街累的,是眼镜戴的,是。。。是怎么,谁让我痛彻的痛痛。。

让我真的想想,我想对别人好真的可以吗?别人又怎么想?真的是好吗?

笨蛋是想不明白这些的,是的我就是笨蛋,语无伦次的笨笨。。小猪,还是木头的。。

2005年08月03日

呆着没事看了许多别人的blog,发觉自己的真是单调至极,总是握着那些个爱情啊,伤感啊,分开啊的话题,忽然就觉得生活并不仅仅是这些。。

今儿和许久不见的姐姐逛了街,很舒服的感觉。。有个姐姐真好,吃饭她会付帐而又不让人觉得不安,仿佛理所当然一般,讲话不会担心她不理解,因为她们也从我的年纪走过,她们会告诉你一些真实在她们身上发生的东西,却并不会阻挡你所要追求的东西。。。。。

好像很久没有畅快的出门溜溜儿了,一直的心有所想,一直的担心,在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放下了许多,昨天和姐姐聊天时好像明白了很多,那些困扰我的不会随时间而淡去,只会因时间而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是的,我相信,我相信我自信。。。

2005年06月19日

       此刻不见面也许是残忍的,但我知道,不管结果怎样,残忍背后都将是重新的自我。

       平静的几天让我感受到了一年前的生活,每样生活都有他的美好,过上了哪种我也不会后悔。才短短的四天,己经能让我平稳的面对了许多事,思考了许多事,现在,将来,生活,性格,每样东西都清晰可见,每样东西也都息息相关。我也在想我自己,想我自己真正的性格,想未来是否会比今天更加美妙,想明天的我是在进步或是重复。。。。未来并不可怕,只要未来的我比现在真的成长进步,那就是好的,我不和别人比,我只和自己比。很多东西是我平时不愿甚至懒得去想的 , 现在是个好时机,也许,我们都可以想想。至于想什么,只有我们自己能判断。。

2005年05月06日

写在这里,是为了了断,了断一份感情。

和宝贝在一起七个月了,几乎每天都会见面,我是多么的喜欢他啊!

可今天,一样要分手,这只是一个预见。

我从未如此的宠一个人,也许以后有了小孩子也不会了,我喜欢看你开心看你赖赖的叫我老婆,感觉很甜蜜,我也喜欢叫你宝贝,大宝贝,仿佛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我曾是那么热爱记录的一个人,恨不得把我的每天都记下来,可我的日记里却很少有你的支言片语,只有草草的几句话:2004年8月20日,见到了你,请你吃饭,一起萎靡,一起浪费,一起腐烂。

我不知道,难道这真的就预视了我们未来的生活,我们也曾一起定好了情人节分手的,情人节前昔我又写下了这样的话:宝贝,我们都是懦弱的人,无力承担自己喜欢的人或生活方式,别怪我的没情义,只是年纪到了,我只有爱惜自己。

可是我们没有分手,因为我们的舍不得。现在。。。我依然舍不得,可我清晰的知道我从未想过和你去结婚,这是我和你在一起时就报有的想法,因为我根本不愿去结婚,而家里,却无论如何是不允许的,所以我要找个门当户对的,这不只是家里人的想法也是我的,25岁是该有这种想法的年纪了。

我不愿虚伪的再说什么了, 因为要分开,不管怎样说也是要分的。

我只是依旧记得在暖暖的夏末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吃过的餐馆,还有你给我讲过的很多笑话。。。别说我俗气,那真的是我过得很快活的一段时光。我怀念纯净的日子,只是我们谁也回不去。

刚分开的日子,我们谁也不会习惯,慢慢会好的,我这样对自己说。

我不会和你讲这些话的,有天,你看到了这个,你就会知道,也许,之前,毫无预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想了多么久才下笔写下这些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你手中出现,但当它出现时你别郁闷,你不会从心里了解我从未宠一个人如宠你一般,因为我爱你。

算了,爱与不爱都是泪水。

我把我所有的宠爱全部给你,以后的以后,我要让别人来爱我。

再叫你几声吧,宝贝,大宝贝,小懒。。。

走了,bye!

(PS:这是我打算给宝贝的分手信,不知什么时候会留给他,今天,明天,亦或是以后。。。。)

2005年03月01日

准确的说我实在是个有一切女生缺点的女生,我曾经那么那么的渴望和LX在一起,甚至不惜单相思2年的时间,可当LX愿意和我一起,甚至愿意

和我后半辈子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我又感到乏味了,那种追求感,有种目标的冲劲一下消失不见。

其实在LX走后的几天里我们每天都有发短信,无非就是聊些闲七杂八的琐事,就在发这些短信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所认为的那种距离不是问

题的感觉不见了,当我自己拼命向前的冲的时候我什么也不在意,自己可以坚持那么久,可当有一个人连续的在你身边陪伴你,一旦他离开你才会感

到身边空荡荡的,说不清楚是习惯还是什么的,总之不让人喜欢。

有段时间我一直鼓吹自己是个不怕孤独的人,的确,是不怕孤独,只不过有些讨厌而己!

记得送LX走的时候我没有依依不舍,回到家里,感觉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家里又通常没有人在,打开电脑,上了Q,也许这是唯一和人互相交流的机会。“叮…”还是网上好,总会有人加你为好友,“童话”看着这个名字有些眼熟,似乎记起LX告诉过我这是他弟弟的网名,在加我??还真是奇怪。

林林:谁呀?认识不?,我决定先装下傻。

童话: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在我家上过网的人很有限,就加了你。

   该叫你什么?嫂子?

林林:。。。。原来你知道我是谁。

童话:恩,当然。LX该坐上车了吧?

林林:是啊,应该刚坐上,和我说说LX吧。

童话:??还用我说,你们不在一起了。

林林:又没多久,不说算了。。。

就这样,我和他弟弟小宇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到了零晨4点左右,说不上聊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只是我的好奇心在捣乱。不过也至少知道了我所要拯救

人的难度,怪不得我一说要救救小宇LX总要说别被他同化了才好。他是这样一个没什么工作,又没什么坐息时间的人,和我的生活习惯甚至整个生

活都是不一样的,是完全不在同一轨迹上的两颗星,总之如果安份一点是不会撞见另一颗星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