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28, 2012

文/DoNews社区作者 李睿君

早前以“限制”为关键词的 Twitter API “新政”推出之时,被 Twitter 点名称不受欢迎的 Tweetbot 之后还发邮件稳定用户情绪称所有平台的 Tweetbot 都将继续存在。但是现在事情有了一些小小的波澜。

据 The Verge 的报道,Tweetbot 的开发商 Tapbots 日前在官方博客上发表声明,宣布正在开发中而且在 Alpha 阶段公测的 Tweetbot for Mac 客户端停止公测,这并不是因为 Tweetbot for Mac 应用程序本身出了什么技术性问题,而是由于 Twitter API 1.1 政策对第三方客户端用户数量施加了严格的限制,所以不得不导致公测被迫结束,以下是 Tweetbot 的开发者给出的主要原因:

Twitter API 1.1 对第三方客户端的最大用户数进行了限制,不得超过十万。

而且上述限制只针对第三方客户端,别的服务(比如网页服务)就没有这个限制。

用户数量的限制对每款应用都不同,这意味着开发人员可以在不同的应用上拥有不同的用户数量上限。

用户数量是通过应用授权的次数统计的,用户在第一次使用应用时将会进行一次授权(想想国内微博服务的应用验证),此后如果用户不去 Twitter 上手动取消应用授权(Revoke Access)的话,那这个授权会被一直算在用户数量里面,即使这个用户只用过一次该应用就不再用了。结果就是 Tweetbot for Mac 在公测阶段就会“违规”。

Tweetbot 曾经试图与 Twitter 方面进行协调,将公测期间的用户授权不算在用户数量之中,但是 Twitter 方面没有同意。

但尽管如此,Tweetbot 方面也澄清 Tweetbot for Mac 并不会胎死腹中,这次只是取消了应用公测,主要是为了最终正式版上架销售后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并且服务更多人。同时开发者呼吁曾试用过 Tweetbot for Mac 的用户麻烦去 Twitter 上手动取消一下对 Tweetbot for Mac 的应用授权,方便其他用户也方便开发者。

而 Twitter 这边,“小动作”依旧频繁。

据 The Next Web 网站的报道,日前 Twitter 取消了消息来源的显示,也就是说今后用户将不知道一条推文是来自什么服务。对此 Twitter 方面并没有为这个小改动做出声明,而据 The Next Web 的推测,Twitter 此举的目的可能有两点:

Twitter 希望用户更注重推文本身的内容,而不是被各种“via/来自 xxx ”所干扰,淡化非官方客户端或第三方服务的概念和影响。

很可能更重要的是,Twitter 方面十分担心用户在看到一个“来自 xxx”之后,点击这个客户端(或第三方服务)的链接,进而使用该客户端(或服务)。

从个人使用的角度来说,这两个行为的确经常发生在用户身上,Twitter 这一次“精确打击”针对性极强,不过效果还需进一步观察,而且这一举动其实在今年 7 月的 Twitter 官方 iOS 版客户端的更新中就已经开始,这回是将这个“特性”带入了桌面版,相信之后也会扩展到移动版和其他官方客户端之上。

在取消消息来源的显示之后,第三方客户端(和服务)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窗口和入口,不过想必也是 Twitter 所期望的。

回顾国内国外各家都“大兴土木”建设开放平台的一派“繁荣”景象,Twitter 不断打造封闭的生态系统的意图却越来越明显。那到底谁的方向是正确的呢?只能说大家各自“奔跑”中没有对错,只有目的,借此来寻找增长点或是盈利点——逐利的目的。即使是国内众多在门户的羽翼下成长壮大的微博服务(以新浪微博为首),依旧摆脱不了盈利方面的压力,只是各家由于背景不同,时间早晚而已。

但是,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来探索商业化道路,而商业资本市场中试错成本是很高的:如果成功了,那么很可能只是证明这是成功的“第一人”,商业模式的门槛不高,很容易被复制或者“微创新”(尤其是国内,是那种得其精髓的模仿),这个领域依旧红海一片;如果失败了,那么谢谢提供教训,至于结果如何,用户和竞争者只能当旁观者。而且最可怕的是,“先驱”如果在商业化之中用户体验越来越差,那么这无疑会使用户“用脚投票”,商业化的探索变成一次为后来者的让位。

平台提供商还在“控制权”和“开放”之中或选择或摇摆的时候。开发者其中的角色又如何呢?

Tweetbot 的开发商 Tapbots 的创始人兼 CEO 此前在接受 CNET 的采访时表示:

“当你在别人的平台上开发产品时,就意味着风险与收益是并存的。毕竟形式瞬息万变,人算不如天算。”

这既说出了开发者的先见之明也吐出了开发者的无奈,开发者的控制权只能行使在自己开发的产品上,有时候甚至这一点都会受到剥夺。有多少开发者不计风险地想借平台成功,却最终成为了一介过客。我们只把成功的少数或是它们成功那一段时间精简出来作为典范。如果模仿和逐利渐渐成为开发者之间或开发界的风气的话,最终受伤只会是所有人。留住信念,保持清醒的认识和视野之后,才能利用形势,开发出一款优秀而成功的应用。开发者是任何一个生态系统都不可或缺的血液和筹码,开发者有选择的权利。

而对于用户,选择的寡众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体验和价格才是用户比较时的参考系数。

Twitter 或是国内的众服务都是各国的月亮,圆不圆也许谁都无法掌控。它们在成就或是在削弱着自己,但是用户和开发者终究会有一个平台。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社区作者/李睿君

Tags: ,,.
08月 15, 2012

文/DoNews博客作家 李睿君

HTC 在美欧市场的全面遇挫,加之股价暴跌,让它不得不重视起原先放任不管的亚太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这方面,现在 HTC 也要在这块原先忽视的市场上重新来过了。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日前 HTC 正在加强其在中国的工程师团队(增加了近五分之一),同时扩大销售渠道,以便能在中国市场占到一席之地。根据易观国际此前公布的数据, HTC 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仅为 2.6%,名列第九,排在第一的是三星,为 24.9% 。第二是国产品牌华为 ,份额为 12.2% 。在今年第二季度,凭借 One 系列和“新渴望”系列,HTC 成功将市场份额提升到了超过 6%,公司希望在今后的几个季度中也能保持在 3%-4% 的增长。

尽管 HTC 是一家台湾企业,拥有大量使用汉语的员工,但公司此前一直将发展重点放在欧美市场。HTC 中国区总裁任伟光表示,虽然 HTC 一直寻求在中国建立新的据点,但目前的状况几乎是从头开始,因为它直到 2010 年才以 HTC 这个品牌在大陆销售其智能手机,而此前,HTC 一直在用另一个品牌——多普达(Dopod)销售手机。

面对三星和华为的在华优势,任伟光分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对于三星,HTC 在营销方面的预算规模完全不能与其相比,三星在中国大陆拥有超过 6000 个专柜,而 HTC 只有 2700 个,到 2013 年这一数字将会增长到 3500 个,不过还是远低于三星现在的水平;对于华为,任伟光承认华为在建立自有品牌上的确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不过不会对 HTC 造成直接威胁,因为他认为华为“遇到了和我们相同的挑战”。

不过建立 HTC 的品牌知名度这块连任伟光自己都认为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 3-4 年的时间完成,不过市场还会等 HTC 这么长的时间么?

DoNews博客认证作家/李睿君

Tags: ,,.
08月 13, 2012

文/DoNews博客作家 爱范儿@李睿君

大公司往往资源更加丰富,但是在一些新领域却往往被新创公司包抄,然后不得不以跟随者的身份进入这个领域,好一些也许争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然后安于现状,继续等待历史的重演;混得差的也许这个新领域能把整个公司拖垮。

关键是,为什么?为什么创造了 iTunes+iPod 的不是索尼而是苹果?为什么 Netflix 不是 Blockbuster(美国老牌语音视频游戏租赁售卖公司,于 2010 年倒闭)的作品?

最近 Business Insider 为此采访了网络视频服务提供商 Bedrocket 的 CEO Bedol ,他先后创办了几家成功的公司,是知名的企业家。其中他的第一家公司 Classic Sports Network 以 1.75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ESPN ,他的第二家公司 College Sports Television 则以 3.25 亿美元卖给了 CBS 。由于他自己创办的初创企业常常被大公司收购,所以他很清楚上述疑问的缘由,在采访中他表示:

“如果做一件事情时间长了而且形成了固定的模式那将很难改变。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想一想, Blockbuster 的确应该走 Netflix 这条路,但是这意味着 Blockbuster 得放弃自己的核心业务,得关闭自己大大小小的店铺,得停止自己擅长的通过邮递目录推销产品,假如你是 Blockbuster 的老板你很可能会坐下来想想:为什么要放弃我们的优势去做一些前途不明的产品呢?”。

“一旦创新,就很有可能伤害到自己现有的核心业务。大公司并不蠢,信息也不滞后,他们只是出于本能去保护好自己的饭碗——现在的核心业务,但是也有一些例外——比如苹果和耐克”。

不过把自己缩在“核心业务”这个保护壳里真得就能禁得住浪潮的冲刷么?借用知乎上《微信加入视频通话功能是否会给运营商带来冲击?》这个问题下面的答案中的几句话:

虽然所有的运营商(包括国内的3大运营商)都明白,谁在下一个数据业务时代站住先机,谁就能在未来取得领先,同时也明白,如果率先推出基于数据业务的低成本语音服务,将极有可能在下个数据业务时代中占据这个先机,但是,肉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割下来是会疼的。

于是,所有的运营商都在互相观望,小步慢走,遮遮掩掩,不到万不得已,肉晚割一会是一会,少割一点是一点。一方面既想未来通信世界中能够占据江山,另外一个方面又不想自己在割肉中走在前面,流血过多而牺牲掉,于是形成了这样阶段性的僵持的局面。

但是刀始终是要往自己身上割的,迟一点早一天的事情,最终有一天,传统话音业务这块肉,肯定是要割掉的。于是,3家其实都逐渐尝试小刀慢慢先割起来,避免到那一天来临,一大刀下去,大出血而死。

这个适用所有领域中的大公司,有多少是在“小刀割肉”中错失了良机?又有多少是在“大刀一挥”下“大出血而死”?

DoNews博客认证作家/爱范儿@李睿君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